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八十四章 逆天的学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韩雪一夜难眠,作为一位负责任的老师,学生被带走,总是牵肠挂肚的。
  韩雪开始后悔带着学生出来玩了,早知道就放假回去,真的是自己找事情个自己做了。
  迷迷糊糊等到半夜,也没有动静,这才睡了过去。
  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看看林潇会不会发个信息来,结果什么都没有。
  “那百分百是出事情了!”韩雪急忙起床,叫上几个老师商量对策。
  “我觉得吧!这种学生关几天也是好的!”李老师还在睡眼惺忪。
  “就是啊!在警察局其实很安全的!”陈老师也打着哈欠。
  韩雪很无语,但对方是老教师,又不能发火,只能说道:“好吧!就让他自生自灭!”
  几个老师听出了韩雪的不满,也不以为意,继续回各自的房间,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的人顶着呢!
  韩雪不甘心,去敲了林潇的门,没有反应。
  又去问了几个学生,都没有看到林潇,那林潇肯定是被关起来了。
  当下一个人打车到警察局了解情况。
  要真是在警察局还好,最怕的是不在警察局,尤其想起昨天晚上那两个警察的态度,明显是有问题,要是没有带去警察局那就糟了。
  “警察同志,能不能让我看一下我的学生?”韩雪来到靖海市警察局的接待大厅。
  “什么学生?”接待的民警问。
  “就是昨天晚上被你带来警察局的,叫林潇!”韩雪道,假定林潇确实被带到了警察局。
  “林潇,没听过,我们这里没有个叫林潇的人!你找错了吧,会不会是在派出所。”
  “哦!”韩雪问不到信息,怏怏不乐的出来,不会是真关在派出所吧!
  韩雪的心都提得老高,只有再去酒店附近的派出所问一下。
  正好严苛押着十几个人进来,对这个民警道:“打开两个审讯室。”
  “好!”那民警答应了一声,问道:“严苛,这些人里面没有一个叫林潇的人。”
  严苛下意识的道:“有啊!不过不在这里,怎么啦?”
  韩雪一惊,对着带来的一帮人看了看,哪有林潇的影子。
  “有人找他!”那民警对着韩雪努了努嘴。
  “不过不在这里!”严苛看到韩雪道,“你找他?”
  “是啊!”韩雪点头,急忙忙上去问,“警察同志,我是林潇的老师,他现在关在哪里呢?”
  “关?”严苛大惑不解,“为什么要关他?”
  “他不是被两个警察带过来吗?”韩雪说道,“所以我以为他被关了!”
  “警察局是是讲究证据的,不可能随便带一个人来,我们都关吧!”
  “没关,那就好啊!”韩雪喜出望外,“那他在哪呢?”
  “昨天晚上他就走了,他又没犯法,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知道去哪里!”韩雪惊喜非常,“可他昨天晚上也没有回酒店啊!”
  “可能他和别人回去了吧!昨天晚上有人来接他的。”严苛道,“你就放心回去吧,没什么事,应该是他的朋友。”
  “谢谢你啊!”韩雪大喜过望,几乎是小跑着出了大门。
  那应该就没什么事情了,韩雪的心情瞬间也变好了许多。
  “你表哥被抓了!”天一亮,电杆就接到了表哥小弟打来的电话。
  “不是吧!”电杆道,“不是那小子不是被抓走了么?怎么我表哥被抓,你是不是搞错了?”
  “搞错,抓人还能搞错!”那边听起来非常不满,“那小子抓没抓我不知道,你表哥这次被你害死了,天还没亮就从被窝里带走!”
  “表哥不会供出我来吧!”电杆慌了,瞬间冷汗直冒,“那我不是死定了!”
  “这个就难说了,看你表哥能不能不说你。”那边说道,“现在赶快给我转点钱,趁你表哥还没供出我来,我得先跑。”
  “我哪有钱?”电杆道。
  “特么的没钱是吧!你不是攀上什么大少爷吗?装什么装?”
  “大哥,我真没钱,大少爷是有钱,可不是我有钱!”电杆虽然从马飞鹏那里捞了不少好处,可也不想拱手送人。
  “没钱是吧!你考虑好后果!”
  “后果?什么后果?”
  “后果就是把你也关起来,别和我装蒜,速度给我两万块,不然要是抓到我我就把你供出来!”
  “两万?”电杆大声道,“你怎么不去抢,我哪有两万?”
  “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讨价还价,好,我就坐等警察来抓我,不供死你我不信!”那边很生气的样子。
  “行行行!我的大哥,我的大爷!”电杆可真不想被关起来,那自己就彻底完蛋了,急忙求情,“那给我几分钟总可以吧!”
  “给你五分钟!”那人说完挂断了电话。
  “马少,怎么办?”电杆把事情和马飞鹏说了一遍。
  “怎么办?”马飞鹏怒道,“照办,你小子要是被抓,我也跑不了,我可不想进去!”
  “可我没钱!”电杆哭丧着脸说道。
  马飞鹏指着电杆的鼻子道:“电杆,这时候你和我装什么装?从你跟着我,我给你的钱会少于五万块吗?别墨迹,快点转给人家,反正人是你联系的,抓也是抓你!”
  电杆默默的拿出手机给那人打电话。
  “怎么样?”那边催促道,“快点打钱,我等着坐车呢!”
  “发卡号啊!”电杆无奈的说,心都疼得快要掉下来,赔了夫人又折兵。
  说完急匆匆的出了酒店,直奔银行。
  临水山庄,风和日丽,邹太坤正在惬意的钓着鱼。
  钓了一个早上,钓了不少,都放了,这些鱼实在太小。
  昨天在王总管的要求下,终于和高灿平划分好了地盘,自己管酒店、娱乐、餐饮等业务,容易扯皮的放贷、工程等甩给了高灿平,这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看起来是公平,其实还是自己占了便宜,虽然王总管两人都责备,但各自都心里明白。
  大棒子是打在高灿平的头上,顺便轻轻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看到高灿平那假装高兴的样子,真是舒服!
  “坤哥!”王三小心翼翼的走到背后。
  “我不是说了吗?钓鱼要心静,环境也要静,你这时候打扰我,看,大鱼没了!”邹太坤没有回头,使劲的提了一下,一条已经上钩的大鱼飞了起来又掉了下去。
  “对不起,坤哥!”王三有些害怕,“我有急事,不得不说啊!”
  “什么急事,快说!别浪费我钓鱼的时间!”邹太坤不耐烦的在鱼钩上穿饵。
  “唐大飞那小子进去了!”王三道,“今天早上突然进去的,事前没有什么风吹草动。”
  “草!”邹太坤啪的放下鱼竿,“什么情况?”
  “我听说这小子昨天晚上找人对付一个学生,可那学生昨天晚上就已经进去了,今天早上他也跟着进去了!”
  “什么学生?”邹太坤烦躁的点了根烟,“不至于对付一个学生都对付不了吧!”
  “是啊!我听说他还被揍了一顿!”王三一边说一边观察邹太坤的脸色。
  “那小子酒色过度,挨揍也是正常的!”
  “我听说他带了十多个人,都被揍了!”
  “什么?”邹太坤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对方有多少人?”
  “据说是一个!”
  “一个?”邹太坤笑笑又坐了下来,“你信吗?”
  王三摇摇头:“我也是听人说的。”
  “没有看到就没有发言权,以后这些听风就是雨的事情别和我瞎扯!”邹太坤再度把鱼钩抛进水里。
  “我知道!”王三说道,“但是唐大飞确实是进去了,这个千真万确!要不要想想办法,找找门路!”
  “进去就进去嘛!几天就出来了,我能怎么办?”邹太坤又把鱼钩扯起来,“你看我这三米九的鱼竿,能不能投到湖中央?”
  王三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摇摇头。
  “对啊!这湖也是一个世界,我自己的手有多长,我自己清楚,就像我的鱼竿一样,我不会做些无用功,朝着湖中心去丢!”一边说着,一边把鱼竿抛进去,“警察局就在湖中心,我够不着!”
  “关键这小子知道好多我们的事情,我担心进去扛不住,什么都说出来对我们不利啊!”王三道。
  “那能怎么办?我的手就这么长,我不会为了那废物给自己带来麻烦!”邹太坤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瞬间那烟就烧完了一半,“进去难道还能去抢人啊!”
  “我不是这意思。”王三道,“我们至少可以打听点消息,老早做好准备,同时放点风,他要是敢说出来,他老婆孩子还在外面。”
  “这个容易,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再说你们最近办事都小心点,风口浪尖上!”邹太坤道,“我现在也是骑虎难下,眼看就是年关,要是完不成任务,我们都得完蛋。”
  “我知道,坤哥!”王三道,“我这就找人去传话。”
  王三转身要走,邹太坤扬手道:“丁虎那小子,你先不要惹他,让他嚣张嚣张几天。”
  “我不惹他!”王三说,“前天晚上我听说他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现在还在躺在床上吧!想惹他也惹不到!”
  “难怪昨天开会高灿平没有带着来?”邹太坤觉得很有意思,“不会是你叫人干的吧!”
  “绝对不是!”王三道,“我给你打了电话之后就走了,我听说教训他的人也是个学生。”
  “草!”邹太坤站起来道,“现在的学生都那么厉害了吗?一会打丁虎,一会把唐大飞弄进去,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吧!”
  “就是啊!”王三道,“那个学生我是见过的,带着两个女同学,其中一个还挺好看的。”
  邹太坤教训道:“好看不好看关你什么事?不是你的不要动,宾馆酒店那么多,几百块钱处理好的事情,不要弄得一身骚!”
  “我知道,我们都像坤哥学校,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王三笑着说。
  “知道就好,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要管好下半身,风流而不下流!”邹太坤也笑道,“你看我,那么多红颜知己,从来没出过事吧!”
  “那是,那我先走了!”王三道。
  “慢!”邹太坤再度叫住他,“那什么学生你知不知道是哪里的!”
  “这个不知道!”王三想了一下,“我下去找人调查一下。”
  “行,尤其要把唐大飞那个白痴处理好!叫他扛得扛,不扛也得扛!”邹太坤又坐下来开始钓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