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九十五章 谢芳的心理阴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医院,几个女的陪着谢芳左等右等还不回来,陈永宁道:“火星哥不会是夸下海口又没本事吓跑了吧!”
  “难说!”李晓会附和她的说法,“临阵逃脱,没本事就不要信口开河!”
  “就是,还当自己是华佗在世呢?现在当逃兵了吧!”陈永宁很得意,“改天我抓到他要他好看!”
  “我觉得不像!”谢芳看看两人,说道,“我感觉他不像是吹牛!”
  “阿芳,你肯定中毒了!”李晓会说道,“是的,林潇打架厉害,你我有目共睹,但是他年轻嘛,也没什么奇怪!但是现在是医病啊!正规医院都没办法的事情,他竟然还在那里信口开河,你怎么会突然相信他呢?”
  “那也不一定!”谢芳眉头一皱,“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用帮忙的,所以我认为他没必要吹牛,更没有必要逃跑!”
  “还不是吹牛?”胡玉翠道,“你妈我过了几十年,什么样的病我没见过,就你爹这样,用手摸摸就知道病情的,都是卖狗皮膏药的!”
  叶静娴笑了笑道:“伯母,人不可貌相,难说他真有什么本事也说不一定!”
  “这个人我看着就不靠谱,说话没头没脑,动不动还就出手动脚的,不像是好人,你们年轻,可别被骗了!”胡玉翠对林潇的第一印象很是糟糕。
  “妈!怎么这样说呢?就算他没本事治好我爸的病,但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刚才就算打人,不也是他们欺人太甚吗?”谢芳主动为林潇解释,叶静娴若有所思的笑了笑,看来谢芳对林潇确实有好感。
  “你啊!读书读了脑子都不会转了吧!”胡玉翠戳了一下谢芳的头,“这个人还不如前天来那个,长得虽然一般,至少看起来还很稳重!”
  谢芳一听大惊,忙道:“说谁呢?谁来过?”
  胡玉翠说出来才发现说漏了嘴,想解释只怕是越抹越黑,反正迟早要让谢芳知道,不然也说不清钱的来源。
  “你的什么同学,姓马!”胡玉翠观察着女儿的表情,轻轻的说道,“还留下点钱。”
  谢芳的脸色“唰”的就变白了,生气道:“你们怎么能见钱眼开,什么人的钱都要,那还不如把我卖了!”说完想着伤心,眼泪像雨水一样的哗哗往下淌。
  “人家也是一片好心。”胡玉翠道,“你要是不喜欢我们退回去就行了!”她原本以为谢芳和马飞鹏似乎是互相有好感,看这个样子,看来是自己想错了。
  “当然不要!”谢芳哭道,“就算再怎么困难也不能随便要别人的钱啊!”
  “是啊!”胡玉翠叹了口气,“人穷志短,要不是担心你爸的手续费不够,我也不会这么随便就接的!”
  “是啊!”叶静娴对谢芳道,“伯母他们也是没办法,你别往心里去,不要就不要嘛,总有其他的办法!”
  “我知道!”谢芳咬牙说,“手术费我会想办法!”
  谢芳决定了,实在不行,宁愿给林潇借,也不要马飞鹏的钱。
  为什么是林潇?谢芳自问了一下。
  “阿芳!你可别做傻事!”谢开林急了,埋怨胡玉翠道,“都说了叫你不要拿,你偏要,见钱眼开,我宁愿病死也不要来源不明的钱。”
  胡玉翠一听,脾气马上爆了出来:“就只知道埋怨我,年初叫你不要出门,算命的说日子不好,你偏不听,现在什么都怪我!你好意思吗?”
  谢开林摇摇头:“不是我不听你的,唉!谁知道会这样呢?早知道我在家种地不出来了!”
  “爸!别这样说,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谢芳拉着谢开林的手,“但是我们人穷不能志短啊!”
  “我知道!”谢开林叹了口气,“说来说去,你妈也是为了我,都怪你爹不争气,让你大学也上不了,还要你去赚钱!”
  “知道自己不争气就好,你看现在的社会,有几家的孩子能赚钱的,现在好了,人家又不赔钱,下半辈子,我娘俩都要和你喝西北风了!”胡玉翠也不顾眼前这么多人,索性对着谢开林吼道。
  谢芳“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妈,你要是再这样说我爸,那我也不读书了,我出去打工赚钱行不行?实在不行,我去卖血!”
  胡玉翠顿时大惊,哑口无言,不自觉的一把拉住谢芳,忙说:“阿芳,钱我们另外想办法,你好好读书,别做傻事!”
  “那你就不能说话好听点吗?我爸又不是故意的,从小到大,哪天不是你在骂我爸,我都听够了!”谢芳一边说,一边擦着眼泪。
  “算了!”叶静娴急忙劝谢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放心!”
  “娴姐,你不懂的!”谢芳颓然的坐在床上,“你不知道我从小这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别说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叶静娴急忙阻止。
  谢芳摇摇头:“从我记事的一天开始,我每天都听到我妈天天抱怨我爸没本事,天天在骂,我一直怀疑是不是我爸真的很无能!”
  叶静娴听到这里,心里一沉,心头有根弦被拨动。
  “所以我一直很努力的读书,尽量的不惹他们生气,我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不要惹我妈生气,免得成天责怪我爸!”
  “可是有用吗?”谢芳摇摇头,“我真不知道,后来我上了初中,上了高中,我一直都小心翼翼,哪怕是对同学,对老师,我都害怕犯错!”
  “我一直这样想,我只要努力的读书,我终究有一天可以出人头地,赚很多很多的钱,给他们盖一个大房子,让他们不要为了一点钱都大吵一架!”
  “后来,我慢慢发现,这个家不是我爸无能,而是我妈太能找事,在我家那里,像我爸这样勤劳、能干的人多吗?”谢芳说完,看着胡玉翠,“但是,无论他做什么,你都认为他是错的!”
  胡玉翠也是泪流满面,已经在抽噎。
  “别说了,谢芳!”叶静娴想把谢芳拉走,谢芳不动。
  胡玉翠摇摇头:“都怪我,阿芳,别说了!”
  “行,我不说了!”谢芳擦了擦眼泪,“现在我爸已经是这个样子,求你了,以后别再说那些难听的话,好吗?至于以后要什么费用,我这么大了,我会想办法的,如果实在没办法,我们就回我们老家去,能过一天是一天,别吵架就行了!”
  胡玉翠急忙点头,重复道:“阿芳,你别做傻事!”
  “芳啊!别乱说,你妈也是为我好!”谢开林也泪流满面,突然想到,要是自己真的拖累了女儿,那不如找个机会自己了断算了。
  女儿这么大年纪,怎么也不忍心拖累他。
  “我没事,我会想办法的!”谢芳擦干眼泪,“我也不会做傻事的。”
  “做什么傻事?”陈永安走了进来问道。
  “没有!”谢芳掩饰自己哭红的眼圈,叶静娴急忙给陈永安使了个眼色,陈永安明白就没有再说。
  林沧海走到谢开林面前,拿出片子看了看,摇了摇头道:“手术难度很高,不小心会伤到中枢神经,那就麻烦了!”
  说完又问:“这里的庸医怎么说?”一副其他都是垃圾的语气。
  胡玉翠感觉应该是陈永安请来的大专家,忙道:“医生说要等外国专家来会诊做手术。”
  “哦!”林沧海点点头,“这点还有自知之明!就医院这几个废物,谅他们也不敢动手术!”
  “那你很高明吗?”陈永宁看他年纪大,心头有些信心。
  “我当然高明,这医院的医生看到我,都要退避三舍!”林沧海自豪的说道。
  “那就请你看看,能不能用中医的方法来医治?”陈永宁说道,“刚才我们这里有人夸口能医好,原来是去搬了救兵!”
  “这个嘛!我得好好考虑一下,情况很复杂!”林沧海开着谢开林,“反正不容易!”
  “要不你先在旁边考虑!”林潇对林沧海道,“能不能让我先来处理下!”
  林沧海瞬间退后一步,一拍脑袋,尴尬的道:“喜欢对别人指手画脚了,忘了今天我不是主角!”
  “不是你,那是谁?”陈永宁大惊。
  这个感觉在场的除了陈永安,都是一样,看林沧海白发苍苍,一幅道行高深的模样,大家开始都多了三分信心。
  此刻见他退后,都有些不明白,只不过是陈永宁说出来而已。
  “是他!”林沧海说道。
  “怎么可能?”陈永宁说道,“他就只会吹牛!”
  “先看看!”林沧海做了个不要说话的动作。
  林潇把银针整齐的放好,这些都是林沧海早就消过毒可以直接使用的。
  病房内的气氛马上凝重起来,尤其是谢芳,紧紧的捏着手。
  林沧海也是,眼睛一动不动,刚才信了三分,但现在才是真正见证银针治大病的时刻。
  “伯父!开始可能会有点痛,现在没有麻醉,你最好忍耐一下,不过我会先用针麻木你的局部知觉,然后你就会不痛了!”林潇对谢开林说。
  “没事,多痛我都能忍!”谢开林道,“不用担心,比这个痛的我都忍过来了!”
  “好!”林潇拉开谢开林的衣服,拿着银针,闭上眼睛,把手伸到骨折的地方,完全用真气去感知每一块碎骨的形状,然后把针一根根的插了上去,
  假如有显微镜可以看,应该是一种极其神奇的现象,每一块骨头都被一根细小的银针顶住,既没有伤到骨头,又可以固定。
  病房没一片安静,大家都睁大眼睛看着林潇把一根根针插进去,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