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九十六章 墨守成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房间里静得连林潇把银针刺进去的声音都听得到。
  谢开林一开始咬紧牙关,以为很痛。
  打了两针以后,才发现比起骨头痛来,这点痛和蚊子叮了一下差不多。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明显有感觉,自己碎了的骨头在慢慢的移动,非常慢。
  胡玉翠不自觉的拿出手帕轻轻抹自己的脸,也不知道是人太多,室内温度身高还是紧张导致,总觉得汗水不停的往外冒。
  谢芳也是如此,眼睛看着一根根银针插上去,每插一次,自己的心就要跳一下,生怕林潇说不行。
  还好林潇一直在屏息静气的施针,不敢有半点马虎,真的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林潇睁开眼睛道:“可以了,骨头我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位置,不过暂时不能动,还需要用药来外敷,促进骨头之间的结合!”
  “真的假的?”最不信的就是林沧海,这复原不复原完全看不出来,吹牛也行。
  “这个不用你相信!”林潇把他的银针一根根仔细的擦拭干净,放进盒子,“骨头愈合需要一个过程,三天后可以透片看!”
  “可现在没有药怎么办?”谢芳心里是相信的,她自从看到林潇赤手夺枪后,就一直相信林潇有特别的技能,所以刚才当陈永宁质疑的时候,自己始终是站在相信的一边。
  “快,倒水!”胡玉翠急忙安排谢芳,自己忙着去削苹果。
  叶静娴也反应过来,帮着帮忙。
  “没事,明天我去中药房抓!”林潇接过谢芳倒的水,端在手里,说,“都是些常见的药物,不急!”
  “那刚才怎么不一次性抓来,我家有啊!”林沧海接过水,喝了一口,呛了出来,还是烫的。
  林潇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道:“我是小林,你是老林,你当了一辈子医生了吧!”
  “那是自然,我八岁开始学中医!现在刚知天命,足足六十二年!”林沧海很得意的说,“我看过的病人,不说一火车,半火车是有的!”
  “好厉害的样子!”林潇说道,“你除了治病,有创新发明吗?在医学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吗?”
  林沧海一懵,摇摇头:“什么创新发明?什么独到见解?你是不相信我的医术?”
  “我不是不相信,你的医术在靖海算是首屈一指吧!”
  “那也不一定,至少在我认识的中医里,我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林沧海一点也不谦虚,把水放下,太烫了,暂时没法喝。
  “那是很高了!难怪在这里可以吧所有的医生都称庸医!”
  林沧海摇摇头:“这医院吧!我挺熟的,不只医术不行,很多医生的医品也不行,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对啊!这你就说得太对了!”陈永宁说道,“刚才那医生,我一看就知道医品不行,趁火打劫!”
  “什么趁火打劫?”林沧海问。
  陈永宁马上把事情说了一遍。
  “我就说这些庸医,还有自知之明,原来还有自己的小打算,等着,一会我帮你收拾他!”林沧海怒瞪着眼睛,“现在没空,我们还是讨论医术的问题吧!”
  林潇看他滑稽,不由得有些好笑,问道:“中医的书目浩如烟海,你读过的想必也是数不胜数,较早的是黄帝内经吧!”
  “数不胜数不敢说话,差不多几百本吧!”林沧海嘴上谦虚,其实心里很自傲,点点头:“至于黄帝内经,那可以算得上是中医的祖师爷了!这是学中医的人必读!”
  “是啊!恰巧我也读过!”林潇说道,“但是你有没有一直用黄帝内经来治病?”
  林沧海眉毛一竖:“那怎么可能,那不是刻舟求剑吗?那么古老的医术,很多都不一定有效的!我怎么会笨到那种地步?”
  “你也懂这个道理,那你一生,在医术上为什么没有突破呢?还好意思说你医了半火车人!”林潇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
  “现在的医术已经很先进了,没什么能够突破的!”林沧海说道,“不是我不想突破,实在是没有机缘!老祖宗都玩过了,没什么新鲜的!”
  “所谓机缘,只是巧合,神农尝百草才知辨识医药,李时珍穷极一生,遍访民间药方并亲自试验,才写出洋洋洒洒的《本草纲目》,这些都是靠自己努力来创新的!”
  “你说的道理我也懂,我有那机会吗?”林沧海叹口气,“人生如白驹过隙,我还没把古人的弄懂,就已经白发苍苍,那还有机会遍访名山大川,尝上百草!”
  “所以,你的医术就一直没有突破!因为你不敢走出去,你不敢想,不敢试,不敢为!”
  林沧海沉默。
  “只会墨守成规,不会变通,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未必能成为神医!”林潇一副教训的口气,“中医的博大精深、千变万化,但那毕竟是古人的经验,古人的生活习惯、身高体重、体质、甚至血液和今天都大不相同!”
  林沧海眯着眼睛竟然点了点头,这听起来很有道理。
  “你再用古代神医的法子来医治今天的病人,无异于刻舟求剑,充其量也只能事倍功半,运气不好,一点作用都没有!”
  “怪不得,怪不得!”林沧海连说了两个“怪不得”,似乎开始明白。
  “就像《本草纲目》,里面有用人中黄、老鼠肉做药的,你会用吗?”
  林沧海摇摇头:“这些方子当然不会用,扯淡嘛!”
  “对啊!所以古人说的写的不一定对,社会在与时俱进,中医也要与时俱进,比如现在骨折,直接照X光来得快,用不着用手摸来摸去!”
  “什么是人中黄?”陈永宁问,“老鼠肉那么恶心,还可以做药?”
  林沧海看看她,欲言又止。
  叶静娴马上制止陈永宁:“别再问,小心你受不了!”
  “火星哥真恶心!”陈永宁嘟囔道。
  林潇没理她,继续说道:“你医了半火车病人,都医好了吗?”
  林沧海摇摇头:“这个根本不可能,就算华佗在世也做不到!”
  “确实!”林潇说道,“同样是肝癌,同样的药方,有人一副中药下去,效果立竿见影,有人一副中药下去,半条命很快就没了!”
  林沧海点头道:“对,病情因人而异,没有包治百病的药方的!”
  “就像这位伯父,我为什么刚才出门的时候没有抓药?”林潇道,“因为我不知道他的体质和接受能力怎么样?怎么能随便抓药呢?现在我可以评估他的恢复能力,身体的接受情况,所以就可以抓药了!”
  “有道理,有道理!”林沧海一拍手,“我怎么一直没反应过来,还在故步自封,难怪越来越不知道怎么看病了,你这样一说,我当真是茅塞顿开!”
  “从今天起,你是老林,我是小林!”林沧海突然向林潇鞠躬道,“我拜你为师,你教我吧!”
  这下惹得几人哈哈大笑,这哪是老人,完全就是一小孩子,和周伯通有得一拼。
  “火星哥,你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你才是个大忽悠!”陈永宁不满,“快告诉我什么是人中黄?”
  叶静娴一把捂住她的耳朵,对林潇说道:“你千万别说!”
  说完在陈永宁的耳边轻轻告诉了她。
  “太恶心了,你诚心就是说来恶心我们的吧!”陈永宁听了更是不满。
  林潇笑道:“女汉子也怕么!”
  “主要是你说的也太恶心了,谁要是用那做药,吃得下吗?要不你去试试?”
  “我没说这个可以做药啊!”林潇有些头痛,“我的意思就是古代医学著作,只能作为一个参考,要是拿来就用,那一定是当不了名医的,也就是个庸医!”
  “对对对!”林沧海自顾自的拍了拍手,“我真是茅塞顿开的,就像你今天用的银针,我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你没见的多了!”林潇说道,“我这也不算什么稀奇的?还算可以吧!”
  “不行,你收我做徒弟吧!”林沧海再度深深鞠了一躬。
  “你不会是臆想症吧!”林潇道,“我自己都还没学到家,哪来的本事收徒弟?”
  “不收也行!”林沧海道,“你偷偷把你刚才那个本事交给我就行了!”
  “你几岁了?”林潇突然问。
  “不大不大,刚好70!”林沧海道,“我头发白得早,少年白!”
  林潇摇摇头,又从盒子里拿出一根针,直直放在食指上,催动真气,只看到那根针一点一点的慢慢往上移动,却始终保持平稳。
  林沧海的眼睛睁了像牛眼睛一样,完全不敢相信银针自己会走。
  “你得先学会这个!”林潇看着林沧海说,“不过以你的年纪,错过了最好的年龄,怎么学也不会有成就了!”
  “啊!”林沧海跺脚道,“那怎么办?”
  林潇看他失望的样子,安慰道:“其实也不用怎么办?你那么丰富的医学经验,只要会变通,不要闭门造车,其他方面的发展潜力挺大的!”
  “好吧!”林沧海若有所思,“那要不现在我们去我家抓药也行啊!反正你明天也要抓,早抓早好!”
  “也行!”林潇对陈永安道,“那还是只有我们一起去,我不会开车!”
  “那是自然!”陈永安此时对林潇的佩服已经是五体投地,看不出来会打架还会治病,貌似技术还不错。
  当下三人又再度驱车前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