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零一章 有钱有什么了不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搞定!”陈永安上了车,把墨镜摘下来说,“回去睡觉!”
  “原来你深藏不露!”林潇道,“我还以为你要用枪?”
  林潇在戈壁看到陈永安有枪。
  “用不着,这些建筑老板都是暴发户,欺软怕硬,只要吓唬他一下就行,哪轮得到用枪!”陈永安轻描淡写,“不过我练过跆拳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还不错,看起来你还有些底子!”林潇道,“普通人中有你这样的实力的人不多!”
  “过奖了!走吧,都已经一点多了!”陈永安开着车,跑了出去。
  “表哥,你怎么没有揍那个老板?”叶静娴看着笔直站在路边的冯致远。
  “留着他有用处,我诛心!”陈永安笑道。
  “诛心?”
  “不错,我灭了他的斗志,比消灭他的肉身强!”
  “看看,火星哥,这就是层次!”陈永宁自豪的对林潇说,“你那打架上不了层次,就是流氓打架,哈哈哈哈!”
  这句话让大家忍俊不禁,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
  林潇觉得很是无语,说道:“我只会灭肉身,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诛心的事情交给别人来做!”
  “你们看看,我无话可说!”陈永宁偷笑着。
  “我没那么高尚,你别听她瞎说!”陈永安说道,“刚才那人有利用价值,灭了他没好处!”
  “这还有些道理!”林潇说道,此时车已经驶离工地,朝着市区飞奔。
  冯致远的车还在原地,完全关了灯不敢走,直到看到陈永安的车远去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带着人迅速离开。
  “明天你们去逛缥缈山!”陈永安说,“我们有其他事情,明天晚上我单独请你们去吃西餐。”
  “哥,我能不能和他们去?”陈永宁显然不太乐意,当免费导游也会上瘾。
  “不行,你不知道什么事情吗?”陈永安的话仿佛就是命令。
  “知道了!”陈永宁道,不敢多说一个字,很无奈的看看叶静娴。
  林沧海坐在后边叹息道:“今天真是长见识了,长江前浪推后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说的就是我了!”
  “别气馁,老医生!”叶静娴安慰他说,“你还像个老顽童,有些老人早就奄奄一息了,你该高兴才是。”
  “想想也是!”林沧海道,“老林,方不方便把电话给我,我有时间和你研究研究,学不了也可以参考一下!”
  “别叫我老林!”林潇说,“我又不老,你才是老林,我是小林!”
  “也行,那我改天打电话给你你千万要接!”林沧海始终有些不放心,怕林潇放他的鸽子,记了林潇的电话后,还特意提醒。
  “知道了,再说我们都是林家,我挂谁的电话也不能挂你的!”林潇道,“改天说不定我还可以去你家蹭饭。”
  “不不不!那就算了!”林沧海道,“我家的饭难吃得要命,你要是来,我请你下馆子,好好喝一盅!”
  回来的速度挺快,几乎毫无阻碍,不一会就到了林沧海家,告个别,陈永安把林潇等人送回酒店,几人才各自休息。
  林潇一如既往的从戒指吸取真气慢慢突破,想到上官风轻的话,看来南泽一定隐藏着当年欧阳云淡留下的东西,可他在交代别人的时候为什么要那么隐晦,就不能直说吗?
  难道他自己也找不到,或者那东西根本就不是他留下来的?
  偌大一个南泽,从哪里才可以找到桃花源呢?
  马飞鹏彻夜难眠,电杆打听了几次,谢芳都没有回来。
  这下百分百的和林潇在一起了,马飞鹏不停的想象谢芳和林潇在一起的场面,越想越气,恨不得把林潇生吞了。
  天下大酒店的早点种类繁多,完全自助,很多同学还是第一次,放开了吃。
  电杆把能吃的都拿了不少,端到马飞鹏面前,马飞鹏心头正不爽,骂道:“电杆,你是要饭的?多久没吃饭了?”
  电杆很尴尬的笑笑:“反正不吃白不吃!”
  马飞鹏没有胃口,拿了一个面包,刚放进嘴,就听到“啪”的一声,一沓钱就放在了面前,抬头一看,谢芳正怒气冲冲的站在面前。
  “谢芳!”马飞鹏本能的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你别装蒜!”谢芳怒视着他,“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马飞鹏心碰碰头,“我就是我啊!”
  “你觉得你很有钱是吧!”
  马飞鹏急忙看向电杆,不知怎么回答!
  “谢芳,这不也是马少的心意么,你不要就算了,可你爸要用啊?别耽误了大事!”电杆深知谢开林的状况十分严重,家庭又困难,这钱可是雪中送炭,怎么就被谢芳发现了?
  “你们觉得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谢芳怒视着电杆。
  “我们马少确实有钱啊,不是觉得,而且我们也没有为所欲为!”电杆挺直腰杆,“我们送钱给你有错吗?”
  谢芳怒道:“童淦,我告诉你,人穷不能志短,你小时候老师没教你吗?”
  “教啊!你的教材和我的一个样,你不知道吗?”电杆一副赖皮的样子,“初中老师没教你金钱不是万能的,没钱却万万不能吗?”
  “对啊!”马飞鹏瞬间找到了灵感,“你爸那情况,没钱是做不了手术的!”
  “我爸做得了手术,做不了手术,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更不需要你的帮忙,我不稀罕!”
  “谢芳,这就不对了啊!”电杆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你爸现在还在医院等着手术吧!你觉得你这样耍个性很有趣吗?”
  “童淦,我不是你,我有做人的尊严,不食嗟来之食!”
  “是,我没骨气,我窝囊!”电杆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那你就为了你的狗屎面子,等着看着你爸被赶出医院,下半辈子躺在床上吧!”
  “童淦,我告诉你,你怎么当他的跟屁虫我不管,你要是再想什么馊主意针对我,我跟你没完!”谢芳怒道,“我家的事更不要你们插手,谁稀罕你们的可怜。”
  “行,你清高,你自傲,走着瞧,有你好受的!”电杆也很生气。
  “不关你的事!”谢芳一字一句的说,“我警告你们,不要再烦我,也不要再打扰我的家人,有钱没什么了不起!”
  马飞鹏看到谢芳的腮都因为愤怒而有些微红,眼睫毛一闪一闪,心里不仅不难过,反而有些激动。
  谢芳说完就走,马飞鹏怔怔的看着钱问道:“电杆,你说会不会是钱太少?”
  “有可能!”电杆说,“要不再多点试试?和我装清高,我呸!”
  “现在哪里还有钱?”马飞鹏脑子一转,“反正我看谢芳的爸爸病情严重,估计是好不了了,巨额的医药费一定会让她家陷入绝境,到时候我看她还拽不拽,然后我再出手,才有胜算!”
  “不错,一文钱也要难倒英雄汉,何况就以谢芳家的生活条件,很快就雪上加霜了!”电杆说,“只是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马飞鹏怒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还吞吞吐吐干什么?”
  “就怕到时候谢芳已经被林潇收了怎么办?”电杆道。
  “收了就收了,老子也不放过,我就不信了!”马飞鹏道,“就算她结婚生孩子当了老妈子,我也要抢过来,妈的!”
  “马少是真英雄!”电杆竖起大拇指,“此情不渝,谢芳听到,就算她再怎么铁石心肠也会感动的。”
  “不渝个屁,到时候抢过来天天扫厕所,给我洗袜子,草!”马飞鹏道,“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那林潇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会打架吗?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我最看不起了!”
  电杆咧着嘴嘿嘿笑着:“对啊!那小子又穷,又不会读书,谢芳要真是喜欢他,就真的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那可不是!可惜那天没弄死他,真可恨!”
  马飞鹏对此事还是耿耿于怀。
  “还有那些奸商,坏了我的好事,不然现在谢芳也不敢这么嚣张!”
  “是啊!千算万算,怎么都没想到我们这么聪明还被人摆了一道,要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灭了他!”
  “灭你的仙人头,都是外国电话,别说你找不到,就算你找得到,你也没那点本事!”马飞鹏鄙视的看着电杆。
  “那倒也是,这些骗子想的太周到了!我现在竟然无计可施!”电杆腆着脸。
  “算了,吃一堑长一智,下次我一定要找个可靠的办法,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马飞鹏若有所思,“我就不相信这小子没有打盹的时候!”
  “对!”电杆竖起大拇指,“还是马少聪明!”
  “滚!”马飞鹏嘴上骂着,心头却高兴了许多。
  此时韩雪已经在召集学生集合准备出发。
  行程倒计时第二天,根据行程安排,今天的目的地是靖海著名的山:缥缈山。
  “山上最大的景点是缥缈寺,听说许愿很灵!”电杆说,其实是刚从网上搜的小道消息。
  韩雪听到这话,这才想起叶静娴说的,里面烧香很贵的事情,马上对所有人说道:“山上有个寺庙,里面的僧人会鼓动你们烧香,你们千万不能相信,所谓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是不行的!”
  “老师,那我们能不能去拜一下佛祖?”有学生小声的说,“我奶奶就天天在家拜佛的。”
  “拜佛可以!”韩雪顿了一下,心想这无论是不是迷信,至少美好的愿望没有错,“你们是在是要烧香的,几块钱买一柱烧烧就行了,千万不要大烧特烧!”
  “好啊!”大家都答应了下来。
  受传统的影响,大多数人对菩萨、佛祖还是满怀崇敬的,这种崇敬未必是想得到什么具体利益,或许也只是一个心灵的寄托。
  吃完早点后,坐着大巴,一行人朝着缥缈山的方向前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