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零三章 佛祖也要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潇走在前面,等韩雪喊的时候来不及了,已经走到两个和尚的面前。
  两边都是焊接好的很高的栏杆,防止游客反悔。
  既然回不了头,林潇心念一动,走了上去。
  “施主,请你布施!”前面的给了钱走了进去,轮到林潇,林潇假装没看见没理他,和尚忙喊道。
  “我没钱!”林潇笑着道,“你给我布施还差不多!”
  “没钱可以刷卡!”和尚拿出了pos机,“不行还可以微信支付宝都可以!”
  “我什么都没有!”林潇道,“是不是不允许进去?”
  “不错!”和尚说道。
  “那就让我回去吧!”
  “不行,这里没有回头路!”和尚拒绝,“赶快给钱,拦住别人了!”
  “我什么都没有!”林潇说道,“这下可以回去了吧!”
  “小施主此言差矣!”那和尚说道,“此路名为长生路,不可回头,回头即到头,祸福难料!”
  “你是诅咒我是吧!”林潇怒道,“你两个和尚是假和尚吧!哪有你们这样的!”
  “阿弥陀佛!”那和尚单手抬起,另一只手是紧紧抓着那个POS机,“施主既然连怜悯之心都没有,如何面对本寺供奉的诸佛和菩萨!”
  “奇怪了!”林潇索性让着他问道,“是你们要钱还是佛祖和菩萨要?我有什么不能面对的!”
  “这不是要钱!”和尚道,“这是广结善缘!”
  “我没钱就不能结善缘了?”林潇问道,后面的人见林潇拦住这一个和尚,纷纷去其他和尚那里布施!
  林潇的后面就没有了人,要回头也是可以的,但林潇听他说的难听,心头有气,就是不走。
  那和尚竟然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韩雪看林潇单独在这里,心道坏了,肯定又惹事,急忙跑上来问道:“怎么了?”
  “没钱不让进?”林潇道,“最低消费两百!”
  “唉!”韩雪叹口气,“你怎么走这么快呢?回来吧!”
  韩勇也跑了上来。
  “以前不是让进的吗?”韩勇道,“什么时候定的规矩?”
  “阿弥陀佛!”一个中年和尚从殿里走了下来,唱了一声佛号。
  “这位小施主为何不愿意布施?本寺此番筹集善款,乃是为了重塑我佛金身,以便我佛广施佛法,造福苍生!”中年和尚道,“施主有什么疑惑,由小僧代本寺解惑!”
  “我也不懂什么佛法!”林潇说道,“佛祖难道也是那么嫌贫爱富的么,还不让我进去?”
  “施主多虑了!”中年和尚双手合十道,“那岂是我佛的意思,我佛慈悲,对待天下苍生自然是一视同仁,又怎会有嫌贫爱富之说?”
  “既然没有,那就让我们进去,还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林潇怒道,“难道佛祖告诉你如果金身不塑,就不施佛法?”
  “小施主此言差矣!”和尚道,“我佛神通广大,法力无边!重塑金身乃是表达佛门弟子对我佛的崇敬之情,我佛又岂会要求金身!”
  “既然如此,那就是你们借佛祖之名敛财了?”林潇道,“我虽然不懂,也知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道理,佛祖金身无论你塑与不塑,还是在与不在,佛不都是还在的吗?”
  和尚已经满脸不高兴,道:“照施主的说法,那就是由得佛祖金身破败也置之不理了?”
  “当然!”林潇笑着说道,“佛祖既然那么有本事,自己给自己塑一个也行啊!说不定佛祖抓起一把泥土,用嘴一吹,就成了金身了呢?”
  这话一出,旁边的和尚都是怒目而视,有些游客却笑了起来,纷纷驻足观战。
  “施主!我看你不是来朝佛的,是来砸场子的吧!”中年和尚脸色变得很是难看,转过头大声说道,“十八罗汉!”
  话音刚落,从大殿后面就噼里啪啦跑出来一群手持长棍的青年和尚。
  “真是十八个!”谢芳数了数。
  “师叔!”这帮和尚齐声喊道,“有何吩咐?”
  “他惨了!”电杆偷偷和马飞鹏说,“你看,你刚才许的愿实现了吧!”
  马飞鹏笑得合不拢嘴,低头在电杆耳边说道:“佛祖还真厉害,一会我再去买六柱烧下!”
  这时,中年和尚威严的扫了一下林潇,严厉的道:“这位小施主不想布施,又对我佛如来出言不逊,扰乱佛门净地,把他请出寺门!”
  “是!谨遵师叔法旨!”十八罗汉齐声回答。
  “小施主!请!”十八根长棍对着林潇。
  林潇心头大怒,看起来这十八罗汉也很一般,戒指没有任何反应,于是提起一点真气,只要他们动手,就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
  但是,绝不能出人命!这是教训,也是原则!
  “还十八罗汉?要以多欺少?”韩勇大声道,把外套一脱,露出结实的肌肉,双拳紧握道,“来啊!”
  “哇!你看那肌肉!”王俊惊呼了一声,推了推李倩。
  “花痴!”李倩说道。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周围的人纷纷围了上来,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呔!”一个和尚大喝一声,提着棍子摆开架势,棍子上下晃动了几下,后面的和尚依样画葫芦,纷纷摆开架势。
  “哗!”围观的人纷纷散开,拿出手机拼命拍照,这是现实版的大战十八罗汉。
  韩勇握拳冲上去,当先的和尚棍子一丢,和韩勇展开肉搏。
  你来我往,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看来双方的身手都不错。
  韩勇赤手空拳,难免有些吃亏。
  但也说明十八罗汉的名头也不是吹的,平时肯定也有训练,此时才一个人,如果十八个一起上,那韩勇肯定不是对手。
  林潇做好准备,只要其他人动手,自己也绝不客气。
  同时想到陈永安的身手也不一般,看韩勇的样子也是练过,那么陈永安到底是做什么的?
  见双方打得难舍难分,这时候从大殿里走出一个年纪大的和尚,站在台上大声道:“佛祖前面,成何体统,都给我住手!”
  那和尚听到,急忙退开,韩勇也马上停下,退到一旁。
  “慧明,你上来!”老和尚又喊道。
  开始讲话的中年和尚急匆匆的走了上去,低头道:“师父!”
  “跟我进来!”老和尚从后门走了,慧明紧紧跟在后面。
  原地的和尚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韩勇。
  “以多欺少,妈的我也可以叫人!”韩勇道,拿出电话就要打。
  林潇按住他的手道:“不用,先观察一下再说!”
  “也行!”韩勇狠狠的道,“现在的寺庙都这么市侩了,简直是打劫,我还不信就没人来管了!”
  林潇赞同道:“其实本身也没问题,既然布施,人家愿意给多少就多少,还最低两百,而且这态度确实糟糕,和抢钱一样。”
  “就是啊!”很多游客纷纷指责,
  “本来我们想捐的,这样强买强卖,太没道理了。”一个妇女说道。
  “不错,我原来也打算捐点香火钱的,我妈就信佛,这样捐法,我很生气!”
  “世道变了,佛祖都变着法子出来要钱,我们还有什么不努力的理由?”
  “就是啊!”很多人附和,一时间到处议论纷纷。
  后山禅院,慧明跟着老和尚的后面,急匆匆的走着,不一会就走进一间房子。
  智闻坐了下来,看着慧明。
  慧明有些不明所以,看着师傅脸色不善,不敢说话,呆立一旁。
  “你看你像什么话?”智闻大师对慧明道,“佛门净地,大打出手,贻笑大方!”
  “那小子欺人太甚,不给钱就算了,还出言不逊!”慧明解释道,“我就想给他点颜色看看,哪想到真有人出手?”
  “你一个出家人,怎么能动不动就动武?动不动就发怒?成何体统?”智闻道,“现在出去,叫弟子们回去,不得再有械斗,不然我唯你是问!”
  “是,师父!”慧明站起来,就要走出去。
  “回来!”智闻又威严的说道。
  “还有!你搞的什么最低消费我早就告诉过你,布施是善举,是结佛缘,求福报,你的做法,哪有半分结佛缘的样子,倒结了不少佛怨!”
  “是,师父!弟子明白,这就去把牌子拆了!”慧明道。
  “还有门口的香火!以后免费提供,那些花里胡哨的什么高香,一律就免了!”
  慧明心里大惊,忙道:“师父,那我们就没有收入了啊!”
  “你要什么收入?”智闻说道,“到现在你都还看不透?”
  “是,弟子马上去办!”慧明见师父脸色越来越不善,急忙出去,生怕又被叫回来。
  “智闻!”等慧明走远,此时一个声音响起。
  智闻急忙站起,双手合十道:“师祖!”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今天对我寺也是如此。”
  “是,师祖!”智闻很是恭敬的说。
  “今日若不是我及时阻止,只怕今日我寺千年盛名已毁于一旦!”那声音道,“多少年了,我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强大的真气。”
  “师祖的意思是我寺来了高手?”智闻大惊,“难道要对我寺不利?”
  “那也未必!来人若是存心,哪还有你说话的余地!只怕我也难以抵挡!”
  “什么?师祖你都难以抵挡?”智闻面无血色,这是何等的高手?
  “不错,别说是我,以我的判断,如此充沛的真气,就算我和两位师兄一起出手,也未必能抵挡!”
  “阿弥陀佛!”三个声音传了出来。
  “怎么可能?”智闻全身发抖,“世上不可能还有这样的高手!”
  “信与不信,全在一念之间,存或不存,也在一念之间,我虽是你师祖,你却是本寺的主持,一切因果自有你定夺!”
  “师祖,弟子谨遵教诲,万不敢越雷池半步!”智闻恭敬的说道。
  “但愿如此,阿弥陀佛!”那声音念完发号,似乎人就飘然而去。
  智闻几乎是拖着身躯往回走。
  “阿弥陀佛!”回到大殿前,慧明又唱了一个佛号,“你们都回去吧!”
  “是!”十八个和尚整齐的又走了回去。
  “从今日起,本寺所接受布施全由各位施主自主决定,香火一律免费,我佛慈悲!阿弥陀佛!”慧明似乎有些语无伦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