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一十八章 道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过了几分钟,谢芳娘俩走了进来,冯致远期待的看着胡玉翠。
  “本来嘛!我是不和你们签什么协议的,我就要去法庭告你们,让法院判你们的刑,抓你们坐牢!”胡玉翠坐了下来,看着冯致远气鼓鼓的说道,“把我们老谢弄成这样子,你的良心当真是都被狗吃了!”
  冯致远和律师不敢回话,听这话,应该是和解签协议的前奏,表情很苦,心头却放松了一些。
  “但是看在你们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份上,你们的条件,我也就勉强答应了!”胡玉翠话一出口,冯致远彻底放下了心。
  “那我们马上签协议!”律师趁热打铁,急忙把协议递给胡玉翠。
  “慢,我还有一个要求!”胡玉翠说道。
  “啊?什么要求?是不是嫌钱不够?”冯致远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
  “我知道你们有钱,但是你们也别想拿这么多现金来寒碜我们乡下人!”胡玉翠瞪着冯致远,“你们是打算等我们出去,再把这些钱抢回去吧!”
  “啊?”冯致远大惊,“我们赔偿给你们的钱,怎么可能会抢回去呢?”
  “人心隔肚皮,你们这些奸商的心思谁说得一定!”胡玉翠不置可否,“反正我也背不动这么多钱,你们把这些钱都拿回去,全部转到我银行卡上!”
  冯致远舒了一口气,原来是没法保管这么多现金,马上说道:“这好办,只要你现在签了这个协议,我保证两个小时之内,钱就一分不少的打到你账户上!”
  “这么多钱你怎么打?”叶静娴问道,“这不是三万,是三百万!”
  “这个我们可以想办法!我们是公司账户!”律师说,“你们再看看协议,没有异议就在上面签字!”
  “不行,我要等钱到账,不然我不签!”胡玉翠没有接,抱着手怒气冲冲的说道,“你们现在还想玩空手扑蚂蚱?”
  “我们没有!”冯致远无奈的说,“都到现在这个份上了,我还至于玩空少套白狼的事情吗?我就是想要和你们何解,怎么那么难?”
  “难?你现在知道难了?你不记得前几天我们的难吗?”胡玉翠虽然接受了协议,不等于没有的怨气。
  “我不是都承认了错误吗?大姐!”冯致远低声下气的说道,“我这也不是没有办法吗?这钱也不是一下两下就等转得过来的!”
  “反正我不管,那是你的事,不见钱我就不签字!”
  “对!”叶静娴也说道,“什么时候钱到账了,你们再来谈签字的事吧!”
  “对,等不及你们可以先走!我又没有留你们!”胡玉翠说道
  眼看协商不成,律师看向冯致远:“那怎么办?”
  “你是律师,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冯致远怒道,“我出钱请你,你自己想办法!”
  “好吧!”律师无奈的点点头:“给我你们的银行卡信息!”
  胡玉翠小心翼翼的把银行卡拿了出来,递给谢芳。
  谢芳拿出笔在病历本上抄下了卡号,姓名递给律师。
  律师核对了一遍,急忙走了出去。
  过了几分钟,律师走回来道:“我们用了加急,钱已经到了你们卡上,你们去查一下!”
  “那么快,吹牛!”胡玉翠嘟囔道,心里根本不信。
  谢芳却拿起银行卡和叶静娴走了出去,一楼就有银行的柜员机,也并不麻烦。
  事实正如律师所说,三百万一分不少的出现在卡上。
  谢芳激动的抱住了叶静娴,叶静娴也替她高兴,两人急忙赶回病房。
  “真到了!”胡玉翠不敢相信,要不是自己的女儿,自己非得下去看个清楚。
  “我们说的做到了,现在能签协议了吧!”律师再度把协议递过去。
  “我不会写字,递给他!”胡玉翠脸色缓和下来,对律师说。
  律师只好把协议递给谢开林,律师指导,谢芳和叶静娴监督,很快就签完字,按了手印。
  这事情就算完了。
  “我们走了,你们慢慢休养!”冯致远站起来,点头哈腰,眼前的谢芳虽然漂亮,但是不是一只带刺的玫瑰那么简单,简直就是一支带子弹的玫瑰,远离为妙。
  胡玉翠没在说什么,高兴的不得了,急忙给叶静娴削水果。
  “真想不到,我爸竟然好得这么快!”谢芳坐过去拉住谢开林。
  “真的太神了!”谢开林终于有个说话的机会,马上有些兴高采烈,你看我都能下床了。
  话一说完,脚垫在地上,就站了下来。
  胡玉翠怒道:“叫你坐着,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要是走坏了,我可不管你!”
  “妈,不就是这样试试吗?我看没问题!”谢芳说道。
  胡玉翠马上闭嘴。
  “你那个同学呢?怎么没来?”谢开林问道。
  “我也不知道,一下午都没看到他!”谢芳说道,又问叶静娴,“娴姐,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我怎么知道!他做事一向神经兮兮的!”
  “那算了,改天我得好好去感谢感谢他!”谢开林说,“我真没想到我还能站起来!”
  正说着话,只见外面一阵脚步声,林沧海带着一大帮人走了进来。
  林沧海和一个看起来年纪也不小的人走在前面,后面跟了一大群医生,谢开林的主治医师站在最后面,看起来精神萎靡不振。
  “简直是奇迹!”林沧海旁边那个看起来也差不多六十岁的人说道。
  “这是罗院长!”林沧海介绍,“特意来看你们的!”
  “你好你好!”罗院长上前和谢开林握手,谢开林站了起来,又被罗院长扶了坐下。
  “真是难以置信,竟然可以站起来了!”罗院长上下打量着谢开林,“要不是亲眼所见,我是打死也不相信的!”
  “那是当然,从我林沧海嘴里说出来的事,还能有假?”林沧海一幅自得的样子。
  “林神医说的当然不会有假!”罗院长有些尴尬,“普治,来给病人道个歉!”
  普治拿着一张纸,很是尴尬的走了上来,对着谢开林深深一鞠躬:“对不起,让你们受苦了,我在此给你们道歉!”
  谢开林想站起来,被胡玉翠拉了又坐下,于是很不自然的看着普治。
  普治说完,不敢正视谢开林,把手里的道歉信递给了过去。
  谢开林还没来得及接,就听到罗院长怒道:“没长嘴吗?”
  普治双手一抖,急忙把道歉信拿过来,从头到尾的念了一遍,虽然结结巴巴,但是基本上道歉得很是到位。
  “好了,我们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这事就算了,我们原谅你了!”胡玉翠现在心情好,看到普治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很是受用。
  “谢谢!”普治说完,转身走到后面。
  等普治走开,罗院长也在谢开林面前深深鞠了一躬,说道:
  “我对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感到十分的抱歉,是我们医院的管理制度不完善,我负有极为重要的管理责任,在此,我特意给你们道个歉,希望你们谅解!”
  谢开林茫然不知所措,急忙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不用了,不用了!”
  “道歉是必须要有的,没有让你们得到合理的治疗,我作为院长,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罗院长说着话,却是看了看林沧海。
  林沧海摸了摸胡子:“算了算了,都过去了,我今天带你来看,也不是让你来道歉的!我是让你来见证奇迹的!”
  罗院长恍然大悟的感觉,显得异常兴奋:“我就知道,只要林神医一出手,就没有什么病是医不好的!”
  “罗院长,你我都是老相识,就不要拍马屁了!”林沧海老脸微红,“这么高的医术,我是无法企及的了,还好,医病的都是老林家,我们老林家的医术那可不是吹的,我也沾了点光!”
  “林神医不用谦虚,您老的医术,在靖海说第二,可没人认第一!”
  “那是以前,今日不同往日了!”林沧海说完,对谢开林说道,“你趴在床上,我看下恢复情况!”
  谢开林急忙脱了鞋子趴了上去,把衣服拉了起来。
  “罗院长,你也是老医生了,我们一起看看!”林沧海说道,说完自己的手已经按到了谢开林的脊椎上。
  罗院长当然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沧海,病房内的彻底安静下来。
  林沧海仔细的在谢开林的脊椎受伤的地方用手检查,神色凝重。
  “你来看看,展示一下你的医技!”过了一会,林沧海站起来,对罗院长说。
  “我就不必了吧!”罗院长说道,“有林神医在此,哪有我献技的说法!”
  “别装了,你嘴上谦虚,心头却是一万个不信,你也是外科老神医了,不行就去做个CT看看!”林沧海的话说得有些难听。
  “不用不用!”罗院长老脸一红,“我看病人能够下床,肯定是没什么问题,不需要任何检查了,但是如果病人需要,我们随时提供服务!”
  “既然你不献丑,那我也不勉强,检查就不必做了,你们走吧!”林沧海突然下了逐客令。
  “好,就听林神医的!”罗院长点点头,回头带着一众医生走了。
  “林神医呢?”林沧海等医生出去,这才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
  “他今天要不要过来?”
  “不知道,应该不会!”谢芳说道。
  “真是奇迹!”林沧海摇着头坐在凳子上,“这帮庸医现在都还在不敢相信吧!”
  “林神医,我父亲的病是没问题了么?”谢芳问道。
  “以我多年的经验判断,所有的骨头都已经愈合,可以说和原装的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了,这毕竟是个人经验,如果你们觉得有必要,可以去照一下CT,那个看得比较清楚!”
  “我看就不用了!”谢芳说,“我爸现在都能站起来,我想也是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林神医怎么不来呢?我还有很多问题要请教!”林沧海说道。
  “那我们也不知道,神出鬼没的!”叶静娴接话,“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
  “算啦!问题太多,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我以后有机会面对面问他吧!”林沧海站起来,“我走了,代我向林神医问好!”
  说完不等几人回应,人已经出了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