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二十一章 劫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马飞鹏下了晚自习还是回了家,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总要给家里一个交代。
  偷偷的打车直奔家里,像小偷一样的摸着进了家,扒在窗台上,看到只有老爷子一个人,心里才放心。
  “爷爷,我回来了!”马飞鹏不得不装得很高兴,这次千万不能带坏消息,十几万打了水漂,只怕把老爷子的心脏病气出来。
  “小鹏啊!回来啦,玩得开心吗?”老爷子很高兴,“你爸爸出去应酬了,正好你回来和我说说话。”
  “开心啊!开心得不得了!”马飞鹏满脸笑意,心里却满是苦水,“这次全靠爷爷帮忙,你孙子就快要成家了!”
  “那就好啊!”马万里捋了捋胡子,不停的点头,“你爷爷我现在什么都不缺,之所以一直活着,就是要看到我们马家有后啊!”
  “爷爷放心,我一定满足你这个愿望!”马飞鹏拍着胸脯。
  “按理说你这个年纪确实是该好好读书,你爹也没错!”马万里叹息了一下,“可谁叫我年纪大了呢?等你大学毕业,说不定我坟头草已经三尺,我们马家还没后啊!”
  “我知道,爷爷!”马飞鹏再度保证,“这个重任我一定尽快办到!”
  “反正我这么大年纪了,我什么也不要,我就要看到我们老马家香火有继!”马万里眼睛里满是爱怜的看着马飞鹏,“读不读书的,其实到最后,你会发现也没什么用,何况,就算你爹硬是要逼你去读,和你当爹也完全不冲突啊!”
  “是!不冲突!”马飞鹏有些懵。
  “有了孩子,我们马家这么多人,这么多财产,还愁养不大吗?”马万里继续语重心长,“别说你读个高中,还在国内,就是你在国外读大学,也完全不用担心!”
  “我知道,爷爷!”马飞鹏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忐忑不安,看现在的样子,要追到谢芳太难了。
  可其他的女人自己也不喜欢啊!这是走火入魔了吧!
  “行了,爷爷是催得急,不过生孩子这个事情,少说也要一年半载吧!你看着办就行!”马万里又反过来安慰了一下,“也不要太着急,你爷爷再活三五年没问题的!”
  “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是马飞鹏每次拜寿的时候必说的话。
  “行了行了,赶快回去吧!一会要是你爸回来,你又要挨骂了!”马老爷下了逐客令。
  “好!”马飞鹏站起来,“我一定不会辜负爷爷的期望!”
  马万里挥了挥手,马飞鹏快速离去。
  第二天一放学,林潇就直奔汪朝东的洗脚城,可洗脚城也人去楼空,连招牌都拆了。
  这下连汪朝东也找不到,更难知道陶媛媛的去向了。
  看来此事非同小可,只能报警,有没有陶媛媛的线索,或者有汪朝东,至少有一点都好。
  以自己的能力,要想追查根本做不到。
  想来想去,还是只能打电话给唐诚。
  “林潇,回来了?”林潇电话刚拨通,唐诚就接了起来。
  “刚回来,你在忙吗?”林潇觉得有必要客气一下,一来就说事情显得自己没礼貌。
  “有点忙,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一个朋友似乎是失踪了!”林潇把事情的大概和唐诚说了。
  “我回头让人给你调查一下,几天没来,可能是生病什么的,别着急!”唐诚似乎很忙,“我这里暂时有点紧急事务要处理,先挂了!”
  林潇刚要说句感谢的话,唐诚已经挂了电话。
  想起以前陶媛媛说的话,她应该是和养父母住在一起,只要找到她的养父母,就知道她的下落了,可以前就从来没有问过她的养父母是谁?住在哪里?
  正准备要赶回学校,忽然看到几辆警车拉着警报呼啸而过,难道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听唐诚的口气,莫非很严重?
  想到这里,林潇打了一辆车跟着警车的方向驶去。
  警车在大同购物广场停了下来,商场前面的路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林潇下车疾步走上去,警察已经拉好了警戒线,在警戒线外可以明显看到整个商场都被封锁起来。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出来投降!”林潇一听是唐诚的声音,正在用警车上的扩音器对里面喊话。
  原来有紧急事务,难怪挂电话那么快。
  唐诚的喊声四周听得清清楚楚,但是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林潇问旁边的一个中年妇女道:“大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中年妇女大声道:“你还不知道呐?有土匪哩!”
  “土匪?什么土匪?”林潇可是许久没有听过土匪这个词语了。
  “就是抢人啊!持枪抢人啊!”中年妇女特别强调了一下,“里面还有很多人质呢?”
  “持枪抢人?还有人质?难怪特警暂时不敢攻进去,否则多厉害的劫匪,外面如此众多的警察也不是对手!”林潇心里想到。
  “王大老板的大商场,一年要赚好几百万呢!”中年妇女又说道。
  “哪个王大老板?”林潇问道,莫非是王长远。
  “你们年轻人不知道,王大老板还有几个,不就是儿子被打断腿的王大老板么!”口气中带着不屑。
  这下完全印证了林潇的想法,既然是王长远的产业,那他就是活该,正好看着他难受。
  “打断腿,还没好么?”林潇自言自语,中年妇女却以为是和自己说话。
  顿时高兴起来:“你是不知道吧!那王大老板有个崽,前几天被人打断腿啦!”
  “哦!”林潇看了看,这事是自己干的,当然清楚。
  “都说好人有好报,坏人跑不掉,现在又被人抢劫,报应啊!”中年妇女一脸的幸灾乐祸。
  林潇笑了笑,朝着唐诚走了过去。
  “别他妈废话!”这时,商场的扩音器传了出来,“老子手上有一百多人质,你要是不怕,你就冲进来啊!”
  这简直是无法无天的挑衅,听起来有恃无恐。
  的确,手上有那么多人质,换做任何一个警察局,都说足够头疼的事情。
  就算是一个,也要想方设法先保证人质的安全。
  “你先放了人质,我保证让你们安全离开!”唐诚继续喊道。
  林潇心中一乐,难道唐诚和自己一样的想法,王长远活该遭罪。
  转念一想怎么可能,堂堂一个警察局长,怎么会有这种不负责任的想法,这绝对是权宜之计,哪像自己这般心肠。
  过了一会,扩音器里面回答道:“你以为老子会相信你们说的,我要你现在立即马上把你的人带走,给你十分钟,不是我就开始杀人质了!”
  “哇!”外面一阵鼓噪,有人大声抱怨警察办事效率太低,杀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不可能,人质是无辜的,如果你们对人质动手,你们将会毫无退路,三思而行,你们现在投降还来得及!”唐诚毫不示弱,劫匪现在自认为有恃无恐,如果一味退群,反而会让劫匪认为自己软弱可欺。
  里面一阵沉默,外面的人群却是大声叫起来,这完全是不顾人质的死活了。
  但碍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基本准则,大家也都是抱怨一下,也断然不敢来找警察局长理论。
  “我现在开始倒计时,还有九分钟!”里面又传来的声音。
  “局长,他们要真是杀人质怎么办?”旁边的一个警察问道。
  “根据刚才得到的信息判断,劫匪抢了收银台和所有的珠宝首饰,由此看来,劫匪只是求财,只要不是把他们逼上绝路,我相信他们也不会轻易杀人!”唐诚坚定的说。
  “要不我们想办法进去?”那警察说道。
  “现在的形势就是他通过监控看得到我们,我们却看不到他,虽说可以叫电力部门切断电源,但又怕引起劫匪狗急跳墙!”唐诚紧皱眉头,人质是关键。
  “那要不要请求支援!”
  唐诚摇摇头,时间上根本来不及,当下当机立断说道:“我看能不能和他谈谈条件!”
  于是拿起扩音器喊道:“里面的人听着,我是南泽警察局长唐诚,你们不要伤害人质,有什么要求,你们尽管提!”
  “条件就是马上撤走你们的人!还有八分钟!”里面一边说一边还倒计时。
  “能不能让我来充当你们的人质,先把无辜的人放了!”唐诚突然说道。
  “唐局,怎么行,这里要你坐镇指挥啊!”旁边的人急忙劝阻。
  “没关系,我有分寸!他们只是求财而已!”唐诚说道,“如果对方答应,我就进去,这里由你负责指挥!”
  “那不行,你要是有什么安全,我们可负不了责任,我去!”那人说道。
  “不用和我争,我决定了,看对方的反应!”唐诚拒绝,此时以自己的身份看能不能打动对方,如果是个普通的副局长,只怕分量不够。
  “不行!”对方似乎是在里面讨论了一下,“赶紧带你的人撤离,不要再谈条件,七分钟!”
  “草!”旁边的人骂道,“交换人质也不行,这可怎么办?”
  “不行只能先撤离!”唐诚有点没辙了,“你先部署一下,实在不行,安排一下突击!”
  “那人质怎么办?”
  “等他们放了人质,人质安全以后,我们再出手,通知各主要交通路口,设置好路障!”
  “好!我这就去安排!”那人说完匆忙走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