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起上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面包车就一直往前开,南泽本来就不是很大,速度又快,用不了几分钟就出了城。
  左拐右拐,直到来到城外山上的一条小路上,四周一片荒芜,没有人烟,到处都是墓碑。
  “能不能把你的枪拿开?小心走火!”林潇忍耐了很久了,终于提出要求。
  那人果然把枪收了回来,道:“无论怎么说,我杨某佩服你的勇气!哪怕你是一个警察!”
  林潇非常认真的道:“我不是警察!”
  “不可能!”刚才被打的第一个人说道,“不是警察怎么会做出头鸟,还出手伤人!”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信吗?”林潇笑道。
  “我信你个鬼,你这个样子不是警察我直播吃翔!”那人生气的道,“老子被你一下就打昏了,你没有训练过鬼才相信。”
  “这里到处是坟墓,小心一语成箴!”
  山风微微吹来,四周的树木有些摇晃,那人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直说吧!我们也是铤而走险!”那粗豪声音的男子说道,“今天这钱和这些东西,是我们应得的,不管你信不信,王长远欠下的债,我们只是把本来属于我们的东西拿回来!对了,我姓杨,你可以叫我老杨!”
  “你叫什么我感兴趣,我可不可以走了!”林潇不想知道原因,无论是真是假,但是王长远被这样抢劫一次,就算不伤元气,也肯定难受无比。
  “可以!”老杨冷冷的看着林潇。
  林潇不管他们的反应,转身就走。
  “老大,你今天吃错药了吧!”被林潇踢飞的那人问老杨道。
  老杨把身上的包一丢,趁他不注意,飞起来就踹了他一脚,那人踉跄的退了几步,怒道:“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老杨说道,“我在监控里看到他瞬间出手就把你们两个人放倒,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那是偷袭,有什么了不起!”那人当然不服气。
  “平时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但我刚才也是用尽全力的偷袭你,你不是好端端的,何况是两个人?”老杨声音变得更加粗了。
  那人瞬间无语,回想起来,自己确实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倒了过去。
  “你觉得我会是他的对手吗?”老杨继续说道。
  “你用枪指着他还能飞了不成?”另外一人说道。
  “袁贵,你说的轻松,一开始你不是同样用枪指着他,你怎么倒地了!”老杨望着另外那人说道。
  “我那是完全不注意,我就不相信他还能挡得了子弹!”袁贵还是不服气。
  “我就知道你们不服气,那我也没办法,你们可以回去找他的麻烦!”老杨眼看自己说服不了对方,也就懒得浪费口舌。“你们看到过一个人,面对枪口丝毫不慌张的人么?”
  几人都摇头,确实,林潇从一开始就没有害怕的样子。
  “这人要么是傻子,要么是高手!”一直不说话的一个人说道。
  “他那么厉害怎么还会放过我们?我们可是抢劫,而且他还那么好心,就放我们走?”袁贵又道。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但是你们也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我相信我的判断没有错,如果我们动手,我坚信我们讨不到好处!”
  “我不信,这些东西都是可以装出来的!”袁贵说,“我被他踢到,完全是因为我不小心,或许他下了药也说不定!”
  “那要不要真的回去试试?”老杨笑笑,“但愿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袁贵说,“我先来,我还就不信了!”
  “也好!”老杨说完,大步的朝着林潇的方向跑去。
  林回过头,看到几人朝自己跑来,心头冷笑。
  劫匪就是劫匪,嘴上说的好听,实际还是想灭口,那也别怪自己不留情面。
  想到这里就站了下来,冷冷的看着跑过来的几人。
  老杨先跑到面前,拿出一沓钱递给林潇:“我杨某佩服你,这是你应得的!”
  林潇有些莫名其妙,这唱的是哪一出,便摇头道:“我不需要!”
  看来是想收买自己?
  “你当真是为爱发电?”老杨拿着钱说,“什么都不为,就去救人质?”
  “你说呢?”林潇笑笑,“我需要为了什么?”
  “这我当然猜不到!”老杨说,“既然你不要,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还有一个疑问?”
  “什么疑问?”林潇说道。
  “你是怎么打倒我的弟兄的,用药?”
  “你猜?”林潇笑道,“你不服气?”
  “我当然不服气!”老杨说道,“我要和你单挑!”
  说完就把手中的东西丢到地上。
  “我为什么要和你单挑?”林潇说道。
  “我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敢孤身一人去救人质!”老杨大声说,“出手吧!”
  说完自己已经拉开了架势,看来也受过训练。
  “不必,我看你们的样子,不如一起上!”林潇朗声说道,“免得麻烦!”
  “什么?”老杨说道,“我们不以多欺少!”
  “不用担心,我不在乎!”林潇说完,“以你们的身手,再来十倍也是徒劳!”
  “别夸下海口!我先来!”袁贵大怒,“刚才你趁我不备下药,我倒要看看你是长了几只手几只脚?”
  话音一落,袁贵就朝着林潇扑了过去。
  老杨没有阻止,也来不及。
  只见身影一晃,林潇抬脚就踢了出去。
  袁贵的身躯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地上,地上一阵黄灰飞起。
  另一个人急忙上去扶了起来,袁贵被摔得七荤八素,眼睛都在冒着五角星。
  “我来!”老杨一咬牙,大吼一声,一记重拳对着林潇就打过去。
  林潇挥出拳头,对着他的拳头就撞了上去。
  老杨只觉得一股重力砸在自己的拳头上,仿佛听到了自己拳头碎裂的声音,踉踉跄跄退后四五步才站了下来。
  剧烈的疼痛占满手臂,拳头差不多是废了。
  “是,我打不过你!”老杨忍着痛,“你不介意的话,我们走了!”
  “你们随时可以走,我本来也没打算留你们!”
  “行!那我们就告辞了!”那人没有勉强,便拾起东西,撑着拱了拱手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无期。”
  袁贵也被另外一人搀扶着跟在后面。
  林潇一头雾水,随意的拱了拱手,这特么的不是被绑架,简直是江湖送别啊!
  看着他们朝着山上另外一条小路上走去林潇也转正朝着城内方向走去,只有面包车孤零零的停在那里。
  走了很远,老杨停了下来,看着袁贵。
  “现在信了吧!”
  “好快,好狠!”这是袁贵的评价。
  老杨叹了口气:“算了,我们确实不是人家的对手,但是,王长远欠我们的我们也拿回来了,我们几年的努力没白费,从此好好过日子吧!”
  “但是我们还要不要把内鬼找出来,反正除了我们,还知道这事的人也不多!”另外一人说道,“害我们今天差点全军覆没!”
  “我不找了!”老杨说道,“从今天起我们各奔东西,从此以后,吉凶祸福,各自承受。”
  “你要走?去哪里?”袁贵大惊道。
  “我不知道,我可能用这点钱找个对象,种两亩薄地,安度余生!”老杨似乎很是颓废。
  “你是怎么了?”袁贵说道,“这完全不是你的风格?”
  “我的风格是什么?”老杨凄然一笑,“十年来,我每天都梦到我那惨死的战友,每天都问我,怎么不帮他报仇?现在报仇了,我却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这叫什么报仇?”袁贵说道,“要杀了王长远才叫报仇!”
  “我何尝不想,可是他走时对我千叮万嘱,千万不要杀王长远,毕竟是他的哥哥,一母同胞!”老杨的眼神看着前方,“你们当时都在场的!”
  “这倒也是,当时他确实是说让我们把王长远夺去的传家玉佩找回来,没有要我们杀人!他至死都不愿意说王长远会为了传家信物害他,总说自己喝多了!”几人点点头道:“恒远哥就是心肠太软,不然也不会沦落到被亲哥哥害死的地步。”
  “不过王长远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们能打开他的保险柜!”老杨凄然道,“恒远知道他一辈子都会用那个密码。”
  “还好他没改,不然我们确实是拿他没办法!”
  “这就是人的习惯性,王长远绝对想不到恒远比他自己更了解他,他以为恒远必死无疑,所有秘密都会带走,哪知道他最后一刻还屏住呼吸,骗过王长远,吓得他连心跳都不敢听就跑了!”
  “就是,也还好我们能赶到见他最后一面,确实也是无力回天了!”袁贵叹息道,“如果恒远哥还活着,我们又怎么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往事不堪回首!我觉得杨哥说的是对的,既然恒远哥不要我们报仇,我们也不要违背了他的心愿!”
  “庄永说的对,今天我们不只拿回了他的玉佩,还故意拿了这么多钱财装做是抢劫,已经很过分了,差点还害了那么多人质!”老杨说完拿出玉佩,竟然潸然泪下:“那时候他三十,我二九,如今我已四十,我只要找到他的孩子,把玉佩交给他们,了却他临终的夙愿就行了!”
  玉佩在阳光下晶莹剔透,虽然不太大,却应该是有些年代了。
  “那我们怎么办?”袁贵急道,“这么多年我们一直跟着你赚钱,想办法报仇,这时候你走了,我们去哪?”
  老杨收起玉佩,拍了拍他的肩膀:“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好自为之,只要不是太奢侈,应该够你下辈子花了!”
  “这不是钱的问题!”袁贵大声道,“我们习惯了跟着你,没有你我们没有方向!”
  “我也迷失了方向!”老杨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四人呆在原地,茫然不知所措,只见老杨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慢慢消失,几人才分别上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