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二十四章 退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长远是在医院听到自己的商场别抢劫的,当时劫匪已经劫持了人质,警察已经赶到现场处理。
  他顾不上王相一个人躺在床上,几乎是飞快的告诉护士看好王相,自己出了医院,也来不及叫司机,自己驾车前往商场。
  路上十分拥堵,等他赶到现场时,劫匪已经驾车离开,剩下围观的群众和维持秩序的警察。
  王长远阴沉着脸,走到唐诚面前,他并不知道唐诚是新来的局长,只是看到肩膀上是两杠三星,知道级别不低,问道:“你们局长呢!”
  唐诚虽然是才来,但是对于南泽本地的大老板等各种人物早就一清二楚,表情没有变化道:“我就是!”
  “啊!你就是局长!”王长远有些吃惊,在医院没多长时间,竟然换了局长,这么重要的消息自己都不知道,难怪连两个小小的警察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唐诚点点头:“王总既然亲自来了,你就亲自带人去清点一下损失,报给警察局备案!”
  “局长,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王长远明知道是白问还是问了。
  “情况非常复杂,我们正在展开调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早破案的!”唐诚也对那个神秘的报警电话感到奇怪,差不多劫匪刚好商场,报警电话就来了,说明此人早就知道,只是报警电话来自于伪基站,查不到是谁!
  “谢谢!”王长远还是客气的说道,“我能不能进去看看!”
  “可以!”唐诚点了点头,王长远拉开警戒线走了进去。
  “哇,王长远!”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报应啊!”
  很多人的眼光都扫射过来,王长远的名声大,很多人却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王长远装做没听到咒骂,快速的走了进去。
  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跑去保险柜,这是唯一值得关注的东西。
  保险柜的门向外敞开,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可是保险柜连撬过的痕迹都没有,竟然还有人破解了密码?
  “这不可能!”王长远自言自语道,“这密码只有我知道,不可能!”
  “而且是定制的保险柜,牢固的固定在墙上的,除了用密码,根本不可能打开!”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保险柜被打开了,而且看来是一次就打开,毫不费力。
  除非有一种可能,想到这里,王长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绝不可能,他不可能还活着。
  是的,只有他知道自己会用这个密码,而且永远不会担心会忘记,而且只有保险柜用这个密码,连袁彩霞都不知道,这是他的底线。
  他感觉自己的冷汗在冒,想起那个夜晚,自己明显已经把他送回了家,已经确定他没有气息,而后尸检也说了是死于饮酒过度!
  难道他没死?诺大的商场除了自己外空无一人,王长远竟然觉得毛骨悚然。
  他爬起来,飞快的又朝门外跑了出去,他想吐,喝醉酒的那种感觉。
  传家信物丢了!他脑海里一直提醒自己,难道打断王相腿的人也和这件事有关?
  林潇确实和这件事有关,不过纯属巧合,此刻他正打车回学校,又迟到了,看看课表,下午的化学物理课,也不知道老师发试卷会怎么打击!
  早上数学老师发试卷的时候说:“某些人是我从教以来见过的最厉害的人才,所有选择题都选了,一个都不对!”
  其他的话也就没在说了,同学们都知道说的是谁?
  林潇也很奇怪,英语那么多选择题,自己一个不漏的描上了,可竟然全部是错的,当真是匪夷所思。
  唐诚一直在打电话,林潇不能接,此时接了电话,要追查老杨他们太容易了,打心底不想让老杨被抓,不只是因为王长远,竟然觉得他不是坏人。
  于是索性关了机,坐在出租车上思考问题。
  他说的我们只是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听起来振振有词,不像作假,莫非王长远又欺负了谁?以王长远一贯的所作所为,也是极有可能的。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学校门口,已是下午四点多,不只是迟到,还缺席了两节课。
  “报告!”林潇站到教室门口,物理老师已经走进教室,开始发试卷,听到林潇的喊声,头也不抬,做了个进的姿势。
  虽然也是零分,物理老师却没有说什么话,而是自顾自的开始讲试卷,谢芳在认真的听课,林潇瞟了瞟她的分数,理化生满分!
  这还有什么好听的,林潇想,自己本就不该来这里读书,更不应该来这样的班级,别说老师看不起自己,就是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韩雪还是在放学的时候把林潇叫到了办公室,林潇真的觉得自己是无地自容,去也丢脸不去也丢脸,以前打架认识他的人只有三分之,这次全部考零分,全校的人都认识他了。
  “我预想中你的成绩不会太好,但也没有想到你会如此的差!”韩雪要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自己的英语,那么多选择题,竟然全都错了,这要么是天才,要么是蠢材运气好。
  “我也没想到我的成绩这么差!”林潇回答道,“韩老师,我能不能转学!”
  “转学?转去哪里?”韩雪怒道,“你觉得你这个成绩转到哪里会有学校接收?转到哪里会有好转?”
  连续几个问题把林潇问得不知所措,其实不是想转学,是想退学。
  想到这里,林潇索性豁出去了:“老师,我决定退学!”
  “不可能!”韩雪下意识的说道,一转念又觉得自己说得绝对了些,虽然林潇帮过自己,但是他这样的状态委实不适合在教室。
  不只他自己难受,老师也挺痛苦。
  “那我能不能先请假一段时间!”林潇压低了声音,呆在里面确实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出去随便找个事情做一下。
  “我想这是个办法!”韩雪同意了,“你回去好好思考一下,实在不行,非要读书的话,去读个高职院校也挺好的!”
  “谢谢韩老师!”林潇当场写了个假条给韩雪批了。
  林潇知道自己出去不愿意回来了,这地方只适合像谢芳一样的好学生,成绩差的人是没有前途的。
  谢芳已经吃饭回来坐在教室复习,林潇进来象征性的把自己的东西拿走。
  “你要去哪?”谢芳看到林潇要走,主动问道,林潇治好了她父亲的病,打心里非常的感激。
  “我请假几天!”林潇说得简单,其实看到谢芳的样子又有些不舍。
  虽然和谢芳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毕竟有好感,自己出去以后要见到她就困难了。
  “哦?”谢芳把声音拉长了一点,手中的笔却放在了桌子上。
  “你不会是退学吧!”李晓会问道。
  “也许吧!”林潇说,“我留在这里真的是多余!”
  “怎么会呢?”谢芳突然说了一句,只是声音很小。
  “你看,有人舍不得你走了!”李晓会小声的说,“我觉得你在这里挺好,都没人敢来欺负我们了!”
  林潇笑道:“我出去也没人敢欺负你们,要有,给我电话,我随时回来!”
  “真的?”谢芳说,眼睛有一丝惊喜。
  “当然是真的,你们好好读书,不打扰你们考大学了!”林潇说道。
  “拜拜!”谢芳和李晓会同时说道。
  林潇随意的点了点头,这个英文还没学会,站起身来就走了,谢芳看着林潇的背影,有些失落。
  “说走就走,一点也不顾及我们的感受!”等林潇出了门,李晓会嘟囔道。
  “你舍不得你去把他追回来啊!”谢芳说。
  “去!”李晓会看着谢芳,“我是担心你舍不得,哎呀!人家可是把老丈人的病都医好了!”
  “你乱七八糟!”谢芳狠狠的掐了李晓会一下,“口无遮拦!”
  李晓会笑着躲开,心说难道谢芳真的对林潇有好感了?
  马飞鹏正在上楼,看到林潇提着东西走下去,急忙躲在一边,自从在靖海吃了亏,马飞鹏遇到林潇都主动退避三舍。
  “我请假了,马飞鹏!”林潇笑着拍了拍马飞鹏的脸,“不用这么怕我,我又不会吃人!”
  “不怕,我当然不怕!”马飞鹏嘴上说着,心里就乐开了花。
  自己想方设法要把他赶走赶不走,现在一次考试就主动请假,考试才是他的天敌。
  难道佛祖真的显灵了,那就不枉自己花了那么多钱。
  只要林潇一走,谢芳那个位置就空了出来,要不自己去和语文老师商量下,调整下座位?
  心头实在是开心极了,那一点要趁热打铁,佛祖事情太多,万一久了记不住就不划算了!
  林潇知道他心里开心,也不能不让他开心,回到宿舍把行李收好,提着东西,走出了这个呆了还不足一个月的学校。
  有人说读书的时候想走到复杂的社会,走出去之后又想回到单纯的校园,不知道谁对谁错?
  或许有句话说得对,人生总是在直道上走太过单调,有时候也该转个弯,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林潇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可是出来才发现自己无处可去,首先想到的也还是外婆那里。
  舅妈确实不太好,但有时候也挺可怜的!普通工薪家庭确实不容易,买房供孩子,压力太大,何况有个表哥,眼看到了结婚年龄了吧!肯定也要用钱。
  林潇最终还是觉得去舅舅家,就算看看外婆也挺好。
  看到路边的提款机,林潇取了三万块钱装着,放着也没什么用,倒不如拿给舅妈,或许会对外婆好一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