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二十六章 翅膀硬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车!”唐诚到得挺快,“去吃什么?”
  “随便!我不熟悉!”林潇系好安全带。
  “我也不熟悉,要不去我家!”唐诚说的是实话,他也是刚调来,在公安小区分配了一套房子。
  “好!”林潇没有具体的目的,哪里都一样。
  唐诚没有问其他问题,开着车就回到了家。
  公安小区是公安系统以前集资兴建的住房,里面住的大多数都是公安系统的人,唐诚的房子并不太好,总的五楼,他在四楼。
  分配的房子都是临时性的,并没有好坏之分。
  家里没有其他人,看来唐诚平时也不在家吃饭,他打了个电话,一会有人送了些吃的上来,当然少不了酒,不过是散装的。
  唐诚拿了两个钢化杯,一人一个倒满。
  “你就不问我怎么没事?”林潇很奇怪唐诚就不好奇。
  “刚要问!”唐诚笑笑道,“我们找到了面包车,你什么时候下车的?”
  “直说吧!”林潇使劲喝了一大口酒,“他们主动放我的,就在你们找到的面包车那里!”
  “看来我猜的没错,劫匪果然只是为钱,不会杀人!”唐诚对自己的估计十分有信心。
  “那你要是猜错,他们要是杀了我怎么办?”林潇也笑道,“那我不是白白牺牲了,你们都找不到人。”
  “我相信你有你的本事!不然你也不会贸然进去!”
  “你为什么会相信我,并且三番五次的帮我?”这是林潇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
  “今天你也帮了我,所以我们互相不要问为什么!”唐诚不想把认识水长天的事说出来,水长天是告诫过的。“有时候帮助都是相互的,不需要过多的理由!”
  “好吧!”林潇当然不能勉强,以唐诚的身份,完全没必要对自己隐瞒什么。
  “我看了监控,你散打的本领不错,瞬间打倒两个人,和谁学的?”
  “散打?”林潇有些意外。
  “不错,不过看起来速度挺快,但我们用慢放看得很清楚!”唐诚紧紧盯着林潇的眼睛,“你和王长远是不是有过节?”
  “没有!”林潇矢口否认,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让别人知道。
  “那我就不明白了?你后来为什么要故意做人质让人把你带走,我如果判断不错,你当时完全有机会制服劫匪!”
  “我没把握!”林潇没想到唐诚可以从录像中看出那么多东西。
  “喝酒喝酒!”唐诚知道林潇不愿意承认,反正自己心中清楚就行,何况又不是审犯人,笑道,“我酒量不大,可别把我喝醉了!”
  “我酒量也不大!”林潇觉得自己的笑容十分的不自然,但转念一想,就算猜到又能如何,何况王长远做了那么多缺德事,也该遭到报应。
  唐诚不想再把这个问题纠缠下去,每年都有很多破不了的案子,多一个也不算多,何况这个案子中没有出人命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林潇突然回来这个事情在逻辑上有很多可疑之处,别有用心的人如果看到录像,完全可以认为林潇和劫匪是一伙的。
  这得想想办法,虽然监控录像只有自己知道,但难保王长远会有其他拷贝。
  “听说你打断了王相的腿?”唐诚想到这里有意无意的说道,“不会是为了女朋友吧!”
  “当然不是!”林潇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确实是王相有错在先,最多就是自己下手比较重而已。
  “这人在南泽还是挺难惹的!”唐诚笑笑,“你以后出去可得小心点。”
  “我不担心,我还担心他不来找我的麻烦呢!”林潇说道,瞬间又觉得不对,“我不是认识你吗?我会报警的。”
  “报警肯定是要报的,首先还是先注意自身的安全!”唐诚强调道,“不过无论他是谁,你要相信在如今的时代,只要他敢违法犯罪,就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林潇笑道:“那是当然,反正我是不敢,对了,你们采集了指纹了吧!”
  “那是自然!”唐诚说,“在技术部那里正在比对,没事,你是见义勇为,我们要表扬你,别担心!”
  “谢谢谢谢!”这还真是林潇担心的事情。
  唐诚听完若有所思,这样一联想起来,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林潇会情愿充当人质了,目的就是报复王长远,如果不是自己,换一个人,完全可以理解林潇就是劫匪。
  那么他到底是为什么呢?
  除非他说出来,否则永远没法知道。
  王长远知不知道怎么惹到林潇的?
  这个问题王长远也正在思考,此刻他坐在家里,和妻子袁彩霞看着坐在上首的岳父袁怀。
  “一个月之内,脚被人打断,传家信物被偷,好好想想,你到底惹了谁?”袁怀的脸上满是络腮胡,虽说年纪大了,可大事上还是不想放手,发自内心的对王长远不信任。
  “我已经绞尽脑汁的想了!”王长远哭丧着脸,“这几十年来,我惹到的人确实不少,问题是也没有什么有权有势的人啊!就说打断小相腿那孙子,我根本不认识他啊!”
  “这才是最可怕的,这就是我告诫你们暂时不要动他的道理,你想想,就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他敢来惹你吗?今天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好好想想,这背后是何等的势力!”袁怀用拐杖在地上咚咚咚的戳了几下。
  “我知道了!”王长远不得不佩服岳父的深谋远虑,“我今天看到录像了,打小相那孙子确实参与了整个事情,还假装做人质跑了!”
  “我猜的不错吧!这都是一环连着一环的,还好你有两套录像资料,不然被警察局拿去,你连证据都没有,这点我还是挺欣赏你的,狡兔三窟!”袁怀赞许的说。
  “岂止是狡兔三窟?”袁彩霞不满的讽刺道,“还野花三窟呢?说什么传家信物,不用给我知道,你的底线,这下好了,底线也没了!”
  王长远无话可说,谁能想到自己用初恋情人的生日和自己的生日组合的密码都被破译,要么是顶级的破译专家,要么真的是他还没死!
  可想来想去,还是前者的可能性最大,当惊世界科技飞速发展,要破译密码也不是没有可能。
  “男子汉大丈夫,有个三妻四妾有什么奇怪!”袁怀瞪着自己的女儿,“自己拴不住男人多找找自己的原因,再说了,男人无论在外面怎么玩,最后还不是要回到家里,这个你难过什么?”
  “你当然这样想了,我妈就是这样被你气死的!”袁彩霞喃喃的道。
  “放肆!”袁怀大怒,站了起来,“你是这样和你爹说话的?”
  袁彩霞大惊,马上跪下认错道:“是我不对,爸您别生气!”
  袁怀脸上的络腮胡子随着激动上上下下的摇晃:“你以为你翅膀硬了是吧!”
  袁彩霞大气不敢出,从小到大习惯了这样的发威。
  王长远心中那叫一个“爽”啊!原来一直担心自己在外面养野花被老丈人知道吃不了兜着走,没想到竟然是同道中人,早知道自己就可以放开了,还担心个屁。
  忙把袁怀扶了坐下,道:“岳父大人别生气,都是我的不对,我保证以后专心只对彩霞一个人!”
  “狗改不了吃屎,我还不知道吗?别他妈和我说废话,先把你的事情做好,只会玩女人算什么本事!”袁怀怒气未消,“从今天开始,你给我一万个小心,多加派人手到各个方面,别出事了才叫爹!”
  “是,爸,我一定做到!”王长远急忙答应,生怕一个不高兴,老丈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爸,那边有消息吗?”袁彩霞跪在地上,这时候才敢说一句话。
  “没有消息,那边做事一向谨慎,没有九成把握绝对不会亲自出来,我们算什么?”袁怀看了看女儿,“起来吧!别装了,我知道你们都巴不得我早点死,拦你们的路了”
  “怎么会呢!爸!”袁彩霞急忙辩解。
  “会不会都没什么了!”袁怀叹了口气,用手捋了捋络腮胡,“如果我走了,那边不理你们,你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爸,我们真的希望您长命百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王长远急忙道,“我们能走今天全是您给的,彩霞和我只有感恩,绝无二心。”
  “算了吧!我活这么大岁数,有些事早就看清了!”袁怀看着袁彩霞,“我就你一个女儿,我不为你好,还能为谁?”
  “我知道,爸!”袁彩霞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知道最好!”袁怀很有深意的道,“你们夫妻好好去睡觉了,我还要打个电话!”
  “是,爸!”王长远急忙拉起袁彩霞,朝楼上走去。
  过了许久,袁怀才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什么事?”那边问道,似乎随时都有人接听电话。
  “今天,我们这里又发生了大事!”袁怀非常谦卑的说道。
  “先说说!”那边说道。
  袁怀就把事情的原委在电话里说得一清二楚。
  “你的看法是什么?”
  “我担心会不会是其他家趁机来打击我们,想把我们家排挤出南泽,获取更多利益!”
  “我知道了,我向上面汇报一下,你先等着!”
  那边说完,不能袁怀说话就挂了电话。
  过了很久,电话才又想起。
  袁怀颤抖的接起电话。
  “知道了,我们马上就派人过来,在此之前小心为上!”那边很严肃的说道。
  “知道了,谢谢!”袁怀几乎是颤抖着声音。
  “不用!”那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袁怀心头激动不已,这下才放了心,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关系终于派上用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