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三十章 奇怪的祖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了楼,招呼林潇坐下,张草药沏了一壶茶,问道:“依你刚才的想法,那如何用五种毒物去试验呢?”
  对刚才路蕾的言辞只字不提。
  “这个好办!”林潇口渴,不是品茶,而是一饮而尽,“我们用这五种毒物淬炼银针,然后我从穴道扎上银针,用真气把银针的毒慢慢的催发到心室内部,就可以看到反应,这么点毒性,对他现在的情况来说,完全微不足道!”
  “真气?”张草药大惊,“你用真气,你有真气?”
  林潇点点头:“不然我怎么能够知道他心室内部有问题呢?”
  张草药一时间就像泄了气的气球:“我曾听我的爷爷说,我的曾祖曾遇到过一个高人,那人便是用真气把脉!”
  “你的曾祖,那年代岂不是十分久远?”林潇想不到张草药家还有这种事情。
  “距今差不多两三百年吧!我这点手艺就是我曾祖从那人手中学来的,只是当时他资质有限,无法学习真气把脉的技巧?”这些事情当然也是张草药听大人口耳相传的。
  “那人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把医术传给你的曾祖呢?”林潇猛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和这个人可能有点什么渊源。
  “应该是叫欧什么?或者是欧阳什么?又或者是云什么?口耳相传,年代久远,传到最后别说名字,就是真假都难辨了!”
  张草药是随口一说,林潇心中却是翻江倒海:“这应该就是上官风轻和端木雨声口中所说的欧阳云淡,原来还真的来过南泽,那么九天玄决真有可能就在南泽某处,只不过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林潇在思索之际,张草药接着说道:“大概那时候我的曾祖为人豪爽,正好遇到那人到我曾祖家借宿,我曾祖好客,把家里唯一的鸡杀了做饭,那人后来就带着我的曾祖四处行医,听我爷爷说,大概找什么东西!”
  “莫非是找上官风轻?或者是找他自己遗失的九天玄决?”林潇心想,却不能说出来,这件事牵涉极广,说出来的影响无法预计,最好还是闭口不言为妙。
  张草药接着说道:“原来家谱有记载,后来家谱遗失,这些事也就只能口耳相传,听起来倒像是神话故事一样,再小一点的人,根本不信了!”
  林潇却信了大部分,于是问道:“那人怎么不把真气把脉的方法传给你的曾祖呢?”
  张草药微微摇头道:“这我也就不清楚,只是听说后来那人有事走了,把一本医书送给了我的曾祖,加上平时的学习,我曾祖的医术变得非常高明,远近闻名!”
  “那应该有很多后人吧!但似乎南泽只有你一个人比较高明!”林潇觉得奇怪,几百年下来,光是男人也不少,怎么只有张草药一家。
  “这你就不懂了,从我曾祖开始,我们都是一脉单传,你看,现在我也就只有一个儿子,也只有一个孙子!”
  “难怪!”林潇若有所悟,“原来还有这等神奇的事情!”
  “我曾祖留下祖训,我们家只能有一个传人的!”张草药摇摇头,“这个祖训我一直莫名其妙,直到近年来看到有些家族为了点祖传的东西,大打出手,我才有些明白!”
  林潇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害怕子孙太多争家产!”
  “这大概只是其中一个理由吧!这样也好,省心多了,反正传来传去就只能传一个人!”张草药说完自己的事情,同样对林潇的事情感兴趣,接着说道,“冒昧问一下,那你的真气把脉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呢?”
  “我的是我师父教的,我师父又是他师父教的,以此类推!”林潇说得非常简单,事实也的确如此,师父从来不提他原来的师父是怎么回事,所以林潇对师父之前的人一无所知。
  张草药却以为林潇故意隐瞒,也就不好再问下去,当年曾祖也问过那人的底细,那人不也是什么都不说吗?
  可能高人都是这样,要么故作高深莫测,要么有难言之隐。
  活了六十多岁,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这时,张泽走了上来道:“爸,林神医,病人家属请你们下去说话。”
  “叫他上来!”张草药眼睛一瞪,“还没见过如此求人办事还那么嚣张的人!”
  “是!”张泽没有二话,下去告诉路用上楼。
  “对付这些人,得首先杀杀他们的嚣张气焰,否则他根本不会在乎!”张草药和林潇说道。
  林潇默默点头,此话听起来挺有道理,有些人嚣张惯了,不给个下马威也不行,主动帮他他还以为是求着他一样。
  “一会你别说话,让他求着来,事情才好办!否则就是白做好人!”张草药看林潇毕竟年纪轻,虽然医术精湛,但是为人处世的道理远远不足。
  “行!”林潇答应下来。
  路用听了张泽的话,心里虽有不快,却又不能不憋着。
  儿子现在的小命在人家身上,再不忍气吞声肯定讨不了好处,看过那么多中医西医,只有这一个人说出点眉目来,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我上去求他们下来!”路用对女儿说。
  路蕾从来没有看过父亲如此低声下气,道:“爸,要不我去!”
  “不行,你刚才惹恼他们了,守着路远,为了他我什么都豁出去了!”
  路蕾含泪点点头,若不是性命攸关,怎么也忍不下这口气。
  “张神医,林神医!”路用慢慢的走了上楼,和两人打招呼。
  林潇没有说话,看张草药发挥。
  张草药脸色一点没变,大刺刺的坐着,说道:“请坐,喝茶!”
  路用坐了下来,张草药又给他倒了一杯茶。
  “谢谢!”路用双手把茶杯接了过去,十分恭敬。
  “小女言行鲁莽,多有得罪,望二位神医多多包涵,我在这里代她给你们道歉了!”路用再度站起来,深深的鞠了一躬。
  张草药无动于衷,林潇却觉得特别别扭,这么大年纪给自己鞠躬,而自己却生硬的坐着。
  “我们都一把年纪了,不说这些了,先坐下吧!”张草药理所当然的接受了鞠躬。
  路用没有坐,继续站着说道:“我思来想去,小儿如今都到这份上,只要两位伸以援手,无论怎么做,结果怎么样,我都绝无半点怨言!”
  “这可得想清楚厉害关系了!”张草药大声说道,“蛊毒本来没有解药是无力回天的,你也看到了,令郎如今的样子,离阎王爷的大门只差半步,危在旦夕!”
  “这个我知道!”路用继续说道,“我已经是年近七十的人,别的不求,只求家人平安康健,后继有人!而今小儿如此模样,我也是急火攻心,说话有冒犯的地方,请两位海涵!”
  说完又鞠了一躬。
  林潇差点就想站起来说别鞠了,受不了那么大礼,真要是折寿那可不划算。
  张草药看了看林潇,使了个眼色,林潇只能作罢。
  “老来的人,哪个不是一样希望家庭平安幸福,事业后继有人,我们都是同道中人,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张草药站起来把路用拉了坐下。
  “不瞒两位,我一辈子奔波,建立了一个我引以为傲的商业帝国,还想着等路远成家后,我安享晚年,却在这个时候出了这种事情!”路用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张草药当然明白,说道:“令郎想必是情场浪子一个,看起来也过了而立之年了吧!”
  “哎!说出来我的老脸都没处放,你说他不是没才华,他是外国名校毕业,自己靠自己的努力也干了不少事情,可就是管不住下半身,今天和这个模特,明天和那个明星,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有时候还告诉我要丁克,我差点被他气死!”
  张草药脸色严肃的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现在的年轻人思想都很前卫,这些事情不是你我这些老古董能理解的,一辈管一辈的事吧!”
  “说的倒是这个道理,可我想着没个后辈儿孙,我死后,这块老脸如何去见列祖列宗!”路用越说越激动,似乎完全忘记了儿子还在鬼门关这事。
  “不说这个了,那等令郎好了以后再和他慢慢交流吧!”张草药戛然而止。
  “那就烦请两位神医出手吧!如果把他治好,说的不好听点,以后我路家做牛做马,甘愿任你们差遣!”
  “这倒不必,我和林神医都不是贪图利益的人,只是万一要是治不好或者令郎大限到了呢?”张草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治病这事确实很难说,他也不敢打包票林潇的医术绝无差错。
  “这个我自然晓得,张神医,麻烦借纸笔一用!”路用诚恳的说道。
  张草药顺手就从书架上拿下了信签纸和碳素笔,也不说话,递给路用。
  路用毫不犹豫,笔走如飞,在纸上写下:“本人路用,系安京市东阳区人,今带儿子路远到南泽思邈堂求医,医前已深知一切利害关系及可能产生的一切严重后果,由此导致的一切后果由我本人及家人共同承担,与思邈堂及任何其他相关人员没有关系,亦不追究思邈堂及任何其他相关人员的责任。”
  写完签上自己的名字:路远。
  张草药把印泥递给他,他又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上手印。
  林潇看得有些傻眼,有必要这么正式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