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三十九章 他是个暴力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总,房子要垮了!”王思涵听到房子里没有了声音,这才偷偷的跑出来,已经没有了人,只看到两面被打倒的墙。
  这下惨了,房子没卖出去就变成这个样子,整个就是一堆残垣断壁,工作丢了事小,要自己赔钱怎么能赔得出来,只得哭着给王长远打电话。
  “看房那小子呢?”王长远听到房子要垮了,不但没有心痛,还特别惊喜,看来袁北的攻击力确实不一般,那林潇肯定是被活活打死了。
  “我也不知道,现在房子里一个人都没有!”王思涵大哭起来。
  “你不是人吗?”王长远怒道,“刚才你去哪了?”
  “我在楼上!我不敢下来!”王思涵只能实话实说。
  “那就是说在房子里发生的事情,你什么都没看到了?”
  “我刚下来,什么都没看到!就看到房子要垮了!”
  “白痴,你怕什么?”王长远骂道,“房子附近不是有监控吗?你回去调监控看一下!”
  “王总,平时你说要节约用电,所以最近我们都没开监控,就是一个摆设!”
  “艹!一群白痴!出钱养着你们还不如养猪!”王长远很是无语,“你赶紧的,把现在房子的照片照来,我看看情况!”王长远心急如焚,反正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得找岳父拿主意。
  “爸!袁四爷有和你说情况吗?”王长远急忙拨通岳父的电话。
  “有!”袁怀回答得很干脆,但是有些无力。
  “那小子是不是被打死拖走了?”王长远大喜。
  “不知道,保镖打的电话,他没说!”
  “什么都没说?”
  “说了!”袁怀颓废的坐在沙发里,其实他自己已经猜到了结果。
  “爸!你就告诉我说了什么吧!”面对袁怀简洁的回答,王长远有些无语,心头有些惴惴不安。
  “告诉我们不允许动那小子!”
  “那小子是他亲戚?”这话让王长远大为吃惊,“说不动就不动啊!”
  “你长没长脑子!”袁怀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此刻王长远要是在面前,非通揍他一顿不可。
  王长远不解,说道:“本来就是啊!总不至于那小子是他亲戚就任由我们给他欺负吧!我们每年还贡献那么多东西给他们!”
  “白痴,我怎么瞎了眼睛,会把彩莲嫁给你!”袁怀对王长远的悟性太差很是恼怒,“四爷可能会有亲戚在这里吗?要是有亲戚你早喝西北风了,人家稀罕你那点狗屁东西吗?”
  “那就是说,袁四爷也吃亏了?他没事吧!”王长远大惊,要不是亲戚,那就是袁北出了大事,那自己一家的靠山倒了,不是就彻底玩完了。
  “应该没事!你赶快滚到我这里来,我有事情跟你说!”袁怀交代道,“不要耽误,无论任何事情!”
  林潇和路蕾又回到售楼部,导购小姐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难道老板没有揍他,怎么又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了。
  “两位还满意么?我们经理呢!”另外一个导购急忙打招呼,给先前的导购使了个眼色。
  “还不错!”林潇笑着看看导购小姐,“你们经理在后面,一会就到。”
  “那先生先喝水,等我们经理回来再说!”导购急忙又到了两杯水,心想经理不会出事了吧!一起去的却没有回来,会不会是被先那个后那个了。
  想想就不寒而栗,急忙走开。
  王长远叫上司机:
  “最快的速度去我岳父那里!”
  “老板,那人又来售楼部了!”导购偷偷又给王长远打电话。
  王长远大惊:“在售楼部干什么?”
  “不知道,王经理也还没有回来,要不要派人来?”导购小声的说,生怕被别人听到。
  “派你妹!”王长远骂了一句挂断电话。
  “我妹?”导购有些莫名其妙,“我妹是长得不错,可是才十六岁,难道老板要我妹,可也太小了吧!”
  不知道老板怎么想的?那还不如派我去,导购腹诽道。
  王思涵把照片发给了王长远,王长远看着毁坏的墙壁,心疼在其次,更多的是害怕。
  马上打电话回去给王思涵:“你马上回到售楼部,那小子在店里,我告诉你,不要惹他,他是个暴力狂,他要什么都答应,就算拆了售楼部也不要阻拦,一切等我开完会再做定夺!”
  “是,老板!”王思涵大惊,老板是怎么了?
  “经理还没有回来,要不我们走了,改天再来看得了!”林潇看看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这么一耽搁,又过了一天。
  “也好,反正一下子也不可能住进去,那就先走吧,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合适的!”路蕾站起来道。
  导购心中担心走了老板追究起来,交不了差,急忙跑上前来道:“经理马上就来了,两位再等等!”
  “不等了!”林潇和路蕾走出门来,顺着大街上走了出去。
  “老板,那小子走了,我拦不住!”导购急忙给王长远电话,生怕被责怪。
  “走了就走了,难道你还要留在你家睡觉?”王长远没好气的说完挂断电话,心头舒了一口气。
  “留在我家睡觉?还有我妹?”导购心想,这怎么留?有那么重要,还要用我妹去诱惑?
  “老板怎么说!”另一个导购问道。
  “老板说要我妹留他在我家睡觉?”导购幽幽的说道,“可我妹太小了,不太合适吧!”
  “老板肯定有他的想法,谁叫你妹那么点年纪却发育得吓人呢!赶紧问问你妹同不同意再说吧!”
  “敢不同意吗?”导购若有所思,“反正都要有第一次,我好好和她谈谈!”
  “爸,我来了!”王长远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去,看着颓然坐在沙发上的袁怀,似乎一瞬间老了许多。
  “坐下!”袁怀头也没抬。
  “那小子安然无恙!又去售楼部了,不过又走了!”王长远急忙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袁怀微微的点头道,“你没再做蠢事吧!”
  “没有,您老人家的吩咐,我哪敢不听?”王长远说道,“万万没想到连袁四爷也不是对手,难怪如此肆无忌惮!”
  袁怀轻轻的抬了抬腰杆,身子往前倾了一点:“知道就好,这是一种什么实力,什么背景,我们惹不起,知道吗?”
  “知道了!我一定卧薪尝胆,绝不再去招惹他!”王长远道。
  袁怀又告诫道:“但是,你也不用像缩头乌龟躲起来,从袁北的反应来看,那小子虽然占了上风,但是也不敢把他怎么办?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共识,毕竟袁家那么大的声望,也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我想也是,如果他的势力大到可以挑战袁家,那袁四爷就不会有生存机会了!”王长远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眼前的当务之急,第一:不要去惹他,哪怕他欺
  负上门来,该装孙子就装孙子!第二,你马上派人到处收购上好的人参、燕窝和其它名贵药材,我要亲自送到家族那里,没有他们,我们就是泥菩萨过河了!”
  “我这就去办!”王长远心头明白,袁北受此大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伺机报复,同时也是拉近关系的绝佳良机。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袁怀若有所思,“把小相接回来慢慢调理,就不要在医院了,免得节外生枝!”
  “是,爸!”王长远答应道,“我这就去接!”
  “儿子,马上你就可以出院读书了,打你的人恐怕也被打死了吧!”袁彩霞坐在医院一边给王相剥桔子一边说道。
  “我爸怎么还没来电话呢?”王相心急道,“我要看看那小子怎么死的!”
  “那有什么好看的,肯定是血肉模糊,想想都害怕!”袁彩霞把桔子喂到儿子嘴里,“你爸肯定又去找骚狐狸去了!”
  “谁叫你年老色衰呢!”王相嘟囔道。
  ”臭小子,说你妈这样说么?”袁彩霞狠狠的掐了他手臂一下。
  “我说的是实话嘛!”王相哭丧着脸,“不知道陶媛媛怎么样了?”
  “怎么样?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子,你还真惦记上了?”袁彩霞早就知道儿子在追陶媛媛,可陶媛媛就是对他不感兴趣。
  “当然啊!我说过我一辈子只喜欢她一个的!”王相说道,“就算那天她跟着那小子来羞辱我,我也不计较,反正那小子也死了!”
  “还一辈子呢?当年你爹还不是这样和我说的,结果怎么样?还不是天天在骚狐狸身上爬,还有你外公,还气死了你外婆,我要不是心理强大,也迟早被你爹气死!”袁彩霞对自己的父亲支持王长远养野花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那是你们的事,反正我就是只喜欢她!”王相说道,“等我好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拼命追她!”
  “儿子,你要是真喜欢,那直接叫你爹找几个人去带来得了,何必费那么大劲?”
  “那是下下之策,迫不得已才这样,现在我还不想,我要凭自己的本事去追她!”
  “追,就想着乱七八糟的事!”王长远阴沉着脸走进来,“毛都没长齐,好的不想就会乱七八糟!”
  “这就叫有其父必有其子!”袁彩霞说道,“上梁不正下梁歪,还有脸说人呢!”
  “别废话!”王长远沉声道,“马上出院,去你外公那里?”
  “好啊!”王相大喜,“那小子埋在哪里?我要去看看。”
  “那小子那小子,你给我记住,从现在起,你看到那小子有多远躲多远,你爹我惹不起,你外公也惹不起,不要给我生出幺蛾子来!”王长远最担心的还是儿子。
  “那小子没事?不是说来了高手了吗?”王相看着袁彩霞道。
  “高手?”王长远叹息一声道,“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人有失足马有失蹄!高手也有失手的时候!”
  “那我怎么办?天天躲起来啊!”王相大声抗议。
  “给我老实点!”王长远怒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和我顶嘴!”
  王相无力的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袁彩霞自始至终不理王长远,自从王长远找野花得到袁怀背书之后,夫妻之间已经彻底没有了生活。
  “你可以找野花,我也行啊!”袁彩霞最近正在物色,只要王相一返回学校,自己就可以开始新生活了。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