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四十章 吃过亏的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到张草药家,已是傍晚,张草药和路用已经坐等二人回来。
  “有点什么收获?”看到两人回来,除了路蕾提着东西,林潇空空如也,张草药问道。
  “收获太大了!”路蕾把东西放下,“他今天拆了人家的房子!”
  “开什么玩笑!”路用脸色一沉,“说话没礼貌!”
  “你问他!”路蕾笑道。
  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潇的身上。
  林潇无奈,只得说道:“有人要来惹我,我当然要反击,只是那墙也太脆弱了,被人家打了一下就垮了!”
  “你们两是合着编故事吧!”张草药道,“大白天出去别的不看,看人家拆迁?”
  “不是!让我来说!”路蕾说道,“他表达能力有限!”
  还不等别人有什么反应,路蕾就稀里哗啦的把买房子一直到回来这一段发生的事情说得清清楚楚。
  张草药和路用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你还会武功?”
  “算是吧!”林潇点点头,修真这事要说是武功也说得过去。
  “难怪难怪!”两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拆了人家的房子,人家找你麻烦没有?”张草药问道。
  “暂时没有!”
  “一幢别墅而已,大不了赔他就是!”张草药说道,“如果有人要找你麻烦,你通知我一下,在南泽我还是有点面子的!”
  “好!”林潇也不客气。
  “那你真是打算买一套房子?”路用问道。
  “不是,你们不是硬要给我那么多钱吗?放着也是放着。”林潇觉得有些脸红,感觉自己占了人家很大便宜。
  “那点小钱你就别放在心上,你要是不够,尽管和我们开口!”路用说完,“我们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麻烦你呢!要不我们互相记个电话?”
  “好啊!”林潇拿出手机,又对路蕾说,“我们加个微信!”
  路蕾正有此意,一边加一边说道:“你这个身手,要不去安京,做我们保安部主管算了,好好训练一下他们!”
  “啊?”路用觉得还是年轻人脑子好用,自己怎么就没想起来呢?
  真要是跟着去,那自己不是赚大了。
  “我哪也不去!”林潇摇头,“我有我自己的事情!”
  “看不出来你还有事情!”路蕾笑道,“不去就算了,用不着找借口!”
  “我真有事情!”林潇不知道如何表达。
  “今天听说你女朋友叫什么媛媛的,你是舍不得吧!”路蕾调侃道。
  “什么女朋友?”林潇有些发窘,说道,“她就是我认识的一个比较好的女孩子,只是最近消失了,我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情!”
  “不用解释!”路蕾笑道,“我又不是对你有意思,别激动!”
  “好吧!”林潇说道,“我是担心他被人劫持,一开始就已经发生过这个事情了!”
  “你还真能惹事?”路蕾说道,“不过今天的人你不是问过了吗?人家说不是你就真信了?”
  “我信啊!”林潇说道,“他连命都在我手里,还敢撒谎吗?”
  “那有什么不敢的?”路蕾睁大眼睛,“真搞不懂你的思维,真要是他干的,他说出来,你不是更要杀了他!”
  林潇想想也对,点点头:“那还能怎么办?又不至于真的杀了他!”
  “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以后遇到这些事情,最好还是多思考下,那么容易相信人!你早晚要吃亏!”
  “不至于吧!人与人之间不是该坦诚相待么?”林潇有些不以为然。
  “和朋友才坦诚,你和陌生人坦诚什么?”路蕾有些无语,“和你说你也不懂,等你吃过几次亏就知道了!”
  “意思是你吃过很多亏?”林潇反问。
  “正常人都会吃亏的,有什么奇怪!”路蕾说道。
  “难怪你那么有经验,以后多指教!”林潇抱拳说道。
  路蕾愕然,路用和张草药都笑了起来。
  “吃饭了!”张泽进来喊道。
  “今天锅的质量好!”张草药笑着站起来招呼几人出去吃饭,“今晚再喝三杯!”
  路用心头一紧,实在有点招架不住。
  路远服完三副药,已经能自主行走,只是长时间病痛,难免虚弱,就回安京慢慢休养。
  林潇其实很想知道路远是如何惹上蛊毒的,但是路远自己不主动说,别人也无权过问。
  云雾山终年都是云雾缭绕,无论多么晴朗的天气,山顶始终都有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作为四大世家之一的袁家就住在这山上,从山脚以上三公里之后便禁止外人进入。
  袁北已经回来了第三天,勉强能下地行走,袁东才把四兄弟召集在一起开会。
  袁北首先把那天的详细情况说了一遍,几兄弟都陷入沉默。
  四兄弟的实力以袁东最高,达到练气巅峰的境界,而其他三兄弟都是练气中期。
  袁东的眉头就像拧起来的两条麻绳,说道:“能在一瞬间避开四弟的攻击,并同时出手把四弟打成重伤,这实力我都不敢想象!正常情况应该到了筑基初期,连我也不是对手!”
  “这会不会是其他三家的人?”老三袁西说道,“很快就要到世家大会了,他们还出这种幺蛾子!”
  “不可能!”老二袁南断然否认,“如果这个人是个七老八十的,我还觉得有可能是其他家的人,但是这人不过二十岁左右,无论哪个家族,都不会有这样的高手,否则这这世家大会就没有开的必要了!”
  “老二说得对!”袁东一字一句的说道,“在我们这一辈中,像我这个实力的屈指可数,下一辈能达到练气初期的,也是凤毛麟角,大多数都还在基本的吐纳之术!”
  “至于老一辈,我们的父亲是筑基初期,爷爷也不过是筑基巅峰!”袁东接着说道,“就算老一辈要偷偷的教个弟子出来,也不会在短时间之内有这么高的成就,思来想去,这人实在是恐怖!”
  “爷爷我就没见过,在不在还不一定呢!”袁西说话口无遮拦,“父亲我都二十多年不见了,他做事完全随心所欲,没有计划,难怪他的修炼速度一直上不去,大哥每年能见上一次,有长进没?”
  “胡说八道!”袁东厉声道,“老一辈有老一辈的打算,爷爷自然是健在的,简直是妄言!父亲的修为,自然是每年都在提高,等级越高,修炼起来也就越难,不是随便来一个人想提高就提高,要不然我们每年还花费巨资采购上好药材来提升?”
  “我就是说说而已!”袁西嘟囔道,“就父亲那脾气,给我们取个名字都是东南西北就完了,要是再有个兄弟,不是该叫袁中了!”
  “父亲脾气是随便了点,但大是大非上从来没有随便过!”袁南附和袁东的话:“说爷爷没在这种话,完全是扯淡,我们修炼的人除非被高手打死,除此之外哪有那么容易就不在的,没脑子!”
  “无上岛每五百年出现一次,老一辈人通通趋之若鹜,也不是只有我们袁家,赵家,李家,慕容家,哪家都去了,留下的最老资格的全部都是我们这样的人!”袁东说道,“去年我与父亲见面的时候,父亲告诉我,西域九重山如今也是人满为患,能上到九重的人凤毛麟角!”
  “父亲去了多少年了?快三十年了吧!如今还不是还在第一重?”袁西说道,“什么无上岛都是扯淡,我就不信那里当真全部是真气,修炼一天等于我们修炼十年!”
  “你不信我们也没办法!”袁东有点懒得理他,脑子不太够用,“那连绵不绝的九重山,每年开放一次比试,只有打败众多高手,才能更上一层,同样,每上一层,真气的浓度也更高,不然,你当那些去的人脑子都不够用?”
  “我是笨,我承认!”袁西不忿的说道,“就算冲上了九重又怎么样?最后登上无上岛的还不是只有两个人!”
  “就算上不了无上岛,只要能到第九重,那也是无上的荣耀了!九重山上,也就是几个人,就可以吸收完大部分的真气,你看这修为?简直不可想象!”袁南说道,“依我看,打伤四弟的,和我们宁西四大世家绝对没有任何关系,反而有可能和九重山有联系!”
  “我也这样想!”袁东点点头,“所以四弟你就安心的养伤,暂时忍辱负重,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搞清楚再行动,万不可再莽撞!”
  “我知道,大哥!”袁北一直没有说话,他太清楚林潇的实力了,一只手似乎也没有用尽全力,如果是全身心的全力施为,恐怕自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了!
  “老二,通知家里所有的人,无论男女老幼,从今天起到世家争霸赛结束,一律不准下山,违者逐出山门!”袁东对袁南说道。
  “那些在外面给我们输送药材的人怎么办?要不要交代一下,让他们低调点?”袁南问袁东道。
  袁东冷冷的道:“那倒不必,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世俗界的事,我们鞭长莫及!如果他们要做出头鸟,就算被灭了也是活该!”
  “那是不是老四被打成这样就算了?”袁西说道,“我们家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鸟气!”
  袁东神色凝重:“那当然不会就算了,我很快就起身,前往九重山,把这事禀告父亲之后再说,你们就先忍忍吧!”
  “好,我这就交代下去!”袁南站起来走了。
  “老三,老四最近养伤,不能做事,你多看着点小辈,勤加练习,不可荒废了功课,今年的世家争霸赛,就算拔不了头筹,也得好好挣点面子回来!”
  “知道了!”袁西怏怏不乐的走了出去。
  “老四,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不用太过于在意,好好养伤!”袁东最后对袁北说道,目光中透露着无奈。
  这种无奈是作为一家之主的无奈,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冷不防被林潇放了个大招,彻底把家族的事情计划打乱了。
  “我知道,大哥!我没事的!”袁北强壮笑脸道。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袁东拍了拍袁北的肩膀。
  袁北慢慢的走了回去,现在才明白健康的重要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