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给钱就报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送走路用一行,林潇也打算走了,却被张草药神秘的告诉说有要事商量,又回到思邈堂。
  给林潇倒上茶,张草药把门窗关好,才神秘的从柜子里拿出一本书,就是水长天留下来的:道门七针。
  “我看你的针灸出神入化,你给看看这书有用还是无用?”张草药仔细的把书从布里取出来,递给林潇。
  林潇光看书的封面!就知道年代久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鬼门十三针。
  打开书,里面的纸张保存完好,字体全部用小楷写成,却是一首诗:世人只晓鬼针妙,哪知小鬼不入道,此针若有重见日,慈济苍生神鬼嚎!
  翻开第一页,全部是用文言文写成:凡人一身,有经脉、络脉;直行曰经,旁支曰络。“阴络”、“阳络”共二十七气,相随上下,如泉之流,如日月之行,不得休息。故阴脉营于五脏,阳脉营于六腑。阴阳相贯,如环无端,当以真气,察之细微。其流溢真气,入于奇经,转相灌溉,内温脏腑,外濡腠理。奇经凡八脉,不拘制于十二正经,无表里配合,故谓之奇。医不知此,罔探病机,仙不知此,难安炉鼎。
  林潇自九岁开始跟着师父学古籍,读起来也不困难,对书中的含义清晰明了!
  接下来开始论述阴维脉、阳维脉等等诸多脉象及所致之病及医治之法!
  林潇随便看了下,内心委实有些震撼,不过普通人没用,说道:“这书确实很有用,但是看病用针都需要用真气,一般人拿着根本用不了!”
  张草药略显失望,对真气他是一无所知,但是看到林潇能用真气把路远的病看出来,难道这书就是为他而生?
  “那这本书你就留着研究吧!我也是别人赠送的!”
  “这书的价值非同小可,还是物归原主!”林潇虽然有些想要,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君子不夺人之美。
  “那人你也见过!”张草药笑道,“那天在街上你就是用真气治好了一个老人的心脏病,还记得不?”
  张草药一提醒,林潇马上想起来,原来是他的书!
  “这书他本来打算毁了,就没人能看懂,所以留在我这里,遇到懂得人就送给他,正好你懂,所以就送你了!”
  “那要不我复印一本吧!原本还是还给他!”
  “不用了,还给他也没用!你就拿着吧!”张草药说道,“听说你去看房子了?”
  林潇点点头道:“看了下,我不懂,所以没买!”
  张草药的嘴角略带笑意:“你看的名城山水应该说是目前南泽最好的别墅区,看上就下手,年轻人嘛!有一个自己的家做什么都比较方便!”
  林潇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想想也有道理,不如就去买一套,钱放着也是浪费。
  既然张草药坚持要把书给自己,也就不再推辞,林潇告辞出来,天色还早,又再度去了名城山水的售楼部。
  几个保安看到林潇,瞬间全部围了上来,似乎都在说不欢迎的意思。
  “怎么,不欢迎?”林潇看着一排的保安,问道。
  保安没有说话,王长远有交代,这个人不能动,否则几个保安看林潇的样子,就要开揍了。
  王思涵回来虽然说了,房子被打了个大洞,但看到林潇这个样子,没有谁会相信是他打的。
  事实上那个洞也不是林潇打的,是袁北打的。
  “欢迎,怎么会不欢迎?”王思涵硬着头皮迎上来,虽然慌张,但还是从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
  保安全部散开,站在两旁,虎视眈眈的看着林潇。
  林潇施施然走了进去,在凳子上坐下,王思涵站在一旁,没敢说话。
  买房子的人挺多,看到这么多保安围上去,都觉得奇怪,目光全部看向这里。
  “你不觉得该给我倒杯水吗?”林潇笑道,“你们房子又不是我打坏的,这么多人看我也没用,我不会负责任的!”
  “哦哦!”王思涵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招呼人给林潇倒了杯水。
  “小子,别拽!要不是我们有交代,信不信我现在把你丢出去!”似乎是领头的保安看不惯林潇这个大刺刺的样子,抱着手,眼睛瞪着林潇,大声的说道。
  “我不信你能把我丢出去!信不信我把你们都丢出去?”
  “经理,你看他那样子,是不是欠揍?”保安头想起交代,不敢动手,但是火气很冒,对王思涵说,“你要是开口,我现在就把他丢出去!”
  “滚一边去,不然开了你!”王思涵骂道,心说是不是脑子不够用,老板都说了不许动了,还不会转脑筋。
  “咋啦?”保安退了一步,还是不解。
  “滚!”王思涵再度骂道。
  保安彻底退开,心头很是不服。
  王思涵没理他的感受,尽量撑着笑脸,对林潇说道:“先生,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没事谁愿意来看你们的脸色,好像我给你们借了白米还你们粗糠一样!”
  “我们保安的素质是普遍偏低的,请先生不要介意!”王思涵说道。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这不是骂人吗?
  但是人家是经理,又是老板面前的红人,还真不敢怎么办!
  于是几个保安悻悻的走到一边,心说看你以后有事会不会求到我们,到时候有你好看。
  “我当然不介意!”林潇说道,“看这样子,昨天找我麻烦的人不会是你们的人吧!”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王思涵大惊,这还是要来找麻烦的。
  林潇看她慌乱的样子,很是好笑,说道:“他打坏了你们的房子,你们不找他算账吗?”
  “算账?”王思涵有些懵,“算什么账?”
  “损坏你们的房子,当然是赔偿了!”
  “那是公司的事情,我不清楚!”王思涵顿了一下,这个要说赔偿不行,要说不赔偿也不行,索性把责任推给公司。
  “你们公司真有钱,我看是不用赔偿了吧!”林潇猜出了她的心思,这经理表面上看起来客客气气,实际上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昨天的人绝对是她叫来的。
  当然,她最多也就是个通风报信的人,至于背后的主谋,要么是与绑架陶媛媛有关的人,要么是与王长远有关的人,还要马飞鹏以及在学校找自己麻烦的秦文。
  自己在南泽似乎惹到的就是这几个人。
  王长远的可能性最大,因为自己打断他儿子的脚还没来报复。
  此外,抢劫王长远大商场的事,那么多监控,自己又恰好出现,肯定也会引起怀疑。
  “这个我不清楚!”王思涵不敢看林潇,“先生,你要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坐着喝水,我还要去工作!”
  “你们老板是不是王长远!”林潇突然问道。
  王思涵有些懵,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林潇明白了七分,如果房产是王长远的,那百分百就是他找来的帮手,想不到王长远还靠着修炼的家族,难怪在南泽这么嚣张?
  自己一定不会让他好过,只是碍于师父不允许自己废了他,只是什么原因不得而知。
  就算不能废了他,那也不能让他过得舒服。
  “带我去看房吧!我还要买房呢!”林潇接着说道。
  “啊?”王思涵脸色大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卖完了?”林潇看王思涵不回答,问道。
  王思涵摇摇头,说道:“先生,我先去趟卫生间,一会再回复你!”
  “你不会是要跑吧!”
  “不是!”王思涵匆忙跑进了卫生间,拨通了王长远的电话。
  “什么事?”王长远今天又说自己有事,去找了姘头,正在休息。
  “王总,你告诉我们不要惹的那个人,要来买房子,现在就坐在大厅!”王思涵小声的说道。
  “什么?”王长远跳了起来,“你先拖延时间,我考虑一下!”
  不等王思涵说话,王长远就挂断电话,急忙打给袁怀。
  “爸,那小子现在坐在售楼部要买房子怎么办?”
  袁怀看电视的心情马上就没了,顿了一下:“房子就是用来卖的,人家要买,你卖给人家就是,不用问我!”
  “爸,买房的不是别人,就是那小子啊!”王长远以为袁怀没听清楚,再重复一遍。
  “我知道,该卖就卖,你还能不卖吗?”
  “他肯定知道是我们找人对付他了,要是不给钱,或者找麻烦怎么办?”
  “你怕什么?”袁怀怒道,“不给钱就报警,找麻烦也报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就不信他敢怎么样?”
  “好!”王长远挂断电话,迅速把指示传达给王思涵。
  “那套房子不行了,我会找人来修补,你带他看一套新的,全款,不打折,不给钱就报警,报警,知道吗?”王长远的语气很是严厉。
  “知道了!我一定照办,王总!”王思涵松了口气。
  袁怀叹了口气,目前的情况,只能忍气吞声,除了报警,靠自己的能力完全不敢动,袁北只是说不要惹他,可没说他惹来不能报警。
  王思涵听懂了意思,走了出来,对林潇说:“先生要买房是吧!请问带够了全款了吗?”
  “当然,我有的是钱!”林潇把卡拿出来,“不信可以查余额!”
  王思涵真把林潇的卡接了过去,插在POS机里,让林潇输了密码。
  这也是林潇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余额,真是三千一百万在上面。
  “先生是考虑好了吗?是不是上次看的户型?”王思涵看到这么多钱,有些紧张,尽量镇定,但觉得嘴唇还是有些哆嗦,硬着头皮说道。
  现在有了老板的尚方宝剑,大不了就是报警,我还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如果在途中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我就要他赔钱!
  王思涵边说边给自己打气。
  “当然考虑好了!不过你不会带我看那个破房子吧?”林潇把卡装起来问道。
  “不是!”王思涵急忙说道,“我们的别墅区挺大的,要不换一个吧!”
  “也行!反正你们老板有的是钱!”林潇说道。
  “我们去看房子吧!”王思涵急忙拿着钥匙,林潇跟在后面。
  房子都差不多,装修完全一样,林潇随便看了下,订了一套,回到售楼部签了合同,房产证还没有办下来,林潇也不懂,能住着就行。
  王思涵这才彻底松了口气,看来是真买房子来的,不是找麻烦。
  急忙给王长远汇报,王长远又给袁怀汇报,心头一个大石头落了地。
  付完钱林潇总觉得差点送命东西,想想应该是没有被子,看来还得去超市一趟。
  当然,王长远的购物广场是肯定不去的,反正城里那么多超市,买个被子还不容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