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四十二章 贫贱夫妻百事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谢开林的腰椎恢复得很快,在靖海呆了几天,就回到了老家,揣着三百万,一下子竟然不知道怎么花!
  两口子回家前没怎么商量,主要是担心隔墙有耳,财不露白的道理根深蒂固,所以一直小心的保管着卡,却从不讨论。
  回家好好整理了一下家里的情况,草草的吃完饭,就开始合计这钱怎么办?
  “不如买套房子给孩子算了!”胡玉翠最近为这个钱也是伤透了脑筋。
  “一套房子也买不了三百万啊!”谢开林同样如此,穷了半辈子,因祸得福,赔了那么多反而无所适从。
  “买几套吧!反正我觉得房子会涨价!”胡玉翠说道,“留着做生意我们也不会,要不放银行存定期收利息!”
  “房子一套就够了!买多了一年还要物管费,不划算,而且房价不一定涨,要是跌了血本无归。”谢开林不赞同,他自己在城市打工呆的时间长,对物管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有所了解。
  “那就存银行,又安全!”
  “存银行更不划算,利息太低了,而且物价跑得快,存五年定期,利息还赶不上猪肉涨价,不行!”
  “那你说怎么办?我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你倒是想个主意出来!”
  “要不我们把老房子拆了盖平房!”谢开林讪讪的说道,“我们这房子都危房了,到处破破烂烂的!”
  “这主意好,我也是这样想!”这个主意胡玉翠也赞同,“问题是你盖得了三百万吗?”
  “买套房子差不多一百万,盖个三层的小楼差不多也要一百万,最多也就剩下一百万!”
  “一百万也不是小数目,那怎么办?”
  “剩下的钱留着给女儿读书,以及平时花费!”谢开林说道,“反正我们还可以做农活,争取苦点养老钱,不要以后给孩子增加经济负担!”
  “行!”胡玉翠答应下来。
  谢开林种了半辈子的地,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适合自己的事情,打工是打死都不去了,这次运气好,遇到神医,要是运气不好,当场到阎王爷那里打卡就不划算了。
  尤其现在有这么多钱,完全没必要冒风险,往后余生,安全第一。
  工友说的人死了钱还在,媳妇还年轻,孩子还小,真是有道理。
  谢开林发现有钱之后妻子的思想逐渐和自己一致,并且也不总是再挑刺了。
  所以古语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就是这个道理。
  钱虽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但是可以解决大多数问题。
  尤其是夫妻,吵架的根源,十次有八次是因为钱,一次是因为心情不好,一次是因为疑心。
  两口子刚合计完,就听到有人敲门,胡玉翠心头一惊,在家里大声问道:“哪位?”
  “我!”外面答应道。
  “你谁啊!”胡玉翠有些紧张,又问道。
  “我啊!大嫂!”外面又是一声回答。
  胡玉翠才听出来原来是小叔子,看了看谢开林:“要不要开?”
  “开,怎么不开?我看他要耍什么花样?”谢开林怒气冲冲的说道,“肯定想着我们有赔偿金,来借钱来了!”
  “可千万不能借,借了我就跟你没完!”胡玉翠说完,走出去开门。
  “大嫂,回来啦!怎么都不说一声,要不是我听到你家有动静,我都不知道呢!”谢开云不等门完全打开,一步就跨了进来。
  “你听到什么了?”胡玉翠心里一紧,难道两口子说的话被偷听了?
  “没有,我又不是顺风耳!”谢开云自顾自走进去,看到谢开林大吃一惊。
  “哥,你怎么好了?”
  谢开林听这话心头不舒服,怒道:“我好了你不高兴?”
  “那敢情好啊!你没事,那你好我好大家好,我就放心了!”谢开云尴尬的笑道。
  “你放心码你的长城吧!我不用你操心,你是巴不得我赶紧死掉吧!”谢开林太清楚自己这兄弟了,游手好闲,嗜赌成性,孤家寡人,活活把自己的父母双双气死。
  “当然不是!”谢开云发现自己的说话有些问题,“我不是那意思,你当时不是诊断为粉碎性骨折,无法治好的吗?现在看起来没啥事啊?比正常人还正常?”
  “至少比你正常!”谢开林也不招呼他做,没好气的说道。
  “哎呀!我的哥,见到我怎么一点也不开心,我可是诚心诚意来看你,这样不好吧!”谢开云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自己就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看着谢开林。
  “黄鼠狼给鸡拜年,说,你要干什么?”谢开林冷冷的说道,不经意的看了看墙角那把劈柴刀。
  胡玉翠走进来,紧紧坐在谢开林旁边,她对这个小叔子有些忌惮。
  “我能干什么啊!你是我亲哥啊,我看看你有错吗?你至于说得这么难听吗?”谢开云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
  “别废话,我们要休息了,没事就滚蛋!”谢开林骂道。
  “呀,我怎么能滚蛋呢?好久不见,我想死你了!”谢开云哈哈大笑。
  “有病!”谢开林骂道。
  “呀!粉碎性骨折都能医好,真是了不起,大城市就是大城市,不得了!”谢开云上下看着谢开林,顾左右而言他,还还竖起大拇指。
  “那是当然,大城市的医术当然高明,哪像有些人,一辈子呆在小地方,狗屁不通!”谢开林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治病的内情,指桑骂槐。
  “是!我是井底之蛙,老师教的,我无知,我无赖,还是哥你好,去过大城市,见过世面,顺便也赚了不少钱吧!”
  “至少比你好,只会抓吃骗赖,丢人现眼!”
  “哥你这说法就不好听了,我不也是为了生存吗?”谢开云说道,“我又不像你,有手艺,爹妈还给你找了个媳妇!”
  “你还有脸说,爹妈给你气死了!”
  “那怎么能说是我气死的呢?”谢开云提高声音,“生老病死不是很正常的吗?我还抱怨他们死的早,媳妇没给我找一个呢?”
  谢开林气得脸色铁青,嘴唇有些颤抖:“要不是你赌钱欠下几十万,人家逼上门来,爹妈会想不开吃药吗?”
  “我的哥!”谢开云无奈的说道,“我是成年人,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负责,爹妈都那么大年纪了,他们为什么要想不开呢?人家又没把他们怎么样?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滚!你真的是不可救药,死不悔改!”谢开林大怒,站了起来,指着谢开云,“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呀!哥你别发火,你身体刚好,气到身体可不行,我走,我走就行!”谢开林站起来说道,嘴上却是带着笑意。
  “滚!”谢开林再次骂道,口水几乎都溅到了谢开云的身上。
  “那我走了!”谢开云站起来,脚跨出一步又回头道,“哥领了不少赔偿金吧!发财了哦!”
  “滚!”谢开林骂道,下意识的想去抓那把劈柴刀。
  “我又不惦记你那点救命钱!”谢开云笑着走了出去,临出门回头说道,“大嫂,听说赔偿金都是七八十万,你们发财了!”
  胡玉翠对这个不务正业的小叔子有些忌惮,急忙说道:“你哥这伤残不严重,就几万块!”
  “我可是听说一百多万呢!”谢开云继续笑着说道,“这么多怎么花得完?”
  “没有的事!怎么会赔那么多?”胡玉翠急忙解释,“死人都才赔一百万,你哥的伤情就八万多!”
  “那算了!”谢开云装做很失望,“我还以为发财了呢!”
  说完才把脚伸出门槛,胡玉翠“哐”的快速把门关上。
  等谢开云走远,胡玉翠道:“你看看,都说了隔墙有耳!用命换来的钱他还要惦记,畜生不如!”
  “怕他做什么?他要是敢惦记我这点活命钱,我就要他有来无回!”谢开林拿起劈柴刀,狠狠的道。
  胡玉翠怒道:“你说得轻巧,他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不记得以前借钱不借他拿孩子来威胁吗?”
  “这次他敢?我都是从鬼门关回来的人了,他要是再敢威胁我,我就做了他!”谢开林大声道,似乎是有意让声音传出去。
  胡玉翠却觉得不妥,说道:“你小声点,做了他?我们这日子还过不过了,要不多少施舍点给他算了!”
  “他就是只白眼狼,施舍多少他也不会死心,永远都喂不饱!”谢开林狠狠的道,“要不是念在一母同胞,杀人犯法,我早就想把他做了!”
  胡玉翠生怕这话被别人听到,急忙用手按住谢开林的嘴:“别说了,就是杀杀杀的,不行我们就报警!”
  “知道了!”谢开林拉开她的手,“过几天再说!”
  胡玉翠叹了口气:“等请完客看吧!免不了三亲六戚过几天都要来看你,等芳芳放月假请吧!顺便叫上给你治病的那个她同学!”
  “我也是这样想,没有他我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谢开林打心眼里感激林潇,差不多可以看做是救命恩人了!
  “那我要不给韩老师请个假让她回来一趟吧!”胡玉翠眼圈微红,“不要让她在学校担心,书也读不好!”
  “好吧!你给韩老师请个假,让她回来一趟!”谢开林完全赞同胡玉翠的主意。
  于是胡玉翠给韩雪打了个电话,给谢芳请了个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