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的工作是搬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邓小翠看付希左一杯右一杯,喝得不亦乐乎,眉头都要拧出水来,不停的给付希夹菜。
  “我妈,我又不是猪,你全夹给了我,别人吃什么?”付希脸色已经微红,说明酒精已经在发挥作用,大声说道。
  “哟!翅膀硬了,你妈给你夹菜你还不满意,谁叫你喝那么多酒,不吃菜能行吗?”
  “怎么不行?我哪天不是这样喝,不信你问丽丽?”
  邓小翠果然看向吴丽丽。
  吴丽丽很是尴尬,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丽丽,你也不劝劝?天天这样喝,怎么受得了?”邓小翠说儿子没用,转而说未来的儿媳。
  “我哪管得了!”吴丽丽一直在默默的吃饭,“不过伯母你别担心,他酒量大,没什么事的!”
  “这样喝法,胃受得了吗?”邓小翠看起来很生气,冲着付兴盛道,“有其父必有其子!”
  “这关我什么事?”付兴盛莫名其妙,“我酒量又不大!”
  邓小翠怒道:“还不关你的事?都是你从小培养的,满周岁你就用筷子沾点给他舔!从明天开始,你不许再喝酒,做个表率!”
  付兴盛顿时哑口无言,这儿子喝酒关自己鸟事,再说了,断酒和断头差不多痛苦吧!
  心下不由得有些愤怒,看了看邓小翠。
  邓小翠对付兴盛这个眼神很不满意,怒斥道:“看什么!不服气啊!一家子,老的没老的样子,小的没小的样子!只会喝酒!”
  “妈,这怎么能怪我爸!”付希大声说道,“我爸一辈子被你管得服服帖帖,就这么个爱好了!你让他断了酒,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行了,喝吧!迟早喝死他,他的人生还讲意义?”邓小翠在儿子面前没了气势。
  “妈,你可别这样说!我爹要是挂墙上了,工资就没了,你喝西北风去?”
  “喝就喝,离了他我还就不过了?”邓小翠怒道,“我不知道多开心!”
  “妈,你怎么这么说,这些年,不是我爹,你哪有钱花?我爹那工资卡长什么样,他自己都不知道吧!”
  “他一天只会吃,我拿着工资卡,还不是操心操劳的做牛做马,服侍小的也就算了,老的也守着天天要吃,你以为容易啊!”邓小翠有意无意的看看付希的奶奶。
  “妈,有事说事,你别扯我奶奶啊!”付希虽然酒精上头,但是脑子很清醒,把端起的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我爹的工资也几千吧,没工资你怎么生活?”
  邓小翠似乎有些被付希的大幅度动作震慑到了,嘟囔道:“没工资,没工资你不会养我啊!”
  脸色却很是难看。
  顿时整个屋内的气氛都很紧张,吴丽丽看看付希,拉了他一下,意思就是不要说了。
  付希装作没感觉,不为所动。
  付兴盛急忙吃菜,不敢看,也不敢加入战斗,生怕邓小翠转移目标。
  林潇也很尴尬,不知道说什么?谁知道吃个饭吃成了战场,早知道自己宁愿吃方便面。
  “我养你,我拿什么养你,我现在只能养活我自己,不要你们负担就不错了!”付希的脸上越来越红,拨开吴丽丽的手。
  “你都二十多的人了,说这个不害臊吗?你养我不是天经地义吗?”邓小翠怒道。
  “我害臊什么?我这个年纪,不啃老已经很给面子了!”付希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下去,“再说了,你还知道赡养老人天经地义啊!”
  “就和你这个死爹一样,除了喝酒,什么本事都没有!”邓小翠用脚使劲蹬了付兴盛一脚,“祖坟没葬好,坟向对酒窖,专门出酒鬼!”
  “这关我祖坟什么事?”付兴盛的脸充满愤怒,“你别得寸进尺啊!我妈还坐在这里呢!”
  “坐在这里怎么了?又不是我让她坐的!”邓小翠放下碗筷,“今天我要不是看在丽丽的面子上,我揍你信不信!”
  老人听了这话,轻轻的放下筷子,走进了房间,关上房门。
  付希啪的放下酒杯,怒视着邓小翠,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
  邓小翠有些莫名其妙:“看我干什么?”
  “闹啊!吼啊!打啊!”付希说道,“继续!”
  邓小翠有点不知所措,站起来走进厨房。
  付希站了起来,打开奶奶的房门,又把老人扶了出来,还是坐在原来的地方。
  如此的折腾,老人也没吃饱,脸上波澜不惊,看不出变化。
  吴丽丽急忙照着比较软的菜给老人夹了一点。
  “表哥是做什么工作?”林潇看着舅舅的脸红一块白一块,别提有多尴尬,尤其是当着未来儿媳的面,脸往哪搁?急忙岔开话题。
  看到外婆颤巍巍的的样子,自己竟然有些不知所措,总不至于现在拿邓小翠打一顿吧!
  看情形,付希也很恼怒,先缓和下气氛。
  “我在地产公司上班!”付希的眼睛紧紧看着厨房,邓小翠没有出来。
  “噢!”林潇对这个完全不懂,“班很好上吧!”
  “也不算太难上!”见母亲没有出来,付希似乎是忍下了一百个鸟气的回答林潇的话,“我上班就是帮老板喝酒,一个月两万!”
  “厉害厉害!”林潇恭维道。
  “不过才上了半年,没赚到什么钱!”付希装做很谦虚,“刚领到四个月工资,钱不多,就买了四个轮子!”
  说完从腰间拿出一把汽车钥匙晃悠了一下,林潇对车的标志不熟悉,不知道是什么车!
  “厉害厉害!”林潇再度恭维,“我啥时候才能像表哥这样有一辆车!”
  “像我这样,不太容易,这是很专业的工作,没有点本事是做不来的!”付希一本正经的对林潇说道,“再说你这个岁数,没学历,没力气,没技术,关键是还没酒量,四无青年,找工作挺难的!”
  “这个我明白!不是也没办法么?”林潇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是当真了。
  “来!再干一个!”付希又举起杯,“你要是不能喝就之说,我这人酒量大,从不勉强酒量小的人喝酒?”
  “我尽量吧!”林潇端起酒杯慢慢的喝了下去,装做很难受的呕了一下,吓得吴丽丽下意识的端着碗缩了一下。
  喝完酒,付希索性把筷子放在桌子上,捋了捋袖子,说道:“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说出来我给你提点建议!”
  “我啊!”林潇心头一动,随口说道,“平时就是帮人搬砖!”
  付希当然有些不信:“搬砖?你这力气一天能搬多少?”
  “差不多一千多吧!”林潇信口胡吹。
  “哦哦!”付希其实也不懂,却装做非常懂的样子点点头,“一天差不多百十块钱吧!”
  林潇一脸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样子:“表哥真是料事如神,一天刚好一百,不过这几天没有活计,闲着好几天了!”
  “临时工嘛!都这个样子!”付希这才回头看看林潇买的东西,“你看看你,这么点工资买点真的纯烤老白干就行了,何必打肿脸充胖子,买些假名牌呢,我最怕喝瓶装勾兑酒了!”
  林潇万料不到他还有这个想法,也怪自己一时冲动,怎么能买一千多一瓶的酒呢?假酒那么多,看自己这个装扮和收入,怎么可能会买得起真酒!
  林潇把酒提过一瓶来,说道:“这不是难得来一次呢?都花了我一个月的工资,应该不会是假酒吧!我打开一瓶看看!”
  打开这酒瓶有些麻烦,付兴盛说道:“你没技术,拿来!”
  林潇把酒递过去,付兴盛上下左右仔细看了看,叹口气道:“这假酒做得和真的一样!”
  一遍说完,快速打开了酒瓶看来的确是酒场老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挺好闻的!不像是假酒!”
  “别喝了,你没听说假酒会喝死人吗?”邓小翠此时看儿子气消了不少,轻轻的从厨房走了出来,正好看到付兴盛开酒瓶,一把就将酒瓶抢过去。
  “我看看,我天天喝的都是好酒,假不假喝一口我就知道了!”付希伸手从邓小翠那里把酒抢过来,抬起酒瓶,就倒一口在嘴里。
  邓小翠不敢说什么,只能干瞪眼。
  林潇对酒同样没有研究,不过从传来的气味判断,大概率不会是假酒才对。
  “味道挺正,你中奖了!”付希放下酒瓶,“以我多年的品酒经验,这酒是真的!”
  付兴盛松了口气,把酒瓶拿过去,把自己喝空的酒杯加满,嘴里说道:“我也看看真假!”
  “难为你了,表弟!”付希拿过酒瓶,给林潇和自己都倒满,“就凭你这两瓶好酒,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谢谢表哥!”林潇一脸真诚的微笑。
  “除了搬砖你还会做什么?”付希已经开始为林潇规划事业。
  林潇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摇了摇头。
  “吃你的饭!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邓小翠说道,“自己的事情乱七八糟,倒操心起别人来!”
  说到林潇,邓小翠对林潇实在没好感,见儿子竟然帮林潇考虑,也忘记了刚才儿子发火的样子,又开始教训起来。
  付希可不领情,直接就怼了回去:“不能这么说?虽说你是我妈,我也不赞同你的意见,我怎么就乱七八糟了?我那工作可是别人想要也要不来的,你懂什么?”
  邓小翠拿儿子没办法,又怕儿子发火,只得闭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