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五十九章 猪屎治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方大胜没想到自己真遇上了大麻烦,被林潇说中了。
  最近确实酒喝得比较多,也就更兴奋了一点。
  主要是方夫人刘素纯最近加入一个美丽协会,花了十几万,同时学会了很多东西,不但更加会化妆,还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总是让方大胜欲罢不能,有些吃不消。
  没用了几天时间,方大胜开始出现腰痛,到现在已经完全痛得直不起来。
  偏偏又想要上厕所,一晚上起码五六次,方大胜感觉自己一天之内瘦了十斤,蹲在卫生间就不想出来。
  去医院照了ct,B超,一切正常,看不出个所以然。
  “多注意休息,多喝水!”医生最后的结论。
  出了医院大门,方大胜大骂:“庸医!”
  方夫人打扮得花枝招展,自从最近上了几堂美丽协会的“夫妻情感培训课”,感觉自己的第二个春天就要来了。
  确实,以前不懂得化妆打扮,装傻卖嗲,哪个男人会喜欢。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最近自己可非常满意方大胜的表现,让他想出去鬼混也少了本钱。
  “老公,要不我们去看看中医!”刘素纯用力的挽着方大胜的胳膊,还把头紧紧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方大胜的小舅子,也就是他的专职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看什么中医,都是些骗子!”方大胜完全不信中医,“这里看不了,我们到省城去看,不要去中医骗子那浪费时间!”
  “姐夫,你这说法有些以偏概全!中医怎么就都是骗子了?”刘智有些不满,“我小时候生疮,就是中医医好的!”
  “得!你说来我听听,要是有道理,我就去看看!”方大胜知道小舅子老实,不会撒谎,问道。
  “我小时候头上生疮,很大一个!”刘智说道,“打了多少针都没用,后来是一个赤脚医生给的偏方医好了!”
  “咦!”刘素纯问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你当然不知道!”刘智说道,“你十几岁出门就没怎么回家,怎么会知道!”
  “那也是!”刘素纯点点头,“说说什么偏方,让你姐夫听听!”
  “咳!”刘智干咳了一下,“说了你们也不信,我还是不说了吧!”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一个男人,怎么磨磨唧唧的?”方大胜用劲揉了揉自己的腰子,酸痛。
  “好!你们可要做好思想准备!”刘智说道。
  “呸!”刘素纯啐道,“一个偏方,有什么了不起,还要我们做思想准备!”
  “不做也行!”刘智说道,“就是用母猪粪,在瓦片上用大火焙干,搅拌均匀,掺水敷在患处,那臭味,那酸爽!”
  刘素纯一听到这句话,一阵发呕,急忙用手帕纸捂住嘴。
  “死小智,说这么恶心的东西,我饶不了你!”刘素纯胸口起伏,差点呕吐出来。
  “放屁!”方大胜骂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这也信,母猪的能治病,那我的也能了,滚,开车快点!”
  “不信就算了!随你便,这年头说真话就没人信!”刘智有些不满的说道,“那要去不去看中医,不然就回家,还是去省城,或是出国?”
  “不去,回家,去省城看!”方大胜坚决拒绝道,“猪屎能治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要嘛!不信就不信啰!”刘素纯放开自己的嘴,嗲着她的声音,身子在方大胜手臂上摩擦了几下,“也不能这么说,反正就算是去省城,也要等明天,不如我们就随便去看看,药医有缘人!”
  “好,你轻点,我被你靠倒了!”方大胜实在是受不了妻子这样的嗲,咬紧牙关,觉得嘴唇都是在哆嗦,太可怕了。
  “小智啊!城里哪家中医诊所最好啊!”刘素纯的声音依然带着点嗲,问自己的弟弟。
  “看男科啊!电视上倒是有几家广告!”刘智见自己的偏方别人不信,当然只能是西医了,但是对腰痛这些事情没有经验,只是隐约记得电视广告上那人也是腰痛,广告宣称“xx男科,专治肾虚,疗效好,谁用谁知道!”
  “去你的!”方大胜怒道,“我这是腰痛,看什么男科!”
  “是!”刘智心直口快,“依我看,姐夫你最近是被我姐累的吧!”
  “哎哟!死孩子,这么说你姐,等你娶媳妇你就知道了!”刘素纯继续嗲着。
  “我说我姐,你说话能不能正常点,你看我全身鸡皮疙瘩!”刘智故意捋起袖子。
  方大胜也是无奈的看了看妻子,特么的最近吃药了吧。
  “怎么了嘛!”刘素纯声音稍微正常了一点,“我听说城里有个老中医,很出名的,我们就去找他看看吧!”
  “你说的是张草药吧!”刘智说道,“不过我听说他早就金盆洗手了,现在他儿子坐诊!”
  “哎呀!你姐夫在南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请他看看也不难吧!”
  刘智觉得有些想吐,急忙说道:“我姐,你别嗲了!我这就去,受不了你!”
  说完一脚油门,朝着思邈诊所的方向驶去。
  张草药最近一直都不坐诊,除非十分必要的人,在诊所看病的都是他儿子。
  看中医的人都很看中医生的经验,年纪大的总是比年纪轻的吃香。
  “看病还要排队?”刘智把车停在路边,方大胜往诊所里一看,密密麻麻站了不少人,都在排队就诊。
  “说明人家医术好!下车吧!”刘素纯推开车门,把行动困难的方大胜拉下车。
  “我先去排队,你们先歇着!”刘智看方大胜的样子,排队是不可能了。
  方大胜觉得腰酸背痛,尤其是腰,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压迫,轻轻点点头,坐在路边的台阶上。
  几天时间,仿佛老了几十岁,远远看上去老态龙钟,哪里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刘素纯依然紧挨着他坐下来,轻轻帮他捶着腰,那神态,不像是夫妻,倒像是情人。
  足足排了一个小时,才轮到方大胜,刘智忙着把方大胜搀扶到凳子上。
  “哪里不舒服?”张泽看着面黄肌瘦、弯着腰杆的方大胜随意问道,再看看旁边的女人,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
  “腰痛!”方大胜挣扎着说道,把手递了过去。
  张泽把手搭在他的脉搏上,查看病情,方大胜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张泽的样子。
  张泽换了一只手,悠悠的说道:“是不是除了腰痛,还有尿频,手心发汗,头晕目眩,力不从心的感觉?”
  方大胜急忙点头,心想这说的也太准了点吧!
  张泽放开他的手,看了看方大胜的舌苔。
  “医生,怎么样?”刘素纯可比方大胜还急。
  张泽看看他,说道:“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病!”
  方大胜听到这话,全身瞬间轻松。
  “不过来得太晚,恕我医术有限,另请高明吧!”张泽摇了摇头。
  “啊!”这弯道转的有点大,方大胜脸色瞬间苍白。
  “不,医生,你能看出是什么病来,一定有办法的!”刘素纯不知道为何,一把抓住张泽的手。
  “放开!”张泽十分嫌弃的吼了一声,刘素纯闪电般的把手缩了回来。
  “这人啊!和开车是一个道理,要是天天用,就要保养好!”张泽历来态度不错,既然问了,也就把道理说出来,“一辆摩托车,你非要飙到三百码,还一天飚十次,不出事才怪!”
  “什么意思?”刘素纯问道,方大胜白了她一眼。
  “我姐,医生说你开车速度太快了,次数太多了,车受不了!”刘智插嘴道。
  “去你的!”刘素纯当然听得出含义,只不过是装不懂而已,被刘智点破,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本来你要是提前一个月来,或许还可以修修补补,现在太晚了!”张泽叹息了一下,“另寻高明吧!”
  “不是吧!有那么严重?”刘素纯从来不觉得这事频繁有什么问题,榨干才安全,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
  张泽没理他,刘智急忙问道:“医生,这病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嘛!不好说!”张泽顿了一下,“轻则卧床看月,重则山坡看林!”
  刘素纯听得有点懵,急忙问道:“哎呀!医生你就直说嘛!何必这么文绉绉,我又听不懂!”
  “这都听不明白?”方大胜嘴里带着愤怒和讥诮,“就是说要么瘫痪,要么死亡!”
  张泽点点头。
  “谢谢医生!”方大胜扶着桌子勉强站起来,虽然自己不信中医,但是人家简单的把脉,已经完全能把自己的病因,症状说得清清楚楚,那自然是有本事的。
  张泽再度点点头,其实心里在直摇头,这虫虫蚂蚁都爱的事情,作为人,怎么就不能学会控制呢?
  这年纪轻轻的,做点什么不好,沉迷于此,得个如此下场,实在是可怜。
  “医生,求你救救他!多少钱都可以!”刘素纯这下明白过来了,差点又去拉住张泽的手,伸出去又缩回来。
  “作为医生,如果我能医,我一定会医,不管你有没有钱!”张泽缓缓说道,“但是我确实是没有办法,抱歉,你们另寻高明吧!”
  方大胜已经挪到了一遍,脑子里一片混乱,下一个病人已经坐了上去。
  张泽开始给下一个人看病,不再理会三人。
  (关于猪屎治疮,来源于马未都先生谈中医,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搜视频看看,不是我自己编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