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六十章 人中有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医生,我们能请张神医来看看吗?”刘智小心翼翼的问张泽,言下之意就是要找张草药。
  张泽很是复杂的看了看他,说道:“可以!”
  其实他已经习惯了病入膏肓的人最后抓一根救命稻草的想法,这除了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医术外,还有根深蒂固的中医要老的观念。
  虽说这些年一直是张泽坐诊,张草药基本没有插手,论医术,和张草药也不相上下,可别人宁可信张草药,也不信他。
  开始心里自然有些不舒服,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那张神医在哪呢?”刘智又问,这张草药就没在啊!
  “阿超,你带这个病人去后面看看!”张泽对一个抓药的年轻人说道。
  “好!”年轻人远远的答应了一句,“跟我来吧!”
  刘智急忙拉着方大胜往前走。
  方大胜脑子一片混沌,任由刘智拖着往前走,无论多好的心理素质,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都会很不舒服。
  想起朋友说的“妻子还年轻,孩子还小”这样的玩笑话,难道就要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妻子倒也罢了,反正自己也控制不了。
  可孩子还在上大学,没有了依靠,以后怎么过?
  尤其是一个女孩子,会不会被欺负?
  方大胜脑子越想越是乱麻麻一片,这时已经来到后院。
  张草药正在树荫下面看书,自从见识了林潇的医术之后,张草药再度领悟了“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买了许多医书来研究。
  一是打发时间,二是中医源远流长,医书浩如烟海,既然传承下来,肯定有它的道理。
  唯有博采众家之长,才能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
  所以,只要是张泽看不了,病人又要求找自己看的病,自己也乐于提供帮助。
  “张神医!”刘智轻轻的打了一个招呼。
  张草药微微点头,看到方大胜的样子,心里基本就明白了是什么事。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女的差不多四十左右,难怪这病人受不了。
  听到有陌生人,盖世从一棵树底下疾驰而来,站到刘素纯面前,警惕的看着她。
  “我的妈呀!”刘素纯大叫一声,扶住方大胜的手颤抖不已。
  刘智也是吓得脸色苍白,这大家伙要是扑上来,自己肯定被秒杀,吃惊的看着若无其事的张草药。
  张草药放下书,对盖世摇了摇手,盖世又小跑的跑了回去,继续乘凉。
  刘智这才把吊着的心放了下来,把方大胜扶了过去。
  “张神医,在下理想高中方大胜,打扰神医了!”方大胜努力的掩饰自己的慌张,想伸出手和张草药握手,张草药看了看他,指了指石凳。
  方大胜虽然有些尴尬,还是把手缩了回来,在石登上坐下。
  “是你吧!”张草药把手伸出来,方大胜忙把手递过去。
  张草药仔细的给方大胜把了脉,几乎是和张泽说得一模一样。
  方大胜彻底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不过你也别太着急,我没办法,不等于别人没办法!”张草药最近在看病的时候,凡是有疑难杂症,都能想起林潇。
  只是不是自己的事情,除非是特别重要的人物,否则不会轻易给林潇打电话的。
  方大胜仿佛是看到了救命稻草,在刘智的帮助下,挣扎着爬了起来,竟然跪了下去。
  “神医,您救救我!”在死亡面前,什么金钱,什么自尊都无法掩饰内心的恐惧。
  方大胜本来对中医是完全抗拒的,但是现在人家把病说得那么准确,又听到别人有办法这句话,心理防线完全崩溃,就像溺水的人抓到救命稻草一样。
  “你先起来再说!”张草药叹口气,伸手象征性的抬了抬手。
  又对阿超说道,“沏壶角刺茶来!”
  刘智急忙去扶方大胜,方大胜费了很大的劲,才勉强爬起来坐在凳子上,虚弱的说道:“神医,请您指条明路,我还不想死啊!”
  “不要再神医神医的叫了,我就一抓草药的!”张草药见识了林潇的医术后,很是反感别人神医的叫法,偏偏别人又喜欢叫,有时候也没办法。
  “是,神医!”方大胜答应道。
  阿超很快把茶壶端了上来,张草药亲自给方大胜倒茶。
  别说阿超莫名其妙,方大胜也是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他知道我是理中的校长?给我三分面子?”方大胜不由得对自己这个校长有些自满。
  “你叫什么?”张草药把茶杯递过去,随意的问道,“这茶很苦,是徽州的老茶!”
  方大胜接过茶,努力提了一下精神:“我姓方,方大胜!理中的校长!”
  “哦!一个校长沦落到如此地步,难道没有多读读圣贤书吗?也是够可怜的!”张草药是实话实说,言下之意就是说方大胜不注意节制,没有为人师表。
  但其实方大胜只是个私立学校的校长而已,都有七情六欲,是张草药的要求太高了。
  “是是!”方大胜点点头,看来是自己高估自己了,在人家眼里,什么校长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哎呀!老神医啊!你倒是说说我老公是怎么了?”刘素纯实在是等不及,又开始嗲。
  张草药没有看她,这种女人肯定是吃了什么药,某方面的需求才会如此旺盛,可以把一个男人短时间内搞得形容枯槁。
  但是这种事情真是没法问,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古语说: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张草药看着方大胜说道,“用在家庭差不多也是这样,无论什么东西,索求无度都会带来灾祸!”
  方大胜是读过很多书的,这个典故自然知道,不过用在这里多少有些牵强附会。
  “什么什么?”刘素纯不懂,问道,“这什么鸡,要用鸡治病吗?”
  刘智无奈的看看她说:“姐,老医生说的是一个家,母鸡成天叫是阴盛阳衰,不符合自然规律的!”
  “母鸡,我们家没有母鸡啊!”刘素纯有些茫然。
  张草药摇了摇头。
  “别说了,姐,丢人!”刘智说道,“先听老医生说话!”
  刘素纯无奈,只得停下。
  “五行讲究相生相克,人也一样,男女也一样,家庭也一样,阳太盛,则阴衰,反之也是一样!”张草药继续说道,“阴阳调和,自然百病不生,这也是我们中医治病的一个基本理念。”
  “老神医,你就别拐弯抹角了,你就直说吧!什么阴阳五行,我们又不懂!”刘素纯急不可耐的说,叫她忍着不说话,根本做不到。
  “行,既然你们这么着急,我就直说了吧!”张草药摇摇头,“你这病从中医的角度来说,就是阴盛阳衰!”
  方大胜点点头,这个自己内心清楚,说半天原来是说到这里。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病,用点金匮肾气丸就治好,也不费什么劲!”张草药接着说道,“可惜你拖得太久,你这病已经演变成阴盛阳竭,阳气都没了,所以你看你,脉搏都慢得快感觉不到,基本上是无药可救了!”
  方大胜点点头,心想既然说“基本上”,那就是多少还有些机会。
  “我认识一个神医,不过我也好久没见他了!”张草药其实很想找林潇探讨下几个问题,可是难得找到机会,虽然有几个疑难杂症来找过自己,可也不能随便就开口找林潇来帮忙,除非是很有代表性的。
  “神医在哪里?”刘素纯急忙问道。
  “这个神医嘛!不好说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张草药若有所思。
  “你这不是白说吗?”刘素纯抱怨。
  “姐,你能不能不说话?”刘智一直坐在旁边听着,实在是忍无可忍,这废话也太多了。
  “我怎么不能说了,你厉害你说啊!”刘素纯怒道。
  方大胜摆了摆手:“别说了!”
  刘素纯没有停下的意思,气鼓鼓的坐在一边,瞬间忘记了魅力女神协会的教诲。
  张草药冷冷的看着刘素纯,这样的女人嫁给谁,谁都要倒霉。
  “人中有痣,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张草药心头想到,学中医的人,对相术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神医不神医,麻烦请出来我们看一下啊!好歹也得给我们指一条找神医的路啊!”刘素纯继续说道,心想反正得罪也得罪了,这次看不了,以后也不会再来求人,也就豁出去了。
  “神医既然是神医,自然不是谁想见就见了,神龙见首不见尾!”阿超看着刘素纯乖张的样子,十分不满,“什么乌龟王八都能见,那就没有意思了!”
  “好!我们是乌龟王八,你们是什么,骗子中医?”刘素纯不甘示弱。
  “住嘴!”方大胜几乎是用完全身所有的力气喝到,眼神虽然暗淡,却有一种威力。
  刘素纯几乎没有看到方大胜发过这么大的火,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没事!尊夫人的心情我能理解!”张草药冷冷的道,“阿超,送客!”
  “张医生,望你海涵!”方大胜勉强扶着站了一点,说道,“无论怎么说,我都谢谢你,我这个年纪,其实想起来也挺知足的,我们走了!”
  张草药点点头,一副恕不远送的样子。
  刘智用力的把方大胜扶了起来,方大胜把茶杯里的水一饮而尽,三人走了出去。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泡茶吗?”等三人出去,张草药问阿超。
  “不知道!”阿超确实不知道,这种事情很少见,平时都是老朋友才给泡茶的。
  “如果你有时间看看书,也许会知道!”张草药捻着并不是很长的胡须,哈哈大笑,“角刺茶也叫节育茶!”
  阿超明白了,跟着笑道:“看得出来,他是该节育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