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六十三章 高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潇回到家,赵若萱的东西还在,看来她还要回来,想想挺无奈,这都吓不走?
  关掉手机,一个人在书房里开始吸取真气,一晃就是第二天日出。
  电话响起,一看是陌生号码,心想这还说来就来,这大概是找不到路了吧!
  “你还不怕?”林潇没等对方说话自己就先说,嘴里先笑了起来。
  “你是林潇!”那边传出来一个阴沉的男人声音。
  这显然不是赵若萱。
  “你是谁?”林潇心头一凛,问道。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在北山顶上,石佛面前,你过来!”那声音听起来很是平淡。
  北山其实就是南泽北边城后面的山,那里风景不错。
  “我为什么要来?”林潇反问。
  “因为你必须要来!”那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莫非又是绑架,这让林潇想起第一次汪朝东绑架陶媛媛的事情来!
  该不会是赵若萱被绑架了吧!
  可能性很大,她惹了几个麻烦。
  转念一想,虽然这女孩有些烦,但要是真出了问题也挺可怜的。
  “看来还是得去看一看,管他是不是恶作剧!”想到这里,林潇快速出门打车前往。
  石佛像很高,据介绍出现在八百年前,长9.9米,宽3.3米,神色庄严,像是看着整个南泽城。
  一个披着长发的中年人闭着眼睛,盘坐在石佛前,正对着石佛。
  “他怎么说?”中年人慢慢的说道。
  “回少爷,他一会就到!”另外那人躬身说道,眼睛却看向中年人的神色。
  那人点点头,清风吹过,他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嘴角带着讥诮。
  “李福,你跟我四弟多少年了?”这中年人正是来找林潇的李传正。
  “二十年!”李福回答得很干脆。
  “是啊!人生如白驹过隙,一晃二十年了!”李传正叹了口气。
  李福观察着他的脸色,没有说话。
  “那时候我二五,你十八!而今我四五,你三八!”李传正说道。
  “是,三少爷!”李福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只能恪守一个原则。
  不问,不答。
  “今天这一战,是我二十年来第一次!”李传正仿佛是看着石佛自言自语。
  “我知道我会输!我也会死!”
  “怎么可能?少爷你已经快练气巅峰了,在世俗界没有人能打死你!”李福大惊,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你跟我四弟这么多年,难道你看不出来?”
  “小人资质愚钝!”李福真的被惊到了。
  “你不笨,你只是不敢说而已!”李传正嘲讽的笑笑,“以我们李家的实力,要不是输得彻底,又怎么轮得到我出手?”
  “少爷多虑了,四少爷说这次是带你看看小姐交的男朋友,让你好好参谋参谋,以免误入歧途,耽误了小姐的终生大事!”李福急忙解释。
  “呵!”李传正再度笑笑,“二十年了,我从来没有当她是我的女儿,你们用不着拿着个来威胁我,她的死活我根本不关心!”
  “少爷不能这么说,你们毕竟还是父女,尽管没有见面,但是骨肉之情是无法割舍的!”李福不是不懂,但还是要说。
  “你懂骨肉之情?”李传正站起来放声大笑,“兄弟是不是父母的骨肉,那古往今来,还不是有多少手足相残?哈哈!可笑!”
  李福无言,李传正所指,他心头明白。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李传正接着说道,“这首曹子建的七步诗,你是听过的?”
  李福点点头:“少爷多虑了!”
  说完就不再多说半个字。
  “我们李家从来不缺的!”李传正双拳紧握,“就是手足骨肉相残!”
  “说手足:李世民,玄武门之变!说骨肉:李隆基,杀了自己的三个儿子!最是无情帝王家!”
  “帝王家也就罢了,普通人家又有什么分别,为了点田边地角之争,父杀子,兄杀弟的事情,难道还少吗?”
  李福不敢说话,继续沉默。
  “今天,如果我死了,烦请你告诉四弟,叫他放心,再也没有人会威胁到他和李传绍了!”他深吸一口气,接着道,“你再说,我李传正对李家的家主,历来没有兴趣,二十年前如此,二十年后也是如此!”
  “少爷不会有事的!”李福硬着头皮说。
  “你怎么会知道?”李传正盯着他。
  “少爷是我们李家最强的高手,不会有事的!”
  “高手?我是高手?”
  “哈哈哈!”李传正仰天大笑。
  林潇已经走了上来,冷冷的看着佛像面前的两个陌生人。
  李传正也停止笑声看着他,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
  林潇径直走过来,站在石佛面前。
  “你就是林潇?”李传正问。
  林潇点点头:“你是谁?”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是来杀你的人!”
  林潇虽然不怕,心头却是一惊。
  这是第一次听人如此直白的说要杀死自己。
  “为什么?”林潇提高警惕,看了看戒指,隐隐有些明显的绿色,看起来确实是修炼者,只不过这实力,仅仅接近练气巅峰而已。
  “因为有人要我杀了你!”李传正冷冷的说道。
  “你觉得你能杀了我?”林潇放心下来,说道。
  “出手吧!”李传正凝聚起真气。
  李福急忙闪到了一边,生怕殃及池鱼。
  林潇暗提真气,确信一击就可以把对方打败。
  “你出手吧!”李传正抬起双手。
  “你先!”林潇冷冷的看着他,看他是怎么出手的。
  “好!”李传正竟然点点头,一抬手,却是反手就对着自己的天灵盖打了下去。
  “你干嘛!”林潇大惊,这那是杀人,这是自寻短见。
  电光火石之间,李传正已经倒了下去,重重摔在地上。
  李福张开嘴合不起来,根本想不到李传正会自寻短见。
  他早就想好了,刚才说道那些话,可以算得上是交代后事。
  不用说,这一掌打在天灵盖上,别说是人,就是石头也已经粉碎!
  活着,是根本不可能的。
  林潇弯下腰,谈了谈鼻息,把了把脉,彻底没有了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
  打电话叫我来看你自寻短见?
  林潇大怒,看向李福。
  “我……这不关我的事!”李福有些害怕,他自身的修为远远不如李万荣,所以知道出手也保不了自己。
  “滚!”林潇大骂一声,满腔的愤怒。
  李福不敢再看,提起真气,急忙跑下山,很快就没了踪影。
  “啊!”
  林潇大吼一声,蓄满真气,对着佛像打了出去。
  按理说,以林潇此时的实力,别说是一尊佛像,哪怕是十尊,这一击,也早就粉碎。
  可现实是佛像没有碎,甚至都没有动一下。
  林潇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
  难道自己的真气没用了!
  林潇大惊,急忙提了一下,真气非常充沛。
  “奇怪了!”林潇再度提起真气,看看是怎么回事?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从佛像后面传了出来。
  林潇一愣,停了下来。
  只见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和尚闭着眼睛踱着方步走了出来。
  “小施主,石佛与你无冤无仇,你又何必纠缠不休?”
  走到面前,老和尚睁开眼睛,轻轻的说道。
  林潇大惊,这老和尚的每一个字都是如此清晰的钻入脑海。
  一人之力护住石佛,自己竟然毫无办法。
  这是何等实力。
  而这个检测真气的戒指。
  竟然是毫无反应?
  坏了,戒指也坏了?
  林潇觉得冷汗冒了出来。
  “大师,我不是有意的!”林潇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有意便是无意,无意便是有意!”老和尚双手合十,“譬如这位施主,非你有意要杀他,却无意的伤了他的性命!这又何苦?”
  “大师,我不认识他,更不知道他会自寻短见!”林潇大汗淋漓,从来没有如此的恐惧过。
  一种发自骨髓的害怕。
  林潇心想:“老和尚如果出手,也许只需要用一根手指。”
  “那又怎样呢?你不来,他自然不会死,你来了,就是因,他死了,就是果!”老和尚闭着眼睛慢慢说道。
  “是!”林潇再也说不出话来,“谢谢大师指点!”
  “今日你所为何来?”老和尚又问。
  “我接到电话叫我来,我就来了!”林潇只能如实回答。
  “阁下心中有所求,所以到这里来!”
  “我有吗?”林潇没有说话,心中想到。
  “你是在找一本书?”老和尚突然说道。
  “什么?你怎么知道?”林潇大惊,他怎么会知道?
  “我当然知道!”老和尚呵呵一笑。
  “你是谁?”林潇接着问。
  “老衲不记得自己的法号了!”
  “怎么可能?”林潇当然不相信。
  “你又何必不信?”老和尚目光有些狡黠。
  “那大师是不是知道这本书在哪里?”林潇不纠结名字了,既然她说得出来自己找书,那可能也知道书的下落。
  “我当然知道!”老和尚说。
  “真的?”林潇大喜过望,“大师能不能告诉我在哪里!是不是在南泽?”
  “在或不在,与老衲没有关系!”老和尚果断的说道。
  林潇很失望,没有再说话。
  “有所求,未必会有所得!”老和尚接着说道,“凡事不必强求,如是你的,自然会来,不是你的,求也没用!”
  “小施主,老衲告辞,既然你和佛祖有缘,有空多来这里坐坐!”老和尚说完,转身。
  “阿弥陀佛!”老和尚弯下腰,提起李传正,就像是提着一片叶子。
  说完顺着台阶,慢慢的走了下去。
  看起来十分蹒跚。
  林潇觉得筋疲力竭,慢慢的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石佛,仿佛是在对自己嘲讽。
  看着看着,发现石佛两边有两首古诗。
  一首是名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另一首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佛前刻古诗,很是少见了。
  此时已是日头高照,林潇站起来,走了出去。
  从来没有的挫败感,如此的强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