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双肾萎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此刻的方大胜,躺在床上,身体感觉虚弱不堪,上厕所已不能独立完成。
  刚从医院检查回来,已经看到双肾萎缩了。
  这发展速度超出了方大胜的想象
  医生摇摇头,让方大胜找中医看看。
  意思很明显。
  大事不远了,学校的工作已经由黄树林代理,看得出来黄树林很是开心。
  但是消息还处于封锁状态,黄树林只是猜想。
  “你去学校我办公室拿一封信来!”方大胜告诉小舅子,说完喘了好几口气。
  不一会,刘智就把那封信拿来了,正是林潇当日读书时候交给方大胜的。
  方大胜颤抖着把信打开,再次仔细的从头看到尾,可只有四个字:见信留人。
  落款也没有,可方大胜自己知道这字迹,无涯集团董事长方无涯的笔迹,那个人字的一捺翘了起来,而且拉得很长。
  虽然都姓方,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四个字不是第一次见,第一次还是自己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去无涯公司应聘,当时是方无涯亲自面试,那时候还不是集团,不过是一个小公司。
  方无涯当时就写了这么四个字:见信留人。
  传给了下属,方大胜就留在了无涯公司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这一干就是二十年,方大胜从一个小小的普通工人成为无涯集团旗下最大私立学校的校长,一路走来,基本没有任何停滞。
  当天看到林潇拿出这个字,就知道林潇和方无涯关系不一般,只是方无涯长期在国外,现在基本都不管公司的事情了,怎么林潇会有他的字?
  这些年和方无涯并没有半点联系,很多关系还是依靠老丈人打点,方大胜一直坚持认为,自己的能力是最关键的。
  可现在无力了,已经差不多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死马当作活马医!”方大胜心想,“也许方无涯还会记得自己呢?他那么厉害,也许认识什么神医之类的!”
  这是稻草,求生的本能。
  “你帮我把方董事长的电话找来!”方大胜颤巍巍的告诉刘素纯。
  刘素纯急忙跑去房间,拿出了那个绝密电话本。
  打开电话本,里面密密麻麻记着很多人的电话。
  “没有一个人叫董事长啊!”刘素纯找了一遍。
  方大胜无奈,这脑子不会转弯的人,真是没办法,说了两个字:“方菲!”
  “哦!”刘素纯也觉得最近自己脑子不太够用。
  这是集团内部联系电话,只是方大胜做事小心,害怕丢失,专门抄了一个放了起来。
  “你编个短信给方董事长!”方大胜示意刘智。
  “董事长,我是理想高中方大胜,因病无力再履职,感谢这些年来的提携!老先生安排的人,一切都好!”方大胜一字一句的说。
  刘智小心的编上。
  发出去,再把这四个字了给她发个彩信。
  刘智依言照做。
  发出去后,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方大胜摇摇头:“算了,我也不强求了!现在,把方彤、我爸都通知来,不用对他们隐瞒了!”
  刘素纯这下才哭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能太贪心,这下玩大了。
  刚要打电话,方大胜的电话却先响了起来!
  “喂!”那边是个年纪很大的男人声音。
  方大胜一时激动,竟然说不出话来。
  刘智急忙把电话接过去:“我是方大胜的弟弟,他现在说不出话来,有什么您和我说!”
  “什么病?”那边很直接。
  “双肾萎缩!”刘智说道。
  “给他信的人呢?”
  “我不知道!”刘智急忙看向方大胜。
  “在,在,在!”方大胜连说了三个在字。
  “你去把他找来,我有事告诉他!”
  “是,是,是!”方大胜几乎激动得晕过去。
  “来了回我电话!”
  那边说完不等反应就挂断了电话。
  “快,打给林潇!”方大胜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心里突然想起那天林潇说自己病的事情,难道他会医?
  林潇一路走着,很茫然,今天看到老和尚的实力,以自己的修为,不知何年才能达到,也或者永远都没法达到。
  还有老和尚说的话,一字一句,似乎都有所指,可自己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电话响起,方大胜来电。
  林潇挺感激方大胜的,自己不读书,对他还有些愧疚,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资源在自己身上,接了起来:“方校长!”
  “林潇,我找你急事!”方大胜声音虚弱。
  林潇一惊,基本已经猜出来是什么问题,说道:“方校长,你不是腰子疼了吧!”
  “一言难尽,你在哪,我派人来接你!”方大胜勉强撑着说道。
  “我在北山脚上山路口,你派人来吧!”
  “啊!正好,我家就在北苑小区,太巧了,我叫人下来!”方大胜大喜,这难道就是冥冥中自有天定?
  刘智开着车轰大油门,冲出去,不用两分钟,已经冲到路口。
  路口就林潇一个人坐着,不用说,肯定是他。
  “方老师是不是腰子疼了!”林潇坐上车,问刘智。
  “你怎么知道?”刘智很惊讶。
  “我猜的!”林潇笑着说,“我告诉过他要节制!他不听,现在疼了吧!”
  “也不算,只是有些萎缩!”刘智轰着油门,很快就回到小区。
  不得不说北苑小区建设真漂亮,全是清一色的别墅。
  林潇看到方大胜那一刻,自己也有些震惊,这哪像是个中年人啊!
  岂止是肾萎缩,整个人似乎也萎缩了,就像是一个干瘪的蚂蚁,蜷缩在床上。
  “坐,坐!”方大胜看到林潇大喜,自己拨通了那个电话。
  此时情绪恢复了一些,那边接的速度也挺快。
  “董事长,他来了!”方大胜把电话递给林潇,“我让他跟您说!”
  “这谁啊!”林潇莫名其妙。
  “你是林潇!”林潇接起电话那边就说了,“我是你师父的旧相识,我叫方无涯!”
  “没听过!”林潇摇头。
  那边似乎有些无语:“好吧!你师父认识的人太多,没关系!”
  “真没听过,不好意思,但是既然你说是我师父的旧相识,就算是吧,有什么事情吗?”林潇还是很奇怪,怎么方大胜扯上这个关系。
  “我知道你医术精湛,你能不能帮忙把你的校长医好!”方无涯说道。
  “这个可以啊!不用你出面吧,方校长我们认识的!”林潇说道。
  “本来也没打算让你知道我,可是你师父三年前交代过我,万一有什么事让我关心你,所以不得不出面!”
  “咦!”林潇突然想起,“来读书这事不会是你出的主意吧!”
  “这个和我没半点关系!”方无涯急忙解释,“你怎么不去问你师父?”
  “我要是能问到我还问你,你既然是我师父的旧相识,你知道他去哪了?不会是和你在一起吧!”林潇很想把这个很久的谜团解开。
  “我和你师父不过是数面之缘,你问我这些东西,我也说不上来,难道你师父失踪了?”方无涯提高声音。
  “你不知道?”
  “当然不知道!”方无涯说道,“不过三年前我与他见面的时候他提到你!”
  “提到我什么?”
  “也没说的太多,无非就是夸奖你,其他我记得不清楚!”方无涯开始耍滑。
  “那算了!我还以为你知道他在哪里呢!”
  “不知道,不过你现在在那里应该还不错吧!”
  “嗯,不错,很舒服!”林潇说道,看了看方大胜面前,摆着那封信,几个字看得清清楚楚。
  “这四个字的信是你写的?”林潇拿起来说道,“见字留人?”
  “不错,你读书的学校也是我开的!”
  “难怪!”
  林潇明白了。
  难怪当时拿着那封信,方大胜什么话都没说就把自己收了下来。
  “你先看看大胜的情况,以后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林潇很无语。
  “行!你和你师父当真是天生一对!”方无涯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两声,挂断了电话。
  林潇把电话递给刘智,给方大胜把了把脉。
  方大胜很紧张,同时还有期盼,方无涯介绍的人,是绝不不用质疑的。
  “问题不大!”林潇放下手,“我有一个方子!”
  刘素纯瞪大了眼睛。
  “你们给我买两套银针来!”林潇回过头对刘素纯说,“我要省城回春馆的,速度要快!”
  “银针?”刘智有些懵,“还在省城?南泽没有吗?”
  “快去!你废话那么多!”刘素纯看到方大胜的样子,此时选择义无反顾的相信林潇,急忙说道。
  “好!那我就走!”刘智急忙说道,转身就走。
  “快去快回,路上注意安全!”刘素纯交代道。
  “你也去!”林潇说,“我有事情要和方校长说!”
  “我去干什么?”刘素纯瞪大眼睛。
  “有个伴!”林潇笑道。
  刘素纯不想去,无奈的看看方大胜。
  方大胜不想说话,嘴角动了一下,但看得出很是生气的样子。
  刘素纯这下不敢不去,跟着刘智出去了。
  林潇暗笑,其实有没有回春馆这个地方自己也不知道,随便乱说的。
  目的就是把两人支开,好给方大胜治病。
  根据脉象看来并不复杂,阴盛阳衰,补阳很关键。
  只要用真气把多余的阴气排除,自然就能慢慢恢复。
  当然了,单纯的喝药不行。
  单纯的打银针也没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