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六十五章 撒泼的女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人走后,林潇把方大胜翻了一个身,伸手在他的腰上按了按。
  确实,双肾差不多萎缩了三分之一,不算很严重。
  “方老师,你这么大年纪,是不是吃药了?”林潇笑道,一开始就告诉他有问题,他不信,现在拖到这个地步,要受很大的罪。
  方大胜点点头:“我无奈啊!”
  说完眼神无力的看看林潇,这些事情真是羞于启齿。
  “行了!”林潇阻止了他,“我现在给你恢复阳气,记住,三个月内,不得再有那些行为,否则后果自负,那时候真的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好!”方大胜一口答应下来,此时没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林潇轻轻在他的脊柱点了一下,方大胜顿时昏了过去。
  林潇开始在他双肾上输入真气,祛阴复阳。
  身体就是一个系统,协调很关键。
  林潇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把多余的阴气排除,方大胜的肾开始复阳,不过还需要调理。
  方大胜继续昏睡,林潇自己倒了点水。
  看来刘素纯他们回来肯定也是到了晚上,毕竟是省城,来回路程遥远。
  方大胜太累了,林潇把他的睡眠中枢限制解除,他依然不醒,只是呼吸已经变得均匀。
  林潇也觉得好困,想起李传绍的自寻短见,想起老和尚,想到那两句唐诗,在沙发上睡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门响,林潇跳了起来,满头大汗。
  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难道是因为今天打石佛时候用的真气太多,加上给方大胜输的真气,或者是对老和尚发自内心的恐惧!
  此时已是黄昏,方大胜依然在沉睡。
  刘素纯已经走了进来,刘智手中果然拿着两套银针。
  “回春堂好难找!”刘智说道,他哪里知道是林潇乱说的。
  “大胜怎么了?”刘素纯看到方大胜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姐夫不会是死了吧!”刘智看了看,似乎是没气的样子。
  “大胜你怎么就走了呢?”刘素纯跑过去趴在方大胜身上,哇的大哭起来。
  这一幕吓了林潇一跳,真是好笑!
  方大胜其实只是太累了,突然的放松,睡得过了头,被刘素纯一哭,马上醒了过来。
  “嚎什么?”他也有些茫然,“我死了,你是孟婆?”
  “没有!我不是,我是你老婆素纯啊!”刘素纯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安慰。
  “哦!”方大胜仔细看了看刘素纯,这才微微的点点头。
  “银针我们买来了,快点动手吧!”刘智把银针递给林潇,“真是找死我了!”
  林潇摇摇头:“你们起码还要给银针消毒吧!不然会引起感染的!”
  “对啊!我怎么这么笨!”刘智说完,急忙把酒精找出来,一根一根的消毒。
  “我认为你这个速度不好,要不你用煮的方式吧!”林潇有些无语,这样擦不知道擦到什么时候。
  “这样也行?”刘智端着银针就跑。
  “林潇,我感觉现在好多了,不是很痛了!”方大胜很高兴。
  “好肯定是会好的,不过我告诉过你的事情,可千万要记住!”林潇说道。
  “我帮他记,要记什么?”刘素纯自告奋勇,从床头的柜子里马上把纸笔拿出来。
  林潇看看她,有种奇怪的感觉,那身上的味道,不知道在哪里遇到过,只是一下想不起来。
  这是一种十分诱人的香味,还有很多功效,不过此时对方大胜来说是大忌。
  “这就不用了,如果你想要方老师多活几年,我建议你最好离他远一点!”林潇毕竟年轻,很多话不能说出口。
  “他这么严重,我怎么能离开他呢?”刘素纯再度“嗲”起来。
  林潇打了个冷战,这就是方大胜病重的根源了吧!
  “人家说什么你就听就是了,你非得把我害死才高兴?”方大胜也生气了,但是感觉好很多,说话也就利索了不少,“前几天张神医说的话你没听懂吗?”
  刘素纯很不高兴,说道:“哎呀!大不了我什么都不做就是了,总不至于还要叫我搬出去吧!”
  “什么张神医?”林潇好奇。
  “就是思邈堂的张神医啊!”刘素纯说,“我看他那医术也是稀松平常,全靠忽悠,还好我们没上当!”
  林潇看看她,这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是有一定道理的。
  “你懂个屁!”方大胜却骂道。
  “是,我不懂,你懂你怎么不找他把你医好!”刘素纯不满的回敬,“你看小神医的医术多神奇,我们出去不过几个小时,你现在都有力气骂媳妇了!”
  方大胜被她气得想笑,说得:“你现在搬出去住!”
  “我不搬,这房子我有一半,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凭什么!”刘素纯气鼓鼓的看着方大胜。
  林潇彻底无语,这算唱的是哪出?这女人横起来,真的是可以在自己舌头上咬下去。
  “行,你不搬,我搬,都给你!”方大胜也很无奈,古往今来,时代在变,科技在变,对付撒泼女人的方法,但是都没有什么进步。
  真的是要么忍,要么残忍。
  “我姐,你也太无理取闹了吧,真让姐夫出个什么问题,你愿意吗?”刘智从厨房消毒完毕,走了出来,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能出什么问题?你看他那样,好像全是我的错!”刘素纯指着方大胜说道。
  方大胜气得说不出话来,胸口在不停的起伏。
  “我姐,你少说两句,不就是搬出去住几天嘛!又不是把你杀了!”刘智再度劝道,“你就听我的,搬出去住,姐夫好了,你什么都赚了!”
  刘素纯看方大胜的样子,算是出了胸中的气,也就闭嘴不言。
  “我正是这个意思!”林潇看她不说话,这才说道,“不要太久,三个月就行!”
  “什么?”刘素纯瞪大眼睛,差点跳了起来,“三个月,那我不如死了算了!”
  林潇心头的疑问更甚,离开三个月宁愿去死?有那么严重吗?
  “我说姐,你这是怎么了?三个月就三个月,你不是在美丽协会做得挺开心的吗?”刘智满腹疑问,“怎么现在又不乐意去了?”
  林潇心头一惊,这名字和靖海遇到的安琳娜非常相似,该不会是巧合吧!
  难怪这种味道有些似曾相识。
  安琳娜要是真来了,是要对付自己?
  那自己是该期待还是该失望呢?
  一想到安琳娜的绝美样子,林潇觉得期待更多!
  “你知道个屁?”刘素纯说道,“听过什么是学以致用吗?我三个月只学不用,有意思吗?”
  “滚!”方大胜怒了起来,手撑着床沿就想坐起来,可力不从心又倒下去,“你爱找谁找谁去,你不会听人话是吗?”
  刘素纯被方大胜的样子吓了一跳,吃惊的看着方大胜:“你怎么能和我说这种话,你说,是不是你外面有人了?”
  “有你妹!”方大胜从来没有这样大声的骂过她,“救你一个老子都差点见了阎罗王,再来一个我骨灰都不剩了!”
  “我不去,我不去,我就是不去!”刘素纯索性一把抱住方大胜,耍起横来,眼泪瞬间就流得稀里哗啦的。
  林潇看得莫名其妙,真搞不懂这女人是什么心态,说了这么多敢情都是对牛弹琴。
  刘智摇摇头,说道:“我还是打电话让爸过来吧!”
  刘素纯瞬间停了下来:“行,我可以走!但是你给我保证你不能在外面有女人!”
  方大胜苦笑,勉强说道:“我保证!”
  “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马上就走!”刘素纯擦干眼泪。
  “那也不用,等我把银针打上再走吧!”林潇心头有些疑惑,一会得去看看这个美丽协会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真的和安琳娜有关?还是本身就是她在这里?
  刘智把银针端了出来,方大胜趴在床上,林潇提起真气,飞速下针。
  银针的目的就是从穴位上组织过多的阴气攻击肾,再用重要补阳,让阳气慢慢复原,阴阳平衡,这样双肾自然就会康复。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谁也不敢说话。
  方大胜的身体,就像是刺猬一样。
  过了许久,林潇把针一一取了下来,全部丢了。
  刘智不敢说话,这可是真正的银针,不是不锈钢的,就这么丢了?
  林潇不是不知道,只是这银针已经没法再用了。
  而且也不必再用了。
  “我去买吃的!”刘智迅速跑了出去,外面的餐馆很多,不一会就端了许多好吃的上来。
  林潇也不客气,在这个间隙写了药方,交给了刘智,吃完饭先出门。
  刘素纯收拾好东西,打辆车也走了。
  林潇也打了一辆跟在她的后面。
  很快,来到了中心地段,金鳞大酒店旁边。
  果然,那里开了一个很大的店,此时正是灯火辉煌。
  刘素纯下了车,一个人拖着东西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林潇装作路过,站在门口看了看。
  大门上写着简单的四个字:美丽协会。
  下面放了一个小的牌子:男士止步。
  林潇便打消了进去看看的念头。
  隔着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女人正在学习化妆,但是整栋楼都亮着灯,也不知道是不是上面都属于美丽协会。
  那上面是在做什么呢?
  能在这么重要的地方明目张胆的干,至少可以保证一点,不会是违法的。
  林潇只能带着疑问离开,这个谜底也许很难揭开。
  除非找唐诚。
  但是用什么理由呢?
  这不是目前思考的问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