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六十六章 兔死狗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黄连山,李福一个人驾着车,一刻不敢停留,生怕林潇追上来要了自己的小命,长途跋涉,终于到了。
  一进门,他就跪了下来,从山门口用膝盖慢慢的跪着走了进去。
  李福太清楚自己闯下的是什么大祸,虽然不是自己下的手,但是自己却是李家唯一的知情人,要想保命,唯有如实交代,稍有半点小聪明被发现,后果堪虞!
  李传绍和李传学已经从电话里知道了这个消息,老早就坐在大厅等着他。
  李福就这么一步一跪的进了大厅,全身是汗!膝盖处的裤子已经看到有血珠子冒了出来。
  “真是蠢货!”李传学高声骂道,“还有脸回来见我?”
  李福紧紧的趴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只是叩头,不敢说话。
  “起来吧!我们都知道了,不怪你!”李传绍看着吓得够呛的李福说道。
  李福不敢起来,看向李传学,李传学没有任何反应。
  那他就不敢起来。
  “你老实说,三少爷是不是跑了?”李传学站起来,背着双手,怒视着李福。
  “没,没!”李福跪在地上,只能简单的説。
  “那你说三少爷自杀,是你亲眼所见?”李传学问道。
  李福急忙点头,头叩在地上,咚咚作响。
  “那你怎么不用手机把三少爷的照片拍下来呢?”
  “我!”李福顿了一下,“我当时还没来得及照相,林潇那小子要杀我,我怕回不来报信,所以就跑了!”
  “你这就是临阵逃脱,该杀头的!”李传学大怒,“姓林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三头六臂,你也是有一定修炼基础的,就那么怕他?”
  李福不敢回答,只是叩头。
  “传学啊!”李传绍此时开口,“算了,他那点修炼水平,连打只狗都成问题,面对那小子的本事,也情有可原,你也就别逼他了!”
  “是,大哥!”李传学的脸色缓和下来。
  “还不赶快谢谢家主?”李传学转头对李福大声说道。
  “李福叩谢家主!”李福再度叩头。
  “电话里也听得不明不白,你把当时的情况再说一次!”李传绍说道。
  李福还是跪在原地,把如何到了南泽,如何打电话给林潇,李传正如何说话,如何自寻短见再度完整的重复了一遍,而且没有半点夸张。
  只是没有了林潇打石佛那部分,因为那时候他已经跑了,自然也没有看到老和尚。
  “放屁,三少爷那么高的本事,怎么会不动手就自杀呢?”李传学怒极,对着李福就是一脚踢了出去,李福一个翻滚,又急忙回来跪着,不敢说话。
  “算了!”李传绍大声说道,“你打死他也没用,谅他也不敢说假话!”
  “是,大哥!”李传学这才收了怒气,回到凳子上坐着。
  气氛变得很沉默,只有李福在不停的颤抖。
  “伤我儿子,杀我兄弟,姓林的,我李传绍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李传绍大怒,用力在茶几上一拍,茶几顿时粉碎。
  李传学示意李福:“打扫干净!”
  李福急忙站起来,跑出去拿了工具收拾。
  “大哥!”李传学站了起来,“现在我就出去,找到姓林那小子,把他带回来给大哥处置!”
  “传学啊!这里就你我兄弟,你也就不必要和我装了!”李传绍冷冷的看着他,“以你的实力,你真的敢去吗?”
  “只要大哥答应,我现在就去,没什么敢不敢的!”李传学眼睛看着李传绍,似乎很是坚定。
  “行了!你的好意我领了!”李传绍双手扶着椅背站了起来,“这事怎么处理,从长计议吧!”
  “是,谢谢大哥!”李传学说道,“大哥,要不我们去后山走走,看看三哥的遗物!”
  李传绍点点头,走了出去。
  李福小心翼翼的把地上收拾干净,刚才被李传学踢得不轻,额头上起了几个大包。
  “还好又渡过一劫!”李福身体虽然疼痛,心头确实安心了不少。
  顺着铺好的小道,李传绍走在前面,李传学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谁也不说话,好像生怕别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样!
  一直走到了李传正的居所,那茅草屋的前面,两人才站了下来。
  许久,还是李传绍开口了。
  “四弟,你说你三哥怎么会想着自寻短见呢?我们不过是让他去保护他自己的女儿,他至于吗?”李传绍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就不会赞成你的想法的,现在害了他,我这当大哥的,怎么跟父亲交代!”
  “都怪我,这不怨大哥,是我考虑不周,让大哥操心了!”李传学急忙说道。
  李传绍脸色还是很难看,说道:“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是真不明白,我们的做法错了吗?好好的活着有什么不好,偏要自寻短见?”
  李传学低着头,声音不敢太大,说道:“我也想不到三哥竟然会求死,我真是宁愿死的是我,也不愿是他啊!”
  李传绍继续叹气:“唉!真是想不到,要不是李福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李传学的脸色也是满面愁容:“我和大哥的心情一样,想不到三哥如此刚烈,难道还在为那件事耿耿于怀?”
  “四弟,现在就你我兄弟,难道你真看不出来吗?”李传绍脸色突然变了,有些讥刺的看着李传学。
  李传学显得有些诚惶诚恐:“我素来愚钝,大哥指点!”
  “传正这一次早有必死之心,口口声声说和女儿没有半点关系,毫不关心,所作所为却全部是维护女儿周全!三哥这心思,四弟你会不懂?”
  “我只是猜到一点,在大哥面前,我怎么敢妄言!”李传学没有否认。
  “他早就想好了,第一、他死了,我们自然就不会为难他的女儿;第二、他知道他女儿有那朋友,害怕自己不小心伤了他,所以自寻短见,无论如何媛媛还有人照顾!”李传绍冷冷的道,“可是至死,他都还要埋怨我,难道是我把他逼死的吗?”
  “大哥说得是,三哥长年呆在这里,与外界没有交往,眼界狭隘了些!”李传学停了一下,脚步又落在李传绍后面一点。
  “我由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害他,我只是要他断了和耶利亚的来往,这也有错吗?”
  “大哥自然没错,三哥毕竟缺乏处事经验,没有远见,无法理解大哥的良苦用心!”
  “那耶利亚是好人吗?”李传学叹气道,“出身邪教,又那么的妖艳,迟早吃了他的骨头他都不知道,我要不是这个家主,我还懒得管他呢!”
  “当然,大哥承担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李传学说道,“耶利亚攀上三哥,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要不是大哥发现的及时,只怕已经对我们李家造成不可逆转的危害了!”
  “就是啊!”李传绍继续往前走着,“还私定终身,你说说,这该是我们李家人做的事情吗?”
  “是!都是三哥的不是,现在他也走了,大哥就不用太介怀了!”
  “还玄武门之变,还唐明皇,把我说得如此不堪!枉我一片苦心对他,唉!”到了李传正居住的房子门口,李传绍走了进去,房子里空空如也,只有一套换洗的衣服挂在墙上。
  “此情此景,你叫我以后如何给父亲交代!”李传绍落下眼泪,“三弟啊三弟,你真的是好狠!”
  “大哥节哀吧!以后要是遇到父亲,我们和他实话实说便是!”李传学安慰道,“这也不是你的错,都是我考虑不周,害了三哥!”
  “除了这样,还能怎么样?我还能把他救回来么?”李传绍把墙上的衣服拿了下来,仔细的摸了摸。
  “走了吧!家族还有很多大事,大哥不必伤心过度,坏了身子,我们可没有主心骨!”
  “行了,事已至此,你着手准备一下他的后事吧!”李传绍说道,“俗话说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两兄弟毕竟还要过下去的,是吧!”
  “大哥说的是!我接下来就去操办,就在后山给他留个衣冠冢吧!”
  “行,什么时候找到他的遗体,又再抬回来好好安葬!”
  “我这就安排人去寻找三哥的遗体,无论天涯海角,一定把他带回来!”
  “好,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李传绍把衣服放下,看着外面的树林,很多树叶慢慢的落了下来,叹了口气,“唉!狐死首丘,落叶也要归根啊!”
  “那林潇怎么办?还要不要继续?”李传学接着问道。
  “万荣双手被打断,三哥又被他打死,你是问还要不要报仇吗?”李传绍瞪大眼睛看着李传学。
  “是,三哥被他打死的仇,我们一定要报,还请大哥安排!”李传学瞬间懂了大哥的意思。
  “你在家里先管着一下小字辈,勤加练习,我要去九重山一趟,把事情向父亲禀告,请他老人家定夺!”李传绍又严肃的说道。
  “大哥放心,我一定会尽职尽责督促他们的!”
  李传绍点点头,这才走了出去,李传学觉得手心有些在冒汗。
  这时一只野兔从树林中跑了出来,飞快的消失在树林里。
  李传学看了看,停了下来,猛然想到一个典故:狡兔死走狗烹!
  李传绍回到家,收拾了东西,这事纸包不住火,务必先去九重山一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