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七十一章 他真是局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看,我这侄女婿不错吧!”谢开云首先给自己倒了一碗酒,把酒瓶放下,“一句有我呢?多有英雄气概,来,叔倒了一碗酒,你那么有气质,先喝了吧!”
  这时林潇刚坐了下来,谢开云的碗就递到面前,林潇的火气一直在冒,刚想接过来泼出去在他的脸上,胡玉翠已经冲了过来。
  “谢开云,你给我出去!”胡玉翠边说边指着谢开云,气得嘴唇都有些哆嗦。
  “哟!嫂子啊!”谢开云十分夸张的把酒瓶提了起来,“俗话说老丈母想姑爷,等于想她爹!说得没错啊!你这是不让姑爷喝,那你来喝啊!”
  “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胡玉翠听他说得难听,也骂道,“你现在就从我家里滚出去,我们一家不欢迎你!”
  “不欢迎我,没关系!”谢开云把酒瓶“嘭”的丢在地上,酒洒了一地,“行啊!你们赔了那么多钱,分我一半,我马上就走!”
  谢开林蹭的就要站起来,眼睛血红:“我今天宰了你!”
  说完一转身,就去提墙角的斧头,被唐诚一把按住他。
  谢开林力气没有他大,挣扎不开,唐诚说:“先别激动!”
  唐诚的眼力非同凡响,当然看到了墙角的斧头,这要是真的把斧头提来砍出什么事来,对谢开林不划算。
  “什么?你狮子大开口,那是你哥的血汗钱,你也想要,有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吗?”胡玉翠气得跺脚。
  谢开云坐在原地,一点不畏惧,反而是大声说道:“我无耻,我无耻什么?爹妈没在,财产都归你们了,我来要钱天经地义,你别以为你今天请人来我就怕你们,今天我话搁这儿了,要么分我们一半,要么你们永世不得安宁!”
  房间里除了两人吵架,没有人说话,唐诚同时按住林潇和谢开林,静观其变。
  谢芳见状,又跑过来,拉住胡玉翠,说道:“二叔,你怎么开得了口,这是我爹用命换来的,爷爷奶奶的钱不都是让你败光了吗,那有什么财产?”
  谢开云斜着眼睛说道:“小芳啊!你已经是个大姑娘了,难怪男朋友都带回来了,不错不错!”
  谢芳听他言语轻佻,怒道:“你好歹是我长辈,怎么能这么说话!”
  “我是你长辈,你拿我当长辈吗?”谢开云也提高声音,“跟你们说明白了,今天要是不给我钱,我就把你送给我兄弟,胡玉翠,听到没有!”
  林潇怒气已经无法遏制,“刷”的站起来,大声道:“现在滚出去!”
  谢开云当然不怕,斜着眼睛:“还没成谢家的姑爷,却要帮谢家做主了,兄弟们,把这谢家姑爷先废了!”
  跟他一起来的两人刷的站了起来,摩拳擦掌。
  眼看林潇就要动手,唐诚站起来,说道:“有什么出去说,别在里面吵了,外面宽敞一点!”
  谢开云看看唐诚:“你是谁?哪有你说话的份!”
  “你别管我是谁?”唐诚微笑道,“你是老谢的兄弟,我觉得他给你钱也是理所当然的!”
  唐诚话一出口,谢芳瞪大眼睛,万万没想到跟着林潇来的人是这样的人。
  林潇猜想唐诚这么做必然有深意,自己毕竟年轻,没有经验,不如先静观其变。
  于是凑过去对谢芳的耳朵说道:“别担心,是警察局长!”
  谢芳不是傻瓜,自然知道这四个字的分量。
  谢开云本来还以为唐诚要起来和自己打架,没想到却是帮自己的忙,心头大喜,说道:“还是你明事理,三百万,他一个人花得完吗?”
  “不错,我们出去谈,亲兄弟,别伤和气嘛!”唐诚勾着谢开云的脖子就走了出去。
  另外两人也站起来跟在后面。
  谢开林站起来,被林潇拦住。
  “谢叔,我和谢芳出去就行了,你们在家招呼客人!”
  胡玉翠和谢开林对望了一眼,他们在医院见识过林潇打人的本事的,也就停了下来。
  “你们小心,他们可能有刀!”胡玉翠不忘交代。
  “没事!”谢芳回头对着胡玉翠的耳朵说了几句话。
  胡玉翠的脸色瞬间好转了许多,拉着谢开林坐下来招呼客人。
  “你兄弟真不是人!”等谢开云出门,和谢开林一桌的一个人说道,“你的救命钱还要来抢!”
  “就是啊!”谢开林的脸色也好了很多,重新打开一瓶酒,“别管他,我们先喝酒!”
  “对了,他说你赔了三百万,不会是真的吧!”那人趁机问道。
  “那怎么可能,你看我现在好端端的,哪有那个老板那么好心,八万块而已!”这个台词是两口子琢磨了几天想出来的,最多就是只能说八万块。
  “开始不是说你腰椎粉碎了吗?看现在怎么没事一样!”
  “地方上庸医的话,怎么能信呢?”谢开林端起碗来,“我是在靖海医好的,靖海是著名大城市,医术可厉害了!”
  “哦哦!”那人似乎懂了,使劲的喝了一口酒。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外面的场地上,只是模糊的看得到人影。
  唐诚勾着谢开云出了门,谢开云正在说:“我要得不过分吧,我们是亲兄弟,爹妈没在了,他不管我谁管我?”
  唐诚说:“不过分,刚才那个人你看到了,就是他姑爷,他保管着钱的,来来来,你和他谈!”
  此时林潇和谢芳已经走出来,谢芳听到唐诚也说林潇是姑爷,脸色大红,看来不只一个人这样认为。
  唐诚说完转头对林潇说:“你不是拿着钱吗?来和他们商量下!”
  林潇会意,对谢芳说:“你先站在这里别动,我很快回来!”
  “你小心点!”谢芳急道,“他们三个人!”
  “没事!”林潇说道,“你放心站在这里,很快!”
  “小心点,别出人命!”唐诚退回来,轻轻的说道。
  一边说一边把谢家的大门关上,又站了靠在门缝上,里面即使有人也看不到。
  林潇听得清楚,走出去道:“来吧!钱在车上,你们来点一下!”
  谢开云大喜,急忙跟上前去,想不到这钱来得这么简单。
  走了两步,刚要说话,只觉得胸前一痛,人就飞了出去。
  另外两人也没有反应过来,全身剧痛,身子已经飞在半空,不知道落脚点在哪!
  林潇听了唐诚的话,没有用上真气,毕竟唐诚就是搞这个工作的,出了事不行。
  但是也力大无穷,三人都掉在了不远的竹林里。
  唐诚不是自己没法制服,完全是想借此机会看看林潇的实力。
  可眼睛没看清楚,人已经没了。
  “你不会把人打死了吧!”唐诚急忙跑过去。
  “没事,我有分寸!”林潇轻描淡写。
  谢芳看到林潇没事,很是高兴,站在原地只差跳了起来。
  “我们去看一下情况!”唐诚随手掏出一只手电,朝着竹林摇晃的地方走去。
  林潇带上谢芳也走了过去。
  竹林被压倒一片,所幸这些竹子都是青皮竹,生长得挺好,加上的横着飞出去,遍体鳞伤难免,生命危险却是没有。
  三人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林潇心中有数,看了看,果然眼睛还睁着,只是不敢说话了。
  此时天色完全暗了,别说受伤,就是失踪,肯定也没人看到。
  谢芳虽然心理有所准备,可是看到眼前的景象还是吓了一跳。
  只见三个人浑身是血,大概率是被竹子刺的,看起来有些恐怖。
  不由得转过脸去。
  “还要钱吗?”林潇蹲下去问谢开云。
  谢开云痛苦的摇摇头。
  “还要仗势欺人吗?”
  谢开云只能摇头。
  “你给我记住,以后我再听到你敢欺负人,我让你生不如死!”林潇咬着牙齿对他说。
  谢开云再度点头。
  此时唐诚的电话响了,电话里说:“我们到了!”
  唐诚简单的说:“过来拉人!”
  不一会,只见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从车上跳下三个警察。
  唐诚迎了上去。
  “唐局,什么事!”为首的小声问道。
  “这三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倒在这里,可能是喝酒醉了,你们带他们到医院好好看看!”唐诚站起来指着地上的三个人说道,“顺便通知他们的家属到医院去照顾!”
  “好!”那人答应道,“抬上车去!”
  “等一下!”林潇阻止了他们。
  三名警察站住,看着唐诚。
  唐诚也不知道林潇是要干什么,疑惑的看着林潇。
  林潇没有说话,摸了摸谢开云的骨头,果然裂了三根,不过没有彻底断,这是为了防止刺到内脏。
  另外两个也是如此,林潇站起来说道:“可以了!”
  三个警察有些不解,但还是弯下腰先把谢开云抬了起来。
  “好痛!”谢开云一离地,大叫一声,差点昏过去。
  不过吼也没用,三个人很快就被丢在车上。
  如此颠簸的道路,有他们受的。
  “好了,你们送到乡镇卫生院就行了,晚上注意安全!”唐诚交代。
  “一起吃饭再走吧!”谢芳说。
  “不了,他们有事!”唐诚说。
  那三个警察和林潇握了握手,转身离去。
  “他真是局长?”谢芳问林潇,只不过声音很轻。
  “当然,你看像是假的吗?”唐诚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回去喝酒!”
  谢芳有些尴尬,不是自己不信,而是容不得自己相信。
  这事情变化得太过突然,无论是任何人都难一瞬间相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