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七十二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到客厅,胡玉翠和谢开林正在强装笑脸招呼客人,见三人回来,胡玉翠急忙跑到门口看看,问谢芳:“那三个呢?”
  谢芳不知道该怎么说,看向林潇。
  唐诚急忙解释:“刚才他们出门,不小心摔倒,打急救电话去医院了!”
  “噗!”
  这一个解释,不知道让多少人瞬间把吃到嘴里的东西喷了出来,门口那么宽敞,怎么也不会自己摔跤。
  可人确实不见了。
  有好事者马上走了出去实地勘察,果然不见了三人的踪影,只是在竹林里看到一些血迹。
  “真的假的?”胡玉翠问道。
  谢芳点点头。
  “这就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胡玉翠大喜,急忙招呼唐林二人坐下,“我去热下菜!”
  谢开林的酒被打碎了,谢芳把林潇的酒提来递给他。
  谢开林看也没看就打开倒了起来。
  唐诚却看了看林潇:“你一个学生都喝这么好的酒,你让我情何以堪!”
  “很好吗?”林潇对只是觉得价格贵而已,虽然电视上偶尔看到广告,也不知道实际上是不是真的。
  “有多好!”谢开林说道,“我还是觉得老白干好喝!”
  “两千多一瓶!”谢芳对着谢开林耳朵轻声的说。
  谢开林提着酒瓶的手就放不下来。
  500毫升而已,要两千多,简直是闻所未闻。
  马飞鹏坐在自己的S600里,趴在方向盘上,看着谢芳同林潇走出了车站。
  心理的伤痛远远大过身体的伤痛,原本以为凭借自己富裕的家境和热烈的追求,一定能把谢芳追到手。
  现在看来是没有可能了,花了那么多钱,那么多心思。
  输给了一个认识还不到两月的人。
  而且这个人长得也很普通,经济实力上和自己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连成绩都没有自己好。
  只有一点比自己厉害,就是会打架。
  电杆看着不停流泪的马飞鹏,心里对林潇的恨意又增加了很多。
  “大丈夫何患无妻!马少你就别难过了!”过了很久,电杆安慰马飞鹏。
  马飞鹏一言不发。
  这道理谁都懂,可是做起来十分的难!
  “电杆,你说我是不是彻底没希望了!”马飞鹏靠在靠背上,像要瘫痪的样子。
  “也不能这么说,反正这个女的目前还没有和别人结婚,你就还有机会!”
  “可是万一他们已经那个了呢?”马飞鹏很沮丧,越是不从哪方面想,思想越是不由自主的去想。
  “不可能吧!我看谢芳不是那样的人!”
  “这怎么能看得出来,你怎么知道他们现在出去是不是去看电影了,是不是去逛街了,是不是去住酒店了?”马飞鹏发出了三连问。
  电杆语塞,这个真不好确定。
  马飞鹏越想越气:“谢芳我知道是不会,可是姓林那小子呢?我们会霸王硬上弓,那小子也会啊,何况谢芳对他本来就有好感,也许半推半就就那个了!”
  “我想不会吧!依我看,他们最多接个吻什么的,发展到那一步还早!”
  “滚,都能KISS了,其他还不可能?”电杆的话仿佛在马飞鹏本已经受伤的心脏上又插了一刀。
  “那要不我们想想办法!”电杆说道。
  “想什么办法?你表哥么?出来了没?”马飞鹏对这方面已经不相信电杆了。
  “我表哥是没出来,可是你爷爷不是挺宠你的吗?不如找他老人家想想办法!”
  马飞鹏沉默了一下,说道:“可是要让我爸知道,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那有什么?反正你爸还是听你爷爷的,何况我们可以瞒着你爸!”
  “我爸消息可灵通了,不行!”马飞鹏打心里害怕马瑜。
  “不用怕,我们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就行了!”电杆安慰道。
  “怎么可能?”马飞鹏睁大眼睛,“我找我爷爷,那都是我爹全程监控!我家有安保系统!”
  “监控无所谓啊!只要他不在就行!”电杆继续支招,“何况他也不可能24小时盯着监控看!”
  “对啊!”马飞鹏一拍大腿,“这说到我的心坎里了,正好他白天都在公司,我先回去和我爷爷说说,想想办法!”
  “对啊!要不先打个电话!”
  “我家没电话,一打别人就知道了,我还是先赶回去再说!”马飞鹏马上变得精神抖擞,发动汽车。
  “我不能去!”电杆急忙说道。
  “为啥?你不去我找不到怎么说!”马飞鹏没想到电杆临阵逃脱。
  “我真不敢去,我看见你爷爷就害怕!”电杆嘴皮子厉害,想到马飞鹏的爷爷,有些发怵。
  “算了,我先去看看,不行我们再商量!”
  “好!”电杆急忙下车,自己先回家了。
  马飞鹏无奈,开着自己的车一个人也回了家。
  马老爷子又在看三国,起码看了不下二十遍了。
  “小鹏,过来,爷爷正在看关云长温酒斩华雄,你也陪我看看!”马飞鹏一进门,马万里头也不回,就知道是他。
  “爷爷,有什么好看的,电视里都是骗人的!”马飞鹏在马万里旁边坐了下来。
  马万里听了这话,捋着胡须,呵呵一笑:“你这个年纪,当然觉得是骗人的!等你年纪再大一点,你就明白了!”
  “我明白这个有什么用,关羽杀华雄,我现在还想杀人呢!”马飞鹏借机嘟囔道。
  “怎么了?考试没考好?”马万里把目光收回来,看着马飞鹏,“早就和你爸说了,别给你那么大的压力,一个高中嘛!能考多少算多少,没必要在乎!”
  “爷爷!”马飞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说的不是成绩,是我喜欢的女同学跟别人跑了!”
  “什么?”马万里一下瞪大眼睛,“她看不上你?”
  “我怎么知道,我该花的钱也花了,竹篮打水一场空!”马飞鹏掉下了眼泪,“现在我怎么办?”
  “男儿有泪不轻弹!”马万里说道,“既然人家不喜欢你,那我也没办法!”
  “啊?”
  马飞鹏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马万里说的话。
  “那你现在想怎么办?”马万里看出马飞鹏的吃惊,问道。
  “我现在对她是朝思暮想,食不甘味,我就想得到她!”马飞鹏说道,“我要是没有她,活下去都觉得没意思了!”
  马飞鹏使出了杀手锏,马万里最怕的就是自己出事,因为自己是马家的独苗。
  马万里叹了口气:“那你说你现在打算怎么做?才能把人家追回来!”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就想把那个人打死!”马飞鹏狠狠的说。
  “你打死了那个人,你哪个同学就会和你在一起了?”马万里反问。
  “反正我不管,我看见那小子我就想揍他!”
  “那你可以揍他啊!只要不要伤得太重就行,更不能伤了人命!”
  “可是我打不过啊!”马飞鹏瞬间嚎啕大哭,“我今天出去还被他打了一顿,你看,我衣服上还有他的脚印!”
  “你活该!”马瑜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脸怒意。
  “爸!”马飞鹏一脸惊悚。
  “我就知道你小子偷偷把我的车开出去准没好事!”马瑜提着马飞鹏的衣领就拉了起来,“啪”的就是一耳光。
  “你说什么啊?爸?”马飞鹏很无辜的眼神,急忙看向马万里。
  马万里一字一句的说:“你爸什么都看见了,好好和你爸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啊?”马飞鹏大惊,“你都看见了?”
  “当然,从你一出门,你爸就跟在后面,你就不要在他面前撒谎了!”马万里把拐杖拿了起来,“我困了,我去睡下午觉,你们爷俩好好说说!”
  “完了!”马飞鹏心想,“这下彻底完蛋了,难怪电杆那小子不跟着来!”
  “啪啪!”马瑜毫不客气接着给了马飞鹏两个耳光,推了他一下,马飞鹏重重的坐在了沙发上。
  “自己看!”马瑜把手中的相机丢给马飞鹏,“一切我都清清楚楚,你追别人,我忍了,你乱花钱,我也忍了,现在你还想干什么?抢劫?非礼女同学?”
  马瑜恨铁不成钢,自己坐在沙发上大声的质问。
  马飞鹏捂着发烫的脸,不敢说半个字,自己在车站的一言一行,在相机里看得一清二楚。
  没想到马瑜还玩这招?
  这大大出乎马飞鹏的意料!
  “你说啊!我告诉你,今天还好你没有做出更出格的事情,否则我今天就废了你!”马瑜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我那不是想吓唬她么?反正也没有成功,我还被打了!”马飞鹏嘟囔道,心里却是害怕至极,想起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典故。
  “吓唬?我看要不是那个人出现,你今天还真要非礼别人!”马瑜蹭的站起来,指着马飞鹏说道,“你还有脸狡辩?你竟然在外面说你是马家的人,你丢你的脸不要紧,你怎么还要丢我的脸?丢你爷爷的脸?”
  马飞鹏偷偷看了看父亲的脸色,不敢回话,生怕被再打两耳光。
  这句话让马飞鹏大概猜出了马万里为什么不管自己的原因了,丢脸是个关键词。
  “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在家思过,学不用去上了!”马瑜坐下来拿出电话,“我让你妈回来看着你!”
  “啊?”马飞鹏大惊,“没必要吧!大不了我以后不追她就是了,你不让我读书,我考不上大学啊!”
  “滚一边去!就你这水平还大学?”马瑜说道。
  那边已经接了电话。
  “你把手里的事交一下,现在回来看着儿子!”
  “怎么了?怎么突然要我回来,我事情多能不能缓两天?”那边说道。
  “一会我再和你说,无论什么事都先放着!”马瑜的态度很坚决。
  “好吧!那我尽量赶下午的飞机!”
  “把手机和钱全部交出来!”马瑜挂断了电话:“只要你敢走出这个房子半步,从此就断绝关系!”
  马飞鹏无奈的把手机和身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递给马瑜,马瑜冷哼了一声,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马飞鹏大气都不敢出,这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日子难过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