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七十八章 别惹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们走了!”谢芳轻轻对林潇说道,她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眼神,仿佛就是要把别人吞进去一样。
  “先等一下!”林潇看看谢芳说道,“我收拾他!”
  “收拾谁呢?”马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知道什么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林潇的愤怒已经到了临界点,没理马金,而是看着雷虎,冷笑道,“你看他那死人眼睛,再这样看,信不信会瞎了?”
  “小潇!别乱说!”付希大急,只差没有办法,否则都要拿东西堵上林潇的嘴了。
  “小子,你知不知道,在平时你这样说话会有什么后果吗?”马金说道。
  “你有病吧!”林潇骂道,“这死人眼不会说话吗?你抢着说什么?”
  “好,给脸不要脸,简直是找死!”马金大怒,走了过来,对着林潇就是一个耳光打过去。
  林潇伸手一拉,就把马金的手了了下来。
  “信不信,我把它变成火熛猪脚?”林潇倏的一拉,马金的手被拉了过去放在炉子的上方,距离火红的木炭不足两公分。
  “放开我!”马金大怒,想挣也挣不脱,大叫道。
  木炭的温度已经覆盖他整个手掌,他另外这只手帮忙来打林潇,被林潇又拉住按在了木炭上方。
  “哟!太岁头上动土!”雷虎大怒,站起来帮忙,把面前的碗砸向林潇。
  林潇瞬间左手把马金的手按了下去,只听得“滋”的一声,马金的双手紧贴在木炭上,冒起一阵青烟。
  几乎是在同时,林潇右手接住了雷虎打过来的碗,慢慢的放下。
  马金甩开木炭,几乎是痛不欲生,抱着双手,应该是朝着有水的地方跑去。
  雷虎见一下没有打中林潇,又把手中的筷子丢过来。
  林潇接住筷子,顺手插进木炭里,夹起了不知道几个火炭,飞速而精确的投进了雷虎那本来就敞开着的领口。
  雷虎如果会飞,此刻他一定会飞起来。
  可惜他不会,所以他大叫一声,想把背心扯下来,可木炭太红,背心瞬间就被烧了起来。
  木炭没抖出来,整个人却倒了下去。
  看来潜意识是想用翻滚的方式扑火,没想到木炭先在背心里面燃烧,这倒下去,完全紧贴皮肤了。
  初步估计,纹身也得到有效的加强。
  “水泼我!”雷虎大叫。
  大厅一开始喧闹无比,此时却瞬间陷入寂静,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一个着火的人在地上翻滚。
  还是马金反应快,水龙头也不远,顾不得双手疼痛,咬紧牙关,提着一桶水冲了过来,朝着雷虎浇了下去。
  雷虎瞬间得到解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虎哥!”马金丢掉水桶,一把把雷虎抱了起来,拉开他的衣服,火炭的热气还在雷虎身上散发,有点像烟。
  付希颓然而惊恐的看着雷虎,大汗淋漓。
  “打给马总,快!”雷虎死死的看着林潇,“你死定了!”
  “带虎字的是不是没有一个好人?”林潇懒得理他,问谢芳。
  谢芳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上次打的人叫丁虎,不由得莞尔一笑:“大概是吧!”
  马金费了很大劲才把电话打通,几乎是哭着说:“瑜叔,虎哥出事了!”
  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马金挂断了电话。
  “人家叫帮凶来,我们走吧!”谢芳还是有些害怕,对林潇说道。
  “有种别走!”马金大叫。
  “你算什么东西?你说不走就不走?”林潇站起来,冷笑道,“你们最好别惹我,小心我灭了你们!”
  “你们走吗?”林潇问付希。
  付希呆若木鸡,马金叫道:“姓付的,你等着!”
  “金哥,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付希都哭了出来,吴丽丽脸色苍白要紧嘴唇,显然是十分害怕。
  “表哥,走吧!”林潇看看付希说道。
  “你害死我了!”付希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你走不走?”林潇大声说道。
  不想过多废话,虽然付希确实是好心,但陪酒这种工作,就难以让人接受了。
  何况林潇本来就不想找什么工作,完全是他自作主张。
  “我不走!”付希摇摇头,看看雷虎,又看看林潇,早已经六神无主。
  “那我们走!”林潇一把拉住谢芳,并排就走了出去。
  刚走到门口,一辆汽车就冲了进来。
  “这么快?”林潇觉得不可思议。
  车上瞬间下来四个人,尤其是前面两个,黑西装、大墨镜,有点像电影中的山口组。
  让林潇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看到了一个人,虽然不熟悉,却也知道这人不简单。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
  邹太坤也是一呆,看到林潇和谢芳,心里就咯噔一下。
  自从在靖海见识了林潇打人之后,邹太坤内心告诫自己,离这个人应该远一点。、
  可没想到刚到南泽就遇上了,而且还是这样剑拔弩张的场合。
  走肯定不行,留下来要是有冲突也不行?
  正在思考的时候,马瑜已经对黑西装的两个人说道:“进去看看什么情况?”
  那两个人看起来很彪悍,急匆匆的冲了进去,很快就把雷虎扶了出来。
  “卧槽!”马瑜飚了一句脏话。
  雷虎已经不是那个潇洒飘逸的虎哥,而是一个,披头散发,衣裳破烂的人,看起来伤得不轻。
  “谁干的?”马瑜问跑到跟前的马金。
  “瑜叔,就是他!”马金抖着双手指着林潇。
  “我今天早上眼皮就跳,带邹总来尝尝我们集团名片,刚到门口,就接到你们电话!”马瑜指指自己的眼睛,“你看应了吧!现在眼皮不跳了!”
  “不跳了!”马金说道,“瑜叔,你看我的手!”
  说完把自己的双掌翻了起来。
  “怎么回事?”马瑜看了一眼,无数个白白的大泡。
  “被他按在火里烧的,虎哥也是!”马金大声道,“虎哥的更严重,一个肚子全部被烧伤了!”
  “哦?”马瑜这才盯着林潇看,猛然想起那个录像,这不就是录像里打自己儿子的人吗?
  这真是冤家路窄!
  “你是打马飞鹏的人?”马瑜本来打着领带的,一生气之下,顺手就把领带扯了下来。
  本来看到马金的样子已经有些愤怒,此刻又认出是打马飞鹏的人,内心的愤怒开始呈几何级上升的趋势。
  “不错!”林潇放开谢芳的手,不用说也猜得出来,问道,“你是马飞鹏的爹?”
  邹太坤看着林潇,笑了笑。
  经过权衡,得出结论:静观其变!
  林潇不明白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没理他。
  “正是!”马瑜怒极,“你是谁?为什么要先打马飞鹏,又打我的人?”
  “你问的好笑!”林潇说道,“自己好好问问你宝贝儿子和你宝贝手下,他们是不是欠揍?”
  “用不着你来教训我,既然你要和我对着干,我也不客气!”马瑜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有错在先,但是当爹的有几个不护犊子,而且眼前这人也不就是个辍学生而已,心头想着先把他打残废再说。
  “那就来吧!”林潇冷冷的说道,“当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你说什么?”马瑜狠狠的把领带砸在地上,“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别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林潇轻轻提起一点真气,看他两个保镖的样子,应该是练过,不过从戒指的反应来看,没有真气,不足为惧。
  “什么口气?”马瑜冷冷一笑,一招手,那两个抬着雷虎的人把雷虎放了下来,走到他背后。
  “就是质疑我的口气,我很不喜欢!”林潇冷冷的说道,说完看看邹太坤。
  “拿下?”马瑜大喝一声,这么个不起眼的毛孩子敢在自己面前大呼小叫,已经把五脏六腑都气出烟来。
  两个保镖同时夹攻过来。林潇冷冷一笑,在两人靠近的瞬间出手,揪住两人胸口的衣服。
  “嘭!”一声闷响。
  两个保镖头碰头,几个毛驴转,倒了下去。
  马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赖以信任的两个保镖就这样就倒下去了?
  而且是一瞬间,似乎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邹太坤微微一笑,这两个保镖别说在林潇面前,就算是和冯天宝那个雇佣兵比起来都是不堪一击。
  而那个雇佣兵在林潇面前同样不堪一击,所以也不奇怪。
  “还有人没?一起上!”林潇看向邹太坤。
  邹太坤耸耸肩,表示与我无关,看了看马瑜。
  马瑜当然不可能上,看了看邹太坤。
  邹太坤微微一笑:“算了吧!”
  马瑜脸色铁青,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林潇冷冷的说道,“不过别惹我!”
  马瑜默然不语,心头确实要爆炸,额头上青筋暴起,但是也没有办法。
  “另外,如果你或者你儿子,或者你的手下,要是惹到我,或是她,还有我的朋友和亲戚!”林潇接着说道,“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马瑜明白她指的就是谢芳,可不知道里面还坐着林潇的亲戚。
  这话说得太狂,但目前的情形,似乎除了沉默,也别无他法。
  “难道他就是要找的那个高手?”想到这里,不由得看了一眼邹太坤。
  邹太坤何尝不是这个想法,对望了一下,嘴角一丝苦笑。
  这要真是那个高手,那就是报不了仇的了!
  “你们听到没有?”林潇问坐在地上发抖的雷虎和马金。
  两人不停点头,身体在颤抖。
  若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竟然有人敢在马瑜的面前打人,还是打了他自己的保镖。
  据说是两个年薪百万的柔道高手,可惜一点也不柔就昏死过去。
  “我们走吧!”林潇伸手拉住谢芳。
  谢芳没有拒绝,她突然发现,林潇同在靖海相比,除了依然打架厉害以外,竟然有一些霸气和冷漠。
  也来不及思考,就跟着林潇走了出去。
  剩下呆若木鸡的马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