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八十六章 伤得很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和尚静静看着柳无血走远,直到没有了踪影,这才转身看林潇。
  林潇依然没有苏醒,谢芳不停的哭着在给他做人工呼吸,一会又根据学过一点的急救方法压他的肺部。
  “阿弥陀佛!”老和尚看着林潇,对谢芳说道,“一切皆是缘,万般皆是苦!”
  说完转身,慢慢的走了出去。
  谢芳大急,林潇不醒,老和尚看起来道行高深,也顾不上害怕,谢芳跑上去,扑通就跪在老和尚的面前:“大师,求求你救救他!”
  说完就叩起头来,眼泪像珠子一样掉落一地。
  老和尚手微微一动,谢芳的头再也叩不下去。
  “一切有因便有果,他若是生,自然会醒,他说是去,别人又怎能留?”
  谢芳听不懂他说的话,抬头看着他,难道当真是见死不救吗?
  “你告诉他!山上有佛,放眼尽是慈悲,心中有佛,万事皆为修行!”老和尚说完这几句话,一闪身,已飘然离去。
  谢芳怔怔的呆在原地,一下不知道该做什么!
  急忙爬起来想把林潇抱起来,可林潇太重,哪有那种本事。
  无奈学着电视里的样子,站在林潇脑袋后面,弯下腰拖着林潇的衣领,勉强把林潇拖进屋里,抬到了沙发上躺着。
  林潇还是不醒,掏出林潇的电话,已经被打得变形,屏幕碎了!
  看来只能打急救电话。
  急忙拿出手机,刚要把电话拨出去,就听到林潇哼了一声。
  谢芳大喜,林潇竟然自己醒了过来。
  “你醒了!”谢芳急忙去抱林潇,想扶他坐起来。
  林潇怔怔的看着谢芳,有些茫然。
  “怎么?”谢芳不明所以。
  “你嘴上怎么有血?”林潇问道。
  谢芳脸瞬间红了起来,看来刚才做的不标准的人工呼吸,多少把林潇的血丝沾了一点在嘴上。
  “那个,我不小心咬破了嘴皮!”谢芳急忙说道,跑去卫生间,迅速把嘴洗干净。
  “人呢!”林潇自己想坐起来,但五脏六腑好像都要掉下来一样的疼痛,无法起身。
  “都走了!”谢芳走出来说道。
  “马飞鹏呢?”林潇问。
  “也走了,跟那个打伤你的人走的!”
  “跟他走了?”林潇有些奇怪,“去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谢芳摇摇头。
  “他怎么就放过我了!”林潇接着问道,在昏迷前一刻,清楚的记得那人很轻松就把自己击倒。
  “后来来了一个大师!”谢芳知道林潇昏过去,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于是把自己看到的全部说给林潇。
  “一个看起来很老的和尚,他来了,那人才走,不然只怕我们都死了!”谢芳想死马飞鹏那拿着刀片的样子,依然有些心惊肉跳。
  林潇躺在沙发上,听谢芳虽然说的平静,但是那人的功力已经非同小可,老和尚一来,就没有了杀自己的机会。
  “那个和尚大师让我给你带句话!”
  说完,谢芳又把老和尚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念给林潇。
  “这些话什么意思?”林潇有些茫然,自己与和尚可没有任何关系。
  “那人怎么走的?没有打那位老和尚吗?”林潇急忙问道。
  谢芳摇摇头:“我没看到!我听到他们说了几句话,那人就走了!”
  “是他!”林潇瞬间想到的就是在山上遇到的老和尚,除了他,在附近,绝没有人能抵挡那人的进攻。
  他到底有多少功力,自己根本不知道。
  打自己的人绝对是个高手,不会无缘无故的走。
  其实柳无血此时正坐在租来的出租车上,总觉得内脏出了问题,不停的往靖海赶去。
  “这老和尚是谁?”柳无血不由自主的按住自己的肺部,“竟然在一瞬间把自己的真气毫发无损的反击回来,打伤自己,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开快点!”柳无血嫌车太慢,而自己的肺部就像是漏气一样,感觉逐渐的在瘪下去。
  这要不尽快赶到靖海,飞往国外,自己的小命可能会报销。
  “他妈的早知道直接一次性就把那小子解决!现在好了,还得找个人来照顾自己!”心头想着,看了看坐在旁边的马飞鹏。
  马飞鹏正看着窗外,脑子里只有一个画面,就是谢芳在给林潇做人工呼吸。
  “还好这小子傻!否则半夜三更哪里找合适的人来照顾自己!”柳无血暗暗叹息,“早知道就不该自恃无敌,独自前来,还到处溜达,找几个司机开着车来不好吗?搞得现在租车回去!”
  “还好老和尚手下留情!”柳无血转念一想,“先回去再说,林潇不足为惧,可怕的是那个老和尚,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请你扶我坐起来!”林潇实在是一个人没法撑起。
  “你受伤了吗?”谢芳这才反应过来,他看林潇躺着,只认为是累,不知道林潇受了重伤。
  林潇点点头:“比我想象的严重!”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谢芳给林潇倒了一杯水。
  林潇摇摇头,看着谢芳。
  谢芳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转过脸去。
  还好他不知道自己给他人工呼吸,否则此刻怎么见人?
  “不去怎么行?”谢芳有些急了。
  “你不知道我自己会医吗?”林潇勉强笑了笑,“不用担心!”
  “嗯!”谢芳心头踏实了不少,轻轻的答应道。
  “真好看!”林潇看着谢芳的脸,自言自语。
  “你说什么?”谢芳听得清楚,顿时满脸通红。
  “没有!”林潇自己也觉得不对劲,“我得先恢复一下!”
  急忙闭上眼睛,从戒指里吸取真气,慢慢查看伤情。
  几乎所有的内脏器官都不同程度的受损,所幸自己真气护体,尚不足以致命。
  对方是谁?他是有机会一击击杀自己的,最后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自己,有意还是无意?
  为什么会有这么个高手来对付自己?他是谁?
  秦文、马飞鹏之流不可能接触到这么厉害的人,那么?
  李家?
  王长远?
  还是安琳娜?
  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出其他人来。
  一切皆有可能。
  谢芳默默的坐在一边,第一次看到林潇竟然真的像电视里面一样打坐!
  林潇的精神有些不能集中,当真气运到丹田,腹中一阵剧痛,只觉得胸口一阵发甜,一口血涌了上来。
  “你怎么了?”谢芳原以为林潇自己会医,应该就没事了,哪想到又吐出血来。
  “我没事!”林潇摇摇头,把血吐在垃圾桶里面,“我的伤比我想象的严重,我可能要找银针来辅助!”
  “那怎么办?这里有银针吗?”谢芳急忙递过一张纸,问道。
  “这里没有!”林潇摇头。
  “我们去医院吧!”
  “去医院没用!”林潇说道,“我还需要一些药物!”
  说完想摸手机,才发现手机坏得一塌糊涂,张草药的电话也记不住。
  “什么药?我去买!”谢芳站了起来,“我去打车!”
  “不行,你现在出去我不放心,而且也买不到!”林潇拒绝了他的想法,“要是马飞鹏还在外面怎么办?”
  谢芳犹豫了一下:“不可能,他早就走了,要是还在这里,他肯定早就进来了!”
  说完拉开门:“你等着别动,我去外面打车回来拉你!”
  “别去!”林潇想下地来,却觉得头一阵晕眩,几乎无法移动。
  谢芳已经冲了出去。
  “妈的!”林潇挣扎了一下,“到底是哪里来的高手?”
  谢芳既然已经出去,也无法阻止,心想既然老和尚来挡住了敌人,那正如谢芳所说,应该不会在外面。
  就算在外面现在也没办法,林潇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从戈壁出来以后太顺了,就没遇到过敌手,这次要不是老和尚出面,自己已经去地府修炼了。
  老和尚的话是什么意思?
  叫自己去看石佛?
  那石佛除了慈祥,真没什么特别的!
  特别的是那两句莫名其妙的诗!
  睁开眼睛,看到茶几上摆着那本张草药给的道门七针,心念一动,想起里面说的内容,闭上眼睛,心念到哪里,真气就流到哪里,就觉得哪里的穴位似乎有所感应!
  难道这书在平时感应不了,唯有在重伤之下,才能有所察觉。
  可是此时真气微弱,也没有银针辅助,否则可以试验一下能不能加快恢复速度。
  正在胡思乱想,谢芳已经推开门进来,后面还跟着个人,大概是出租车司机。
  “要去医院吗?”司机问道。
  谢芳不知道,看看林潇。
  林潇摇头道:“思邈堂!”
  “噢!”司机若有所悟的样子,“说实话,这时候看中医不太明智,你们也是,小两口悠着点!”
  谢芳和林潇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看他的样子,大概是以为林潇做了什么伤人的事情了吧!
  谢芳知道林潇医术厉害,去思邈堂自然有自己的道理。
  “帮我带上这本书!”林潇看看谢芳,只是发现自己的行动竟然成了大问题,刚才还可以撑着坐起来,现在竟然发现连说话都没有力气,而且觉得眼皮很重。
  谢芳急忙把书拿起来,顺手夹在胳肢窝下面。
  “请你帮我抬着他的脚!”谢芳对司机说道,自己虽然力气不大,但是仍然努力从后面端着林潇的胳膊,林潇的头靠在她的胸口,听见了她的心跳。
  “谢谢!”林潇从来没有想过,在如此生死攸关的时刻,会是谢芳和自己在一起,而且她完全没有顾忌什么,仿佛把自己当成了最亲的人。
  谢芳有些吃力,还好司机力气大,承担了大多数力量,很快就把林潇送上车,朝着思邈堂飞驰而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