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九十一章 诛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用费什么周折,四人很快就看到包扎好伤口躺在床上的王长远,正在闭着眼睛思考人生。
  “王老板,你要找的人来了!”张草药声音很大,“这是在养精蓄锐吧!”
  王长远吓了一跳,睁开眼睛,一骨碌坐了起来,暂时忘记了思考。
  “张草包,你要干什么?”王长远怒视着四人,“这里是医院,可不是你那思庙堂!”
  张草药平生最恨别人说自己是张草包,心头大怒,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凡事动脑比动手强。
  张泽却是瞬间怒气爆棚,大骂道:“狗日的王黑心,敢骂我爹!”
  走上一步就想给他两巴掌,被张草药拉住。
  “打我,你配吗?”王长远冷笑道,“把他们赶出去!”
  听到这话,站在她身边的两个壮汉向前一步,有想要动手的意思。
  王长远心头虽然忌惮林潇,但确定林潇此时重伤在身,虽然活生生的站在眼前,也绝不相信他已经恢复。
  林潇心头做好了再把他打一顿的打算,蓄势待发。
  “请你们出去!不要影响我们王总休息!”其中一个说道。
  林潇想直接动手把他们打趴下,张草药却对他说道:“先听我说!”
  “在医院动手不好,你看我爸的!”张泽深知父亲有自己的办法,医院这么大的场合,动手打人,麻烦不小。
  林潇看看谢芳,谢芳没有说话,眼神里却满是担忧,林潇打起人来确实有些害怕。
  “请你们出去!”那人提高声音,把双拳握了起来。
  张草药冷冷一笑,说道:“王老板,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医院还是你家的?”
  “不是我家的,也不是你家的,滚出去!”王长远的肩膀连着手被吊着,脸色异常难看。
  张草药眼睛盯着王长远,慢慢的说道:“我来这里是提醒你,我家的藏獒常年服食五毒散,没有我的解药,你肩膀将会溃烂见骨,狗命不保!”
  “别想骗我,当我是三岁小孩?”王长远当然不信,“你要说是狂犬病,我还信你三分!”
  “狂犬病那自然是躲不过的!”张草药冷笑道,“我这五毒散直接作用就是加速狂犬病的进程,原本狂犬病的潜伏期差不多是二十天,我的藏獒咬到,潜伏期是三天,信不信由你!”
  “我当然不会相信!”王长远说着,声音却突然小了许多,这正是他的痛处。
  表情也就变得更加阴暗,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张草药观察着他的表情变化,接着说道:“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伤口发痒?我告诉你,那是蜈蚣散正在啃食你的肉呢!”
  王长远摇摇头:“老子刚打了疫苗,别想吓唬我!”
  话刚一说出口,身子晃动了一下,真觉得肩膀处似乎有些发痒,不由自主的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抓了一下。
  “疫苗也打了?”张草药提高声音道,“王老板真是考虑得周到!”
  “那是,你以为你张草包那点本事就难得倒我?”王长远嘴上也不想认输。
  “那就最好!”张草药说道,“王老板的黑心黑骨,我想多厉害的狂犬病也没有办法的!倒是我多虑了!”
  “哼!”王长远在鼻子里哼了一下,气势已经完全弱了下来。
  “得狂犬病的人会有狂躁症!”张泽说道,“你们见过没?”
  一边说一边装作真的在问林潇。
  林潇假意摇摇头说道:“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懂,你知道就说出来我们听听!”
  “其实也没什么!”张泽说道,“就是看见东西就想咬,比如看见石头也去咬上一口,看到狗屎也去咬上一口!”
  “那要是什么都咬不到呢?”林潇又问。
  “那就咬自己啊!比如把手指伸出来,咬上一下!”张泽笑道,“咬到最后,实在什么都咬不到,就把自己的舌头也咬下来,于是就死翘翘了!”
  “真的那么恐怖!”谢芳听得有些心头发毛,脸色变白。
  林潇没说什么,对谢芳说道:“我们先出去!”
  谢芳确实也听不下去了,急忙走了上前。
  王长远本来一直也是在思考狂犬病的问题,医生也说了一旦得这个病就是不治之症,但是打了疫苗,放心了许多。
  现在张草药来这样一搅和,心头又担心起来,只觉得额头冷汗直冒,那种痒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张草药观察在眼里,冷笑道:“既然不信,那你就是死的活该!”
  说完转身:“我们走!”
  “王黑心,好好找个风水宝地!”张泽大笑着,跟着走了出来。
  刚要下楼,只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照顾王长远的一人大声叫道:“张神医,我们王总请你回去!”
  “你以为他是谁?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回去?”张草药回头怒道。
  “张神医,我们王总说了,是他对不起你,请你回去救他一命!什么条件都答应!”
  “你告诉他,他就是死得活该,我给他机会了,是他自己不珍惜!”
  “张神医,是我错了!”王长远已经在人的搀扶下走了出来,颤抖着站在一旁。
  张草药看他的样子冷笑道:“你王老板那么大本事,放心,没事的!”
  “张神医,我错了!”王长远可怜巴巴的看着张草药,“我给你道歉好不好,你大人大量,就饶了我吧!”
  张草药冷笑道,“要道歉也行,我这人心肠好,先给我磕三个响头!”
  “是不是我磕头你就给我医?”王长远看了看四周,病人护士那么多,除非张草药答应,否则磕下去,那自己的颜面就完全丧失殆尽了。
  “现在还和我讲条件!”张草药大怒,“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们走!”
  说完上了电梯。
  几人随着电梯就下到一楼,留下面面相觑的王长远一行。
  “这是干什么?”林潇好奇,他以为只是吓唬一下王长远,没想到还有后续。
  “诛心!”张草药笑道,“你看着,不出一分钟,他就下来磕头了!”
  三人都有些不明白,但是都知道张草药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深意。
  果然,话音刚落,王长远已经从另外一个电梯中蹒跚从被扶着走了出来,看到张草药,王长远扑通就跪下去,磕了三个响头。
  “我就知道,别人不怕死,你王老板那么有钱,能不怕死?”张草药冷笑,“我的藏獒咬中,没有我的独门解药,就算是你把肩膀砍下来也解决不了问题,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疫苗!”
  “我知道错了,神医饶了我吧!”王长远跪着说道。
  “想通了,不想死?”张草药冷笑着说道,“你都有什么错?”
  “想通了,我不该打上你家,不该出言侮辱你!”王长远的声音在颤抖,旁边的人紧紧的扶住,生怕他摔倒。
  “这还差不多!”张草药的脸色缓和了一下,“那我考虑下,也算是你命不该绝!”
  “谢谢张神医!”王长远再度磕了一个头,听张草药的口气,应该是答应救自己了。
  “看在大家都是南泽有头有脸的人的份上,我这次就饶了你!”张草药从口袋里拿出一包药粉,丢在地上,“回去洗干净伤口,用水拌成泥糊状,敷在上面,直到伤口完全愈合!期间药效太猛烈,伤口会变大,是正常的去除毒素,不用处理!
  王长远急忙拾起来:“谢谢神医!改天我一定登门拜谢!”
  “那倒不必,你可别再欺负我这把老骨头就行!”张草药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林潇看不懂,本来想揍他一顿的,现在也就暂时算了。
  回到思邈堂,张草药才解释道:“林兄弟是不是问我是怎么诛心的!”
  林潇点点头,这不是他一个人想问,其他人也一样。
  “所有的伤口都会发炎,都会发痒,这没什么奇怪!”张草药笑道,“被狗咬也是一样!”
  “那你怎么说盖世服食五毒散呢?”
  “当然没有,我不过是吓唬他而已!”
  “那他怎么就信了呢?”林潇觉得很奇怪。
  “因为他怕死!”张草药说道,“他不敢冒险,我说的话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要争取!”
  “那他怎么就相信你会给他解药呢?”
  “因为我在南泽的口碑他是知道的!”张草药笑道,“那就是不医必死之人!”
  林潇第一次遇到张草药的时候就听他说过这句话。
  “既然我给他解药,他不得不信!”
  “他没有中毒,哪来的解药呢?”
  “那不过是一包普通的速效伤风散,对伤口本来也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如果他现在敷在伤口上。没有使用消炎药,只会使伤口发炎溃烂,够他受的!”
  “原来如此,那他不会找别人看看吗?”
  “我想不会,就一包药,他不敢浪费!”
  “但是他不会真得狂犬病吧!得了狂犬病真有那么恐怖吗?”谢芳对刚才张泽说的狂犬病的症状有些害怕,轻轻问道。
  “如果真得了,确实很恐怖!”林潇说道,狂犬病可不简单咬咬东西就算了。
  “我们家的狗,长年都在家,怎么会有什么狂犬病呢?”张草药说道,“这都是他臆想出来的!”
  说话间饭菜已经上桌,林潇也不客气,和谢芳在思邈堂吃完饭才离去。
  谢芳要回去上课,林潇打车送她到门口,谢芳还有些担心,叫林潇小心。
  林潇连连答应,等谢芳走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修手机。
  手机坏了是小事,关键问题是手机里面的照片。
  想到手机,也不知道方大胜怎么样了?
  按照推断,差不多也该能自由下床活动了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