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二百零六章 角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警察局,朱梅,黄树林和KTV老板的笔录已经做完。
  朱梅和黄树林异口同声的表示韩雪是自己跳下去的,至于为什么会跳下去,两人都表示不清楚,等发现的时候已经躺在地上了。
  KTV老板说店里的所有监控全坏了,警察问他怎么会这么巧,他说就是这么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警察把左右的电脑和监控都调查了一遍,一无所获,最近七天的资料全都没有。
  那时候已经也夜间三点多,再无其他人在场。
  吴问天一直在颤抖和摇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笔录送到唐诚那里,唐诚问主持询问的刑侦科长刘志和:“老刘,你有什么看法?”
  “这么说吧!我亲自勘察的现场,除了当事人躺在地上以外,我没有发现有攀爬的痕迹,虽然是二楼,但是假如摔下来,摔的地方一定会有明显的痕迹,这两个都没有!”刘志和一板一拍的说道。
  “那现在在现场的人都一口咬定就是掉下去的,你怎么看?”
  “这个目前不能还不能知道他们的动机,等手术结果出来再说,如果死了,法医做尸检应该会有明确的说法!”
  “吴问天一句话不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开口!”
  “看起来似乎是有人特意交代过,而且我怀疑他有精神问题,非常胆小,要他开口很难!”
  “那现在暂时先把他们留在拘留室看着,等手术结果再说!”
  护士把韩雪安顿好,就剩下方大胜和林潇。
  谁也没有说话,生怕吵到韩雪。
  韩雪似乎还是说不出话来,一直在哭,眼睛也肿了起来。
  林潇不是不想现在就把他医好,而是需要时机。
  现在已经没了生命危险,可以等一下,很快医好,那打伤他的人要想治罪就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了!
  只能让韩雪受一下罪,等待警察调查清楚再说。
  “不出意外,绝对是吴总那一伙人干的!”
  可以先找唐诚核实一下情况,当下走出门来,给唐诚打电话。
  “又有事?”唐诚看来电显示就知道林潇有事,肯定不会是请自己吃饭。
  “我老师被打了,能不能透露一下信息!”林潇问道。
  “没什么可透露的!”唐诚严肃的说道,“你要相信我们警察的办事能力,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唐诚可不想把现在了解的情况告诉林潇,那绝对是违反纪律也不合法的,就算是林潇也不例外。
  何况就算告诉他也于事无补。
  “那就算了!”林潇说完,这问的的确不对,真相没有出来之前,以唐诚的身份,怎么可能把事情透露给自己。
  “好!”唐诚迅速挂断电话,韩雪手术的情况已经第一时间告诉了他,“走,我们亲自去医院了解情况!”
  刘志和站起来,带着两个人,四人驾着车匆匆赶往医院。
  林潇挂断电话,刚要走回病房,就看到吴总带着两个人提着东西的人走了进去。
  “果然和他有关!”林潇心头火起,跟着进去。
  “谁是韩雪的家属!”吴总进去就看到方大胜,“方校长也在呢?”
  方大胜点点头,没有说话。
  “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玩什么不好,邀请韩老师唱歌,也不好好照顾,这出大事了吧!”吴总一副沮丧的样子,“韩老师没事吧!”
  方大胜鼻子里哼了一下,没有说话。
  韩雪听到声音,头使劲的甩了两下,不过说不出话来,方大胜也没有注意到。
  不过吴总却是看到了,心头一紧,这还活着并且清醒着呢?
  “方校,韩老师没事吧!”吴总看方大胜脸色不善,接着再问了一次。
  “你自己不会看吗?”方大胜冷冷的道。
  “我看着呢?看起来应该神志清醒,只是还不能说话吧!”
  “你说呢!”林潇走进来说道,“你眼睛瞎了看不到?”
  吴总回过头,看到是林潇,虽然昨天晚上才见过,但当时只知道是一个辍学生。
  现在突然出现,莫非和韩雪有关系,于是带着疑问的问道:“你是?”
  “我就说这事没那么简单,这是你干的?还是你儿子干的?”林潇愤怒的看着他说的,没有搭理他的话。
  “你可别血口喷人!”吴总鼻子里哼了一下,“你不是警察,我没有义务告诉你!”
  “行,我现在就告诉你,韩老师怎么受的苦,我原样的奉送回去!”
  “尽管来!”吴总看看,不过是一个年轻人而已,怒道,“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什么东西!”
  林潇怒发上冲冠,一个扫堂腿就把他扫翻,在他屁股上狠狠的踢了几脚。
  要不是想着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会让事态扩大化,否则真想送他上西天。
  后面两人大怒,朝着林潇就打了过来,林潇也不客气,三下五除二打翻在地。
  “叫你再嚣张!”林潇再度在吴总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吴总全身疼痛,却躲闪不开,只能大叫一声。
  “别打了,别出人命!”方大胜急忙站了过来,拦住林潇。
  林潇这才住手,走了过去。
  三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气焰顿时没了刚才的嚣张。
  “我们走!”吴总狠狠的说道。
  出了门来,吴总回头狠狠的看了里面一眼,带着旁边的人去了车上。
  开出医院停在路边,吴总对旁边的人说道:“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个不用我教你吧!”
  “那是当然,我觉得手术失败伤口感染最终不治的情况太多了!”那人哈哈一笑,“不过现在风声很紧,可不容易,再说这是人命关天啊!”
  “说吧!要多少,在她开口之前能够伤重不治!”吴总冷冷的说道。
  “这个数!”那人伸出十个手指。
  “一百?”吴总问。
  “一千!”那人说道,“干了这次我也待不下去了,可能去非洲呆上一辈子,混个酋长,讨几十个黑妞,养几个狮子、老虎,大家都安全!”
  “行!越快越好,这事要是泄露出去,大家都不好过!”吴总说道,“你要是到了非洲,没钱可以给我电话!”
  “一千够我花半辈子了吧!”那人笑道,“吴总就放心好了!”
  “你就干仔细点,钱会分批转到你海外账户上!”吴总说道,“但要是干不好,一分钱都别想!”
  “我知道,放心!”那人一付成竹在胸的样子。
  病房里,韩雪还是在哭。
  “韩老师,无论是谁,我会帮你报仇的!”林潇看着韩雪,韩雪的眼泪湿透了整个床单,只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方老师,你先出去一下,我和韩老师说个事!”林潇回头对方大胜说道。
  方大胜二话不说走了出去,顺手把门关上。
  林潇拉起韩雪的手,脉搏还算稳定,一边输着真气,一边说道:“韩老师,你相信我,我可以很快医好你的病,但是现在警察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你得先忍一下!”
  “等调查结果出来之后,我很快就能把你医好,和以前不会有任何区别!你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韩雪没有说话,却是听得清楚,她见识过林潇的实力,完全相信有这个本事。
  “无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他的!”林潇说道。
  韩雪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
  “你放心,我不会做违法的事情的!”林潇猜想韩雪是不想让自己违法。
  这只是安慰韩雪的一句话,到时候看情况,像吴总这些人,要想让他们受惩罚,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何况他们这么残忍,也是罪有应得。
  林潇的心头此时充满了仇恨和愤怒的火焰。
  此时,唐诚已经走了进来,刘志和带着人去收集材料。
  “你老师?”唐诚看着林潇拉着韩雪的手,似笑非笑的问道。
  “是!”林潇放开韩雪的手,“你看看这是摔伤么?”
  唐诚一脸严肃:“事情真相很快就会出来,别着急!”
  林潇真有些着急,可警察做事有自己的流程,那也只得等。
  “你知道我会治病的,我也有足够的把握让她快速恢复!”林潇站过去对唐诚轻轻的说道。
  “那么神?”唐诚只是听闻,还真没亲眼见到。
  “真的,但是现在等你们流程走完我才能开始,所以能不能快一点!”
  “这个没问题,只要有足够的证据就行了!”唐诚看看韩雪,“这么严重,你真有把握?”
  “当然,我还能骗你吗?”林潇说道,“只要你们证据搜集完,我就可以开始我的工作!”
  “行,我会安排!”唐诚说道,“你最好也谨慎一点!”
  “没事!”
  “家属还没来吗?”唐诚看看就林潇一个人问道。
  “还没!”林潇刚说完话,就听到门口跑进来两个人。
  “阿雪!”为首的中年妇女抢进来一把抓住韩雪,已经泣不成声。
  后面的中年男人眼含泪水,说道:“我是韩泽,韩雪的父亲!”
  唐诚穿着警服,看肩膀就知道身份。
  唐诚点点头,没有说话。
  “谢谢你们!”韩泽没有问林潇是谁,深深向二人鞠了一躬。
  这时候刘志和带着人走了进来,给韩雪拍了照,对唐诚说:“材料差不多齐了,现在只差受害人的证词!”
  “那受害人要是一直不能说话呢?”唐诚反问了一句。
  刘志和一愣,点点头:“我明白!”
  说完带着其他警察走了出去。
  “你们先好好照顾着,我还有事!”唐诚对林潇说道,也跟着走了出去。
  出门就叫住刘志和:“越快越好!”
  刘志和明白,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