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二百零七章 审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黄树林、朱梅、吴问天、KTV老板四人呆在拘留室,看着墙上挂的几个摄像头,几次想说话,都被警察喝止,只能面面相觑。
  三个警察虎视眈眈的看着四人,就像看着待宰的羔羊一样,别说讲话了,就是喘气都觉得有些困难。
  尤其是吴问天,身子一直在颤抖,牙齿都咬的啧啧响。
  听到一阵脚步声,刘志和带着人走了进来,说道:“全部带去审讯室!”
  朱梅心头咯噔一下,这不是审讯室吗?心里马上就慌了。
  三个警察二话不说,拿出手铐,拷住三人就往外推。
  朱梅脚一酸,跪了下去:“警察同志,我说,我什么都说!”
  “你说什么?”刘志和问道,“进了审讯室再说!”
  朱梅已经彻底瘫倒,这事情的严重性毋庸置疑,只是自己一开始还有侥幸心理。
  上来一个女警,把她拖了起来,拉着进了不远的审讯室。
  “朱梅先进来!”刘志和说道。
  朱梅面色苍白,冷汗直冒,被女警几乎是拖进去坐在凳子上。
  “开始吧!”刘志和拿起资料,高伟在旁边准备记录。
  说完高伟把证件和传唤证亮在桌子上:“南泽警察局刘志和警官,高伟警官,现在根据调查,怀疑你与一宗故意伤害案有关,现在依法对你进行讯问,如没有疑问,请你在上面签字!”
  “没没没!”朱梅说话有些结巴,颤抖着手在上面签了字。
  “现在开始讯问!”刘志和非常严肃的看着朱梅。
  朱梅颤抖起来,牙关紧咬。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你要如实提供证据,证言,有意作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朱梅几乎不敢正视刘志和。
  接着出示了权利义务告知书及进行了讯问姓名身份证号等流程。
  “11月5日晚,在豪情ktv发生了一起伤害案,根据资料,你当时就在现场,请你描述当时你看到的事实经过!”
  朱梅此前已经做过一次笔录,那时吴奎认定韩雪必死,许以一套房子的代价封口,否则后果自负。所以铤而走险,咬定是韩雪自己跳下去的,现在看这阵势,警察肯定早就把事情调查清楚,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我说,我什么都说!”朱梅的眼泪不停的掉,女警在后面给她递了一些卫生纸。
  “昨天早上,吴奎请我和黄树林在毛驴馆吃饭!”接着就把当然吴奎要求她邀约韩雪唱歌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下了晚自习,我就邀请韩雪老师去豪情ktv唱歌,韩雪老师本来不去,是黄树林告诉他不去就不给面子,韩老师可能是担心得罪黄树林才去的!”
  “去了ktv,吴问天开始不敢说话,只是唱歌,后来黄树林和他开始喝酒,本来也要我和韩老师喝,我们都拒绝,他们也没有勉强!”
  “到了半夜三点多的时候,韩老师要走,吴问天不让,跪在韩老师的面前痛哭,说他如何喜欢韩老师,如何非她不娶的话!”
  “韩老师不为所动,坚持要走,不知怎么的,吴问天突然像疯的一样,一下子就把韩老师拽到在地,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朝着韩老师的身上打去!韩老师很快就晕了过去!”
  “我当时吓坏了,忙过去拉韩老师,吴问天踹了我一脚,说我再敢上前就杀了我!”
  “黄树林当时也去拉吴问天,被吴问天打了两个耳光,威胁灭他全家,也就不敢动了!”
  “接着吴问天就拼命用烟灰缸砸着韩老师,韩老师没法反抗,我想报警,想到吴问天那威胁的话我又不敢,我真的害怕他们有钱有势,伤害我的家人!”
  说到这里,朱梅停了下来,有些无助的看看两人。
  “现在是法制社会,有钱有势也要遵守法律法规!接着说!”刘志和沉声说道。
  “打了几分钟后,吴问天停了下来,开始大哭!”朱梅有些害怕刘志和的眼光,接着说道。
  “黄树林中间好像打了个电话,没几分钟吴奎就走了进来!”
  “他告诉我们不要只要我们替他保密,不要伸张出去,每人给我们一套别墅,否则就要杀了我,我们害怕,就不敢不同意!”
  “他告诉我们韩老师已经死了,叫我们不用怕,只要坚持说韩老师是跳楼的就行,接着他就自己把韩老师抱去放在了楼下!”
  “那监控呢?怎么回事?”刘志和此时才开口问道。
  “那我也不知道,我就没看到有监控!”
  “行了,还有没有其他要补充的?”刘志和知道她说的足够详细,其他的要问KTV老板才知道了。
  “没有了!”朱梅摇头,眼睛已经哭肿。
  “带她出去,带黄树林进来!”刘志和说道,“派人去传唤吴奎!”
  黄树林的供词和朱梅的分毫不差,说明两人都不敢再作伪证。
  轮到吴问天,带进来的时候,坐在凳子上,双腿像筛糠一样的颤抖。
  “吴问天,你抖什么?”刘志和看他的样子似乎胆子很小,没想到下手确实那么狠。
  “我我我!”吴问天连说了三个我字,再也说不下去。
  “这是人格分裂吧!”高伟说道。
  “可能!”刘志和点点头,“传KTV的黄韵和吧!”
  “行!”吴问天被带了出去,KTV老板黄韵和走了进来。
  “刘科长,我真没什么好说的,那是半夜三更,我醒来就是这个样子,你问我一百遍也没用啊!”
  “坐下!”刘志和大吼一声,黄韵和抖了一下,急忙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要干什么用得着你来教我?”刘志和怒道。
  “不敢!”黄韵和嘟囔道。
  “开始吧!”刘志和压住怒气对高伟说。
  高伟开始了流程,一切都是按部就班。
  “你的监控系统怎么会突然失灵了?”刘志和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电子产品就这样,说失灵就失灵,你问我,我问谁去?”黄韵和冷笑道。
  “你几点睡的?”刘志和继续问道。
  “我们开夜店的,不固定,想睡就睡了,哪有心情看时间!”
  “你是一个人睡的还是有其他人?”刘志和越来越火冒。
  “这个啊!我还真不知道,我睡下去的时候是一个人,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着一个小妹,我醒的时候就跑了,妈的我也不知道是谁,我还打算报警呢!”黄韵和说完哈哈大笑。
  “黄韵和,注意你的言辞!”刘志和怒道。
  “刘科长,刘警官,我犯法了吗?这KTV哪天没有喝酒醉要跳楼的人,都是成年人了,我管得了那么多吗?不要一出事就盯着我,我的店也是合法的,有本事你们派人天天去看着啊!”
  “行,有你的!”刘志和看他无赖的样子,虽然愤怒,暂时却还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撬开他的嘴,“先带出去!”
  “怎么办,科长!”高伟问道,“没有视频资料,也没有受害人的证词,这光靠两个人的证词恐怕不行!而且吴问天看起来是精神病患者!”
  “精神病患者怎么啦?那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不是还有吴奎吗?人是他抱下去的,串供是他教的,我还不信治不了他!”刘志和的眼睛眯起来,“等问了吴奎再说!”
  “吴奎来了!”门口的警察说道。
  刘志和的精神瞬间好了起来,说道:“带进来!”
  吴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在座位上坐下,说道:“两位警官辛苦了!”
  “开始吧!”刘志和说道。
  流程没什么变化,问完了所有信息后才进入正题。
  “吴奎,有证人证明在韩雪出事后,是你抱着她放在楼下制造成从楼上摔下去的假象,这些是事实吗?”刘志和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吴奎的表情。
  吴奎的声音很大,看起来也很激动:“诬陷,都是诬陷,我压根就没去过什么KTV!更别说抱人了!”
  “你是说你没有到过现场?”刘志和问道。
  “我是没去过,我昨天晚上酒多了,睡不着觉,一直叫我的司机开着车带我兜风!可能会经过什么KTV吧!”
  “你儿子涉嫌故意伤害韩雪,这点你知道吗?”
  吴奎差点跳了起来:“你们也看到了,我那儿子胆子那么小,别说伤害了,你叫他打一只苍蝇他都不敢!这都是诬陷!”
  “你觉得两个老师都是诬陷你?你有什么证据!”
  “这两个老师都想在我刚开盘的小区买别墅,钱又不够,总是缠着我给他们让几个点,我不答应,他们又缠着我儿子,你看,还用他们学校的美女老师来勾引我儿子,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太坏了!”吴奎一副愤慨的样子。
  “也就是说,你认为他们两个是为了得到你的房子才接近你,并诬陷你儿子的?”
  “我想是这样,具体事实,还希望你们警方尽快调查清楚,还我儿子和我一个公道!”吴奎说道,“这都是些什么人,买得起就住,买不起就算了,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我们看过医生的手术报告,韩雪并非是摔伤,而是遭受极其严重的钝器攻击所致,根据证人的证词,怀疑你儿子,就是吴问天用烟灰缸疯狂攻击韩雪,我们已经提取了烟灰缸上的指纹,还有韩雪衣服上也与你儿子的并无二致!”
  “这算什么证据?简直是笑话,KTV的烟灰缸大家都用,我儿子在里面玩了几个小时,有我儿子的指纹那不是很正常吗?”吴奎不屑的说道,“再说了,大家在KTV玩,互相之间难免有接触,我儿子身上还有她的指纹呢!”
  “那手术报告呢?你要不要看一下!”刘志和拿起面前的手术报告复印件。
  “我又不是专业的,我也看不懂!”吴奎不看,“但我想医生有医生的看法,无非也就是个推断,做不得数的!”
  “行,你先出去!”刘志和还真是找不到突破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