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二百一十章 人到中年不如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好久没来,这桌子上布满了灰尘,方大胜正在用抹布到处擦拭。
  学校的很多老师都在持观望态度,看到方大胜回来,立马老实了不少,急忙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看来说方大胜生病很快就要不久于人世的说法完全是谣言,这不是生龙活虎的又出现在学校里吗?
  大多数人看到方大胜回来,还是很高兴的。
  论管理能力,方大胜不知道高了黄树林多少个倍,方大胜离开的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也让老师明白到一个学校没有一个能力强的校长还真不行。
  虽然黄树林暂时代理学校的工作,但大家都不太服他。
  每当安排什么事情,老师总是推三阻四,讨价还价,意见很大。
  方大胜就不一样了,历来说话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人敢不答应,偶尔有点小意见,也只能老实的保留在心里。
  这是私立学校,老师的工资、去留全掌握在校长身上,惹校长不高兴,那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更何况是一所名声在外、成绩名列前茅的私立学校。
  连以前看方大胜不顺眼的老师,此刻见他回来,竟然也觉得顺眼多了。
  黄树林风驰电掣的回到学校,急匆匆的跑到楼上,冲到方大胜的办公室门口。
  “方校!”黄树林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进来吧!”方大胜眼睛都没有抬一下,顺手把毛巾拧干放在茶几上。
  “你都知道了!”黄树林走了进去,没敢坐下。
  这不用脑子都能够猜得出来,不然怎么会突然回学校呢!
  方大胜点点头,平静的说道:“大林,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正好二十五年!”黄树林脱口而出,这一声大林是很久没听到了。
  “不错,这时间我也记得很清楚!”方大胜感慨的说道,“那年我们一起去读的大学,一个班一个寝室,后来大学毕业,你来到南泽教书,我去了无涯公司!”
  “是,后来我从乡下调到城里来,还请你帮忙!”黄树林说道,“我一直都很感激!”
  “那都是小事,不提也罢!”方大胜倒了一杯水,黄树林坐了下来。
  “后来我们董事长决定在南泽办理想高中,那时候你已经是公立学校的副校长,我一个电话,你就过来帮忙,这我也一直铭记在心!”
  “方校,不能这么说,是你开的工资高,我心动才跳槽的!?黄树林眼眶有些湿润,虽然方大胜叫自己大林,但自己还真不敢叫他大胜。
  “不,以你的水平和机会,当时完全可以在那个学校当校长的!”方大胜看着他。
  黄树林沉默,自问自己的教学能力和管理水平是高,但是能不能当校长,有时候也不全是能力的问题,像他这样能力的人可以说是一抓一大把,何况以他的关系,真不好说。
  “方校,我们还是说韩雪的事吧!”黄树林转移话题,也是今天来的目的。
  “这件事情我目前只是知道,具体的细节并不了解,也不想了解,那是警察的事情,最后肯定会向学校通报的,我只要你告诉我,你在这件事中扮演了多少角色!”
  “人是我和朱梅一起喊去的,吴问天打韩雪出事的时候,我和朱梅都想去阻止,但是阻止不了!”
  “实话说,在这个过程中你收了吴奎什么好处?”方大胜眼睛死死的看着黄树林,这才是黄树林为什么要去的动机。
  不然以他对黄树林的了解,不会那么轻易被一个老板耍得团团转的。
  “方校,这样说吧!”黄树林说到这里,反而放开了,“黄语最近找了个女朋友,对方的条件就是要有房子,你弟妹又在家闲着,没有收入,黄语又不争气,没有固定工作,收入微薄,错过这个机会,我担心他找不到媳妇,我这么多年积攒了一些,就打算重新买一套大的!”
  “那你可以找我啊!”方大胜的年薪一直很高,都在百万以上,要买个这样的房子是毫不费力。
  “我怎么能向你开口呢?”黄树林说道,其实那时候还以为方大胜不行了,怎么会去找一个要死的人借钱呢?
  “所以你就去找吴奎?”方大胜理解他的想法,问道。
  “我没有,本来我是去名城山水看的,可是实在太贵了,我负担不起,望而却步,才去天泽小区!”
  “那朱梅呢?也是一起去的?”
  “天泽小区正在做买房子抽奖的活动,我也是去了才遇到朱老师的,当时想着两个人都买,能不能和老板谈判一下,让几个点!”
  “多少钱一套?值得你们这么想方设法?”方大胜自己住着私人别墅,不太理解别人买房子的行为。
  “两百多万吧!根据地段,对我来说,哪怕降一个点也是两万多块钱!”黄树林说道,“那不是个小数目!”
  两万多确实不少,方大胜开始理解了。
  “正好那天朱梅带着韩雪去,真的是命中有此劫,朱梅说韩雪在大城市待过,非要带着去看房屋的装修风格,像不像大城市的!”黄树林说道这里,感觉很口渴,肚子也饿,有些颤抖。
  “网上一搜一大堆,为什么要带人去看,韩雪一个刚参加工作的,知道什么!”方大胜嗤之以鼻道。
  “事实是这样,可正是月假期间,韩雪也闲着,就陪着去看了!”
  “巧合的是吴奎自己没有来,也不是让经理带着我们去看,而是叫他儿子带着我们去看!”
  “就是打人的吴问天?”方大胜问道。
  “就是他!我们当时也没想什么,就跟着他去,这家伙什么话也不说,问他一句和问在石头上一样,狗屁不通!”
  “没想到这种人狠起来比谁都可怕吧!”方大胜说道。
  “是啊!做梦都没想到!”黄树林实在太饿了,又没吃的,只能拼命喝水,“没成想这狗东西屁话不会说一句,却看上了韩老师!”
  “人家韩雪端庄漂亮,怎么会看得上他呢?”方大胜嘴上说着,心头却想到韩雪要是看上吴问天,那真是瞎眼了。
  “对啊!韩老师确实是看不上,但是那狗东西却偷偷找我要电话,我也没放在心上,就把韩老师的电话给了他!”
  “你也是,人家韩雪难道会看不出来,自作主张!”
  “就是啊!我现在恨不得给我几个大耳刮子!”黄树林狠狠的说道,“后来回来,我听朱梅说,那狗东西就开始发短信给韩老师,可韩老师一直不为所动!”
  “昨天,吴奎给我打电话,明确在电话里说给我让八个点,八个点,十几万啊,所以我就动心了!”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
  “就是这样,吴奎打电话同时叫我约着朱梅一起去吃饭,我想也没想,这人家让了我那么多点,去吃个饭不也是应该的吗?”
  “我没告诉朱梅吴奎让我多少点,我只是说让了一点,她去的话也会让,所以朱梅就和我去了!”
  “是不是桌子上你多喝了几口,然后吴奎就叫你们帮他儿子把韩雪约出去?”方大胜都已经猜到了剧情。
  “就是啊!当时想着就唱歌,没什么,不喜欢就不喜欢了,所以晚上韩雪不去的时候我还挺不高兴,韩雪才去的!”
  “一开始也没什么,那狗东西只是唱歌,后来开始和我喝酒,我喝啤酒是解酒的,也就放开了喝,朱梅和韩雪读没喝,结果这狗东西是酒喝多了吧,就把韩老师打成那个样子!”
  “你们当时怎就没拉开呢?”方大胜问道。
  “我们当时都拉了,那一米八几的个子,我被他打了几个耳光打蒙了,我真怕他疯了的对我不利,要是杀了我我一家就全完了!”
  “我理解!”方大胜叹了口气,“后来呢?”
  “后来吴奎来了,把韩雪抱了放在楼梯下面,并且告诉我们买的房子不要钱,只要我们说韩雪是跳楼的!”
  “你们就答应了?如果韩雪真死了,你们以为这样串供就能处理好?”方大胜提高声音。
  “当时我们也吓懵了,真的!”黄树林哆嗦着嘴唇,“他的意思很明显,我们不答应,可能会杀了我们!”
  “可能吗?他吴奎算是个什么东西,敢杀人?”
  黄树林摇摇头:“或许他真不敢,但我却不得不怕!”
  “你怕什么?”方大胜问道。
  “年轻时候我也曾经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在人到中年,我真的怕!”黄树林脸色苍白,“我怕我儿子找不到媳妇,我怕我媳妇看不起我,我怕别人看不起我的眼光!”
  “算了!人到中年不如狗!”方大胜说道,自己其实也深有感触,“你我多年感情,但是这样的事情,我于心不忍!”
  “我理解!”黄树林站起来,“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我不会推卸责任,我这就走!”
  这是最后的一点尊严。
  “这是一张卡,里面有五十万!”方大胜推出一张卡,“密码是我的生日!”
  “给我?”黄树林惊诧道。
  方大胜点点头:“你放心,这些钱都是我积攒下来的!”
  “哈!”黄树林推了回去,“大胜,你还是不了解我的脾气!”
  “什么?”方大胜愕然,这一声大胜,多少年来第一次听到,一瞬间觉得眼眶有些东西冒了出来。
  “我可以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绝不会在你面前当一个可怜虫!”黄树林说完,走了出去。
  方大胜有些发呆,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是自己的做法让他认为把感情用钱来交换了,还是自己的做法伤了他的自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