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二百一十三章 韩雪被暗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医院里,韩泽夫妇守着韩雪,默默的看着吊瓶一瓶接一瓶的打。
  方大胜一走,韩妈妈就开始埋怨韩泽!
  “一开始我就不同意让她来什么南泽,都怪你,说什么志在四方,现在好了,这辈子都躺在床上了!”
  韩泽一言不发,只是呆呆的看着韩雪。
  “还有当什么老师?刚毕业我就说了,不要当什么老师,工资又低,又没有前途,你偏说老师稳定,又有成就感!”
  韩泽嘴巴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
  “你说要是公立学校也就算了,现在在私立学校,还瞒着我们不让我们知道,我要是早点知道,坚决不允许她在这个学校干,就算回家和我们做生意也比这个好!”
  “你说的都对,但现在说这些你觉得有用吗?”韩泽实在是忍无可忍。
  “没用,像你这样三锤打不出两个屁来就有用了?”韩妈妈反驳。
  韩泽再度闭口不言。
  这是一个护士走进来问道:“韩雪的家属在吗?”
  韩泽急忙站起来说道:“我是她父亲!”
  “请你过医生办公室来一下!”护士说完就转身走了。
  韩泽看了一眼韩妈妈。
  韩妈妈眼皮都没抬:“让你去就去,这个还用得着我去吗?”
  韩泽这才走了出去。
  “请坐!”主治医生指着一个凳子,“韩雪父亲是吗?”
  韩泽点点头。
  “一直在忙,现在才抽出点时间,和你们家属通报一下病情!”医生拿出一沓片子,迎着光,一个个的指给韩泽看。
  这里裂了,进行了修补。
  这里断了,上了钢针。
  韩泽也看不懂,直接问道:“医生,我女儿这情况,现在还有生命危险吗?”
  医生也挺理解,放下片子,看着韩泽说道:“危险期已经过了,这个你们不用担心!”
  韩泽心里稍微放心了一点,接着问道:“那大概什么时候能够恢复!”
  医生的神色很是严肃的说道:“恢复这个情况我分三种来说!”
  韩泽点点头听着。
  “第一,治疗期,她现在意识是清醒的,只是受伤太重,器官不支持她现在说话,但是你们的一言一行她是知道的,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三到五天,看她自己的恢复能力,才能够完全的开口说话!”
  “说话以后,等大肠通气后可以进一些流食,这样对她身体的恢复很有帮助!”
  韩泽一直在听着医生说话,没有插嘴。
  只不过此刻心如刀割,作为父亲,一点办法都没有,或许妻子骂的那些话也是很有道理的。
  如果不来南泽,不当老师,那这些事情自然就不会发生。
  都怪自己强调让儿女独立自主,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
  想着想着有些黯然,医生看他的样子,停下来给他倒了一杯水。
  “此时就进入第二个阶段,恢复期!这个阶段可能需要半个月到一个月,这期间可能慢慢减少药水的用量,直到她自己能独立下床并能主动行走为止!”
  “第三,就是等她恢复以后出院在家的护理,这个时间就比较长了,半年以上,到时候营养也好,保健也好,我们医院会制定出一个具体的方案,你们到时候按照方案操作就行了!”
  “还有吗?”韩泽问道。
  “暂时也就这些,你们就要二十四小时陪着,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护士站,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好的,谢谢医生!”韩泽站起来鞠了一躬,转身走了出去。
  “说什么?”韩妈妈看韩泽进来,急忙问道。
  韩泽没有说话,作了一个别说话的姿势。
  韩妈妈主动把耳朵凑上去,韩泽说道:“女儿现在能听到,只是不能说话,有时间再说!”
  韩妈妈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也就是说,刚才自己那些抱怨被韩雪全部都听进去了。
  既然韩泽不说,那可以猜到情况不容乐观,心头顿时黯淡下来,只是不敢开口说话,一下子坐在床边,眼泪不由自主的又流了下来。
  这时,一个戴着口罩的护士走进来,什么话都没说,把吊瓶拿了下来,换上另一瓶。
  换完不知是什么原因,重新挂吊瓶的时候用力过猛,吊瓶没挂稳,“咚”的就掉在床上。
  韩泽急忙站起来捡了起来递给他。
  那护士接了过去,快速的挂在吊钩上,接着就匆匆离开。
  “太不小心了!”韩妈妈等他出去才嘟囔道。
  “这护士也奇怪了!”韩泽说道,“戴那么大个口罩!”
  “就是,这些护士太不负责任了,再这样我投诉他们!”韩妈妈说道。
  韩泽什么话都没说,一直在思考刚才医生说的话。
  “不知道刚才掉那一下有没有把针弄脱了!”韩妈妈猛的想到。
  说完站起来去检查韩雪的手腕。
  “哎呀!”韩妈妈大叫一声,“漏针了!快去叫医生!”
  韩泽站起来一看,手腕已经肿了起来,急忙跑出去。
  很快一个护士就走了进来,抬起韩雪的手腕就装备重新打针。
  “刚才你们那同事太不小心了,换吊瓶弄漏针的!”韩妈妈说道。
  “刚才来换吊瓶?”护士停了下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韩妈妈。
  “是啊!还戴这么大个口罩!”韩妈妈用手比了一下,有些夸张。
  “不对啊!”护士马上察觉了不对劲,“这里是我负责的,要换吊瓶也是我来,不会有其他人,何况我们科就没有谁戴着口罩!”
  说完把吊瓶拿了下来,上面空白一片,没有写明是什么药物,自然也没有写上属于第几组针水。
  护士的脸色顿时变了,提着吊瓶,急忙走了出去。
  韩泽夫妇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刚才那个不是护士?
  护士提着吊瓶小跑着跑到护士长那里,急切的说:“刚才有人去319房间换吊瓶,还戴口罩,这是吊瓶里的药水!”
  护士长大吃一惊,接过去看了下:“你快去病房里守着,不要说什么,也不能让其他人动病人,我去见院长!”
  “好!”护士答应着跑回了病房,护士长急匆匆提着吊瓶赶去院长办公室。
  “怎么了?吊瓶呢!”韩泽看护士脸色不好,空着手回来,问道。
  “没什么,我先来看看病人漏针的情况,吊瓶一会才拿来!”护士便说边把缠在韩雪手上的胶带撕了。
  一边用棉签在漏针的地方擦了擦,看到刚才的药水完全没有漏进去,护士的心里算是得到了一点安慰。
  “韩老师怎么样?”林潇此时从门口走了进来,问韩泽。
  “漏针了,正在处理!”韩泽说道,此前就已经知道了他是韩雪的学生。
  只不过辍学了,但听方大胜的口气,似乎还挺欣赏这个辍学生的。
  想想也对,一个辍学生,看到自己的老师受伤了,还能主动来帮忙,就这份心也不错了。
  那也说明韩雪平时在学生的心目中是深受学生喜爱的,想到这,韩泽的心里对女儿的选择又稍微好过了一些。
  林潇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看着护士在解胶带,问道:“怎么会漏针的?”
  “刚才有个蒙面护士来换针水不小心扯脱的!”韩泽说道。
  护士的手抖了一下。
  林潇心头一惊,站起来说道:“你先出去一下,我们有事情要商量!”
  护士正愁露出马脚,守在门外也一样,就急忙出去站在门口。
  韩泽看林潇和先前的警察关系不错,此时回来,一定是从警察那里得到了可靠消息,所以问的肯定是比较重要的问题,也就站起来把门关上。
  “韩伯,我和你说点事!”林潇知道韩雪能听到,一边说一边走到卫生间。
  韩泽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也跟着走了进去,顺手关上门。
  “我怀疑这事情有问题!”林潇说道,把声音压到最小,这事情没有明了,也不能让韩妈妈知道,否则只怕她要叫起来,那真是会打草惊蛇,对于调查这个事情就增加了麻烦。
  “什么问题!”韩泽问道,他现在一门心思全部在女儿身上,没有考虑太多的东西。
  林潇郑重的说道:“我来过这个医院几次了,从来没有见过护士在病房戴口罩的,当然,传染科的可能会例外!”
  “这我还真没留意!”韩泽不太清楚情况。
  “根据我对这个事情的了解,我怀疑有人不想看到韩老师活着!”林潇把自己知道的都和韩泽说了一遍,除了自己打吴奎的事情。
  “他们这是要杀人灭口!”韩泽大怒,狠狠的说道。
  “应该是这样,所以暂时不能再让其他人进来,包括护士!”林潇交代。
  “那不打针也不行啊!”韩泽说道。
  “早上那个警察和我关系不错,一会我请他派人来保护一下!”林潇说道,“有警察在放心一点!”
  “看不出来你这么年轻,和警察还挺熟的!”韩泽看林潇也就是二十岁左右,心想这不会是一个什么二代吧!
  林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至于韩老师的病,等警察来了之后再说吧!应该很快的,不过暂时别声张出去,这件事情需要警察去调查,不能打草惊蛇!”
  “好!”韩泽也只能这样答应,而且心里也知道这事情的利害关系。
  现在这个时候,林潇也不知道如何跟他们解释自己能治好韩雪。
  就算说了他们也未必会信,看来只有采取不得已的手段。
  或许此时最能让韩泽相信的,就是警察!
  想到这里,看来还得请唐诚出手,于是当着韩泽的面,拨通唐诚的电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