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二百二十四章 父子争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手术过程十分顺利,没有任何悬念,爷俩在十几个小时后都躺在病床上,吴发守在床边。
  吴奎父子的脚毫无疑问都被锯了,唯一的区别是吴奎两只都锯了,吴问天还有一只。
  麻醉过了,吴问天一直在哭,眼泪鼻涕一直从脸上淌到枕头上,枕头很快就湿透了。
  抽泣的声音让吴奎心烦意乱,实在受不了,加上佟琳琳说的曾经企图非礼的事情,虽然没有得到证实,但是想来不假,所以吴奎的火气一直在蹭蹭蹭的往上冒,大声骂道:“你嚎丧么?”
  吴问天被这一声吼,在床上吓得跳了一下,顿时本来已经苍白的脸变得像是抹了一层石灰。
  “吼什么?”吴发自己坐在凳子上都被吓了一跳,顿时站起来说道。
  吴发这样一开口,吴问天的哭声不但没有停,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都是这王八羔子惹的祸,害我现在变成两个秃桩桩!”吴奎说了一句土话。
  “现在怨这些有什么用!”吴发看起来有些生气,“我早就告诉过你,人都是三岁看老,小时候你不好好的教,现在出事是能后悔的吗?”
  “小时候我怎么没教?”吴奎叹气道,“他每次调皮,都被我狠揍,这还没教,怎么才算教?”
  “你那是揍,不是教!”吴发纠正道,“你不和他讲道理,全部用棍棒教育,现在这胆量,我看就是被你打很了!”
  “爸!棍棒底下出人才!”吴奎说道,“我小时候你要是这样打,以我的智商,现在我早成大器了!”
  “什么大器?”吴发反问,“我们家祖坟上就没冒青烟,别想那些花花绿绿、不着边际的事情了!”
  吴奎不服:“祖坟怎么了?我们祖上还出过吴三桂呢?”
  “那也是个大奸臣,有什么值得你骄傲的!”吴发说,“我们的祖坟靠山不稳,难遇贵人,你今天有这点成就也算是祖上积德了!”
  “我才不相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要是这样,那秦始皇的风水最好,怎么现在后人都没了?”
  “说了你也不懂,风水轮流转,最好的风水管五十年,中等管三十年,下等管十年,哪有一定风水管几百上千年的事情!”
  “算了!你爱信就信吧,我睡一下!”吴奎说不过父亲。
  吴发也沉默了下来,只有吴问天还在抽泣。
  吴奎闭着眼睛,听着儿子的抽泣声,哪里有心情睡觉,转过头骂道:“老子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养你这么个窝囊废!”
  佟琳琳鄙视的看了看吴问天,没有说话。
  “算了!”吴发沉声道,“这时候说这些有用吗?”
  “这也是祖上有德吧!八代才积下来的大德!”吴奎嘟囔了一句。
  “这关祖宗什么事?别有事就赖祖宗!”吴发的脸都因为激动变得青一块紫一块,“老家的祖坟你有多少年没去上了,现在还牵扯祖宗!祖宗又不欠你什么!”
  “对,他们不欠我,都是我欠他们!”吴奎拉长了声音。
  “这话你还真是说对了!”吴发正儿八经的说道。
  “那就是祖宗怪我不去送钱烧纸给他们吧!”吴奎嗤笑道,“我要是给他们立几个碑、买几竖大钱烧给他们,让他们在地府天天喝酒、泡妞、打麻将,这后代就昌盛了吧!”
  “你放屁!”吴发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举头三尺有神明,这种话祖宗要是泉下有知,非被你气死不可!”
  “爸,他们都死了,我怎么还能气死他们呢!”吴奎看着父亲的脸,“我今天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当然了,您老人家算卦赚来的钱是我发财致富的第一桶金,我一直感念在心的!”
  “我说不过你!”吴发气得拿起桌子上的水,咕咚咕咚全部喝了下去。
  一番争辩,吴奎占了上风,额头都开始冒出了毛毛汗,佟琳琳看情况不妙,急忙去卫生间热了热毛巾,拿回来给他擦擦额头。
  三千万到手,心情还是比较愉悦的,照顾起来也觉得理所当然。
  “命还在,就不要抱怨了,医好后,跟我回老家好好过日子吧!”吴发看着儿子说道,不想在和他争辩什么祖坟、什么风水了。
  “爸,回老家做什么?搬祖坟么?”吴奎奇怪的问。
  “祖坟是随便能搬的吗?扯淡!”吴发怒道。
  “棺材板都不剩一块了,有什么不能搬的!”吴奎不以为然。
  “搬什么搬?别和我扯犊子!”吴发生气了,“我算了一卦,你命中注定有一劫,唯有回家才能避开!”
  “爸,你那玩意骗骗外人就算了,别拿来骗我了,我这一劫已经躲不过了,回老家也不行!”
  “放屁,不是靠我这骗人的玩意,你这些年能这么顺?”吴奎提高声音,“算卦是一种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你不要信口开河!”
  “那你怎么没算着我脚被打成这样呢?”
  “算是算到了,还没来得及说!”吴发摇摇头,“几天前我算了一卦,艮上坤下,当时不太在意!”
  “什么卦!”吴奎虽然不信,但还是问了出来。
  “剥卦!”吴发知道儿子不懂,接着解释,“初六:剥床以足,蔑贞凶!”
  “我听懂一个字,凶!”吴奎语带讥讽。
  “我得再算上一卦!”吴发摇摇头,“我看风水不行,算卦还是挺准的,多少外地人都不远万里来找我算卦解卦,你怎么就不信呢?”
  “我信,你给我再算一卦!”吴奎笑了出来。
  说完从身上掏出几枚铜钱撒在桌子上,看来吃饭的家伙还真是随身携带。
  “咋样?”吴奎看着父亲的卦问道,几个铜钱的排列他根本不懂。
  “这个没丢好,再来一次!”吴发的脸色有些难看,重新丢了一次。
  “咋样?”吴奎再问。
  “算了,命中注定,但愿这卦象不灵!”吴奎沉重的把铜钱收了起来,没有说出卦象。
  “爸,不会是说大凶,我有牢狱之灾吧!”吴奎说道。
  “正是如此!”吴发看着他,“而且是无解的!”
  “这还用得着算吗?”吴奎笑道,“我不算卦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真是难为你算一卦了!”
  “你告诉我,你到底干什么事了?”吴发怒道,在整个过程中,吴奎从来没有把事情告诉吴发。
  “爸,你还是算卦吧!以你的本事,一会就算出来了!”吴奎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吴发气得脸色铁青,甩手走了出去。
  “我看你爸这卦算得挺好的,要不你信信算了!”佟琳琳等吴发出去,这才说道。
  “信有什么用,你没听说这卦是无解的么?”
  “那就是说你真有牢狱之灾?”佟琳琳问道,“不至于吧!你被人打成这样,应该是抓别人去坐牢才对,怎么会抓你呢?”
  “这些事情说了你也不明白!”吴奎自始至终也没有把吴问天和自己的事情告诉佟琳琳。
  “你别告诉我这事情还另有隐情吧!”佟琳琳脸色一变。
  “有个屁!我在南泽得罪了那么多人,能有什么隐情!”吴奎坚信这事的真相绝不会调查出来。
  因为他是花了钱,亲自看着黄韵和把电脑硬盘上的数据全部删除了的,连硬盘都拆下来销毁了。
  虽然看着黄韵和从自己家里跑出去,应该是吓了把真相全部说出来了,但那又如何呢?
  就算黄韵和说的全部是事实,可是缺少证据支撑,只要自己坚称黄韵和是诬陷,警察也拿自己没办法。
  另一方面,韩雪在医院虽然抢救过来,但是现在还不会说话,大猩猩做事历来小心,几乎是百无一失,自己买的彩票一定会中的。
  到时候死无对证,还能怎样?
  只要这两样关键的东西没有出现纰漏,自己绝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刚才自己嘴里所说的牢狱之灾也不过是说了气气老父亲的,对算卦这事,从来不信。
  “没有那最好!”佟琳琳说道,“你要是真坐牢,我怎么办?”
  “那不正是遂了你的意了吗?你拿着钱可以养十个八个小白脸,夜夜做新娘!”吴奎讽刺道,“难说一会警察就来敲门了!”
  “去你的!”佟琳琳说道,“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
  “像!”吴奎盯着佟琳琳的眼睛。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啰!”佟琳琳不以为意。
  “爸,我好痛!”吴问天的眼泪终于止了下来。
  “痛个屁!老子不痛吗?给我忍着!”吴奎怒道。
  吴问天顿时吓得不敢再说话了。
  佟琳琳摇摇头说道:“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狗熊儿混蛋,这话还真是有道理!”
  这话一出,吴问天的眼神里,仿佛射出一束寒意,佟琳琳正好看到,心头不由得颤栗了一下,想起曾经看的电视剧里有那么一个人,叫做:德州电锯狂。
  那眼神,那表情像极了托马斯·休威特!
  “你用不着说的这么难听!”吴奎没有看到儿子的眼神,“我要是狗熊,你是什么?”
  “那随便你想了!”佟琳琳看向吴奎,“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无所谓,你都当自己是狗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吴奎气得差点背气,咬咬牙说道:“快去叫医生,我这肋骨疼得不得了!”
  佟琳琳急忙站起来跑出去,吴奎松了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