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二百四十二章 后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好厉害!”看着柳飘雪姐妹走开,安琳娜才舒了一口气,对林潇说道。
  “是她们太不厉害了!”林潇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心头多少还是有一些吃惊。
  “她们看起来就是深海派来的人吧!”安琳娜说道,“还说是高手,看起来也很一般啊!”
  “呵呵!”林潇笑笑,在别人看来可能很轻松的一件事情,但是事情的背后真是凶险万分。
  似乎自己的命运有些奇特,甚至感觉有一根看不见的绳子在牵着自己走。
  别的不说,就说在万蛇瀑下找到那个电脑,让自己瞬间提升到分身初期的实力,似乎也是安排好的。
  假如不是这样,那自己别说等柳飘雪姐妹来了,跟着路德来的那个金发男,也早已把自己的小命取走。
  真的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会不会有些事情是安排好的?
  就比如茫茫宇宙里,各大星系,看起来乱七八糟,实际上都是按照自己的轨迹在运转。
  否则宇宙早就毁灭了!
  或者根本就不会出现。
  突然又想到师父,莫非真的是去找柳飞雪了?
  但也不至于走得如此匆忙吧!
  为了自己的女朋友,竟然抛下自己?
  要真是这样,当真是印证了一句话:重色轻徒。
  猛然又想到,不知道外婆的后事安排得怎么样了?
  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
  正想着,付兴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小潇!你外婆的事情,你过来吗?”
  林潇愣住,不知道该怎么说!
  “小潇,你在听吗?”电话里没有声音,付兴盛提高声音问道。
  “我在!”林潇一想到外婆的样子,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安琳娜拿出一块手帕,不假思索的就递给林潇。
  林潇接了过来,擦了擦眼泪,捏在手里。
  “在哪操办呢?我马上过来!”林潇深深吸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得去见外婆最后一面。
  这一面以后,阴阳两隔,音容笑貌永存,却再无相见之时。
  人生就是这样的无常,却偏偏又不能反抗。
  “灵堂在小区我们的碳房,那你过来吧!”付兴盛说道,“你知道你表哥的电话吗?怎么我一直打不通?”
  “我也不知道!他们还没回来吗?”
  “还没,这兔崽子出去不知道去哪了,你不知道就算了,我再想办法联系!你先过来!”
  付兴盛说完挂断电话。
  “怎么了!”安琳娜看林潇的眼睛有些红,肯定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
  “没事!”林潇揉了揉揉眼睛,“我外婆去世了,我得过去一趟,要不你在哪等着吧!”
  “我和你去吧!”安琳娜说道。
  “行吗?”林潇有些意外。
  “当然行,不然我现在去哪?”安琳娜说着就拦下一辆车。
  林潇肯定不能不让她去,所以也就坐上车,朝着付兴盛家开了出去。
  小区的碳房,是很久以前,大家都还在烧火的时候,集资建房时,为了方便烧火,堆东西,在楼房旁边一块空地上用石棉瓦搭建的小房子。
  基本上小区住户每家都有一个这样的小房子。
  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烧火这事变得越来越罕见,碳房的作用也就不能发挥,基本上也就变成了闲置,偶尔堆点东西。
  遇到白事,就用来做灵堂。
  林潇和安琳娜赶到的时候,其他事项都已经处理完毕,诺大的一个场地摆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有十几个人一直在忙碌着。
  林潇看了看,没有看到付兴盛,却看到了灵堂。
  灵堂上面用木杆和扁柏搭建,上面挂着许多黑布,下面一个小桌子上,放着一个小盒子,前面放着一张放大的老人的照片。
  照片上的老人看起来很年轻,不像是最近的照片。
  林潇看着照片,突然觉得自己的双脚有些哆嗦,悲从心来。扑通的跪在了遗像面前,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这世上,血缘关系最亲的亲人也走了!
  往事能回忆起来的不多,但是也一样的充满脑海。
  人就是这样,活着的时候无论多风光,一旦没了那口气,谁都是一样,一个骨灰盒,一张遗像,再无其他。
  安琳娜也跟着跪了下去,受林潇情绪的感染,自己也哭了起来。
  听到有响声,付兴盛才从灵堂旁边的一扇门里面跑出来,头上和腰上绑了一根白带子。
  “小潇,没办法,我们单位的要求,必须要火化!”付兴盛似乎有些害怕,毕竟很多地方的风俗,火化还一时间难以接受。
  尤其是善终的老人,甚至认为说火化了不能转世投胎。
  所以很多人是相信的,尤其是很多老人一辈子供着观世音、如来佛,就为了能转世投胎做人,火化了,那一辈子的念想也就没了。
  但林潇不在乎,人没了,化不化都一样,一捧骨灰,和一堆白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精神既逝,肉体留着又有何用!
  反之也是如此!
  “没事!”林潇擦了擦眼泪,拿起纸钱烧了一些,火光中仿佛看到老人安详的笑容。
  “你理解就好!”付兴盛似乎松了一口,看了看安琳娜,“你们先去喝水!”
  林潇没说话,站了起来,听到外面有响声,回头一看,竟然是付希带着吴琳琳走了进来。
  “你也在?”付希看起来有些狼狈,瞬间在林潇面前停下脚步。
  脸上胡子拉碴,应该是很多天没有修剪过了,头发也是如此,很长,而且很乱。
  尤其是身子,同林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相比,瘦了很大一圈,完全是判若两人。
  “不是联系不上吗?”林潇心想,刚要打一声招呼,付希已经跪在遗像前大哭了起来。
  邓小翠听到哭声,急匆匆走出来,看到是自己的儿子,站在门口,顿时也哭了起来。
  好久联系不上付希,一直在担心会不会出事。
  现在看到活生生的在眼前,一时有些喜极而泣。
  吴琳琳急忙过去扶着邓小翠。
  “你们去哪了?”邓小翠止住眼泪问道。
  “我们去打工!”吴琳琳不敢看林潇,更不敢把那天的事情说出来,毕竟林潇太暴力了,要是说出来,惹他不高兴,难说连自己也被揍上一顿。
  吴琳琳看起来稍好一点,除了有些瘦,看起来精神比付希的好!
  付希跪在地上,放声的嚎了几下,烧了点纸,站起来,看林潇身边又带着一个美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表哥!”林潇看他的样子,知道他对自己有成见,便叫了他一声。
  “哟!又换女朋友了!”付希看林潇和自己打招呼,想着是在自己家,难道还怕他不成。
  于是就用了这个又字!
  安琳娜笑笑,看看林潇。
  林潇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讥讽,也不以为意,说道:“你还好吧!”
  “好,怎么不好!”付希语气很是不满,在外面东躲西藏,生怕被雷虎找上麻烦,吃了不少苦,还好打听到雷老虎住院还没出来,两口子实在是没有吃的了,才想着回来要点钱。
  本来打算要点钱就走的,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这个景象,更没想到林潇还好好的站在这里。
  甚至还换了一个女朋友!
  也不知道是该嫉妒还是该羡慕!
  “好就好了,那天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林潇说道。
  付希狠狠的说道:“没事,都是我自作聪明,早知道你这么厉害,我还瞎操什么心!”
  “那好吧!”林潇想着反正话不投机,说多了也没用,那就走吧!
  至于老人,该怎么安置,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我们走吧!”林潇把身上所有的钱拿出来,放在遗像面前。
  不多,可能就几千块了!
  付希转身回去,把钱拿起来砸向林潇:“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他认为林潇此时来,就是故意来羞辱自己的!
  不是嗟来之食这个道理根深蒂固!
  本来他是想用滚这个词语的,瞬间又有些担心怕林潇翻脸,所以程度轻了一点。
  林潇没有闪开,任由那些钱砸在身上,又掉了下去,眼睛冷冷的看着付希。
  不是自己不能让开,而是看着付希的样子,确实有些可怜。
  他之所以混成这个样子,林潇的心中,多少有一些愧疚。
  安琳娜却不乐意了,对着付希点了一下。
  似乎有一点生命东西飞在付希的身上,付希浑然不觉。
  只是一瞬间,付希的脸色马上变得苍白,瞪大眼睛,向后就倒了过去。
  还好地板上铺了很多纸板还有松叶,不是太痛。
  “小希,你怎么了?”邓小翠大吃一惊,急忙跑下来一把抱住儿子,掐了掐人中。
  付希冷得直打哆嗦,嘴唇铁青。
  “撞鬼了!”邓小翠大叫一声,“快去请先生来!”
  付兴盛从屋里放下东西,把做法事的先生请了过来!
  那先生拿出一道符章,吩咐付兴盛化了水,给付希喝了下去。
  林潇看得清楚,对安琳娜说:“算了,他也是个可怜人!”
  安琳娜笑笑,这才对着付希再度弹了一下,付希“哇”的吐了一下,脸色瞬间好转。
  先生脸色凝重,用手指掐着算了一下。
  “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付兴盛急忙问道。
  先生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儿子的属相是不是属猪?”
  付兴盛急忙点头。
  “先回避吧!这事麻烦大了!”先生摇摇头,高深的走了回去。
  “我们也走吧!”林潇没有捡起地上的钱,而是踩着走了出去。
  自然也没有人来挽留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