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苦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安宁一个人开着车,来到城外的空旷处,一个人坐在车上大哭了起来。
  所有的无奈,所有的委屈,只有自己一个人扛。
  这辆小车是看来也只能卖了,虽然不值钱,能凑一分是一分。
  哭了一会以后,安宁擦干眼泪打了个电话。
  “安宁?”那边显得有些意外。
  “大哥,价格我想过了,不争了,明天来办手续吧!”安宁尽量压抑自己的难过。
  “早这样不就得了!”那边说道,“你那酒厂本来就只值这个价,你偏偏要那么高,我也是想着我们是自家兄弟姐妹,你嫂子是一直不同意的!”
  “我知道,谢谢嫂子,也谢谢你!”安宁觉得喉头有什么东西哽着,说话的声音有些小。
  “客气的话就不说了!”那边说道,“以后要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谢谢大哥!”安宁说道,“我还有点事,其他不说了,明天下午两点,我在酒厂等你!”
  “好!安邦好些了吗?”那边来了一句关心。
  “还是那样!”安宁说,“先挂了,谢谢大哥关心!”
  “嗯好!”那边挂了电话。
  “你问到有人买了吗?”接着安宁又通另一个电话。
  “哪有那么容易?”那边是个女子的声音,“现在才拿你的血型去配对,不过你放心,他们一直在大医院打听消息,可能几天就会有结果了!”
  “谢谢你啊,芳姐!”安宁苦笑着谢了一声。
  “唉!”那边叹息道,“我还是劝你一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卖了,卖了你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啊?”
  “我这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么?不然我也舍不得啊!”安宁说道,“不过我也听说了,只要有一个就没问题的,反正我也不做什么重活。”
  “你想的太简单了,我在这行见的多了,比你清楚后果,我暂时只是帮你打听着消息,你要是反悔了随时告诉我,我不想挣你的钱,你太惨了!”
  “怎么会呢?”安宁说道,“谢谢芳姐关心!”
  “亲亲戚戚你都借过钱了,真的就一个亲戚都借不到钱了么?”
  “大家都不容易,能帮的他们都帮了,只是你也知道,我们那里的经济本来就不好!”安宁说道。
  “唉!这人啊!你有钱的时候,哪个不天天往你家跑,卖包谷你都比市场价高,他们现在怎么能这样呢?”
  “大家都有老有小的,他们帮我的很多了!”安宁笑笑说道,“还要再谢谢你和姐夫帮忙!”
  “那点小钱你就别提了!我觉得真是不好意思!”那边说道,“我们现在刚换了一套大房子,经济紧张,也就只能帮到那点了!”
  “芳姐别这么说,你对我的好我永远记得的!”安宁有些感动。
  “反正我再和你说,我就是随便问问,你要是能想开办法,第一时间告诉我,就算是玉皇大帝要,我也给你推掉!”
  “知道了!谢谢芳姐,就辛苦你帮我问着点!”
  “好!”那边挂断了电话。
  安宁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翻拍的黑白照片。
  照片上是一男一女,男的穿着军装,女的留着一个长长的辫子。
  “爸爸,妈妈!”安宁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
  “你们在那边还好吗?我没照顾好弟弟,都是我的错,你们告诉我,我现在怎么办?”
  “爸爸,你以前天天告诉我不要求人,不要求人,可是我真的承受不了了,我不得不求人了,可女儿没本事,连求人也求不到!”
  “妈妈,你临走告诉我找个好人家,可世上哪有什么好人家呢?我也不想找了,生活好累,如果这次安邦醒来,我宁愿带着他在老家就过一辈子!”
  “爸爸妈妈,如果这次安邦都随你们去了,我也就随他一起来了!我一个人,好怕!”安宁的眼泪已经掉满整个屏幕,安宁一边擦一边说着。
  “爸爸,我还是想骑在你的脖子上揪住你的耳朵,挠你的痒痒!”
  “妈妈,还记得你给我们做的野棉花粑粑吗?我好像吃!”
  “可是老天怎么就这么残忍的,我只是想我们一家安安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它也偏偏不让!”
  “你们的坟我刚去培过土,如果哪天我们也来了,就不管它了吧!”
  外面的夜色越来越浓,过了一会,慢慢平复了情绪,安宁才开着车驶了出去。
  第一医院骨科,住院部十三楼。
  这是一间很大的病房,里面有四张床,看起来很拥挤。
  “安宁,怎么了?”一个男子靠在里面的凳子上问道。
  看得出来,安宁的眼圈很红。
  “没事,有点角膜炎吧!”安宁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说道。
  “熬夜了吧!”男子说道,“开车注意点,不行就先别从这里跑,这里不是有我在吗?”
  “我没事!”
  安宁默默的看着依然昏迷的弟弟,全身都挂着仪器和管子。
  “还是一样吗?”安宁随口问道。
  “都是一样!”男子说道,“医生来过几次问手术的事情,是他们自己做还是请京城的专家,请专家很慢的!”
  “就请京城的吧!”安宁嘴角尽量笑着,“舅,你去睡吧!今天晚上我在这里。”
  “我没事!”男子的脸有些憔悴,“你那么忙,先回去吧!我习惯了,回去睡不着!”
  “舅舅,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安宁的声音有些哽咽。
  “别这样说!”男子看看她,“一家人不说见外的话!”
  “舅舅,医生有说什么时候能做手术吗?”安宁擦了擦眼泪。
  “最近吧!差不多就是交了钱,然后他们就请专家,京城的话可能时间上会慢一点,他们需要慢慢联系,专家也不一定一下子就能排出时间来!”男子说道,“你钱筹得怎样了?”
  “还差一点!”安宁勉强打起精神说道,“不过应该会很快就够了的!”
  “哎!”男子叹了口气,“说真的,要不是我的亲外甥,我真的想建议你放弃了,那么多钱,就算手术成功,也是在床上躺一辈子,后续的花费,更是深不见底,简直不可想象!”
  “只要有一点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的!”安宁说道,“我的酒厂,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卖出去了,本来我还打算再提一点价格,但是安云就是不让步,没办法,我也只能出了!”
  “多少钱?”男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一开始我打算七十万卖的,包括那一百多个猪!”安宁说道,“现在猪价又不高,出价最多的就给我五十万!还是安云看在我们是一家人的面子上!”
  “这些人太黑心了,就算行情不好,你那些猪平均一个三千块钱,也是三十万,那么大的酒厂才值二十万吗?”男子有些激动,“安云,还说是自家人,他这不是落井下石吗?做生意的就没一个好东西,他又不是没钱,你没见他刚给他舅子买了个小车吗?这时候还压你的价!”
  “管他了!生意就是这个样子,等我暂时过了这一关再说!在安云的手上总比卖给别人强!”安宁说道,“以后有机会我再把它盘回来!”
  “哪有那么容易,到时候你再盘回来,起码又是八九十万了!安云这人还算不错,就是他那媳妇太能干了,再说了,你现在就靠酒厂的收入,你把它卖了,以后拿什么为生?还有那么多的医药费?”男子的声音有点大。
  “以后再做以后的说吧!我想在附近找个工作,养活我们姐妹俩应该没什么问题!”安宁勉强笑着说道。
  “反正你要自己想好自己的事情,经济上我真的是尽力了!”男子摇摇头。
  “我知道,谢谢舅舅!”安宁说道,“你借的钱我以后一定会凑起来的!”
  “说的什么话?”男子一下子脸色就更难看起来,提高声音,“我说了让你还吗?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我知道,不过你们自己都那么紧!”安宁的心头很是感激。
  “我紧什么紧!”男子继续提高声音,“前几年,要不是你借给我那十万块,我现在还在盖不起房子,住在那个土房子里面,你以为我就不记得了!”
  “舅舅,我说过那是感激你对我们从小照顾的,你就别放心上了!”
  “安宁啊!”男子声音低了下来,“就怪你妈当年给你取这个名字,你心太好,容易被骗,还有给你弟弟取这个名字,安邦,太大了他镇不住,我和她说她不信,现在都这样了,九泉之下,不晓得她后悔不?”
  “舅舅,这和名字没有关系的,我也不觉得我多好心,反正做事心安理得就好!”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你还是不懂,就说另外那些亲戚,以前逢年过节,哪家你不送上千块钱的东西给他们,这些都不说了,哪家没钱不是找你借?现在你有事了,你看看,有些人不帮贴也就算了,欠着你的也不换,真是良心被狗吃了!”
  “算了,他们本来也没多少钱!”安宁淡淡的说道,“他们有他们的难处,家家都要花钱的!”
  “你这个好心,在别人眼中就是好欺负!”男子叹气,“以后把眼睛擦亮一点,不是任何人都值得帮的!”
  “我知道,以后我会注意!”安宁站起来,就看到林潇和安琳娜走了进来。
  “我舅舅!”安宁急忙介绍。
  男子只是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舅舅,我两个朋友!”安宁接着介绍。
  男子拿出烟,递给林潇一支,林潇不要。
  男子站起来就走出去,大概是抽烟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