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熟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舅舅就这个脾气,你们别见怪!”安宁见舅舅的态度不太客气,急忙一边解释,一边把安琳娜拉了过来。
  “没事!”安琳娜笑笑,“这就是你弟弟吗?”
  安宁苦笑着摇摇头。
  “看起来伤得不轻!”林潇看看,这伤得大概比韩雪的还要严重!
  这仪器是密密麻麻的,滴滴滴的在病房内响个不停,而且声音都不小。
  其他三张病床都没有人,会不会是受不了这密集的仪器声音?
  “是啊!”安宁答道,“已经做了两次手术了,现在也只是勉强维持生命,医院说要从京城请一个专家来!”
  “所以要五十万是吧!”林潇笑了一下。
  “对!”安宁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林潇把安邦的手拉了起来,迅速用真气输入进去查看情况。
  确实,内脏器官无一不是受损,还有全身的骨头真的是基本散架了。
  https://
  能维持生命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怎么当时不转到大地方的医院去看呢?”林潇了解了病情,放开手问道。
  “我们也不是没想过,只是当时正好有一个省级专家在这里,告诉我为了安全,最好就不要移动!而且就算到了省城,还是一样的医法,关键在于手术的技术,那何不如请专家来做!”
  “也对!”林潇想想,安邦这样的情况,再折腾一次送到省城,后果如何,真不好预料。
  “能不能医?”安琳娜看林潇的样子,问道。
  “应该可以!”林潇对自己的技术很自信,尤其是内脏的修复,现在真气充沛,应该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
  反而是骨头,碎的,断的那么多,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没法全部合在一起。
  “你们知道有专家吗?”安宁听这话有些激动。
  “当然有,他就是专家!”安琳娜说道。
  “他,专家?”安宁笑笑,“这时候你们别和我开玩笑!”
  “我不和你开玩笑!”林潇说道。
  “怎么可能?”安宁说道,“我这人文化低,别骗我!”
  “真的!”安琳娜不知道怎么解释才能让他相信。
  “妹子,我和你一见如故,想不到你们也要来骗我!”安宁瞬间就哭了起来。
  “我真没!”安琳娜看她哭,急忙看向林潇。
  女人一哭,林潇也有些没招了!
  要不用实践来证明算了。
  拿起安邦的手就想输入真气修复,被安宁一把就拉开,双手乱摇:“求求你们,别动他!”
  林潇和安琳娜有些懵了,这可咋办!
  “你弟弟肺上裂开!”林潇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要不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出来,或许她会相信。
  “别和我说这些,都这个样子了,还能猜不出来吗?”安宁拦着林潇,“你们到底要干嘛?”
  “他真的会医!”安琳娜有些无语,虽说此时可以瞬间让她晕倒,先斩后奏,但医院那么多人,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治好,要是看到,收不了场。
  “你们走吧!求求你们!”安宁很是无助,来推搡林潇,情绪有些失控。
  “走吧!”林潇拉着安琳娜的手,安琳娜虽然有些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出了门,下了电梯,在医院门口的花园里,安琳娜问道:“真的要走吗?”
  “你说呢?人家不让动,有什么办法!”林潇有些泄气。
  “其实我倒挺理解她的,这种情况,谁能够一下接受呢?那么严重,生死边缘,你也不是医生!”
  “也对!”林潇想想,“但是在医院还真是没办法,除非有熟人帮忙,做通她的思想工作!”
  “我没有!”安琳娜说道。
  “我试试看吧!”林潇想起林沧海,算是熟人吧!而且在医院这一块,他也算是一个人物了。
  最主要的是他见过自己治好谢芳的爸爸,信任上应该没什么问题。
  当下就拨通了林沧海的电话。
  那头倒是接得很快,一个响亮的声音传过来:“老林,是不是在靖海?”
  这声音有些炸,安琳娜也听得清楚,不明白林潇怎么就变老林了。
  “没在!”林潇笑着说道,“在忙吗?”
  “不忙,一点也不忙!”林沧海说道,“我现在每天都是免费看病,真是其乐无穷!”
  “那还不忙,门庭若市吧!”林潇没想到他这么大年纪,脾气还真的是说变就变。
  “哪有,一天百多个吧!急诊的除外,其他都是排队,不然还不得把我这小腰杆弄断了!”林沧海说完哈哈大笑,显得很是开心。
  “我有事要请你帮忙!”林潇说道。
  “我就知道,你要没事怎么会想起我来呢?”林沧海笑道。
  “富兴县你有熟人吗?”林潇问道。
  “那地方,鸟不拉屎,你问了做什么?”林沧海说道。
  “我现在就在这呢?”林潇没想到在林沧海的眼里,这些县城都是鸟不拉屎。
  “好吧!你去哪干嘛!”
  “简单点说吧!一个男孩子出车祸,伤得很重,我要帮忙,家属不让,怎么办?”
  “你亲戚?”林沧海问道。
  “不是,陌生人吧!算是!”林潇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哪个医院?”
  “富兴第一医院!”
  “噢!”林沧海想了想,“那里我还真没有熟人!”
  林潇的心瞬间感觉无语。
  “不过我儿子可能会有,我让他问问,你等会啊!”
  林沧海不等林潇回话,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安琳娜问道。
  “等他问一下!”
  这一等,十多分钟没有回电话,林潇心想肯定是没戏了!
  思来想去,倒不如再问问陈永安,或许他会有办法。
  剥拨了电话出去,竟然是关机,那就没办法了。
  总不至于打给叶静娴或者是陈永宁吧!
  突然又想到唐诚,他们那个系统也许知道的熟人更多。
  当下又打给了唐诚。
  “是不是要约我喝酒!”唐诚第一句话就是这样。
  “是啊,我在富兴,你过来!”林潇笑道。
  “开什么玩笑,你去哪做什么?南辕北辙的!”唐诚说道。
  “你认识这里?”
  “当然认识,我在那工作了五年,能不认识吗?”
  “那真是太好了!”林潇心头高兴,“有熟人吗?”
  “干什么?”唐诚那边压低了声音,“你不会酒驾了吧!”
  突然想起林潇还没有驾驶证,顿了一下又说:“你不会是无证驾驶了吧!”
  “确实是无证!”林潇笑道,自己现在想从医还真是无证,要不然也不用那么麻烦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事,而且不是什么好事!”唐诚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严肃,“肇事没有?严重不严重?”
  “暂时还没有!”林潇差点就笑了出来,“要是肇事就不用给你电话了!”
  “那还好一点!你现在能打电话,说明问题不严重,知道在什么地方吗?”唐诚似乎松了一口气。
  “在第一医院!”林潇说道。
  “意思是你受伤了,你不是自己会医吗?”
  “没有!我也不是无证驾驶,一个朋友的弟弟车祸躺在医院,我想帮忙,人家不相信,怎么在你眼里,我找你就是有违法乱纪的事情?”
  “那就好!还骗我半天!”唐诚笑了一下,“具体怎么回事?”
  林潇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事别说是别人,我要不是亲眼看到你医好你的老师,我也不信!”唐诚强调了一下,“正好我一个堂弟在那,我让他来找你!”
  “好!”林潇心头高兴,“越快越好!”
  “行,我马上联系,不过我可能要解释一下,不然人家也不相信啊!”
  “好!”林潇刚挂断电话,林沧海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我儿子一直在开会,他让人过去找你!这兔崽子,害我一阵好等!”林沧海说道。
  “不用了吧!”林潇有些犹豫,不过还没说出来。
  林沧海接着又说道:“保证可以帮你!帮不上我给你磕头!”
  “磕头就不用了,能帮忙最好!”林潇说道,要是唐诚找来的人不行,还有一个更好。
  “当然能啊!”林沧海说道,“我儿子要是都不帮忙,我保证那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帮你的忙!”
  “那就好,谢谢啊!”林潇说完挂断电话,既然林沧海都这么说了,那他儿子看来真的是有些神通,于是放下心来,坐等别人来找自己。
  “你认识的人还真是多啊!”安琳娜随意说道。
  “刚好认识两个而已!”林潇说道,“有的纯属机缘巧合!”
  “你说那些要找我的人会找到这里来么?”安琳娜突然问道。
  “那不好说,我感觉你们的那个组织能力也很强大!”林潇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事情。
  “也算不上吧!要生存,没有点能力肯定是不行的,也不知道我师父怎么样了?”
  “他们毕竟是姐妹,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林潇想起安琳娜和自己说的事情。
  “那不好说!在权力面前,亲情很脆弱的!”安琳娜说道。
  “没事!”林潇握紧她的手,“什么时候有机会,你带我去看看!也许我能帮上忙也说不定啊!”
  “真的吗?”安琳娜说道,“只是我怕你有危险!”
  “他们那里高手很多吗?”林潇反问。
  “是很多!”安琳娜点点头,“具体我也不确定,等这里的事过了再说吧!也不急在一时!”
  “有没有什么办法和那边的人联系一下吗?”林潇说道,“假如你师父真的被控制起来了,难道她平时就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吗?”
  “有自然是有!”安琳娜有些犹豫,“你也知道,我们那个会本来就不是那么正常的,所以!”
  林潇其实不太理解安琳娜的话,想起第一次见安琳娜的时候,那仪式确实不像是一个正常的组织。
  就算后来在南泽开的,看起来也不是特别的正常。
  “你们平时都是用药控制吗?”林潇说道。
  “一开始都是,后来也有些心甘情愿的,不过我师父如果出事,会留下来帮她的人恐怕不多,或者说没有,因为我师父的姐姐比我师父还厉害!”
  “那你怎么那么死心塌地呢?”
  “因为我是她从小带大的,她对我是那么的好,把她的一切都给我了!”安琳娜的眼睛看着林潇,“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救她!”
  “无论如何,我会帮你的!”林潇看着她,不自觉的在她的额头亲了她一下。
  安琳娜“嗯”的一声,抱住了林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