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众叛亲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潇已经拉着安琳娜走了,没有人来拦,也没有人敢。
  “局长,要不要把他们拦下来!”那警察虽然有些心虚,但是整个事情都和他有关,就这样让他走了似乎说不过去。
  更何况局长就在这里,不可能让局长上吧!
  那样岂不是在领导的心目中成了胆小鬼,这种情况能上必然要上,不能上咬牙也要上。
  “就你曹彬去拦?”司机轻蔑的笑了一笑,“以我在部队的经验,此人单挑的实力数一数二,你这点身板,就别想了!”
  “董大民,你别狗眼看人低!”曹彬怒道,“当过兵了不起吗?憨兵,逃兵多了去了!再说了,我这警校文凭也不是混来的!”
  “行,你有本事,你去追!”董大民伸手抹了一下方向盘,“你要是打得过,我一会给你磕一百个响头!”
  “行,你说的,到时候不磕头的是孙子!”曹彬不甘示弱,两人都有些来气,浑然忘记了旁边还坐着个局长。
  “行,快去快回!”董大民瞟了一眼唐正。
  唐正看他们像小孩子吵架一样,觉得好笑,只不过素来严肃,没笑出来。
  “你等着!”曹彬说到这里,就要拉开车门下去。
  “别去了,有机会让你们俩单挑!”唐正迅速拉住了他,“用嘴说没用!”
  两人都很不服气的出了一口气。
  尤其是曹彬,有些咬牙切齿。
  “老李,过来带人!”此时林潇已经走得没有了踪影,唐正才打出电话。
  “是!”电话里答应得十分响亮。
  不一会,几辆警车开了过来,数十个荷枪实弹的警察纷纷下车,排成一排。
  一个皮肤很黑的中年人下了车,走到唐诚的车前面。
  唐诚摇下车窗:“老李,把他们全部带回去!”
  “是!”中年人转身,警察已经把这一批小混混围了起来,就等着命令。
  老李拿着一个扩音器喊道:“在场的所有人听着,全部停止斗殴,有武器的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蹲在原地!拒不服从的,后果自负!”
  其实一听到警报声,很多人就吓得跑到车上躲了起来。
  王铎还躺在原地,他这种情况,确实没人敢动,一不小心帮了倒忙。
  王铎听到警报声其实惊喜大过担忧,毕竟警察是好人,不会把自己怎么办?
  就算自己十恶不赦,那也会有个正当的程序,怕的就是刚才打自己的人,说打就打,说走就走,还好已经运气好,否则杀了自己也是可能的。
  “躲在车上的,马上下来,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否则我们就开枪了!”老李环顾了一眼周围的面包车。
  这一声说出来,面包车上的人纷纷跳下来,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面对的是荷枪实弹的警察,一看这些警察就不是平时在大街上遇到的巡警,说要开枪就完全可能开枪。
  运气不好,被打死实在不划算,被抓紧去最多关半个月,所以没有人愿意抵抗。
  但仍然有人没有听到,似乎是打红了眼睛,仍然在互相攻击,几乎双方的脸上到处都是鲜血,看起来有些恐怖。
  “全部控制起来!”老李看到这种情形,有些不解,这胆子也太肥了,于是用扩音器再度命令道。
  几个警察右手提着很长的棍子,左手持着盾牌,冲上去就是一阵暴打。
  几乎没用什么力,那几人就倒地不起,但仍然还在挣扎,似乎不把对方打死不罢休一样。
  “全部绑起来!”眼看光用手铐不行,必须要连脚手一起控制,老李命令道。
  反正这些器具平时都是必备用品,不到三分钟,全部被控制起来,一个个的拖到了车上。
  “王铎!”老李这时才回来看王铎。
  王铎的脸色苍白,大概平时也认识李崇军,张了张发干的嘴皮说道:“李警官!”
  “你这是遇上硬茬子了吧!”老李轻轻拉开王铎的裤腿,明显看到腿骨严重变形,冷冷的说道。
  王铎嘴唇颤抖,不知道怎么回答!
  “抬快板子下来!”老李看这种情况,直接抱上去肯定不行。
  很快,一块木板就抬了过来,两个警察小心翼翼的把王铎挪了上去。
  “谢谢!”王铎有些感动,平时最恨的最看不起的就是警察,没想到此刻心里还有些感动。
  “小金,你带人先送他去医院,通知家属到医院看护!”老李没理他,吩咐道。
  “是!”小金答应道,指挥着把王铎抬上车,首先开车警车先朝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紧接着,其他警车的警报声响起,朝着警局飞速的开了回去。
  “局长,我们呢?怎么办?”曹彬问道,巴不得现在唐正就让自己下车和董大民单挑。
  “你们先回去,我还有事,保留好录像!”唐正说完,自己下了车,朝着林潇的方向追过去。
  林潇和安琳娜打了个出租车直奔酒店,唐正走了半天,自然没有知道,猜想林潇是回了酒店,此时去破坏人家的好事肯定不行,也就只能先回警局了。
  “我们就去练练!”等唐正走了出去,曹彬就怒道。
  “谁怕谁?去哪,你说!”董大民当然不甘示弱,发动汽车。
  “大树村路边,那里人少!”曹彬说道。
  “行!”董大民冷笑着把车开了出去。
  “喂,你是王铎的家属吗?”小金坐在车上,问了王铎要了王英的电话打了出去。
  “你们是谁?”那边的声音有些愤怒的反问。
  “我们是警察!”小金说道,打开免提,让王铎也听着。
  “打错了!”那边直接挂断了电话。
  小金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状态。
  “你好,我是富兴县警察局的民警,请问你认识王铎吗?”小金自己拿着王铎的电话翻了一个号码打了出去。
  “认识,怎么了?”那边问道。
  “他现在受了伤,需要动手术,你能来帮一下忙吗?”小金问道。
  “你刚才说你是什么人?”那边又问。
  “我是富兴县警察局的民警!”小金话音未落,那边又挂断了电话。
  小金又找了一个,看起来名字是女的打了过去:“你好,我是富兴县警察局的民警,请问你认识王铎吗?”
  “认识,怎么了?”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慵懒。
  “他现在受了伤,需要动手术,你能来帮一下忙吗?”小金和刚才一样的问道。
  “啊?死了吗?”那边的声音突然变大。
  “暂时还没有,只是受了伤!”小金解释道。
  “还没死,那帮不上忙,我还说要是死了我买鞭炮庆贺呢!没死啊!真可惜!”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小金开着免提,王铎差点气得晕了过去。
  当然他心里知道是什么人?
  “真是奇怪了!”小金接着又打了几个电话,只要一报上身份,要么说不认识,要么就直接挂断。
  但,自己不可能不报上自己的身份,这是公事!
  “其他亲人呢?”小金有些莫名其妙,这是些什么人,这样打下去也不是办法,只有问王铎道。
  “其他没有!”王铎看着车顶,不觉间一滴眼泪从眼角流下。
  “没有,那怎么行?”小金怒道,“难道让我们来看着你?你电话簿里这么多人,就没一个愿意来的?”
  “也许吧!”王铎觉得心已经彻底凉了,尤其是第一个电话,那可是自己的亲姐姐。
  第二个电话,上星期还求着请自己吃饭,请自己帮忙的人,竟然也不来!
  第三个自己清楚,也许她的内心确实是希望自己死得快,她好让孩子来继承那些不小的遗产的。
  但是她想过没有,如果自己出事,那些遗产完全可能被没收,一分都不会剩下的!
  “没事,你们把我丢在医院就行!”王铎觉得心头有些乱,有些苦,瞬间觉得还不如真是死了的好。
  这算不算是众叛亲离,或者说是报应不爽呢!
  “草!”小金把情况报告了给老李。
  “先带他做了手术再说!”老李说道,“要是他身上没钱就先垫着!”
  “是!”小金挂断电话,问王铎道,“带钱吗?”
  王铎急忙点头说道:“在我钱包里!”
  小金伸手从他衣服里把钱包拿了出来,大概数了数,有几万块吧!
  “够了吗?”王铎嘴唇哆嗦。
  “不知道!”小金把钱包拿在手里,“进了医院再说!”
  说话间,车已经开到医院里,小金把王铎直接用警车送进了骨科急诊室。
  急诊室正好是戴主任在值班,看警察前来,急忙走出门来查看,一眼看到病人是王铎,心头有些奇怪。
  送来的人是荷枪实弹的三个警察,莫非是被警察打了?
  “你好,我是刑警队金永!”小金和戴主任握了握手,自我介绍,“麻烦你们先检查一下这个人!”
  旁边排队的心头不满,但是这是警察的特权,还真没人敢说不行,纷纷退开。
  “怎么回事?”作为医生,哪怕是自己的敌人此刻也要医治,戴主任急忙查看病情。
  “大概是腿骨断了!”金永说道。
  戴主任用手摸了摸,确实,两边都断了,而且不轻。
  “别碰我!”王铎一看是戴主任,吓了一跳,这要是让他和自己做手术,不就是羊入虎口吗
  戴主任心头有些快意,但是也没有表露出来,这大概说的就是迟早你要落到我手里的意思了!
  “怎么?”金永冷冷的说道,“你以为这是你家?”
  王铎马上闭嘴,疼得太久,竟然有些麻木了。
  “家属没来,没法签字,先等着吧!”戴主任冷冷的道。
  “医生,麻烦你先动手术,家属暂时联系不上!”金永说道,现在确实也没有其他办法,等慢慢联系了想办法,反正王铎现在也跑不了,他还是有些家产的!
  “既然是你们警方要求,当然可以!”戴主任说的,“那先去做X光吧!”
  说完开了一个单递给金永。
  等王铎被推走,跟在戴主任后面的实习生才笑了起来:“这报应真来得快,不知道是谁干的?”
  “别乱说!”戴主任虽然脸上难掩喜色,嘴上却不能让别人说出来,毕竟这里人多眼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