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交易失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而另外一边,李飞等人的耳朵因为跑得快,在仔细的区分好以后,采取了缝合措施,具体能不能恢复就看个人的造化了。
  “你们是谁?”安邦的病房门口,一男一女提着东西就要从里面走,被两个保安拦住。
  “我是病人的哥哥!”安云搞不懂这是什么阵仗,还有保安把门,急忙拿烟出来发。
  保安指了指门口的禁烟标志,安云尴尬的装了起来。
  “什么人都不让进!”保安拦住,看得出来,这两个保安身体很结实,而且姿势雄伟,肯定是当过兵的。
  “我们是亲戚,怎么能不让进呢?”旁边的是安宁的媳妇,有些急眼的说道。
  “大哥,嫂子!”听到声音,安宁走了出来,急忙打招呼,后面还跟着一个护士。
  因为有护士陪伴的原因,安宁的舅舅已经回家休息,毕竟晚上还有大手术,需要人帮忙。
  “是你亲戚吧!”保安问道。
  “是的,谢谢两位大哥!”安宁真的很感激,从昨天晚上出事以后,保安公司派来这两个彪形大汉,两人就一直轮流在门口值班,很是认真负责。
  “那进去吧!”两保安这才把门让开。
  网址m.
  安云夫妻这才提着东西一摇一晃的走了进去。
  “听说今天安邦做手术,我们来看看!”安云把东西放下说道。
  “大哥大嫂,坐!”安宁急忙招呼两人在床上坐下,倒了两杯水。
  “唉!怎么这么严重?”安云摇摇头,叹息道。
  “也不知道手术会怎样?”安宁愁容满面,到现在还没有专家的消息。
  “京城的专家,那肯定不一般啊!”安云媳妇说道,“保证是药到病除,没几天就活蹦乱跳了!”
  “但愿吧!”安宁苦笑了一下,“对了,你们怎么知道安邦今天要手术的?”
  “这不,你昨天不是说要下去和我们办酒厂的交接手续吗?”安云媳妇说道,“今天早上我们就一直打你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问道三叔,才知道安邦今天要做手术呢!”
  “哎呀!我忘记充电了!”安宁这才想起来,因为有两个护士和保安在,自己也比较放心,就一直睡觉,导致自己的手机一直没有充电,急忙才找充电器把手机充起电来。
  “哎呀!我们还以为你反悔了呢!”安云媳妇见安宁真是手机没电,似乎开心了不少。
  “反悔什么?”安宁放下手机说道。
  “昨天不是和你哥说了,你那个酒厂今天签合同的吗?”
  “啊!我是这样说的!”安宁说道,“那合同你们带了吗?”
  安宁心头开始还有些高兴,难得有人来看一下,现在知道原委,心头多少有些不舒服。
  但是昨天自己确实答应过把酒厂卖给安云的,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要合同带来,签了也可以。
  “合同嘛!我们都打印出来了,一式两份,你看看!”安云从文件袋里面拿出了两份合同递给安宁。
  安宁拿着合同从头到尾的看了起来。
  合同本身也很简单,就是标明的多少钱,怎么付款,不得反悔等一些简单的条款。
  “不对啊!大哥,嫂子!”安宁看到后面脸色就变了,“你们这是要分五次付款,不行!”
  “怎么了?”安云媳妇反问,脸色瞬间就变了,“这是五十万,你是要让我们一笔付清吗?”
  “对啊!我等着找钱给安邦做手术的,你们这每次付十万,两年付清,这怎么能行呢?”
  “不是吧!昨天晚上你可没说要一次付清啊!”安云阴沉着脸气哼哼的说道。
  “我也没说分期付款啊!”安宁心头责怪自己昨天晚上没考虑周到了。
  “你也是做生意的人,难道没去银行取过钱吗?超过五万要预约,我们两口子今天也就只能取十万块出来,你这不是明摆着耍赖吗?”安云媳妇的声音提高,两个护士把合同接过去看了一下。
  “大哥,嫂子,我知道你们家里有钱的,求你们了,你们就给我现金一次性付清吧!我这是等着救命的钱!”安宁放低声音说道。
  “家里?谁家里会放几十万,不把贼抢啊!”安云媳妇继续抬高声音,“我看你就是要耍赖!”
  “嫂子,我真不是耍赖,安邦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从京城请专家,专家费都要十几万,还有医疗费,材料费,十万块怎么都不够的,要不你们先付我一半,下个月再付另外一半,行吗?”安宁继续忍气吞声。
  “安宁,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安云你就是个猪脑子,这事情都没弄清楚就答应别人!”安云媳妇一边说安宁,一边骂自己的丈夫。
  安云的脸色很难看,不过素来怕媳妇,母老虎发威不敢做声。
  “嫂子,是怪我没和你们说清楚,先付一半行吗?”安宁说道。
  “不可能!”安云媳妇胸口因为激动而起伏不定,叉着腰,“合同在这里,你爱签不签,不签拉倒,我们现在就走!”
  “嫂子,这真的没法签!”安宁的声音有些小,“要是你们不同意,那我重新找卖家!”
  此时安宁已经不太害怕,因为医院已经答应了,不要医药费,虽然不太敢相信,但是至少目前不用交钱是真的。
  “找卖家?你想的倒是挺美!”安云媳妇气势汹汹,“安宁,我告诉你,这酒厂你只能卖给我们,卖给别人,别做梦了!”
  “为什么?”安宁提高了一点声音,“我说了,你们要买也行,分两次把钱给我,还不行吗?”
  “这都是你说了算啊!”安云媳妇冷笑道,“在老寨村,除了我们,我告诉你,别人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买,谁要是敢买,你觉得他经营得下去吗?”
  “嫂子,你这话是威胁我?”安宁虽然很生气,但还是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愤怒。
  “是,你说对了,我还真是威胁你!”安云媳妇继续冷笑着,“今天你要是不把这合同签了,告诉你,这酒厂我们还不要了!”
  “不要就算了,那我自己经营不行吗?”安宁看她耍横的样子,十分后悔自己的决定。
  可是那又能如何呢?
  “你自己经营?”安云媳妇说道,“我告诉你,你酒厂的水源,我们已经和主任叔说了,那是一个村的水源,你们不能单独使用,要用就要给使用费!”
  “使用费?”安宁一大声吼了出来,“那水一直是我家在使用,和你们其他家有什么关系?”
  “你们一直用,这话你也说得出口!”安云媳妇说道,“水资源是公共资源,你们一家用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让村子里其他家共享了!”
  “你家没有水吗?”安宁大声质问。
  “有啊!但是我们的水质不好,所以烤酒没有你的好喝!”安云媳妇很得意,“主任叔说了,你们家的水质最好,要么分成许多份,大家都用,要么交十万块的使用费!”
  “十万块?想钱想疯了吧!”安宁说道,“左一个主任叔,右一个主任叔,你们是串通的吧!”
  “安宁,这话可不好听!”安云终于插话了,“主任叔和我们一样姓安,和我们是一家,和你也是一家,做事历来公平公正,你侮辱我们可以,怎么能侮辱他老人家呢?”
  “我不信,我问他!”安宁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安云夫妻对望了一眼,一副随便你问的样子。
  “二叔,您在忙吗?”安宁尽量压抑自己的情感。
  “安宁啊,我正有事和你说呢!”那边不等安宁开口已经说道。
  安宁心头一紧,说道:“二叔,有事吗?”
  “的确有事!”那边说道,“最近啊,村里很多人反映你家现在用的水的问题,独占了这么多年,有些不公平啊!”
  安宁脑子里嗡的一声,看来安云媳妇说的是真的,急忙说道:“二叔,那水在我爷爷的时候,大集体分的,我们村那多水资源,每家每户都有啊,怎么现在说我家的是独占呢?”
  “安宁啊!你不懂!”那边说道,“最近不是搞水质监测吗?我们村的水都抽样去监测了,其他家的微量元素要么高,要么低,就你家的不高也不低,正合适!”
  “哪里监测的?”安宁眉头皱了起来,一只山上下来的水,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反正是一个很权威的机构了,你问这个也没用,反正我们讨论了一下,那水就大家都分一点,毕竟对人体健康有好处嘛!”那边有点含糊其辞。
  “那水总的就那么点,我们村几十户人家怎么分呢?”
  “那不简单吗?我们自己筹钱建一个大水池,把水蓄积起来,大家,只用来饮用,那是足够的了!”那边似乎是早就考虑过安宁会问这样的问题。
  “二叔,那不是断了我的财路了吗?”安宁觉得很凄苦,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这我们也考虑过了!”那边说道,“我们也体谅你的难处,你要是一直想用也可以,只要你缴纳一些健康补偿金就行了!”
  “健康补偿金?”安宁又听到一个新名词。
  “对啊!好水被你用来烤酒了,我们其他村民喝不到好水,那身体自然就受到影响,要点健康补偿金,那不是很正常吗?”
  “不可能,那水是我自家的!我不会分,也不会给钱!你们要怎么办,随便你们!”安宁斩钉截铁的说道。
  “水资源是公共资源,这不是你一个人能说了算的!”那边说着,“我还有事,挂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安宁气得脸色苍白,把手机丢到一旁。
  “怎么样?不是我们撒谎吧!”安云媳妇很得意。
  “随你们便,我看你们能怎么样?”安宁已经气坏了,把合同拿起来撕得粉碎。
  不用说,这肯定是村主任和安云夫妇搞的鬼。
  什么监测,什么健康,都是杜撰出来的。
  “行,既然这样,也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安云媳妇说道,“我们走着瞧!”
  说完和安云走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