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谋而后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奎坐在昊南集团的办公室,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幅本地名家画的虎啸山林图。
  大儿子被抓,王铎被抓,这些事让平时志得意满,甚至有些嚣张跋扈的他,感到有些无所适从。
  甚至有种预感,这些事情不简单,似乎有种势力在针对自己,只是有说不出来。
  敌人到底是谁?
  警察?
  按理说,以前在富兴县,无论是什么警察,要是听到自己的名号,就算把李天胜抓起来,多少也要畏惧三分,象征性的处理下就放回来了。
  而这次却全然不同,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在知道是自己的儿子以后,还竟然把李天胜抓了起来,而且很快就送进了拘留所。
  这办事效率,可不是一般的高。
  担这毕竟是李天胜咎由自取,对于这个儿子,李奎本来就很失望,能在拘留所蹲一段时间,反而是好事。
  问题在于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想敲山震虎,甚至是要拿自己开刀,灭了自己。
  在富兴这么多年,从一个小小的包工头做到现在这个位置,羡慕的人很多,眼红的人更是不少,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也大有人在。
  王铎放高利贷催收的事,本来似乎也不过是一个小事,高利贷没有点手段,早就亏回姥姥家去了。
  问题是这次的催收怎么会突然惹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为此还大动干戈,便宜没占到不说,还吃了大亏。
  那么多人,竟然奈何不了一个年轻人?
  而最奇怪的是,警察这次来的速度未免太快了一点。
  那就说明一个问题,警察似乎早有准备,或者说早就等在一边,只等着这事出现就抓人。
  但是,为什么偏偏要等那个年轻人走了以后才开始抓人呢?
  就算拿年轻人是正当防卫,那最起码要一起到警察局说清情况吧!
  莫非,那个年轻人是警察的卧底?
  如果真是卧底,这做法未免做的也太明显了吧!不是轻易就暴露了吗?
  难道李天胜遇到的年轻人也是他?
  虽然自己没亲自去见李天胜,但是送钱去的人却问了整个事情的大概。
  如果真的是同一个人,那这事情就很复杂了!
  当下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天才,那天你哥出去的时候,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是谁?”小儿子一直很听话,做事也很有条理,也算是李奎一直在培养的接班人。
  “好像是外地才来的,本来在夜色ktv上班,我哥看到后包了她,带着到处去玩,我哥出事以后就没在了!”李天才在那边说道。
  “你现在赶快去夜色ktv了解一下,能找到她的联系方式更好,我有点事情要问她!”李奎的脸色很难看,还好小儿子办事一直比较放心。
  “爸,怎么了?那么急?”李天才听出老爸的声音有点不对劲。
  “你哥现在还在拘留所,王铎也进去了,这事情太巧合,我怀疑有人在针对我们!”对自己的儿子,李奎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那找那个小姐有什么用呢?”
  “你哥出事的时候,有一个年轻人带着一个外国人打了他,王铎出事的时候也是一个年轻人带着一个外国人,我要核实下是不是就是一个人!”
  “那不明摆着吗?肯定是同一个人!”李天才说道,“富兴县就这么点地方,可从来没有什么外国人来过,不用问了!”
  “还是先问一下再说!”李天才的想法和李奎一样,只不过李奎更想要的是证据。
  如果证据表明确实就是一个人,那麻烦就大了!
  “好,我现在就过去!”李天才只得答应下来。
  警局里,唐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听大队长李崇军汇报情况。
  事情和事实都不复杂,此前基本上都问清楚了,只是王铎送医,一时半会还没法录口供。
  “还有,李天胜已经带进拘留所了!”李崇军说道,“暂时先关上十五天!”
  “李奎是什么反应?”唐正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没有反应,只是让律师送了一些东西来!见了面,李奎应该知道具体情况了!”
  “他就没有找关系想办法把他儿子弄出去?”唐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李崇军摇头:“我这里没有,也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
  “我这里也没有,真是奇怪了,这不是他的风格嘛!”
  “我也奇怪!”李崇军说道,“更奇怪的是,李天胜出事的时候遇到的年轻人,从描述上听起来,似乎和今天打王铎的是同一个人!”
  “不用似乎,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唐正补充道,林潇的照片上穿着迷彩服,而李天胜的口供上也说是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年轻人,还有一个外国人,这不是同一个人才怪。
  “这个年轻人是什么人?”李崇军问道。
  “我也不知道!”唐正说道,其实他从唐诚那里了解了林潇的一些基本信息,但确实不适合对李崇军透露,所以也就说不知道。
  “这个年轻人胆子真大,看起来是针对李奎来的!”李崇军只能这样判断。
  “这个不重要!”唐正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醉仙楼那边,来头看起来不小,而且水泼不进,有点棘手!”
  “奇了怪了!这到底是什么人?短短两个月,趋之若鹜的人那么多,可是连真面目也没见到,吃的那么贵,还排队都不一定吃的上,真是无语!”
  “这就是神秘的地方了,据我所知,这个人确实厉害,有一种神奇的药丸,许多疑难杂症都药到病除,所以在短时间内累积起威信也很正常,我现在担心的是他们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看也不是赚钱那么简单!”李崇军说道,“如果是为了赚钱,恐怕他治病赚钱更容易!”
  “不错,你们弄到药丸没有?”
  “根本不可能弄到!”李崇军摇头道,“凡是看病的,都是当场把药丸化成水吃下去,并且要等消化完以后才走,根本弄不到!”
  “他这药丸怎么就这么神奇呢?”唐正摇摇头,突然想到林潇的医术也很神奇,按了按自己就把自己按好了!
  “我也觉得神奇,弄了一张vip卡,怎么用?”李崇军把一张金色的卡片递过去。
  唐正拿了过来,只见上面也没什么特别,就是三个字:“醉仙楼!”
  没有地址,没有电话。
  “怎么联系方式也没有?”唐正把卡片放在桌上。
  “这个简单!他们负责运营的人姓陈,叫陈世林,本地人,不过前几年外出打工,这次回来也就是以他的名义开的餐馆,事实上,他应该不是主要人物!电话我有!”
  “那就好!”唐正点点头,“有时间我们也去坐坐,这卡里有钱吧!”
  “有,老施这次很仗义!”李崇军笑道。
  “他当然仗义!”唐正也笑了一下,“他就是一人精,知道自己该要什么,该给什么!”
  “对!他肯定看得出来我们有意对付李奎,求之不得呢!”
  “话说回来,这些年,他也被李奎弄得不太好受!”唐正说道,“只是这李奎的手伸得未免也太长了!”
  “岂止是长,我看这次他还想攀一下醉仙楼呢!”李崇军说道,“听说他本人是醉仙楼的常客!”
  “他身体好像没什么病吧!”唐正说道。
  “大问题肯定没有,他那个狗鼻子灵得很,我怀疑她已经知道我们准备动他了!”
  “知道又怎么样?难道他还跑得了?”唐正冷笑道,“他以前犯的那些案子,你得加快进度,找到足够的证据来支撑!”
  “正在加班加点,这次看能不能从王铎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王铎也不过是他放收高利贷的马仔而已,能知道多少内情?李天胜就是一个废物,恐怕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还是要多管齐下,不动则已,一动就要让他永不翻身!”
  “我知道!以前和他合作过的人,我们都在调查,还有那些受害者,我们也在找有用的证据,只是他势力太大,而且时隔多年,很多受害者都不愿意旧事重提,这个阻力有点大!”
  “一点点突破吧!那可是关系数十人性命的案子,不能让那些人白白做了冤死鬼!”
  “好!”李崇军大声的回答道。
  “还有,醉仙楼这边事关重大,可靠消息,可能和境外势力有关,所以这事情不是你我能够全权处理的,你这边没什么事先不要去招惹,谋而后动!打草惊蛇了影响大局!”
  “我懂!”李崇军说道。
  “还有这个人,你也不要招惹,我不知道他是谁,但看起来似乎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唐正指着林潇打印出来的照片说道。
  “好!”李崇军毫不犹豫的答应。
  “在忙吗?”林潇和安琳娜刚回到酒店,气氛略微有些暧昧。
  虽然没有突破底线,但是竟然都有点期待拥抱那种暖暖的感觉
  只是刚有这种想法,安宁的电话就来了!
  恰到好处!
  “不忙!”安琳娜说道,“有事吗?”
  “的确有点!”安宁说道,“你们能不能过来帮我一下!”
  “可以!”安琳娜急忙说道,“我们马上过来!”
  听到安宁有事,林潇急忙拉着安琳娜出了酒店,打车直奔医院。
  到了一个医疗器械店,林潇突然有个想法,下去买了一盒银针和酒精。
  看来以后这东西还得随身携带,钱虽然不多,但是有时候不容易买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