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长脚跑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病房里,安邦虽然脸色不太好,但是却怔怔的看着安宁。
  姐弟俩恍如隔世般的看着对方,不一会便抱头痛哭起来。
  “姐姐,我没想到还能见到你!”过了半晌,情绪发泄得差不多,安邦才说道。
  “怎么会呢?傻孩子!”安宁拉着弟弟的手,“我答应过爸妈要好好照顾好你的!”
  “都怪我,连累了你!”安邦说道,“我不该碰那些钱的!”
  “算了,我没怪你,那些钱我没想办法慢慢会还的!”安宁发自内心的笑着,“以后我们姐弟俩回到老寨村,好好经营我的酒厂,给你找一个媳妇,什么地方都不去了!”
  “姐,这怎么行呢?”安邦说道,“现在利滚利还有多少钱?”
  “大概一百七八十万吧!”安宁说道,“不过给你治病的那个人说了,这些钱都不用还了!”
  “为什么?”安邦很是奇怪。
  “好像王铎被他打断腿了,现在住在医院,不敢来要了吧!”安宁此前一直牵挂安邦的情况,没把事情经过问清楚。
  “连王铎也敢打,他是谁?”安邦此前当然没有见过林潇,好像就是从天上突然掉下来的一样。
  “这事说来话长,大概是天意吧!”安宁笑笑说道。
  “那王铎是不是现在就不能动了呢?”安邦的脸色变了一些,不过安宁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应该是吧!”安宁说道,“对了,你开车出事是不是王铎干的!”
  “不是!”安邦果断的摇摇头。
  “你都不会开车,怎么会突然开车出事的?”安宁虽然知道弟弟久病痊愈,需要注意,但是心中的疑问却还是要先弄清楚。
  “我只是没有驾照,但是我自己肯定会开车!”安邦说道。
  “那车是怎么来的?那可是一辆已经报废的车!”
  “你别问了,总之都是运气不好!”安邦的脸色很难看,“我要睡觉!”
  说完去卫生间上了个厕所,回到床上倒头便睡。
  “我给你买点吃的吧!”安宁见他不想说话,也就不再问下去,反正现在好了,以后有的是足够的时间。
  安邦没有回话,拉起被子蒙着头。
  安宁看他的样子,于心不忍,关上房门,一个人走了出去。
  门口的保安已经撤了,毕竟安邦已经医好,也没有必要再这么看守。
  在楼下,安宁再度给安云打了一个电话,现在安邦好了,那自己完全可以回去经营自己的酒厂,无论他们想出什么馊主意想吞并自己的酒厂,假如能商量,还是不想撕破脸皮。
  毕竟同在一个村子,以后还是要见面的。
  “怎么,想清楚了?”安云的语气不是很好,看来心头是吃定了安宁。
  “大哥,我那天心情不好,说了些出格的话,你大人大量,就当我没说过吧!”安宁现在心情极好,把姿态放到最低。
  “你知道就好!”安云说道,“既然你还叫我一声大哥,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还是那天那个条件,你看怎么样?”
  “大哥,这么多年,你们对我们姐弟俩的关心关爱照顾确实不少,我一直都铭记于心!”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就说那个条件,你到底考虑得怎么样了?”安云不知道安宁说这些客气话的意思是什么。
  “好吧!既然大哥这么心急,那我就告诉你,酒厂我不卖了!”安宁说道。
  “不卖?”安云的语气瞬间变得糟糕,声音也变得很大,“你可是考虑清楚了!”
  “我考虑清楚了!”安宁说道。
  “好,告诉我,你要卖给谁?”安云听起来已经很生气了,“我倒是要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来大寨村开酒厂!”
  “没有卖,我自己回来经营!”安宁继续保持着平静的语气,“以后还有大把的时间相处,过去的事就当是我的错,我改天回来给你们当面道歉!”
  “你自己经营?”安云冷笑道,“是不是安邦不在了,哼,我就知道,你表面上对你弟弟多好,其实都是在装样子,现在为了你那个破酒厂,还是放弃了吧!”
  安云看到安邦的情况,大概率是治不好的,所以安宁肯定是在最后关头不愿出钱,还是放弃治疗了。
  “随你怎么说!”安宁笑笑。
  “真是蛇蝎心肠!”安云冷笑道,“看你怎么还有脸回老寨村来,看你怎么有脸去见你死去的爹妈!”
  “那不用你管了!”安宁听他有些气急败坏,莫名的觉得心情很好,“另外,我家的水,你们不要打主意,否则我和你们没完!”
  “胳膊扭不过大腿!”安云冷笑着,“你等着瞧吧!”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随你便!”安宁不只没有生气,反而是开心异常。
  医院门口有很多超市,安宁快步的走了过去,难得有如此轻松的时候。
  等安宁买了一些东西回来,安邦的床上却空空如也。
  安邦竟然消失了!
  安宁大惊,从房间冲了出去,在护士台问情况,护士台急忙派人带她去看监控。
  监控里,清晰的看到安邦一个人鬼鬼祟祟的离开,直到在医院大门口处消失在监控范围。
  他一个人要去哪里?而且他此时身上身无分文。
  林潇和安琳娜回到酒店,还没来得及坐下,安宁的电话就来了。
  “喂!我们到了!”安琳娜还以为安宁是问自己到了没有呢!
  “我弟弟跑了!”安宁开门见山。
  这声音很大,林潇听得清清楚楚,也吃了一惊。
  “跑了?”安琳娜看了一眼林潇,“怎么会跑了?你不是和他在一起吗?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不知道,我出去给他买点东西,回来就不见了,我看了监控,是他自己跑的!”
  “那怎么办?”安琳娜问道。
  “我也不知道,麻烦你问一下林潇,他不是有个警察朋友吗?要不要报警!”安宁觉得有些六神无主。
  “好,你现在在哪呢?”安琳娜答应下来。
  “我还在医院,你们在哪,我过来找你!”安宁边说边从监控室跑了下去。
  “我们在东阁大酒店,你过来吧!”安琳娜说道,毕竟安宁开着车,比较方便。
  “好!”安宁急忙挂断电话跑去开车。
  “安邦跑了!”安琳娜看着林潇说道。
  “我听到了!”林潇说道,“我现在就给那个警察打个电话!”
  “真是奇怪,怎么医好了就跑了呢?”安琳娜摇摇头。
  “谁知道呢?长脚了就这样!”林潇笑笑,已经把电话打了出去。
  “喂!”唐正看到林潇的电话也有些意外。
  “唐警官,有点事,能帮忙吗?”
  “不会还是让我帮忙劝说别人治病吧!”唐正此时依然坐在办公室,手头的工作一直以来都很多,基本没有闲着的时候。
  “不是,治病的事情已经告一个段落!”林潇笑了笑。
  “那就好!我就知道,病人在医院,那么严重,怎么会相信你让你做实验呢?你就别想了,做点别的!”唐正难得的笑了起来,“不过我还是觉得奇怪,你就这么神奇,真的把我的老毛病治好了!”
  “你那不过是小儿科而已!”林潇说道,唐正如此严谨的人,不用说,肯定是去医院检查过了,否则是不会相信的。
  “小儿科?”唐正对这个词语很不能接受,“你这技术要是开一个诊所,那一定是门庭若市,日赚斗金!”
  “你看我像缺钱的人吗?”林潇说道,自己的钱实在是太多了,又没多少可以花的地方,赚钱这种事情完全就没有考虑过。
  “这还真难住我了!”唐正一愣,看林潇的打扮,怎么也不会像是有钱人,甚至连坐车还是打的,这是有钱人做的事情吗?
  “我的钱太多了,这你不用替我考虑!”林潇笑道,“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要治的那个病人跑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找一下!”
  “谁跑了,你的病人?”唐正是聪明人,只是不得不确认一下。
  “不错,就是你看到的那个病人,我把他治好,不过现在他却偷偷跑了,你是警察,能不能帮忙查一下?”
  “我要不是亲自感受到你的神奇,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你说的话,只会把你当成神经病!”唐正说道,“不过现在我相信你,从什么地方跑的?”
  “从病房出来就跑了,在大门口消失就不知道下落了!”林潇简单的说了基本情况。
  “我现在让人去查,你等着听消息吧!”唐正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我到大厅了,你们在哪呢?”安宁此时给安琳娜打了电话。
  “我们在西区八楼8号!”安琳娜有些犹豫,毕竟现在自己和林潇是孤男寡女,要是上来很尴尬,“要不你在下面等我们一下,我们下来!”
  “好啊!”安宁说道,“我就在大厅!”
  三分钟后,林潇和安琳娜来到大厅,安宁急忙跑上来问道:“帮我问了情况了吗?”
  “问了,等一会,也许消息就来了!”林潇说道,“你弟弟不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吧!怎么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跑,连你也不打招呼!”
  “我也奇怪,我问他什么他都不说,他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想也是!你是他唯一的亲人,他连你都不说,看来一定不是小事!”安琳娜赞同。
  “去吃点东西吧!”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正是吃夜宵的时候。
  不知道怎么的,林潇喜欢吃烧烤的味道。
  或许是心头念着另外一个女孩子!
  三人就走了出去。
  说也奇怪,正想到这里,就看到手机上来了一个短信,那个熟悉的名字:谢芳。
  “你在哪呢?明天我们月假,休息了!”
  林潇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安琳娜,安琳娜在和安宁说着话。
  “我有事在靖海,好快,又是一个月了!”林潇撒谎道,回了一个信息。
  “哦,我还说你要是在南泽,明天请我吃饭呢!呵呵!”
  “过几天吧!”林潇不知道怎么说,突然有种想回去南泽的冲动。
  “好的,那你回来给我发信息!别打电话!”
  “好!”林潇回了一个字,有些惆怅。
  “怎么了?”安琳娜看林潇的脸色不是很好,问道。
  “没什么!”林潇摇摇头,“对面就有烧烤摊,就去那吧!”
  安琳娜已经猜出林潇肯定有什么事,只是不说而已。
  “好,就对面!”安琳娜忙说道。
  安宁倒是无所谓,此时心乱如麻,只是一点信息都还没有。
  烧烤店大同小异,三人随便在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
  “老板,给我们来几瓶草台酒!”安琳娜主动说道。
  林潇一愣。
  “我们这里只有纯粮食酿造的老白干!”老板说道,“那个太贵了,而且假酒太多,不敢卖!”
  “那怎么办?”安琳娜问林潇。
  “老白干也挺好的!”林潇确实想喝酒了。
  “那就老白干吧!”安琳娜是没喝过这种酒的,不过,既然林潇能喝,自己也没问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