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杀得让你们记起来为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14章杀得让你们记起来为止!
  监狱长是个五十岁的肥胖白人男子,名叫洛克斯德●马丁。
  “见鬼!”洛克斯德翻看着八个人的尸检报告,甩在桌子上,气愤地用拳头重重地砸在办公桌上,震得桌子上的刚制水杯咣咣作响。
  前面的副手约翰见到洛克斯德发火,小心地束手站在一边。
  还真让洛克斯德说着了,是真的见鬼了,不过却比魔鬼更加恐怖的修真者。
  修真者有着许多科学解释不清楚的法术,比魔鬼更加恐怖。
  “再给我查,他们四个的之前跟谁有过摩擦,我不相信了,怎么会查不到死因。”死一个人不可怕,有死因证明就可以给家属交待,现在最大的压力是查无死因,这些家属以为自己在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该死的!
  现在的洛克斯德,用华国人的话来说就是黄泥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
  副手约翰听到洛克斯德的话,一脸为难之色说道:“这个……有点难度,你是知道的,他们这些人平时……。”接下来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这些狱警每天在监狱里面跟哪个犯人没有过摩擦,这些狱警在监狱里面作威作福,平时结怨的人这么多,这要查,那得查到猴年马月去?
  “那就查最近两天的。”洛克斯德也知道这些人平时是个什么货色,缩小范围。
  “好的,我马上调取监控。”副手说完跟洛克斯德告辞而去。
  副手离开后,性感美女秘书走了进来,说道:“不好了,外面来了许多新闻记者想要采访你。”
  秘书是个白人女青年,身高约一米七三左右,修长火辣的身材,一双美腿占去身高的半个长度,穿着一条蓝色超短裙,包裹着一对丰满有弹性的臀部,凹凸有致的身体,再加上一头披肩的金发,显得更加妖娆火辣。
  “现在就在外面,你看……”秘书向洛克斯德抛个媚眼过去。
  “这些记者怎么这么快,真该死,简直像苍蝇一样。”
  洛克斯德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可是依然很不情愿地站了起来向外面走去。
  记者有新闻采访权,得罪谁千万别得罪记者,不然搞不好他们的的笔头稍为一转,自己可就遭殃,稿不好得卷铺盖走人。
  要是没有了工作,还不了房贷,银行不给贷款……那么一切都没了,变成街上的流浪者不可,自己可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来到了外面,六个新闻记者在接待室里,双方简单地客气过后,一个CNN的记者拿着录音笔问道:“马丁先生,我们接到了不少民众的反应,说你们监狱虐待囚犯,连在里面工作的狱警也一样,现在有四名狱警跟四名囚犯死亡,而且一直没有查到死因,请问这事你怎么解释?”
  该死的,准是那些家属捅到新闻媒体的。
  洛克斯德心里痛骂地道,不过表面还得装作微笑地说道:“见鬼,确实是有这么个事,死因也一直不明,他们个个身体很健康,没有什么重大可引起死亡的疾病,该死的,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真是见了鬼了。”
  ……
  洛克斯德把情况简单了向在坐的记者说了一下。
  “外面一直都有传闻说你们监狱里一直有虐待囚犯的事情,请问此次的事情是不是狱警跟囚犯的冲突造成的?”另外一个新闻单位的记者把录音笔伸了过去,一边的摄影师也把镜头对准了肥胖的洛克斯德。
  “并无此事,外面都是乱传的,我知道是谁在后面搞的小动作。”洛克斯德愤愤不平地接着说道:“此次死亡的八人身上一点伤都没有,我们有证据。”洛克斯德向性感的秘书一看,秘书上前把手里的八份尸检报告放在桌子上。
  记者们像苍蝇闻到了腐烂的腥臭味一样涌了过来,各位摄影师也把镜头对着尸检报告就是一阵猛拍。
  “这里的尸检报告是全美最有权威的机构出的,绝对作不了假,我们是冤枉的,我们也比你们还想知道是原因,现在看来只有上帝知道这个答案了。”洛克斯德摆摆手耸耸肩说道。
  洛克斯德很小心地跟记者们周旋了两个多小时后,送走了。
  第二天,CNN在头版头条刊登一则主标题为“同年同月同时同分死”的新闻报道,同时副题是这样写的:“赖克斯岛监狱八人同时死于监狱,死因不明。”
  并副上了尸检报告。
  新闻的结尾还有意交待跟树叶杀人的嫌疑人是同一所监狱。
  新闻一出,在社会当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纷纷指责监狱为了掩盖真相,竟然做出这样难以置信的事情来。
  赖克斯岛监狱压力很大,为了监狱的入住率,不得不给家属赔了一笔不菲的金额堵住了家属的口,此事才慢慢压了下去。
  早是放风时候,黄政华看到广场内没有郑飞的身影,一种不好的预感传来,黄政华向白人帮的众人走去。
  四个同伴死于非命,查不到死因,白人帮的众人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股难以言明的恐惧在众人的心头蔓延。
  看到黄政华向自己走了过来,本来就心里有的的一些人有点害怕地看着黄政华。
  “郑飞为什么没来?”黄政华看着白人老大问道。
  “我……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狱警。”
  “是不是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我之前说过,郑飞出了什么事,你们一定会死得更加难看。”
  政华冲了过去,揪着对方的衣服说道。
  其他小弟见到老大被一个黄人小子揪起,都围了过来,黄政华跟白人双方推搡着揪在了一起。
  “嘀,嘀,……”见到犯人推搡在一起,准备干起来的架势,关键时候狱警吹着哨子走了过来把双方拉开。
  黄政华最后向狱警打听了郑飞的房间号,黄政华手里拽着一些头发,嘴角微微一笑,这是死神的微笑,是牛头马面的微笑。
  这一次黄政华并没有出手,这么做只是为了收集几人的头发而已。
  真的打起来,不用一分钟,黄政华就可以把这些人瞬间杀死。
  难得有个跟是华人,跟自己说普通话,同时黄政华也想尽力帮帮这个可怜的华人小子。
  来到三楼的房间里,看到郑飞卷缩在在房间里,精神萎靡蓬头垢面衣冠不整地卷缩在角落里。
  头上包缠绕着厚厚的纱布透着鲜红的血迹,全身没有一处是好的,眼睛都哭肿了,整个人好像遇到了一场巨大的灾难一样。
  “出了什么事?跟我说。”黄政华看到郑飞的样子,愤怒地问道。
  昨天可不是这样,难道是在牢房里遇到犯人的毒打?
  郑飞听到普通话,心里升起一股久违的温暖,一抬头看到是昨天认识的华裔黄政华。
  黄政华比郑飞大三岁,看到来人是黄政华,郑飞眼里的泪水如决堤的河水,瞬间夺眶而出。
  “呜呜……黄大哥,我不想活了,你让我死了吧,我受不了了。”说完,扑到黄政华的怀里痛骂了起来。
  “别想太多,你死了,你父母怎么办,你有为他们想过吗?”
  自己是个独生子,他们是为了自己才移民来到这里的,要是自己去了,他们在这个陌生的时空怎么办?
  想起父母,郑飞内心复杂起来。
  ……
  “好,好,这样来看,你们都不用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听到了郑飞的遭遇,黄政华怒火燃起。
  真的不把村长不当干部?
  真把自己昨天的警告当耳边风?
  那好,我杀得让你们记起来为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