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陈叔病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20章陈叔病危
  坐牢的日子,枯燥乏味,整天吃了睡,睡了吃。
  好在黄政华现在整日打坐修炼,时间也过得很快。
  “这里的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比之前在奥法克还稀薄。”一连十天丹田里的真气都没有所增长,这让黄政华非常不满。
  要是让古武的那些高手们知道黄政华的修炼速度,可能想死的心都有。
  炼气一层大圆满,相当于古武者后天初中级强者,别人用十几甚至几十年才达到,而黄政华只有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样的速度放在古武强者当中已经是坐火箭级别了。
  “这也正常,修真者每突破一个等级都是非常地困难,越往后每突破一级越难。”黄政华心里想道。
  现在的黄政华对师傅所传承给自己脑海里记忆的修真法术都无条件地相信。
  现在的黄政华对自己脑海里的东西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用科学来解释。
  “这……颜色怎么越来越黄了,以前是淡黄,现在变成金黄,难道修炼的境界跟颜色有关?”黄政华看着手掌的那个古怪的道纹,发现从之前的粉色变成了金黄,这些变化让黄政华有些惊讶。
  这样说来自己很快就突破到炼气二层了。
  看到手掌陨石留下的道纹的颜色发生了变化黄政华心里猜测起来,心里有点企盼起来。
  不知道到了炼气二层有什么好处。
  “黄政华,有你电话,快点。”正在这个时候,铁门出现了一张长满黄毛的脸孔,敲打着铁门大声地说道。
  自己在M国没有亲人,除了陈叔跟律师杜特斯外没人给自己打电话。
  难道是事情有了新的进展?
  黄政华来到了外面。
  电话是律师杜特斯打来了,告诉了黄政华一个很不好的信息。
  陈叔受伤了,而且伤得非常重。
  黄政华非常着急,“人怎么样?”黄政华焦急地问道。
  陈叔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是父亲的师弟,自己应该叫他师叔,中医水平也是相当高。
  为了不让敌人发现,几十年来,在皇后区隐姓埋名,在中餐馆给人洗碗为生。
  所治疗的病人也都是唐人街的熟人。
  这是个与世无争的老人,是谁对这样的一个老实人下死手?黑人,难道是自己杀死的那六个黑人的朋友来寻仇的?
  黄政华静默,等待着电话那头的回答。
  “该死的,一伙黑人闯进了家里,把陈叔打伤后扬长而去,子弹打中了脑部,现在手术已经做完,命是保住了,可是……黄,陈叔现在已经是个植物人,此生只有在床上躺着的。”杜特斯有些伤心的语气说道。
  啊!
  枪伤,脑部。
  听到这两个关键词,黄政华脑子一片空白。
  自己现在在监狱里,除了自己,黄政华不知道还有谁可以帮助自己。
  “杜特斯,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保住陈叔,我出去后一定有厚报,几百万美元都不是事,我敢肯定。”黄政华怒火中烧。
  “好在有亚兰特老先生在医院里认识了人,出了钱,现在正在里面观察,不过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
  “放心,我一定会照办。”杜特斯说道。
  “好,请你告诉亚兰特老先生,只要陈叔没事,我出去后,一定治好他的病,同时让他多派点人手看护,钱我出去后还还他的。”黄政华着急地说道。
  不知道敌人知道陈叔没事后有没有到医院来杀人灭口,要是这样那可就危险了。
  “好,我会帮你转告的,还有,你的事情会在一个星期后开庭,这对你来说是个重要的时刻,请你作好心里准备。”律师杜特斯在那里说道。
  这么快?
  黄政华心里有些疑惑起来,问道:“怎么这么快,现在不到一个月时间,以前不是要三四个月以上吗?”从警察侦察搜集证据提交检检院审查,最短也得三个月以上。
  这还没到一个月呢就开庭。
  “不,亲爱的黄,你的案件是个特例,树叶杀人这在M国以前是没有出现的,这不是普通的案件,现在已经变成是科学与迷信的战场,你不知道你的案件现在外面传得有多疯狂,新闻媒体平台还有脸谱上面的播放量突破了记录,在巨大的舆论下,司法系统不得不提早开庭。”杜特斯说道。
  “我听到业内的朋友说他们搞到了一个关键性的证据可以证明你树叶杀人的可行性。”杜特斯说道。
  “知道是什么吗?”黄政华心里一紧问道。
  难道被人看见了?不可能呀,自己当时观察过,四周没有一个人。
  “听说是在案发现场不远处有一个青年人刚好看见了你用树叶杀人然后用手机拍摄下来,该死的。”杜特斯在那边骂道。
  “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是不是对方放出来的烟雾弹?这根本没有的事,不会是让好莱坞用特效做出来的吧?”
  “这怎么可能,特效做出来一检查都能看得出来。”杜特斯说道。
  “这个拍摄者你应该可以查到是谁,这个对你这个大律师并不难吧?”黄政华问道。
  “这并不难,我业内都有许多朋友,小事,黄,你想干嘛?”杜特斯不知道黄政华打听那人干吗?
  “黄,你可不要乱来,买凶杀人罪加一等。”作为律师,杜特斯有义务让黄政华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有多么严重。
  “不,不,亲爱的杜特斯,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搞到对方的一根头发,只是这样而已,这不犯法吧?”黄政华说道。
  “哦,亲爱的黄,你吓死我的,我心脏病都被你吓出来了,原来是这事,这不犯法,小事一桩,我马上帮你办。”杜特斯很干脆的说道。
  “你是个非常好的律师,我出去后就指定你为我的专职律师,你是个好人,亲爱的杜特斯。”黄政华开心地给对方戴了个高帽。
  “这是我应该做的,也谢谢你的信任,不过,我更喜欢那十万美刀。”
  “好说,小事,我会给你一个惊喜。”黄政华说道。
  钱对一个修真者来说就是个数字,自己修为上去后怕没有钱吗?
  现在陈叔在外面已经成了植物人,还随时有敌人来寻仇,自己不能再呆在这里了,谁阻挡自己出去,谁就得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