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明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45章明星
  在M国搞不好对方家属可以告你二级谋杀,而且中医也没有医师执照,要是真出了事,可是非常麻烦。
  “我这是用华国的中医给她止血。”黄政华看着对方的父母说道。
  “不可能,单凭一根针就止血,简直是可笑,你这样没有经过彻底消毒,就这样扎到人的身上,可能会引起感染,太不卫生了,作为一名医生,我不能让你这么做。”人群中冲出一个五十来岁的黑人。
  “你这是谋杀。”
  对方说完,接着叫那名警察接着用手用力按压腿部的血管。
  不过血还是止不住。
  “谁可笑,没见过的东西就不要乱下结论,当然,你是伤者的母亲,你说了算,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做就是,不过我警告你,她可等不到救护车来,怎么做你看着办。”
  自己何必惹得一身麻烦?
  刚刚也是不忍就这样看着一个活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消失而已,既然对方不让自己医治,那就算了。
  黄政华见到对方不肯让自己给对方止血,黄政华也只好作罢,收回针,准备向安检门走去。
  “见鬼,让黄来,不然你孩子等不到救护车来就去见上帝了。”一个熟悉声音在人群中响起,黄政华向人群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
  “教授?”黄政华看着来者问道。
  来人正是纽约-长老会医院的脑科主任奎克教授。
  “笨蛋,你们知道他是谁吗?黄可是可以治好植物人拥有高超医术神奇中医的医生,他能够亲自出手给你孩子治病,你就偷着乐吧,要知道洛斯弗家族现在可是出价三十亿美刀请黄治病,黄还不肯呢。”
  哗!
  现在黄政华那诊费三十亿美刀的事在网络上可是热搜,虽然不认识黄政华,可是也都听说过此事。
  诊金高达三十亿美刀。
  可以治好植物人。
  都说人的名,树的影,当奎克指出黄政华的身份后,许多人都惊呼起来。
  那三十亿美刀实在是有震慑力,想不让人记住都难。
  “我是纽约-长老会医院的教授奎克,我可以作证,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医生,你会后悔的。”现在想让黄出手治病的人有的是,可是黄说了,一年只治一人,现在不知道他叔叔包括不包括在内。
  “这……?”听到奎克的话,白人夫妻开始有些后悔,不知道怎么办。
  奎克是纽约-长老会医院大名鼎鼎的医学教授脑神经方面的专家,不会骗他的。
  可是刚才自己的话已经说出去了,现在……。
  两人用企盼的眼神看着黄政华。
  “黄,看在一条生命的份上,请您出手救救这个可怜的小孩吧,不然她会死的。”奎克看着黄政华停下了脚步,用哀求的口吻劝道。
  “唉!”黄政华叹了口气转身返回。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说黄政华的银针不消毒。
  黄政华抽出银针用火机地烧了一下,快速地扎在小孩的腿部穴位上。
  “你可以松开手了。”小孩腿部穴位上扎了四针后,黄政华看着那位按压的警察说道。
  奇怪的一幕出现了,当年轻的警察松开了手,那枪伤的伤口的血像是被人在里面堵住一样止住了。
  “太神奇了,不是亲眼所见,说出去谁信。”一个黑人青年一边用手里的华为手机把黄政华的针灸的整个过程发到推特跟脸谱上,并附上留言:他是我们的英雄,是闪电侠,他救了整个机场大楼人的命。
  不久记者到场,FBI也过来的马整个机场大楼警戒起来。
  机场的袭击不久就上了各大网站的头条,包括黄政华用中医的针灸止血的手法整个过程也同时播放了出来。
  从杀人嫌疑犯到三十亿美刀的神医再到闪电侠,顿时黄政华的名声在M国响了起来。
  “英雄,我可以请你给我签个名吗,当然能够照张相那就再好不过了。”半小时后救护车来到,当小女孩被担架抬起的时候,躺在担架上的小女孩看着黄政华问道。
  “当然可以,你叫什么名字?”黄政华看着小女孩苍白的脸孔答应地问道。
  “我叫凯丽。”。
  黄政华找来纸笔在小孩父母递过来的白纸上签上自己的大名并与小女孩留了影。
  为此,这张签名跟相片日后成了他们家族一直珍藏最重要护身符。
  小女孩日后也专修了汉语,高中毕业考到华国一个著名中医学院,专学中医,对中医在M国的普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是后话。
  “欢迎乘坐海蓝航空。”
  走进飞机口,漂亮的空姐站在入口处微笑地向乘客们打着招呼。
  黄政华提着背包在后面,陈叔跟曾土成走在前面,孙钟南则在前面开路。
  “我们的座位在最里面,黄先生,请跟我来。”孙钟南带着黄政华一行三人向里贵客厢走去。
  “啊,死老色鬼,你竟然……竟然。”陈叔路过一个青年女子身旁时不小心触碰到对方的身子,那女子惊呼起来。
  “啪!”相隔着一个曾土成,当黄政华还没来得及阻挡,陈叔一个反应不及,被那名子女抽了一巴掌。
  旁边一个同伴也走了上来。
  “没想到,看起来很文静的一个老人,竟然是这种人,我们的子馨可是明星,要是这事传了出去,对子馨会有多大的负面影响,这些你负得起吗?”
  “子馨,你没事吧?”说完,哼了恶狠狠地瞪了陈叔一眼。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过道太窄了,不小心冒犯了你,请你原谅。”陈叔这是几十年踏往回国的航班,心里有点莫名的紧张,不管是不是故意的,也是自己没礼在先。
  陈叔抱歉地说道。
  “哼,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对不起你就还我们子馨的清白吗?”那名同伴鄙视地看都没看陈叔一眼。
  “这……。”陈叔被对方怼得有些下不来台。
  “啪!”
  一块清脆的声音响起,接着见到那人身子斜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右边的座椅上。
  “轰!”
  那名叫做子馨还没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也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自己同伴的身子上,脸上传来阵阵火辣烧灼感。
  “啊!”脸上顿时肿起像个猪头。
  “你算老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出去?”黄政华冲一去,一脚踩着对方柔弱身子说道。
  “你就这样的的修养也当明星?不就是个公交车吗,也敢对我叔这么说话?”
  黄政华刚才见到陈叔被打,顿时火起,啪啪两巴掌把两个搧飞了出去。
  “快来人,打人啊,安保在哪里。”叫子馨的明白捂着自己火辣的脸用手机的镜子一照,不得了,脸比猪八戒的还圆,顿时哭喊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前面两个身穿普通衣服的四十出头的青年人向这边走来。
  “就是他,他动手打了我们,你看看看看,呜呜……我要告你们。”
  “我说你这个青年人也是,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谈怎么出手伤人呢,把你身份证出示一下我们登记一下,呆会下了飞机你跟我们到派出所一趟。”走在最前面的那名装扮干练的青年人看着黄政华说道。
  “你想看我身份证?”黄政华看着对方问道.
  对方点点头。
  “你确定?”黄政华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