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孙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47章孙老
  这就是祖国的天空,虽然自己现在拥有M国国籍,可是在心底这里才是自己的家,只有在这里,这里才是自己的港湾。
  陈叔望着车窗外车水马龙的车流,心情难以平静。
  “年轻时候我跟师兄来过一趟,当时的燕京可不是现在这样,当时还有高大的城墙,现在都没了。”陈叔坐在车里望窗外,看着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的燕京城感叹着。
  “叔,你跟我爸是什么时候来燕京的?”黄政华问道。
  “五零年吧,太远了,没记住了。”陈叔说道。
  “陈叔,现在不仅是燕京,整个华国哪里都变化大,改革开放后,各地的高楼大厦如雨后竹笋似的拔地而起,你再看看现在,到处是私家车,堵得不是一般的厉害。”孙钟南也跟黄政华一起叫陈叔。
  “可不是,当时我们过来的时候街道上到处是自行车,哪有小轿车。”
  “变化太大,几十年没回来就变成这个模样,以前只在电视上偶尔看见一个镜头,现在亲眼见到……好,好。”
  陈叔望向窗外,双手紧紧握着,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神色。
  黄政华从来没有见到陈叔如此高兴,心里也同时被感染。
  由于车牌特殊,交警在开着警车在前面呼啸着一路开道,十几分钟后,通过层层检查,车子在一个守备森严的四合院前停下。
  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大门前,站着许多人,看到车子出现,激动地说道:“来了来了。”
  黄政华三个从车上出来时,发现许多人站在外面。
  “黄先生,这是我大伯,孙延盛。”孙钟南把黄政华介绍给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说道。
  “你好,黄先生,一路辛苦了,你在飞机上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事情已经办妥。”孙延盛走上前来先跟陈叔握过手后,跟黄政华说道。
  “好。”黄政华平静地说道。
  “爸,你怎么回京了!”孙钟南看到后面站着的孙延年吃惊地问道。
  “这几天刚好过来入京办些事,刚好碰上。”孙延年说道。
  “姑姑,你们也回来了?”
  孙钟南见到三位姑姑也回家了,高兴地说道。
  “不错,你小子终于办了件像样事,不错。”三位姑姑知道这个黄先生有着神秘莫测的医术,今天是专门从M国过来给自己父亲看病的。
  植物人都治好,他叔叔就是个例子,没看到他叔叔正常着吗,不知道的,谁相信这曾经是躺在病床上的植物人?
  事实就在眼前,孙家的人对黄政华三人更加热情起来。
  这年头,最不敢得罪的就是拥有高超医术人医生,因为谁也有得病的时候,跟一个医术高超的医生打好关系,是对生命买了一份保险,特别是黄政华这样的诊金高达三十亿美刀的中医大夫来说。
  “爸,你什么时候来燕京了?”曾土成在人群中看见父亲曾亿可,走上前去。
  “跟你孙伯伯一块来的。”曾亿可站在人群中说道。
  能够请到黄政华,曾土成功不可没,孙家也对曾亿可非常感激。
  孙家核心成员知道,现在的曾家身后可是站着一位宗师,这么年轻的宗师,在国内可没有,这个宗师同时还是一个拥有高超的中医医术的人,这层关系怎么得也维护好了。
  “大家里面请,不要站在外面。”作为长子的孙延盛把大家引到里面。
  这是一个古燕京留存下来的三进的四合院,通过大门进去,向左边走是一块影壁墙,绕过影壁墙,就是雕刻着漂亮花纹的垂花门,再向里走来到大院。
  院子大概有两个篮球场大小,在如今寸土寸金的燕京,这样的一所三进的四合院估计会在四五亿左右,而且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陈叔,一路辛苦了,里面请,我们已经准备好饭菜,专门为你们接风,请。”孙延盛请大家请到正北面的正堂左边的客厅中。
  “客气了,用不着如此客气,随便吃点家常菜就行了。”陈叔还在被燕京的变化震惊当中没有回过来。
  “咱们先看看病人吧。”黄政华说道。
  “这个……?”孙延盛有些不知道怎么讲。
  “看完了病人心里有底不是,不然呆会吃完了饭,要是不能治好病人,多不了意思。”黄政华打趣地笑道。
  “黄先生说笑了,黄先生这样水平的中医,陈叔的案例就在眼前,还不是手到病除?”孙延盛笑着说道。
  “大哥,还是听黄先生的吧。”孙延年在一旁提醒说道。
  “是呀,饭什么时候吃不行,黄先生也是想看过后心里有底,不然呆会吃饭都不香。”孙钟南的大姑说道。
  孙家的第二代们带着黄政华一起来到正堂右边的房间,一个八十几岁的老人正佝偻着在桌子前练毛笔字。
  “爸,你怎么又坐起来了,快点躺下。”孙家人看到孙老起来,纷纷劝说道。
  “睡睡睡,整日除了吃就是睡,我这把老骨头都睡散架了!”孙老没有回头,继续颤抖着右手挥舞着手里粗大的毛笔,写完最后一捺,一个刚劲有力的“武”字跃然纸上。
  “恢弘大气,粗壮又不乏内敛,爸,你毛笔字又有进步了。”孙延年走上前来看着纸上刚劲有力的武字夸奖地说道。
  “哼,狗屁不通。”孙老听到次子的点评,哼了一声。
  孙延年:……
  “说吧,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回来,放长假了?都不用工作了?”孙老看到屋子里一下子这么子女回来,不以为然地问道。
  “爸,今天我们故意从M国请来了一位医生过来给你看病……”
  “又是西医,整天打针吃那些什么素的,都吃得我牙齿都烂成什么样了,我不治,你们请他回去吧。”没等大女儿说完,孙老打住对方话说道。
  “我都快要入土的人了,怎么还让人家故意跑一趟,白费力气,不治不治。”孙老听到是从M国过来的,非常不高兴地说道。
  “你看看看看,这房间不是这个机器就是那个机器的,这哪还有一个家的感觉,整个一个重症病房嘛,我告诉你们,整日看到这些东西,我就是个正常人,也给你们整出病来,能好得起来吗?”
  “让你们把这东西撤了你们就是不肯,我的话现在不管用了是不?”
  老人继续说道。
  “爸,这次不同,这次是中医,不用打针吃那西药。”大女儿说道。
  “真是的,我看你们才不正常,我们保健局里面的那些老中医都看这么多年了,都没见好,还老M,我不信M国那边的中医比咱们的厉害。”
  “你们这是本末倒置,主次不分。”老人说完,看着次子孙延年问道:“听说是你小子的主意?”
  听到父亲的话,孙延年走了过来,把黄政华介绍着说道:“爸,这是黄先生,是我们好不容易请来的,中医,黄先生可不是个普通的中医,他能把植物人治好了……”
  “胡说八道什么,植物人是能够治得好的?看看你看看你,一个地方的大领导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还有一个领导的样子吗,跟普通咬舌根的妇女有什么区别?”
  “听风就是雨,乱传,现在骗子还少吗?”
  “爸,真的!”孙延年害怕黄政华听到这些话转身就走。
  “你们不用白费力气了,比起我的那些战友来,我已经活够了,昨晚我还听到我们战友吹集结号呢,他们在下面等着我了,我要下去跟我那些战友们汇合了。”老人说着颤颤巍巍地向外走。
  “爸,你不能出去,外面风大。”小女儿过来拦住对方说道。
  “我看谁敢拦我?!”老人抬起手里的拐杖。
  “整日呆在房间里面,我都快要发霉了。”
  “没事,让老人出去也好,透透气,我们去外面看也行。”黄政华走了出来说道。
  “嗯,还是你小伙子明白道理。”
  “还不让开?医生都这么说了。”孙老听到黄政华的话,看着众人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