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孙老的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49章孙老的病
  陈叔把玩了了一番儿时一直念念不忘的“玩具”后,黄政华接着准备给孙老治病。
  “孙爷爷,你身上主要有三处外伤引起,都是很久了。”
  “两处外伤一个在左大脚外侧,一个是右肩膀处,都是贯穿伤,最后一个则在脑部右侧,应该是当年子弹留下的。”黄政华说道。
  “其中脑部这个对身体影响极大,大家都知道,人的脑部是神经所在,孙爷爷这个脑伤虽然后来治好了,不过受损的经络却也没有恢复,以前年轻时候不觉得什么,现在随着年纪的增长,这个经络表示得特别明显,你身体表现出手颤抖还有行动不方便主要就是这个原因,其他的两处影响不是特别大,只是天气转阴的时候腿部跟肩膀会痛得厉害。”
  “我说得可对?”黄政华问道。
  “这……。”孙老看着黄政华。
  “这把脉也能看出来?”国手级别的中医大夫他见过不知道多少,可是从来没有一个通过把脉就能知道这三处伤的,都是参照拍出现的胶片才能知道。
  狗蛋这个侄子竟然只把脉就知道?
  这让见多识广的孙老有些吃惊。
  特别是脑部的这个伤,是当年被小鬼子的子弹打的,好在当年戴着头盔,子弹没有伤得太深,后来弹头是拿出来了,可是手脚却没有以前那么灵活了,特别是到年纪大的时候,手脚却颤抖起来。
  由于不是非常光彩的事,孙老一直没有跟子女们说起。
  “孙爷爷,正常的中医大夫是不可能做到想做到这点,得运用体内的真气,通过真气来感知……”
  “真气?”大家有些不太明白。
  “也就是外面常说的内力。”这样解释应该清楚了吧。
  “政华,孙大哥的病能否治好?”陈叔关心地问道。
  “这三处伤想治好也不难,一会就可以,可是孙爷爷身体由于年纪太大,就像油灯一样,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暂时无法解决。”黄政华说道。
  “狗蛋,不必担心,能够治好这三处已经是非常好了,我这么多年受够了这三处伤的折磨,治好这三处伤,让我痛痛快快地死去,这已经是极好的了。”
  “至于其他的,那是不可逆转的,生老病死是人之深情。”孙老说道。
  “爸,你难道没听出来,黄先生刚才只是说暂时解决不了,并不代表不能解决吗,你再听听黄先生往下说。”长子孙延盛听出了黄政华的意思。
  “没错,我现在的修为暂时不能解决,过一年吧,也许会三年,到时候我炼制一些丹药出来,只要一粒就可让孙爷爷再增寿个十年八年的,也是小事。”黄政华也没说得这么满。
  回元丹,由七彩草,紫莹根,如玉草及一千年以上的人参四百年灵芝炼制而成,可强身健体去除去百病,延长二十年寿命。
  只是炼制回元丹的灵草并不好找,其中七彩草,紫莹根最为难寻,在北斗修真星域这些一级灵草并不是非常稀有,可以用灵石换得,在地球不知道有没有。
  再说现在黄政华只有炼气二层的境界,还不能炼制丹药。
  丹药的炼制可不是用柴火或者是电炉煮,而且要通过修士自己真火跟法术通过特殊制作的鼎才能炼制出来,这就是为什么在修真星球炼丹师这么吃香的原因。
  一个中级以上的炼丹师都是各大修仙宗门想法办拉拢的对象。
  “丹药,黄政华,你是说你会炼丹?”孙老听到黄政华会炼气丹药,更加吃惊。
  这小子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由于孙老身体特殊,也接触到一些隐秘的东西。
  “爷爷,你相信这个世界是有丹药吗?那都是骗人的吧?要是这样的话,当年秦始皇就不用死了,那些所谓的灵丹只不是重金含量极高的金属汞制成,吃多了会对人身非常有害。”次子孙延年说道。
  “那些怎么可能是真正的丹药,真正的丹药是有的,只是你没有接触到而已,自己不知道的东西不要轻易下结论。”孙老看着次子说道。
  “有是有,不过炼制方法跟所需的药材非常难得,所以变成大家以为并不存在,再加上这样的东西也是各门派秘不外传,世面上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黄政华说道。
  “黄先生,需要什么东西只管吩咐,我孙家也算是有点能量的,不相信会找不到,需要多少钱尽管吩咐。”
  “这并不是钱的事,灵草,是可遇不可求,再加上非常珍贵,有也是被各门派珍藏起来,不是金钱可以买到的。”七彩草,紫莹根虽然在修真星域也是一级灵草,可是在地球,要是有,那也是生长在环境极其苛刻的地方,要是得到,不会轻易示人。
  “不过……”黄政华说道。
  “不过什么,黄小子,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说,我孙某在国内也是有点能量。”孙老听到黄政华话知道这不过的后面应该有他们能够办到的事。
  “不过人参药材也不是非常难得,这其中有一味药得一千年以上的野生人参,你们现在可以准备,其他的我自己来想办法。”回元丹对陈叔的修为恢复也有效,刚好陈叔跟自己也需要,不如让对方把这味药拿到手,等到自己拿到剩下的就可以开始炼制。
  “人参我孙家来办,这个应该不难。”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现在来给孙爷爷你治疗好这三处伤,剩下的日后再想办法。”黄政华说道。
  “嗯,那就现在开始吧,我一刻都等不了了。”一想到身子的病痛马上治好,孙老马上满口答应。
  “好,那我们就进去屋里吧。”
  黄政华跟陈叔带有孙老在两个儿子搀扶下向屋里走去。
  来到屋里,孙老脱下身上的衣服。
  孙老的身子还算可以,不像普通老人那样瘦身剩下皮包骨,皱巴巴皮肤下面可以看到一些肌肤,皮肤也还有弹性。
  “住手!”
  当黄政华把消毒好的银针准备给孙老施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声喝斥。
  黄政华皱一下眉头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六十岁穿着一身红色唐装的老者走了进来。
  身后还跟着一个提着木箱子的青年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