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成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徐同道目光在村长等人脸上扫过,微微点头,“中!”
  他今天想要立威的目的,差不多已经达到了,所以,既然村长他们愿意帮他把其它东西要回来,那他就没理由拒绝。
  因为很显然,由村长等人帮他出面,后面其他东西讨要回来的难度肯定要小不少。
  他徐同道不是混世魔王,不是天生爱跟人打架。
  所以,能省点力气,他自然愿意。
  ……
  妹妹葛玉珠不太听话。
  徐同道刚刚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明明让她留在家里看家,不许跟着,此时徐同道扛着一包稻谷回去,却看见她站在水沟的小桥上,蹙着眉头担心地看着他。
  徐同道心里有点无奈。
  但并没有开口喝斥她。
  他知道妹妹是不放心,是担心他吃亏。
  “回家!”
  从她面前经过的时候,徐同道低声唤了一声。
  葛玉珠小声应着,欲言又止地跟着他回去了。
  此时的徐同道是狼狈的。
  刚刚把徐恒兵扑在地上,揍了两次,徐恒兵身上固然狼狈不堪,尽是泥污,他徐同道身上也不干净,刚下过雨的地面泥泞,他裤腿上、上身外套上……也沾了不少泥巴。
  但附近看热闹的那些村民,男女老少,此时看他的眼神,却没有一个是嘲笑的。
  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似的,眼神各异地看着他。
  这让徐同道很满意。
  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如今他那不争气的老爸失踪了,只剩下他们孤儿寡母几个,在这多得是欺软怕硬的徐家村,他宁可让人怕他,也不想让人怜悯。
  因为被人怜悯的人,也会被另一些人欺辱。
  把肩上这包稻谷送回家,徐同道又出去了。
  在村长徐恒春等人的陪同下,一趟一趟地去邻近的白湾村、老虎口、王家坝等村,讨还前几天那些人从他家搬走的那些东西。
  他爸前几天晚上参与的那场赌局,参与的人,不仅仅只是他徐家村的,白湾村、老虎口、王家坝等村,都有人参与。
  反正,前几天去他家搬东西的时候,有那几个村的人。
  想要把被那些人搬走的东西,全部要回来,是不可能的。
  因为那天,搬他家东西的人太多、太乱,不仅刚刚重生回来的徐同道记不清谁搬走了一些什么、搬了多少。
  就连他妹妹葛玉珠也记不清楚。
  他能记清楚的是自家那两头快要出栏的黑猪,是被老虎口做粮食生意的王正荣带人拖走的。
  王正荣在附近十里八乡都有挺有名。
  因为每年粮食收获的季节,王正荣都会带着人手和车子,去一个村子又一个村子里收购粮食。
  这人有钱,不忙的时候,也有赌钱的习惯。
  再加上那天他带着人从徐同道家拖走那两头猪的时候,闹得动静很大。
  所以徐同道对他印象很深。
  只是……
  即便有村子徐恒春等人陪同,徐同道他们上门去要那两头猪的时候,还是要不回来。
  因为那两头猪,一头被王正荣卖了,另一头被他家宰了吃肉,顺便也卖了一些猪肉。
  为了证明那两头猪确实没了,王正荣还带着徐同道他们看了他家院子角落里的几簇猪毛。
  当时徐同道脸色就难看得厉害。
  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想要一拳头砸在王正荣这家伙的肥脸上。
  被站在他身旁的村会计拉住了。
  然后村长徐恒春上前把王正荣拉到屋里商量了一会,等他们再出来的时候,王正荣表情郁闷地拿着几张百元大钞递给徐同道。
  “小道是吧?按理说呢,你爸赌钱输了钱给我,现在我找不到你爸他人,我去你家牵两头猪,也是应该的,不过,既然你们村长他们都来了,那我就当给他们一个面子,猪呢!我是没得还给你了,这里是七百块钱,你拿着!这事咱们就算是两清了,但你爸他要是回来了,他欠我的钱,我还是要去要回来的,这一点我要跟你说清楚。”
  徐同道等他说完,见他把几张大钞递到自己面前,沉着脸伸手接过来。
  数了数,确实是七百块。
  这年头猪卖不上价,一头喂养半年的成猪,最后卖三五百块是正常的。
  所以,他没有再发作。
  点点头,转身就走。
  ……
  猪要不回来,鸡和鸭,他最后也没要回来两只,其它的都被人家宰了吃了。
  人家看在村长徐恒春等人的面子上,最后都是折算成钱,还给他。
  一只鸡、鸭,都只折算成二三十块钱。
  几年的老母鸡才折算到八十块一只。
  即便如此,最后算下来,还是对不上数。
  妹妹之前明明跟他说,被抢走的鸡有24只,鸭子有8只,但最后徐同道却只要回来三只鸡、一只鸭,以及另外五只鸡鸭折算成的钱。
  其它的?
  他自己记不清谁抢了几只,人家也不承认,他能有什么办法?
  就连稻谷和大米,也只要回来三百斤稻谷,和五十斤大米。
  就这么多了。
  其它的,就没人承认了。
  徐同道心里清楚,这大概是最好的结果了,再强求已经没有意义。
  而且,这还是因为有村长等人陪着他一起去那些人家,否则他一个人挨家挨户去要的话,可能还要不回来这么多。
  回去的路上,他扛着一大包稻谷走在前面,低着头想着自家接下来的出路,显得比较沉默。
  村长等人帮他拎着那三只鸡和一只鸭。
  其它的稻谷和大米,前几趟已经被他们送回徐同道家里。
  看着低头沉默着赶路的徐同道,徐恒春叹了口气,说:“小道,你看开点,能要回来这么些东西已经不错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好不好?”
  会计等人也跟着帮腔劝说。
  徐同道嗯了声。
  会计看了看徐同道肩上的那包稻谷,好心地问:“小道,你还扛得动吗?要不然还是我来帮你扛吧?你毕竟还是个孩子。”
  这个提议,他们一路上已经提过几次。
  这次徐同道还是摇头,“不用,我扛得动,没事。”
  顿了顿,徐同道呼了口气,说:“几位叔叔、阿姨,今天谢谢你们了,帮我要回来这么多东西,那几只鸡和鸭子,你们就分了带回去吃吧!算是我请你们吃饭了。”
  村长徐恒春咳嗽一声,“说什么呢?我们都是村干部,又都是你的长辈,帮你家这么点小忙,还能要你的东西吗?跟我们你就别客气了,我们都晓得你家现在日子不好过,这几只鸡和鸭子,我们帮你送回你家,你家就留着下蛋吃吧!”
  “对!小道,我们不能要你的牲口!”
  “就是啊!我们是村干部,要你东西,算怎么回事呢?”
  “小道你这孩子就别跟我们客气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村部找我们……”
  几个村干部你一句、我一句,没一个人要他的鸡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