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打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见徐同道驻足,徐长生也跟着停下脚步,顺着徐同道的目光看去,随口问:“你在看什么呢?”
  徐同道嘴角现出一抹笑意,“你有没有觉得那些羊都挺眉清目秀的?呵呵。”
  “啊?”
  徐长生跟不上徐同道的脑回路,愣了一下,听见徐同道的笑声,才反应过来徐同道是在开玩笑,然后也跟着嘿嘿地笑了。
  徐同道没有跟他说自己刚刚闪过的念头。
  不远处那个大院子里的那群绵羊,给了他挣钱的灵感。
  在这之前,这两天他一直想着过几天去县城找一份工作,比如暂时做个给人配菜的切配工。
  厨师的工资还是可以的,虽然苦点累点,但只要能挣钱,他都行。
  只是限于他目前只有17岁,连身份证都办不了,估计最多也就能给人配配菜,想做掌勺师傅,应该没人敢用他。
  但眼前那个院子里的那些绵羊,让他忽然心念一动,觉得回头自己可以县城摆摊卖烤串。
  在街头卖烤串,虽然看上去不体面,但他知道只要生意尚可,挣钱速度肯定比上班快得多。
  至于体不体面的事,他根本不在乎。
  他现在就想搞钱,面子值几个钱?能让他全家吃饱穿暖吗?能供应他弟弟、妹妹读书吗?能尽快改善他家的生活条件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关键是在街头做烤串的投资不需要多大,一个烤炉,几张折叠桌、凳,再带点啤酒什么的,小摊子就能支起来了。
  而且,这年头的城管也没什么存在感。
  在街面上摆摊,是被允许的。
  最主要是烤串这玩意投资不大,但喜欢吃的人却不少,在徐同道的印象中,这玩意就算是二十年后,也还是有很多人爱吃。
  所以这生意可以长期做下去。
  至于他会不会做烧烤?
  实话说,他以前真没做过。
  但他以前做过几年厨师,所以对烧烤的一些技术、调料什么的,他都是听说过的,技术难度不是很高,他有信心能搞出来。
  其中一个关键的问题是——他听说做烧烤,绵羊肉是最好的,山羊膻味重、肉也老,烤出来不好吃。
  而在他们徐家村等附近几个村,常见的却是比较好养活的山羊。
  这也是徐同道这两天没有想到做烤串的一大原因。
  他没想到在㞳村这个地方,竟然有人家养了这么多绵羊。
  真是意外之喜。
  于是,接下来他和徐长生在这村里逛的时候,就有意识地注意这里还有没有人家养绵羊。
  别说,之前没注意没发现,他这一留意,很快就发现了第二家、第三家、乃至第四家养羊的。
  每户人家养的只数有多有少,但无一例外,竟然养的都是绵羊。
  走着走着,他看见前面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一个大妈正在给羊打扫羊圈,徐同道微微迟疑,便对徐长生说:“走!陪我过去问几个问题。”
  “啊?问问题?问什么啊?”
  徐长生一头雾水,但徐同道已经走到那户人家的院墙外,露出笑脸对正在打扫羊圈的大妈打招呼,“哎,阿姨你好!你们家这么多羊啊!你们家的羊卖吗?”
  正在低头打扫羊圈的大妈大约五十岁上下,黑黑瘦瘦的,闻言,讶然抬头打量徐同道和徐长生两眼,失笑,“嗯,我家是养了不少,你问我卖不卖做什么?难不成你个孩子还想买不成?”
  说着,她轻笑两声。
  徐同道陪着笑了两声,说:“阿姨,我就是好奇,对了,我看你们村好像好几家都养了羊,你们这附近别的村是不是也有人家养这种羊啊?”
  妇人笑吟吟的,已经低下头继续打扫羊圈。
  闻言,随口道:“嗯,对!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嘛!咱们这些住在圩埂边上的,不少人家都养了羊子,圩埂上那么多草对吧?呵呵,而且啊,等江里大水退下去了,有草的地方就更多了,适合养牛养羊。”
  徐同道心里暗暗点头,确实如此,江边这条圩埂上,一年四季都有草,不同的只是草绿、草枯而已。
  确实适合养牛羊。
  “阿姨,你们这里养的都是你家这种绵羊吗?”
  “也不都是!我家这种羊要难养一点,有些人家图省事,养的是山羊,但怎么说呢!养我家这种羊的人家也不少吧!毕竟我家这种羊肉好吃,价格也高一点。”
  ……
  几问几答之间,徐同道心里就有数了。
  这条圩埂具体有多长,他不清楚,但估计上百里肯定是有的,毕竟这是长江支流的圩埂。
  而就他所知,圩埂旁边人家虽然稀疏,却基本都有村子存在。
  也就是说,如果这位大妈说的没错的话,这条圩埂旁边养的绵羊绝对不少。
  他知道有些卖烤串的羊肉,是冷冻的羊肉,不新鲜,价格倒是便宜,卖出去的话,能挣更多钱。
  但他徐同道既然想做烤串生意,想把生意做好,他就没想过要用冷冻的羊肉。
  用这种新鲜的绵羊肉,烤出来的滋味肯定更鲜美,这是可以肯定的。
  就是成本要高一些。
  但高一点的成本,如果能换来更好的口碑和生意,徐同道觉得值得。
  他又问了问一只羊多少钱。
  在打扫羊圈的大妈告诉他,大的两百块钱一只,小一点的,大概一百五。
  ……
  “你刚才问那些干嘛?你想买一整只羊吃啊?”
  离开这户人家的院子后,徐长生不解地问。
  徐同道回头又看了一眼那院子里的羊,微微笑了笑,随口敷衍,“这不是无聊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好奇就多问了几句。”
  顿了顿,徐同道换了个话题,“对了,长生,你跟你叔叔后面做小工,一天能挣多少钱啊?”
  徐长生闻言,叹了口气,“15块钱一天!累死人!”
  徐同道抬手拍了拍他肩膀,安慰:“没事!你以后工资肯定会涨的。”
  徐长生苦笑摇头,“但愿吧!但是做小工真的太累了,我都有点不想干了,就是我爸妈都不同意我改行,我也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我做小工能多挣点嘛!他们就知道让我多挣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