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我帮你测个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徐同道给葛良才拿了些各种烤串,回头吩咐徐同林抓了两份凉菜和冰啤酒,让葛良才自己找地方坐,先自己吃。
  这个时候,他是没时间陪表哥葛良才喝酒的。
  但他估计再有一个小时左右,如果葛良才还没走的话,他应该有时间去陪会儿,因为他今天准备的各种食材和凉菜,已经不多了,等他剩下的烤串都卖出去,自然有时间。
  时间没出他所料,接下来大半个小时中,随着新来的两桌客人点酒、点菜,徐同道手边的食材便被预订一空。
  等他把手边这些烤串都烤好,让徐同林给客人端过去,他今晚的活基本上就结束了,等所有食客都吃完,埋单走人,他和徐同林收拾一下摊子,就能回去休息了。
  在身边的水桶里,洗了洗手,徐同道起身走向独自坐了一桌的葛良才,他注意到葛良才身边已经喝空了五只啤酒瓶,在酒精的作用下,已经面红耳赤。
  徐同道淡淡笑了笑,走过去,拉开一只小凳,坐在葛良才对面,伸手抓过桌上一瓶啤酒开了,举瓶向葛良才微微示意,就仰起脖子,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
  红着脸的葛良才抬眼看着,笑了笑,也举瓶喝了两口。
  其实,葛良才现在的状态,徐同道并不陌生,原时空,他被离婚之后,也有一段颓废的时光。
  就像有首歌里唱的——“移情别恋乃必要之恶”……
  人生在世,谁不曾为情所伤呢?
  所以,他此时没多大兴趣劝导葛良才。
  他相信以葛良才的心智,就算是被情所伤,要不了多久,也能自己走出来,在他的印象中,表哥葛良才一直都是个理智之人。
  徐同道默不作声地陪葛良才喝酒,但葛良才却主动打开话题。
  “小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在这里摆摊卖烧烤不是长久之计吧?你有没有想过做别的?”
  徐同道抬眼看了看他,淡淡笑着,也没隐瞒,“想过,等我攒些钱,先在这附近租一个小门面吧!一来正规一点,二来,也能多开发一些别的菜品,而且有个店面的话,刮风下雨,都能照常营业,每天也能免了摆摊、收摊的麻烦。”
  骨子里,徐同道不是一个喜欢多谈论自己的人,所以,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反守为攻。
  “你呢?你比我大的多,你有什么打算?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忘掉之前那个女人?还是打算把时间和精力都集中在工作上?争取在事业上有所突破?”
  徐同道这些话无论是答,还是问,都显得有点太成熟了。
  不仅语气太成熟、话里的内容也太成熟,成熟的,有点像是早恋的孩子。
  葛良才明显惊讶到了。
  诧异地皱眉审视对面的徐同道,葛良才微微失笑,“小道,你今年成熟得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呵,你这是吃了化肥?还是吃了尿素啊?
  现在想想,如果你成长这么快,都是因为你爸跑了的话,那你爸还真的跑对了!呵呵。”
  他随口打趣的挺开心,但却无意中扎了徐同道的心,好在徐同道心态稳如狗,早就习惯了被人拿这事调侃。
  所以,他只是淡淡一笑,又举瓶喝了口啤酒。
  放下酒瓶的时候,淡淡地说:“哥,你逃避是没有用的,这样……”
  说着,他在葛良才疑惑的目光下,倒了点啤酒在桌面上,然后伸手示意葛良才,“哥,你用手指沾点啤酒,在桌上写一个字!随便什么字,我帮你测测姻缘吧!”
  他也是一时心血来潮,忽然想冒充一下测字大师,看看从小就理智,脑子也聪明的表哥葛良才能不能被他忽悠住。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打发时间了。
  “你会测字?你确定?”
  不出徐同道所料,表哥葛良才表示严重怀疑,微微歪着头,哭笑不得地问他。
  我当然不会测字!
  但应该能把你忽悠过去!
  徐同道微笑着再次伸手示意,脑中转过的念头,颇为玩味。
  如果此时坐他对面的是一个平日里就不大聪明的人,他可能还真没什么兴趣去忽悠。
  但表哥葛良才从小就很聪明,从来只有他忽悠别人,反正徐同道没见谁把葛良才晃点成功过。
  所以,他此时很有兴趣,把聪明人带进沟里,才更有成就感啊!
  “呵,行!既然你这么信心满满,那我就配合你一下!”
  葛良才说着,抬手在桌上沾了点啤酒,准备在桌上写字的时候,忽然抬头确认,“你确定让我随便写什么字?”
  徐同道含笑点头,一脸神棍式的谜之微笑。
  葛良才当然不信他会测字,开玩笑!他比徐同道大9岁,徐同道刚出生的时候,他还用手弹过他的小丁丁呢,这小子是他看着长大的,身上有几根毛,他都清楚,就他也会测字?
  他更愿意相信母猪能上树。
  “嘿嘿,既然你要献丑,那我成全你!”
  葛良才说着,目光四处张望,寻找灵感,片刻后,他倏然一笑,刚才沾过啤酒的食指,一笔一划地在桌面上写下一个大大的“江”字。
  然后抬眼笑看着徐同道,伸手示意徐同道给他解这个字。
  解字,徐同道百分百不会。
  这是事实!
  但徐同道却百分百确信自己可以给表哥葛良才解字。
  至少在未来的姻缘这一块,他有自信。
  因为原时空葛良才娶了谁,嫂子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比表哥大几岁,有什么爱好、做什么工作……等等,他都挺清楚。
  眼下对他来说,最难的是……怎么把原时空那位表嫂……与眼前这个“江”字联系在一起,并且要联系得像模像样,要不然当场就会被葛良才给拆穿。
  徐同道微笑看着桌面上的“江”字,眉头微凝,没有急着开口。
  而葛良才则笑眯眯地拈了只盐水毛豆在嘴里一撸,一边嚼,一边笑眯眯地催促:“说啊!你不是要给我测字吗?现在我想写的字也写好了,咱们坐在江边吃烧烤,我就写这么个‘江’字,你刚才不是很有自信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嗯?哑巴了?哈哈……”
  说着说着,葛良才就开心地笑出声。
  他笑得开心,徐同道看着桌上那个字,看着看着,眼里也浮现出一抹浓浓的笑意。
  他想到怎么忽悠表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