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为了成人之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原时空,葛良才的老婆大名叫冯青花,性子有点冷淡,对每个亲戚朋友都说不上热情,对徐同道也是一样。
  所以,如果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徐同道应该耍点小手段,想办法让表哥葛良才娶个别的女人,或许他徐同道以后去葛良才家的时候,能得到更好的招待。
  但……
  徐同道没那么自私。
  他从小到大,表哥葛良才对他对挺不错,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对他的照顾却是实打实的。
  而原时空那位表嫂冯青花,虽然对人挺冷淡,但在徐同道看来,却是个旺夫的女人。
  唔,他这里指的不是冯青花的身材。
  而是真的旺夫。
  至少看上去是旺夫的,反正自从葛良才和冯青花结婚后,事业就一直很顺利,结婚前,只是一个掌勺师傅,结婚后不到一年,就承包了一家饭店的厨房。
  几年后,又承包了一家。
  他徐同道重生前,表哥葛良才承包的厨房已经有三家,手下管着几十名厨师,家里盖了洋楼,县里、市里都买了一百多平的大房子,出门也是开大奔。
  不仅如此,冯青花还给葛良才生了一对聪明、漂亮的孩子,一儿一女,简直羡煞旁人。
  好吧!
  当年徐同道就一直很羡慕表哥葛良才的生活,更羡慕葛良才的精神状态,每次看见葛良才,他都能看见葛良才脸上和眼里洋溢的笑意,那种笑意……不幸福的人,是没可能流露出来的。
  所以,徐同道一直认为葛良才娶冯青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没娶错人。
  也所以,他虽然和原时空的表嫂冯青花走得并不亲近,但他还是希望这一世……表哥葛良才能和冯青花走到一起。
  他也知道什么叫蝴蝶效应。
  重生前,他就看过几部《蝴蝶效应》电影,知道任何人的人生轨迹只要稍微变化一点点,最终可能就会变得面目全非。
  而几部《蝴蝶效应》最大的变数,就是电影中的男主角回到了以前的时空,本着弥补人生遗憾的想法,对过去的人生轨迹做了小小的改动。
  而最终……却导致之后的人生变得更加糟糕。
  那几部《蝴蝶效应》,当初给徐同道很多的触动和思考。
  从逻辑上看,几部《蝴蝶效应》的剧情逻辑是说得通的,但徐同道深思之后,认为《蝴蝶效应》电影中的剧情走向,只是蝴蝶效应中的一个极端可能,并且是最坏的可能性之一。
  如果真有人能回到过去,对过往的人生略作修改,大概率不会像《蝴蝶效应》里的主角那么倒霉——做得越多,错得越多。
  他刚才就有想过,自己的重生,或许会导致这一世的表哥葛良才最终没有娶到冯青花,甚至可能导致这一世的葛良才根本就没机会认识冯青花。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所以,如果能用这个测字游戏,让葛良才与冯青花像原时空那样走到一起,他很乐意去做。
  成人之美嘛!
  多积德、少造孽,总不会有错。
  刚刚提出帮葛良才测字,是徐同道的一时心血来潮。
  而此时想好好撮合葛良才与冯青花,则是他心念电转之后的真心实意。
  迎着表哥葛良才看笑话的目光,徐同道伸手指着桌面上那个大大的“江”字,笑道:“表哥你看!你这‘江’字的三点水,有两点水连在一起了,看上去是不是像两点水啊?”
  葛良才笑呵呵地瞥了眼桌上那个字,无所谓地嗯了声,一副我不说话、我就静静地看你装比的神情看着徐同道继续表演。
  心下已经想好腹案的徐同道半点不慌,信口胡诌:“所以,根据我的推算,不出意外的话,我未来的表嫂……你的真命天女,名字的第一个字里应该有这个两点水。”
  “噗嗤”
  葛良才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赶紧抿住嘴,伸手示意,“嗯嗯,我知道了,她名字的第一字里有一个两点水是吧?唔,我知道了!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如果他说这些话的表情再诚恳一点,眼睛里的笑意也别那么明显,徐同道或许也就信了。
  但他的表情让徐同道知道——想忽悠住表哥,还得再接再厉。
  他仍然不慌,笑吟吟地指向“江”字的另半边,“表哥,你再看这个‘工’字,看见这个‘工’字,你联想到了什么?”
  葛良才忍着笑,配合着说:“工厂里的工人?你的意思是我未来的老婆,现在正在工厂里上班吗?呵呵。”
  徐同道摇摇头,笑容很自信,继续指着那个“工”字,道:“测字算命没这么简单的,哥!你看这个‘工’字的三笔,像什么?”
  “像什么?”葛良才配合得很好。
  徐同道手指着“工”字,眼睛却看向旁边的江面,笑问:“你看‘工’字上下两笔,像不像这条江两边的圩埂、堤岸?”
  葛良才怔了怔,然后失笑,“嗯,像!然后呢?这代表着什么?”
  徐同道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眯眼望着夜色下波澜起伏的江面,似乎在认真推测这个字其中的深意。
  看得葛良才忍不住又失笑,微微摇头,叹了口气,随手抓起桌上的酒瓶咕噜咕噜喝了两口啤酒,他是半点都不信徐同道会测字算命。
  他之所以配合徐同道,无非也就为了个好玩,逗个闷子而已。
  然而……
  徐同道眯眼看了一会儿江面,忽然轻声说:“哥,这个‘工’字应该包含几层意思,但我水平有限,就只说一个我比较有把握的推测吧!你听听看!”
  葛良才低头夹了一块臭干子放在嘴里嚼着,无所谓地伸手示意,“你说!”
  神态很随意。
  徐同道:“你看江面上波澜起伏,你联想到了什么?”
  这次没等葛良才接话,徐同道就接着说:“我想到了浪花,所以,如果我没算错的话,我未来的表嫂名字里,应该会有一个‘花’字……”
  “为什么不是一个‘浪’字?你刚才不是说你联想到了‘浪花’吗?”
  葛良才下意识拆台。
  其实他还是不信。
  徐同道转过脸来,无语地看着葛良才,看得葛良才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徐同道才反问:“表哥,你觉得哪个缺心眼的父母会给自己女儿的名字里放一个‘浪’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