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你两个儿子,没有一个是孬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家的时候,一些村民远远地看着徐同道,当沉着脸的徐同道目光扫过去时,有人移开视线,有人对他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但没人敢跟他打招呼。
  相比上次徐同道打了徐恒兵,今天这次真的吓到很多人。
  因为当时大家都看出来了,徐同道这小子今天是存心要打断徐恒兵手臂的,要不是徐恒兵拼命推了他一把,要不是村干部们赶来的及时,今天徐恒兵恐怕已经被打断一条手臂了。
  出手这么狠的人,无论年龄多大,都会让很多人敬畏。
  徐同林和徐长生走过来,徐同林轻声问:“小道,你没事吧?”
  徐同道摇摇头。
  徐长生也低声说话,“小道……不好意思啊!之前村长他们人太多了,我、我和林子真拦不住……”
  徐同道扫他一眼,还是微微摇头,低声说:“没事,徐恒兵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看他能躲到什么时候!”
  顿了顿,徐同道停下脚步,对他们说:“你们先回去吧!林子,咱们临晚就走,别忘了!”
  徐同林有点意外,“小道,你家出了这么大事,咱们今天晚上还去县城啊?”
  徐同道淡淡一笑,“嗯,挣钱第一!而且,徐恒兵现在跑了,今天还不知道回不回来,我们留在村里也没什么用,收拾他的事不急这一两天,咱们的生意不能耽误!”
  徐同林哦了声,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一旁的徐长生张了张嘴,想问什么,徐同道对他们点点头,抬脚就走了。
  剩下徐同林和徐长生站在那里,就在徐同林轻叹一声,也准备回家的时候,徐长生忽然低声问:“林、林子……你们、你们在县里混、混得怎么样啊?挣到钱了吗?啊?”
  闻言,徐同林停下脚步,上下打量徐长生两眼,嗤笑一声,“你不是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县里闯吗?现在还问这个干嘛?”
  徐长生被他这话刺得脸皮发红,难堪地低下头。
  徐同林撇撇嘴,转身走人的时候,丢下一句话:“我们最近的生意可好了!你没看见我们今天穿的都是新衣服吗?呵!”
  他走了,徐长生神色复杂地抬起头来,望着徐同林的背影,皱着眉头,好半晌都没有动一下。
  ……
  回到家,徐同道发现家里已经恢复清静,家里只剩下母亲、妹妹,以及房间床上的弟弟徐同路。
  看见他回来,葛小竹神色无奈地看着他,长叹一声,道:“小道,你、你现在的脾气怎么变得这么暴躁呀?徐恒兵比你大那么多,你要是万一也被他打伤了,咱、咱们家可怎么办呀?你想过没有?”
  葛玉珠上前拿起徐同道的双手,看了看徐同道的手背,当她看见徐同道右手拳锋那里红通通,还破了一块皮的时候,她轻呼一声,“呀,大哥,你手破了,我、我去给你拿东西来包一下啊!”
  说着,就扭身小跑进母亲的房间,找东西去了。
  徐同道看着母亲忧虑的神情,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眼神终于不再那么冷,脸上也多了丝笑容,出声安慰:“妈!你别担心!打徐恒兵,我有把握!”
  他还想说点别的,但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
  而是说:“妈!我先去看看小路!”
  葛小竹点点头,“嗳,你去吧!”
  徐同道笑了笑,转身走进他和弟弟的房间,进门时,还顺手关了房门。
  徐同路依然半躺半靠在床头,皱着眉头看着他。
  徐同道走过去,定定地与他对视片刻,这才轻叹一声,在床沿坐下。
  他刚坐下,就听见弟弟徐同路说:“我是不是很没用?连胳膊都被人打断了。”
  徐同道平静地看着他,没有立即回答,看了一会,徐同道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轻声说:“现在你就只剩下一条路了!要不然你就凭这条断过的胳膊,你以后还能做什么?你说呢?”
  徐同路眉头皱得更紧了,“你的意思是我只能好好念书了?”
  徐同道笑容不变,“要不然呢?稍微重一点的体力活,你以后还能做哪样?”
  徐同路无言以对。
  徐同道慢慢敛去嘴角的笑容,眯着眼睛,缓缓说:“小路!自古以来……都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你好好念书,将来你才能真正的出人头地!妈和妹妹就不说了,这个家……咱们兄弟俩才是未来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不要让我的付出……毫无意义!”
  徐同路皱着眉头与徐同道对视着。
  兄弟俩的眼神谁也没有闪躲,数秒后,徐同路嗯了声,低声说:“好!”
  ……
  傍晚,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个早晚饭。
  因为徐同道今天回来,也因为徐同路胳膊断了一条,今天家里杀了一只鸡,炖了一锅老鸡汤。
  吃饭的时候,徐同道把一千块钱当着弟弟、妹妹的面,递给母亲葛小竹。
  他选择当着弟弟、妹妹的面给母亲这笔钱,就是希望他们看见家里多了这笔钱之后,能安心好好地读书,不要再操心钱的事。
  葛小竹看见徐同道递来的这沓钱,很惊讶。
  徐同路和葛玉珠也很惊讶。
  葛玉珠:“大哥,你这么快就挣了这么多呀?这、这里是多少钱呀?太多了吧?”
  因为这沓钱多数都是十块的,所以看上去很多。
  徐同路看了看徐同道,眼神很意外,但他没说什么。
  葛小竹怔怔地看着徐同道递到她面前的这沓钱,眼眶慢慢红了,徐同道见状,干脆把钱放在她面前,抬手扶在母亲瘦弱的肩头,笑着安慰:“妈!咱爸是孬种,但你两个儿子没有一个是孬种!以后家里的事,你就放心吧!你儿子我能挣钱,我保证会把小路和玉珠培养出来的!你相信我!”
  他不说这些话还好,他一说,葛小竹眼泪马上就掉下来了,她赶紧抬手抹了一下眼泪,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说:“嗯、嗯,妈相信!妈相信你!就是、就是苦了你了,你明明也能上高中的……呜呜……”
  说着,她突然忍不住,捂着嘴哭得眼泪直掉。
  徐同道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轻轻拍着母亲的背,什么也没说。
  他不想继续读书吗?
  他当然也想!
  可这个家里总要有人去挣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