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6章 辣椒再派用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芳期决定按照计划一步步实施,首先就是她得从床上起来。
  她现今能称为心腹的丫鬟只有两个,三月和八月,名符其实就是一个三月出生,一个八月出生,足见芳期起名的功力,那就是怎么省心怎么来。
  芳期做为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庶女,自然“不配”拥有挑选婢女的权力,她身边所有的婢女都是王夫人指派,不过三月、八月两个在她身边服侍得久了,且本就具备忠心为主的品格,才发展成为心腹,而且经芳期诸番努力,三月和八月是她四个大丫鬟之二。
  她今日喊上这两个,是去相邸后宅一个最最偏僻的角落,那里有处小院,连名匾都没挂一张,却是芳期生母苏小娘曾经居住的地方,芳期十岁之前,也是住在这里。
  十岁时,芳期迁至秋凉馆,她的小娘紧跟着就自请去了田庄,这处小院因为荒僻,无人乐意居住,就连仆妇寻常都不往这边来,院门上的漆,已经斑驳剥落,只有满院子藤萝虽多年无人照管,却更添了蓬勃之势。
  芳期平时不往这边来,她怕来得多了会让嫡母认为她在思念小娘。
  庶女另一个悲摧的处境就是,生你者明明另有其人,但唯有嫡母才是你的母亲,孝应孝嫡母,敬也敬嫡母,便是如四娘覃芳菲,她的小娘长宠不衰,可也从来不敢在嫡母、嫡姐跟前放肆,别说放肆了,眼看着嫡母像对待仆妪般对待周小娘,芳菲也只能忍气吞声,更何况芳期?
  她但凡流露出对生母的一点依恋,在王夫人看来都是孽庶一枚。
  芳期上几回来小院,都是为了辣椒这种珍贵的食材。
  系统奖给她的第一批辣椒种,十分的古怪,种下后一日长芽,过三日就成株,再过三日开花,共十一日后就能收成,不过枯萎得也快,且再留种栽植,这特异性就不存在了,跟普通农作物没有太大区别,需要按正确的方式栽护,无法速成。
  芳期已经留种,把剩余的辣椒也都晒干了,今日她一为取用,再者也是想把晒干的辣椒都收回秋凉馆去——她择中小院栽种辣椒是因这里偏僻,但明日之后她可就不再是嫡母信任的“第一庶女”,身边不定有多少耳目,小院就不安全了,这么珍贵的佐料必须得收到秋凉馆,那里到底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她先取了一些干辣椒放在提盒里,再一次叮嘱丫鬟们尤其要把辣椒种收藏好了,才往疱厨走去。
  相邸的疱厨在与古楼园相对的东路,正门冲着区分外宅内宅的甬道面西而开,以疱厨为中心一字排列的分别是煎脯局、鲜果局、蜜饯局、点心局等等房属,饮食供给都集中在这一排,而相邸的主人阶级,也就唯有芳期一个时常往疱厨跑——她家的厨娘,可是祖父花耗重金礼聘,光工钱一年就要六百两银,若是家里开设酒宴,还必须另外支付厨娘赏金,保守估计,厨娘温大娘一年收入至少八百两银。
  敢要相邸这么高的工钱,温大娘厨艺自然不一般,芳期过去对自己的规划是嫁去彭家,彭子瞻说是什么世家的嫡长子,荷包里的零用钱就没超过二两银,凭彭家的根底,当然请不起温大娘这样的名厨,但芳期的嘴巴却早就被温大娘给养刁了。
  所以为了出嫁后还能享用美食,芳期费尽了心思死缠硬打投其所好,终于央求得温大娘点头答应她传授一些厨艺。
  一些就真是一些,唯有几道家常菜,以及乳饼、汤包等等面点,拿手菜一道都吝啬教。
  芳期却与温大娘混熟了。
  要搁寻常,温大娘这时并不在疱厨,甚至不在相邸,温大娘作为一个有钱人,不稀罕寄人篱下,自己在临安城中买了宅子住,她只负责早、晚两道正餐,由相邸派遣小轿接过来,但今日不一样,因为明日有酒宴,温大娘会提前一日做好准备。
  疱厨大院里这时有二、三十号仆妇井然有序的忙碌着,并不见温大娘人影,芳期也不问人,直接就往后头小院里走,刚进月亮门,果然就见温大娘坐在院子当中的一座凉亭里,面前摆着张四方桌,桌子上满是碗碟,温大娘不用准备午饭,却是要吃午饭的,芳期特意踩着饭点来疱厨。
  温大娘一见芳期,倒是眉开眼笑:“三娘可真灵,来得是时候,正好蹭我一餐午饭。”便嘱咐一旁的小丫鬟:“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三娘准备一套碗箸。”
  芳期过去大大方方就坐下了:“这些菜都是娘子亲手烹饪的?”
  “那是自然,我可吃不惯你家点心局的点心。”
  相邸的午饭不由温大娘主厨,但并不是说就不吃午饭,只不过午饭在大卫称为加餐,而加餐吃的食物又统称为点心,点心可不是仅只糕点,如相邸的加餐都是由点心局提供,而午饭一般就包括了下饭七件,鲜蔬五件,茶果十盒,小碟五件,但就这样还被温大娘嫌弃“吃不惯”,做厨娘的人嘴也的确够刁。
  温大娘嫌弃完了相邸的点心,又再强调:“相邸的午饭不由我管,我也不吃相邸的白食,这些食材可是我让自家下人另外准备的,连相邸的盐都没用一勺,无非就是用了几盆子洗菜水,所以三娘,今天中午这顿饭可确实算你蹭我的。”
  芳期听话听音,又别说她还瞧见温大娘眼珠子几乎没凿进她带来的提盒里,笑着道:“就是上回的辣椒,我已经晒干了,用来炒菜辣味应当是不减的。”
  温大娘连忙把提盒往自己那头挪,像生怕芳期反悔似的。
  她们做厨娘的,哪能不知稀罕食材的重要性,更何况这辣椒带来的口感可远远不是常见的香辛佐料,诸如川椒、茱萸、胡椒能比,上回温大娘就尝过芳期炒的那道香辣鲜兔,真觉这才不愧冠以香辣二字。
  温大娘从没见过辣椒,自然好奇,问过芳期从哪里得来,芳期胡编了一段故事——这故事同样也用来应付过去三月、八月。
  话说三月三上巳节,芳期随兄长们往西湖踏青,在清凉寺外见到个来自巴林冯的番僧跟那化缘,大卫人可不讲究外来和尚好念经那套,所以番僧跟那念经念了老半天也没人搭理,芳期见他既努力又可怜,供奉了百文铜钱,番僧就说她和自家佛祖有缘,送了她辣椒种,还教会她如何种植。
  温大娘虽然稀罕辣椒,不过是有操守的人,所以她也没问芳期这种食材应当如何种植。
  这时只道:“你肯舍我辣椒,我当然不至于只用一餐午饭做为报偿,抽空你来我家,我教你两道拿手菜,这回是真的拿手菜,日后摆宴能镇桌的那种。”
  芳期自然喜出望外,温大娘不肯让她称谢,摆手道:“我答应教你烹饪时,就逼着你发了毒誓,没我允许你不能把我传授的厨艺再传授别的人,连你今后的子女都不例外,这几年你确然不曾食言,你待我挚诚,我也是这般待你。三娘,我问你一句话,这辣椒你外不外卖?如果要外卖,肯还不肯用你自己的名义。”
  “大批量提供辣椒,至少得等到明年,我现今手上有些,倘若要的量不多还能提供,不过娘子既有做中人的想法,最好别提我的名姓。”
  温大娘颔首道:“你到底是相邸千金,警慎一些大有必要,横竖我是做厨娘的,手头有稀罕的佐料旁人还不至于大惊小怪。是这样,我有一个小姐妹,上回吃了我用鲜辣椒切丝冷拌的萝卜皮,简直惊为珍馐,这盒子辣椒我先让给她,她愿出五十两银,我也不收你的中钱,只要你答应我来年再种出辣椒来,先考虑着供给我,钱的事我不会短你分文。”
  “怎好收娘子的钱?”芳期连忙道:“我还指着娘子能传授我多几道拿手菜呢。”
  温大娘想了一想,也不勉强:“那这盒子辣椒我可就先给人家了,你记得改日来我家时再捎一盒给我。”
  芳期又随口问了一下明日宴厅设在何处的事,听说仍然是在无边楼,且王夫人还嘱咐了午宴后再送点心往击鞠场,就高高兴兴品尝起美食,吃完饭,心满意足回到秋凉馆去。
  走一趟疱厨居然能用辣椒换回五十两银,简直就是意料之外的好事,她的目的其实是想学两道大菜,好在家里的端午宴上露一手——讨好祖父、祖母。
  别看二十年前,大卫的京城开封陷落,皇帝、太子被俘,差点没有亡国,可自从当今天子在济州被拥立为新君,经过数年征战,终于瓦解了辽国的攻势保住半壁江山,一连十多年,马虎还算太平。
  开封的遗民陆续迁来了临安,临安城仿佛再现了昔日东京的繁华。
  大卫上至君王,下至庶民,多半都好美食,临安城中大小食肆酒楼鳞次栉比,就拿相邸来说,除了芳期的父亲覃敬仿佛对一日三餐没有太大要求之外,竟然个个都是吃货,所以芳期才制定了以美食讨祖父欢心的策略,当然,她行事不能太功利,不能因为讨好祖母没有利益就把祖母撂在一旁。
  芳期也很清楚,美食只能是锦上添花,她想要真正争取祖父做为靠山,明、后两天的战役相当关键。
  好在今天赚了五十两银子,晚上更能睡个安稳觉了,大大有利于养精蓄锐。

章节目录